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当惯老大 疑似高手
    走到座位处后,林旭也学足了电影里的绅士风格,先为卫青衣拉开了椅子,请她入座。那名服务员见状,则是为林旭拉开了对面的椅子。林旭等卫青衣坐下,跟着过来落座后,服务员便拿起餐桌上的两份菜单,分别递给林旭与卫青衣,请他们点菜。

    趁两人看菜单之际,服务员掏出打火机,将桌上放着的一个银色烛台上的三根蜡烛点亮。

    翻看了会儿菜单后,卫青衣先选定了一个牛排套餐。林旭见状,便也要了与她一样的。

    “好的,两份黑椒牛排套餐。”服务员见两人选好,拿笔记下,接着又问两人道:“两位需要什么饮品?我们这里有红酒、香槟、咖啡、奶茶、鲜榨果汁,还有各种饮料。”

    卫青衣闻言道:“我们喝果汁就行。”

    林旭本想问有没有全甜的低度葡萄酒,但听卫青衣这么说,便也跟着点头道:“那就果汁吧!”

    “好的,两杯鲜榨果汁。”服务员又拿笔记下,然后问道:“请问要什么口味的,我们有橙汁、桃汁、草莓汁、西瓜汁等等,各种时令水果都有,还有更营养的果蔬混合果汁。”

    卫青衣道:“橙汁就行。”说罢又问林旭道:“你呢?”

    林旭笑道:“我还是跟你一样,橙汁。”

    “好的,两杯鲜榨橙汁。”服务员记下后,又问两人道:“两位还需要别的吗?”

    林旭看着卫青衣,示意她作主。

    卫青衣看着他笑了下,还是问道:“你还要别的吗?”

    林旭摇摇头,卫青衣便转向服务员道:“不用了,谢谢!”

    “好的,那两位请稍等,菜一会儿就好!”服务员说罢,微鞠躬点了下头,将两份菜单收起,转身去了。

    这名服务员离开没多久,又另有一名服务员过来,为两人摆盘,将刀叉等分别放好,又为两人各倒了杯水。

    等摆盘的服务员离去,林旭拿起面前的那杯水喝了口。本来他见只是杯白水,还以为就是凉白开或是矿泉水,但入口一尝,却发现带有柠檬的清香,竟是柠檬水。

    “唔,是柠檬水!”卫青衣这时也是举杯喝了口水,发现是柠檬水后,不禁略有惊喜地向林旭道。

    林旭闻言,笑着点了下头。

    卫青衣又喝了一口,放下水杯,向他问道:“对了,你以前吃过西餐吗?我爸我妈倒是带我吃过几回,不过没来过这么高档的。”

    林旭点头道:“吃过,燕老师带我吃过一回。”他这是实话,李飞燕确实早就带他尝新鲜地吃过回西餐。

    卫青衣闻言,忍不住道:“你这个干姐姐对你可真好。”

    林旭上次在滨城跟她讲过与李飞燕之间的关系,当然了,还是李飞燕编的那一套,这早就是他们两人对外宣称的统一版本与口径。所以,卫青衣也是把这位“燕菲菲老师”当作林旭的干姐姐看。

    林旭摇头道:“别瞎说,我们可没认过干姐弟。我也不喜欢头上多个姐姐,我可是当惯老大的。”他这个老大,当然是指自己家中排行老大,没有哥哥姐姐,只下面有个妹妹。

    卫青衣当然也明白他的意思,知道他有个叫林彤的妹妹。摇头笑了笑,她道:“我就不信,人家对你这么好,你就一点儿不感激?也不领情?”

    林旭道:“感激当然是有的,但我不会真把她当姐姐,也不会叫她姐姐。她对我好,我回报对她好就是,没必要非挂上这种关系。”

    卫青衣道:“但人家就是把你当弟弟看的,在你身上,是对她早夭的那个弟弟的移情。你要不是刚好跟人家弟弟长的像,人家怕也不会对你这么好。”

    林旭与李飞燕的真正关系当然不是这种,不过他告诉卫青衣的就是这种,这时也只能心里有些无奈地顺着说道:“嗯,我知道,我也领她的情。只是你也知道,我这个人不习惯叫人的,自家许多亲戚都不叫,更别说她了。不过她对我的好,我心里都记着的。上次我独自一人出远门地跑去滨城,还不是为了她?”

    卫青衣有些促狭地笑道:“我知道,你是大侠吗!有恩报恩,一诺千金,最是重情义的!”

    林旭闻言,忍不住有些失笑。

    正在这时,他注意到一名服务员引着一名顾客走到了他们旁边的一张餐桌上就座。引起他注意的,自然是这名顾客,不止是因为旁边这张餐桌比他们的更靠近中心,还因为这名顾客本身也有些特别。

    这顾客看上去是名二十岁左右的年轻美貌女子,穿着一袭鲜艳的红色长裙。红色本是代表热情的颜色,是调,但穿在这女子身上,却不知怎么,偏偏给人一种冷艳感,而她整个人的气质,也有一种冷若冰霜的感觉。一张美丽的脸,像是用玄冰冷玉雕成也似,面上也没有半丝表情。虽然长得很漂亮,但却给人不可接近之感。

    长得漂亮,容貌出众,本就是一种特别。而她那独特的气质,也是一种特别。不过林旭会特别注意这女子,也不仅仅是因为对方出众的容貌与独特的气质,还因为他看了出来,这女人也是个练家子。

    练过武的与没练过武的,在行走坐卧的外形姿态上,是颇有些区别的。普通人很难分辨出来,但林旭作为内行,就能看出些门道。尤其是习练外功者,在外形上更容易显示出一些形迹与特征。

    这名红衣女子从外表看,并没什么太明显的练武特征,但林旭从其走路的步伐、步态等方面,还是能够约略看出些许。另外还有一个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刚才在快走到旁边的餐桌处时,有一名服务员正端着两杯咖啡路过。

    然后在与红衣女子接近时,这服务员脚下忽然不知踩了什么东西,被绊了一跤,然后一个踉跄,手中托盘上的两杯咖啡就往红衣女子身上倾倒而来。

    但这红衣女子却是眼明手快,迅速探手而出,扶住了将要倾倒的托盘,并借着托盘,把那本要跄一跤的服务员也一起扶稳。而扶稳之后,那两杯咖啡甚至都洒没出来。以普通人的反应,这似乎也可以做到。但要想做到扶稳后咖啡还没洒出来,就绝不是普通人能做到了。

    所以由此一点,林旭就能判断出来,这红衣女子绝对是个练家子。而且不是练普通外门功夫的那种,首先她外表上没有什么太明显的练外功留下的特征,其次则是外功初始阶段,很难有这种对力量的精妙控制。初练外功有成者,往往一出手,都是很难收住力的。对大体的力,都难以控制,更别说这种细微精妙的控制了。

    所以这女人要是练外功的,也肯定至少是练的外功中更加精深,一开始就能练到身体内部的内家拳,而且造诣应该不浅,否则做不到这种。另外,则是这女人很可能,说不定也是练内功的。

    猜测到这点,林旭心中自是难免更加多注意了几分,同时忍不住暗想,这首都果然是京师之地,在古代那就是天子脚下,一国之都,全国中心,自然天下的各种人才也都会往此汇集。所以自古以来,这种京师之地,也都是卧虎藏龙,风云汇聚,有许多大有本事之辈。其他人才如似,练武之人也是一样。他才刚到首都半天,吃顿饭都还没上菜的功夫,就遇到了一个有可能同样是修习内功,身具内力的年轻高手。而就算这红衣女子不是练的内功,只是练内家拳的,那从其刚才的那一下表现,对力量的精妙控制,也能看的出来绝对功力不浅,称得上是高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