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没躲过 与你无关
    作为一家星级酒店的高档西餐厅,来这里用餐的人并不算很多,毕竟在这个年代,收入水平在那里,大部分人还是不愿太花钱吃大餐的。就算首都工资高,有钱人也多,像这种高档餐厅,客流量还是远没法跟平民化的小饭馆比。再加上又是西餐,一些人也吃不惯这种口味。另外也是这时才七点多,天刚黑,还并没到晚饭的就餐高峰期。所以在王乾坤进来前,餐厅的上座率并不高,连一半都还没坐满。

    顾客还不多,而王乾坤手下保镖的办事效率却很高,短短几分钟内,就已经请走了大半。林旭他们这桌离苏紫最近,再加上他又跟苏紫和王乾坤说了几句话,多耽误了点儿时间,所以却是最后走的。到他们俩离开时,餐厅里的其他顾客都已经被请走。

    守着电梯门口的那两个保镖,主要目的是为阻挡后续新来顾客再进入,有人再上来的话,会通知他们餐厅已经被包,不用再进去了。而在其余保镖请走其他顾客之时,这两个保镖也承担了看住电梯门的任务,让电梯一直停留在这层,然后在人数到达电梯满载时,一次性送走一波,这样也能更加快餐厅内被请走的顾客离去。不然请走一桌的话按一趟电梯,而电梯又不是专呈直达这层,中间楼层也肯定会有停留,就会比较耽误时间了。

    酒店的公用乘客电梯共有两部,两名保镖一人守着一部。在林旭与卫青衣动身走过来时,两名保镖就分别为他们按了两边的电梯,等他们两人过来后,刚好左边的那部电梯抵达,两人便直走了进去。

    “哎,等下!”

    进了电梯后,林旭正要伸手按键关门,忽然一个人小跑着赶了过来,抢在他关门前进了电梯。

    林旭定睛一看,但见赶着抢进电梯的却是弹钢琴的夏柔,不禁面上一讶,因为他这时还听见钢琴声在响着。转头瞧去,但见餐厅中央的钢琴处,这时另坐了一个身穿白裙的女孩在弹钢琴。之前他因为在跟苏紫和王乾坤说话,却是也没留意弹钢琴的那里什么时候换了人,最重要的是,这两人换人时,琴声却是一直保持着没断,也真算得是技艺嫌熟,术业有专攻了。

    “嗨,又见面了!”抢进电梯后,夏柔立即瞧着林旭高兴地打招呼,说话间,她伸手按键,替林旭关闭了电梯门,并直接按了一层。

    “你们认识?”林旭还没说话,旁边的卫青衣便先不由惊讶疑惑地看着两人道。因为据她所知,林旭这是第一次来首都,按理不会在首都认识其他人的。当然,也不排除林旭本来就认识的人也同样在首都。就像林旭提过的那个他们学校人称“黄老邪”的黄宗文老师的女儿黄容,就是在首都上大学,上的还是她就读的京师大附中的主校,京城师范大学。难道这个弹钢琴的,会是黄容?看年龄是差不多,可是没听林旭以前提过黄容会弹钢琴啊?

    “不算认识,只是见过。”林旭心中无奈叹了下,摇头否认,然后看着卫青衣解释道:“就是上次我到滨城,在首都转机时,从云城到首都的那班飞机上,她跟我刚好坐同一排。”

    没想到都要走了,终究还是没躲过这个夏柔。

    “对,上次在飞机上他还帮过我呢!”夏柔笑着接话道,“就是那次匆忙,他又是转机,没来得及跟我通姓名。我还想着以后可能没机会再见了,没想到这么巧,又碰见了。”说罢,看着林旭问:“这回总该告诉我你名字了吧?”

    “哦!”旁边卫青衣闻言,明白地点了点头,说起来她跟林旭的初次见面也是缘于那趟航班,只不过她是在从首都中转的后半段航班上遇见的林旭,也是刚好跟林旭坐的同一排座位。这个弹钢琴的女孩儿,则是在前半段航班上跟林旭坐同一排。

    “可以。”林旭略微无奈地向夏柔点了下头,又报了自己的假名字道:“我叫许林。”说完还看了卫青衣一眼,示意她别说破。

    卫青衣见状,忍不住笑着略斜了他一眼。原本她对林旭又认识了漂亮女孩儿,还难免略微有些担心呢,但现在一听林旭又报他的这个假名字,就觉着没必要担心了。林旭要真是想跟这女孩儿认识,肯定会说他的真名字,没必要逢谁都说假名,好像谁都得防着似的。他报假名字,那显然是没兴趣跟对方深交熟识,只是随便应付。看样子,上次林旭并不是因为匆忙没来得及说名字,而是压根儿就没打算说。而且林旭刚才在餐厅里也待了挺长时间了,想必也应该早就有认出这女孩儿,但他之前却提也不提,显然是不想再多做接触,所以就干脆假装不认识。

    “你好,我叫卫青衣。”林旭报假名字,她就没必要报了,卫青衣接下来向夏柔含笑道。

    “你好,我叫夏柔。”夏柔立即回报自己的名字。说罢顿了下,她看着林旭笑问:“许林你这次应该不是在首都停留中转吧?”

    林旭道:“说中转也不算错,反正最后还是会离开的,我又不是首都人。”

    “那你是哪儿的,是云城的吗?”夏柔问,又道:“我家就是云城的,是在首都上学。”

    林旭摇头道:“不是,我是平阳的。”

    “哦!”夏柔点头笑道:“那也不远,反正怎么都是晋省老乡。”顿了下,又问卫青衣道:“青衣你呢?”

    “我就是首都的。”卫青衣道。

    “那你们怎么认识的?”夏柔好奇地问两人。这两人一个是晋省平阳的,一个是首都的,又都还没成年,按理平常生活的圈子,应该不会有交集才是。

    “我们交笔友认识的。”卫青衣笑着道,却是没作隐瞒。

    “真的吗?”夏柔不禁惊讶,然后看着林旭,再看看卫青衣,颇有些羡慕地道:“然后许林你为了见她,千里迢迢一个人跑来了首都?你小子还挺浪漫的吗!”

    林旭看了眼卫青衣,没说话。

    卫青衣也只是略带自豪与幸福地笑笑,没接话。

    “不过你们早恋就有点儿不好了,还是要注意点儿,千万别影响学业。等将来上大学了,再好好谈恋爱不晚。”夏柔看着两人沉默了下,以一副年长几岁过来人的口吻道。稍顿,又问:“对了,你们两个现在是上初中还是高中?”

    “这就跟你没关系了。”林旭不喜她那有些说教的口吻,而且好像自以为比他们大,就可以教育他们似的,直接不客气地怼了一句。

    夏柔不禁尴尬地一笑,道:“我就随便问一问吗?”

    林旭道:“那你方便告诉我,你现在在哪儿上学,上大几,具体住哪儿吗?”

    夏柔道:“方便啊,我在首都音乐学院上学,暑假开学后上大三,就住……”

    林旭不等她说完,便无奈地抬手打断道:“不用了,我其实并没兴趣知道。我们俩的事,我也不希望你有兴趣。我们只是刚好见过一面,今天又凑巧碰见了,不用太熟悉,咱们还是保持陌生的好。”

    夏柔闻言,又是不禁尴尬。

    卫青衣见状,不想弄得太尴尬,向夏柔道:“你别介意,他这人就是不爱说话,脾气有点儿怪,也不喜欢交朋友。”

    “没事。”夏柔摇头一笑,有些无奈地叹道:“我上次其实也领教过了。”顿了下,向林旭道:“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找点儿话题聊聊,你不喜欢的话,那我不问就是了。”说话间,电梯抵达了一楼。

    等到电梯门打开,林旭看着夏柔道:“那我明确告诉你,我不喜欢。另外,我们还要接着再约会,请别再打扰了。”

    说罢,便拉着卫青衣的手先出了电梯。倒是卫青衣离去前,还给了夏柔一个抱歉的笑容。

    夏柔目送他们远去,无奈地摇摇头,同时心中又有些暗恨地自语着低骂了句,“这臭小子,又跟我摆臭脸,拽什么拽吗,谁爱见你似的!本来还打算这回见了请你吃饭,表达上次的感谢呢,现在是你自绝此路,算了!真不明白卫青衣这么好的女孩儿,看上这小子哪点了?”

    顿了下,又暗道:“不过这小子千里迢迢独自来首都见笔友,倒确实是够浪漫的,换了我,估计也会感动!刚才那个是为了喜欢的女孩儿包下整个餐厅,现在这个是千里来赴会,怎么就没人为我做点儿这种事呢!唉,也是,这都是有钱人玩儿的!这小子能坐得起飞机,到这种高档餐厅吃饭,还是订的靠窗的位子,肯定也是有钱的主儿,只是没刚才那个有钱而已。刚才那个,可真像是童话里的白马王子,可惜,人家有公主了!”

    自艾自怨了句,她没出电梯,又重新按了顶楼餐厅的按键,打算回去。既然林旭不希望她打扰他们两人接下来的约会,那她也没什么别的事了。虽然楼上那位王子有公主了,但能在旁边多看看王子英俊的容颜也是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