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单纯过头了是蠢
    夏柔沿着工地外围的临时围墙绕了不少路,好不容易才找到个缺口钻进来。但那缺口过小,却是不容她打着伞从容走进来,只能临时收了伞钻,不免就淋了雨,而工地里面主体建筑还没完工,地面自然也是没做硬化处理,不少地方都是泥土地,一下雨踩上去,自然就成了两脚泥。不止如此,她为了钻进来,裙子后面都被挂破了。

    只是进来就把自己弄得这般狼狈,夏柔心里这时其实也多少生起了些悔意,觉着似乎不应该为林旭付出这么多。虽然这臭小子是帮过她,但不论第一次,还是今晚的第二次,这臭小子对自己的态度可都是一直挺不友好的,结果自己为了帮他,却还这么上赶着。不但冒着危险,还弄得这么狼狈,想想真是不值。

    不过她也就心里这么想想,想过后一咬牙,还是又坚持继续了下去。林旭毕竟是帮过她的,她不能见死不救。何况这时都已经进来,费了这么大力,弄得这么狼狈,这时候再半途而废折返,更是不值。

    进了工地后,林旭他们的位置却是很好找,因为所有大楼都还没完工,只是浇了水泥柱子一层层盖上去的框架,全都没有围墙,十分通透,而为了照明,王乾坤手下三辆车的车灯全都开着,十分显眼,夏柔一眼就瞧到了。

    瞧到之后,她立即就快步赶了赶去。赶过去,远远就看到林旭与王乾坤已是打作了一团,只是两人的打斗,却是不由让她大吃一惊。她从小到大,也不是没见过人打架,甚至还有男孩子为她打架的。

    但她以前见过的所有打架,也就是街头斗殴级别,最多能上升到警匪片的层次,而眼下林旭与王乾坤的打斗,却是直接到了武侠片的级别,还是那种能高来高去的武侠片。她实在是想象不到,现实中的打架,也能打成武侠片。

    她是知道林旭应该是懂武功的,从上次飞机上的那件事就能判断出来,但她此前终究没见过林旭真正的出手,所以完全不知道林旭的武功竟是强到了这般地步。还有那个王乾坤,没想到看着白白净净,一副富家公子、养尊处优的样子,竟然也有这么厉害的武功。

    因为过于惊讶,她一时看得都不禁有些呆住了。不过好在没忘了正事,在这时两人分开之际,她立即回过神来地冲了进来,而且还没进来,就已远远大声喊着已经报了警。

    她对于武功一窍不通,完全是个外行,所以只看见林旭与王乾坤打得激烈热闹,十分厉害,却是看不出来两人到底谁高谁低,又哪个占着上风。她还是以她外行最粗浅的眼光去判断,觉着林旭即便武功再高,毕竟还是单人匹马,而对方人数却占着绝对的优势。那些保镖这时是还在旁观战没动手,可要等动上了手,那最终不还是“双拳难敌四手”,要吃亏吗!所以,她自然还是要帮林旭,而且这本来也就是她跟过来的目的。

    只是随着喊过之后,她跟着快步跑进来,看到王乾坤的样子,却是不由一愣。她刚才一直以为是林旭要吃亏,可现在这一看,却是王乾坤右臂衣袖破碎了半截,还弄得灰头土脸,看上去十分狼狈,跟她都快有得一拼,明显是王乾坤吃了亏。

    而反观林旭,却是衣服完好,虽然打斗之中,身上也不免沾染了些地上扬起的灰尘,但看上去并不明显,并没像王乾坤那般弄到头脸上去。双方对比一看,自然就是他占了上风,得了便宜,像是胜者。

    这么一看,感觉林旭大占上风,好像根本就不需要她一厢情愿地多事帮忙,因此这时林旭一质问,她便不禁略有些委屈并带了心虚地小声道:“我,我来帮你啊!他们这么多人,我怕你吃亏。”

    “呵,原来认识啊!这位小姐怎么称呼?什么时候跟来的?”被夏柔这么忽然冲进来地一打岔,王乾坤倒是收了些怒气,这时看着夏柔,保持自己一惯礼貌地笑问道。

    他这时其实是有些笑不出来的,但却是习惯使然。做为琅琊王氏这传承千年的世家,他从小就接受过专门的礼仪培训,行走坐卧等都有专门的讲究与要求,要符合礼仪。也正是因为接受过根深蒂固的礼仪训练,所以他平常的行走动作中,却是看不出来什么练武之人的痕迹。对他来说,他首先是千年传承的琅琊王氏子弟与传人,是位世家公子,其次才是个练武之人。

    武功只是他所学的诸多本领中的一项,虽然占的比例较大,也很重要,但也只是其中之一。这是防身之技,是手段,尽管他也喜欢习武并钻研武艺,并且在这方面还有很高的天分,但武功却绝不是排在他人生首位的东西与追求。他还有很多别的事,也还有很多别的爱好与追求。

    尽管王乾坤这时灰头土脸,右臂衣袖还碎了半截,显得很狼狈,但这时冲着夏柔礼貌一笑,却还是立即显出一种彬彬有礼的风度来。

    而在夏柔这已经先入为主对他产生好感,甚至将其当作自己心中白马王子的女生眼中看来,也更是丝毫不损其形象,还是觉得他这一笑颇具魅力。因此,她也不禁一笑地礼貌答道:“你好,我叫……”

    但话未说完,忽然被林旭粗暴地打断道:“单纯过头儿可就是蠢了,你有点儿防犯心行不行,是不是还要把自己在哪儿上学、具体住哪儿、家庭籍贯一块儿跟人说了?知道什么叫‘逢人只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吗?”

    老实说,林旭在知道夏柔跟过来是想帮他后,刚开始是觉着挺无奈嫌弃的,觉着这女人真是无聊多管闲事,自己需要她帮?但看夏柔弄到这么狼狈的样子,他也不免多少有些心软,再想人家就是单纯想帮她,回报他上次帮过她的恩情,这也并没错。她又不知道自己具体武功有多厉害,完全不需要帮忙,看到王乾坤这边人多觉着自己会吃亏想帮忙,纯是出于一片好心与好意,自己着实不该责怪。而且不但不能责怪,反而应该感激。不管帮没帮上忙,人家有帮忙的这个心,他就得谢。

    这般一想,他也就不怪夏柔了,甚至心里还稍微多了些感动。毕竟作为一个没什么本事又胆小的寻常弱女子,夏柔在这件事上选择跟上来帮他,是拿出了很大勇气并冒了很大风险的。而看她现在的这副狼狈样子,也是很吃了番苦头。

    只是,本来他心里经过这么一想,对夏柔的看法已经开始转变了,没想到这夏柔又来这么一出,真是单纯的够可以,一点儿防范心理都没有。眼下这种双方对垒的情况,王乾坤随口一问,她就打算把名字告诉以方了,也不怕王乾坤因为这事牵怒她而找她的麻烦去。真是,都上大学的人了,还单纯的跟小孩儿似的,而且似乎还不懂得拒绝别人,跟人严辞说“不”。上次在飞机上也是,她其实只要对旁边那土豪暴发户态度坚决点,完全就可以不受其扰。但结果是,因为她的软弱被认为可欺。

    现在这世道就是如此,“人善被人欺”。太过好性子、太老实,以及性格太过软弱的人,总是容易被人欺负。

    林旭眼下这般粗暴的打断,阻止夏柔告诉王乾坤姓名,对其有些不留情面的教训,也是有些恨铁不成钢。真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