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难逃脱 别多话
    通过之前与王乾坤的交手,林旭知道,王乾坤的轻功并不弱。至少王乾坤展开轻功后,已是逼他使出了浮光掠影。当然,也还没逼到他全力施展。

    只是,王乾坤的轻功虽不弱,但跟浮光掠影比,终究还是有些差距,这时林旭想迅速脱身离开,全力施展之下,王乾坤立即便是追之不及,很快就落下了差距。即便是他还多抱着一个夏柔,也并不影响多少。

    而王乾坤眼见自己才追出大楼,林旭就已抱着夏柔出了工地,也是清楚认识到自己与对方在轻功上,确实有着不小的差距。敢情这小子刚才与自己打斗时,竟还压着些速度,并没有全力施展。

    以眼下的这种速度,对方确实是说走就走,他完全拦不下,追也追不上。眼见已是追之不及,王乾坤只能无奈恨恨骂了声“操”,然后在落地之后,脚下一点,返身回了大楼内。

    跃回站定,他转身又是向着手下保镖骂道:“全都是一群废物饭桶,拦个人都拦不下!”

    骂了句发泄后,他抬手抓住自己衬衫一扯,直接把身上碎了右臂半截衣袖的衬衫给扯破撕下,然后顺手用这破衬衫擦了把沾了灰尘的头脸,随手扔在地上。

    他这边将衬衫扯下,保镖里的那队长立即转身从王乾坤刚才乘坐的车里拿出一件没拆包装的新衬衫与一瓶矿泉水,另外还有条毛巾。

    拿着这些东西走过来后,他拧开矿泉水盖,递给王乾坤道:“少爷您喝口水消消气,是兄弟们没用,没拦住。不过那小子不是也住刚才的那君悦酒店吗,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咱们再回去找就是了。”

    王乾坤接过矿泉水,先灌了一口漱漱口,吐出漱口水后,再喝了几口,然后把瓶子递回去道:“我当然也知道,可是怕回去惊动到阿紫,要是被阿紫知道我在这小子手下还吃了亏,那岂不是更丢脸?”

    保镖队长接回矿泉水,把剩下的半瓶倒在毛巾上打湿,然后接着把湿毛巾递过去,道:“那酒店挺大的,哪那么巧那小子会与苏小姐刚好住同一层。只要不是同一层,那撞见的机率也小的多。”

    王乾坤接过湿毛巾擦了擦脸,接着再又擦了擦头发,然后随手把这条用过的毛巾扔到脚下丢弃。接着用手梳理了下头发,点头道:“那行,我们就先去酒店。不过你打电话另叫人去查,要找个阿紫没见过的。你们在阿紫那里都照过面,我怕会被认出来。”

    保镖队长闻言,自是立即答应,然后把手上刚才趁王乾坤擦头脸时,他打开包装的那件新衬衫递了过去。递过等王乾坤接过后,他从口袋里掏出部手机,退到一旁去打电话。

    林旭抱着夏柔跃出工地的临时围墙之际,在空中顺势扫了一眼左右,刚好发现工地大门外不远处停着一辆正处在发动状态的出租车。

    瞧了一眼怀中的夏柔,落地后他松开手正要问话,不想一松手,夏柔却是又惊呼一声,腿软地便要滑倒。

    林旭无奈一叹,连忙又抓住她手臂将她扶住,然后抬手指向那边的出租车,问道:“那出租车是你雇的吗?”

    “啊,我们已经出来了吗?”夏柔瞧了眼左右,还有些弄不清状况地问。刚才林旭带着她施展轻功时,因为速度极快,又是高来高去飞檐走壁,她完全是处于惊吓的状态,所以吓得腿得有些软了。这时被林旭扶住,才好不容易站稳。瞧了瞧左右,确定已经是在工地外面后,她是惊讶不已,都不明白刚才到底是怎么出来的。好像“唰”地一下,耳旁满是风声,周边景象急速掠过,吓得她都不禁闭眼,然后等停住后再一睁眼,就已经出来了。

    惊讶愣怔了片刻回过神儿后,她顺着林旭手指一瞧,连忙点头道:“嗯,是,是我刚才坐的出租车。”接着抬腕看了下手表,道:“现在还没过一个小时,司机应该还没报警,我们快走吧!”

    “你原来还没有报警啊?”林旭闻言,不禁惊讶道。

    夏柔点头道:“是,我让司机师傅等我一小时。如果一小时后我没出来,就让他帮忙报警。”

    林旭闻言,又是无奈摇了下头,早知道她还没报警,他倒也不必急着走了。他跟王乾坤可还没打完呢,难得遇到这么个刚好实力比他高一些,能够给他压力的对手,正是“将遇良才,棋逢对手”,他还打得有些没过瘾呢!

    不过这时既然已经出来,想了下,他便也作罢。抬手拿过夏柔手里的雨伞,他点头道:“走吧!”

    走出两步,他转头向张开口正准备说话的夏柔道:“别多嘴问话,我不想说的,就不会说,你问也白问。上了车后,更别多话,别让不该知道的人知道。”

    夏柔正准备说的话被堵了回去,不由十分难受,无奈地把张开的口闭上。不过顿了下后,却是又张口道:“你知道我要问什么吗?”

    林旭道:“猜也能猜到。而且,不管你问什么,我都不想回答。没人告诉过你,你话太多了吗?”

    “喂,我总归是好心来帮你的,你要不要这样?不谢一句也就算了,还老说我?我可比大呢!”夏柔闻言,不禁又气又委屈地道。

    “学无先后,达者为先。年纪大,并不代表什么。”林旭道,“你赶来帮我,虽然没帮到什么,但好意我还是心领了,我谢谢你。不过以后遇到这种事,还是别跟着添乱了。你能学会保护好自己,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

    夏柔闻言,不禁有些无奈又尴尬地无话可说。林旭确实不需要她的帮助,想走完全随时都能走,比带着她更轻松容易。而她刚才在里面,也确实犯了错,差点随口向“敌人”说漏了自己信息。

    被林旭的话打击到了,她接下来便没再开口说话,只是低头跟林旭走着。到了出租车处,司机摇下车窗向她道:“姑娘你回来了,这就是你朋友吗?快上车。”

    “是。”夏柔笑着向司机回了句,道:“我们已经安全出来了,不用麻烦您报警了。”

    林旭这时已打开后排车门,等夏柔说完,示意让她先进去后,他随后收起雨伞甩了甩,这才坐进去关好车门。

    司机见他们都上车后,便立即发动车子离开。之前趁着等夏柔时,他早已经把车调过了头,这时便直接开走,也不需调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