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找个酒店开间房
    车开出几十米后,司机从后视镜里望了眼后排的林旭两人,问:“两位,咱们接下来去哪儿?”

    林旭闻言,转头问夏柔道:“你住哪儿,离这儿远吗?”

    夏柔道:“我就住学校宿舍,离这边还挺远的,这边跟我们学校是反方向。”

    林旭听罢,点了下头,道:“既然挺远的,那就先不回去了。”说罢,向前面的司机道:“师傅,你找个离这儿最近的酒店,要大点儿的,带星级的。”

    司机闻言,在后视镜里略有些暧昧地向林旭一笑,道:“好嘞!”心想那姑娘之前还硬说不是男朋友,现在不露馅儿了,不是男朋友,两人找什么酒店,肯定是之前害羞不肯承认。只是这姑娘的男朋友,看上去年龄似乎小了点儿。不过他也懒得管那许多,立即扭转方向盘拐往自己所知道的离得最近的一家星级酒店。

    “干吗去酒店啊?”夏柔一听,不由惊讶不解地看着林旭,身子也不由自主地往旁边缩了下。

    林旭道:“让你就近泡个热水澡,免得感冒了。你学校既然离得远,那回去时间就长了。”说罢,他将自己身上的衬衫脱下,递给夏柔道:“先把我衣服披上吧,我衣服是干的。”

    因为到了首都后发现下雨,终究有些凉意,所以他在自己原本的t恤外面套了件衬衫。以他现在的功力,还远做不到寒暑不侵,不受天气影响。现在的功力,只能说是比常人耐受一些。但耐受不等于不怕冷热,所以遇到天气变化,该加减衣服,还是要加减。另外,他也不喜欢反季节穿衣服地太过引人注意。

    他身上的衬衫,确实还算干的。之前来时,一路坐着车,并且车是直接开到未完工的大楼内的,半点雨没淋到。刚才离开时,因为施展轻功速度快,再加上还有夏柔的雨伞遮挡,也是没怎么淋到。

    说起来,刚才施展轻功时还打着伞,也是颇增加了些风阻,不然去了伞的话,速度还能更快些。

    “谢谢!”夏柔看着林旭递过来的衬衫,稍微愣了下后,道谢接过,披到了自己身上。

    因为下雨,她身上穿的其实也不薄。除了里面一件过膝长裙外,她上身还穿了一件牛仔外套。但无奈淋了雨,已被打湿,这时穿在身上,确实颇有凉意。等把林旭干爽的衬衫披上后,她确实感觉暖和了些,心头也不禁被暖地有些感动。也实在是难得,林旭本来一直对她态度挺不好的,这时忽然关心她,也是着实让她有些意外与感动。

    顿了下,她摇头道:“不过不用麻烦了,你直接送我回学校就行。我们宿舍也可以洗澡的,你用不着这么破费。再说我身体也挺好的,没那么娇气,淋这点雨不算什么。”

    “啊嚏!”

    她话才说完,忽然就忍不地打了个喷嚏,不由得满脸尴尬,十分难堪。连前面的那司机见状也是不由一笑,劝道:“我说姑娘,就别嘴硬了,还是听你男朋友的吧!”

    “我说了,他不是我男朋友,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夏柔闻言,又连忙向司机提醒解释。

    林旭却是没作解释,懒得废这口舌。有时候有些误会,是很难解释清楚的,尤其是在对方先入为主自以为然的情况下。另外这司机也就是个无关人员,他也实在没必要去向其解释,随其爱怎么想。反正这司机想多想少,或想的再怎么不堪,对他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人的思想是最为自由的,任何人都阻止不了你产生想法与如何去想;反之,你也阻止不了任何人产生想法与如何去想。好在,只停留在空想的话,对现实也产生不了任何影响。所以对某些人这种只停留在空想阶段的想法,他都懒得去了解。

    闻言他也没理会那司机,只是看了夏柔一眼,语气淡然却不容拒绝地道:“听我的。”

    夏柔经过之前林旭对她的那一番训斥,心理这时对林旭还多少有些畏惧。另外在见识了林旭真正的武力后,她心里也是对此颇有些相畏。以对方那么厉害的武功,怕是随便动根手指就能要了她的命。

    她当然不认为林旭一言不合就会杀了她,甚至稍有不对就可能对她动手。只是,理性思考虽是如此,认为林旭绝不会向她动手。但感性方面,却还是下意识地觉着旁边的这少年很可怕,因为对方拥有随便动根手指头就能杀死她的能力。这就像人在面对枪炮的时候,即便明知不会开火,被对上的话心里也还是难免有些发毛。她本来就是个胆小的人,面对着这么个随便动动手指就能杀死她的人。即便明知对方绝不会向她无故动手,她心里却还是难免有些怕。

    在这种心理下,林旭语气稍微有些硬,她就不敢拒绝。闻言下,立即乖巧地点头答应。不过顿了片刻后,却又是忍不住小声怯懦道:“只是洗热水澡的话,随便找个小宾馆就行,不用非到大酒店的,太破费了!”

    林旭道:“用不着你花钱,听我的就行。”

    他非要选就近的星级酒店,是怕那种小宾馆里没浴缸,都只是淋浴。而且小宾馆,一般也都只是提供住宿、洗浴,没有附带的商店。不像星级大酒店,基本都是综合性的,衣食住行全都能概括在内,让人不出酒让就可以享受到全方位的服务。

    夏柔身上的衣服湿了,他打算重新为她买身干的替换。但现在天已入夜,又是下雨,卖衣服的商店怕是都已关门。他对首都不熟,能确定现在还有卖衣服并营业的地方,也就只有星级大酒店内所附带的商店了。这是他亲眼见识过的,所以了解。另外,给夏柔安排个豪华大酒店,也算是他表达的一点儿谢意,毕竟这女人确实是有帮她。

    “哦!”夏柔闻言,点头答应了一声,没敢再多说。

    十来分钟后,司机把他们带到了一座名叫凯越大酒店的酒店门前,向两人道:“到了,就这儿,这是个四星级的酒店。”

    林旭转头透过车窗看了一眼,点了下头,问道:“车钱多少?”

    司机道:“车钱就不用了,刚才这姑娘多给了五十,已经够了。”

    “哦!”林旭闻言应了声,然后转头看向夏柔,道:“下车吧!”说罢,自己先开门下车,并撑起雨伞。等夏柔跟着下车后,他反手关上车门,向司机挥了挥手,然后带着夏柔往酒店大门走去。

    进了酒店后,林旭让夏柔到大堂的沙发上休息等候,他过去到前台去开房。“许林”的身份证他一直都装在自己随身的钱包里,这时也没问夏柔有没有带身份证,直接用自己的“许林”身份证为她开了一间带浴缸的套房,并预付了一晚的房钱。

    开好房,他把房卡交给夏柔,道:“你自己上去吧,我就不陪你了。我已经付了一晚的钱,你就在这里住一晚再走。好好休息,别出去折腾了。”

    “啊,你这就走吗?”夏柔闻言,不禁有些惊讶。本来她还以为林旭只是来带她泡个热水澡,然后再又送她回学校,没想到现在成了这种安排,把她一个人丢这儿。突然与意外的分别,让她一时颇有些不舍。

    “怎么,还要我陪你洗澡吗?”林旭玩笑了句。

    “不是,不是。”夏柔慌忙摇手,“我就是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走。而且,真不用这样的,太让你破费了。”

    林旭道:“我说过了,听我的。”顿了下,道:“另外,这也是应该的。你弄成这副样子,也是为了我吃苦受累的。帮没帮到另说,这个心意我是要领的。就这样,别多说了,你赶快上去吧!”

    “可你这样,我觉着欠你更多了。”夏柔道。

    林旭道:“欠就欠着吧,不想欠忘了就行。”说罢一顿,又道:“你上去吧,我先走了。”话落,就很干脆地立即转身往门口走去,没再跟夏柔多说半句。

    惹得夏柔都不禁一愣,随后才反应过来地挥手跟他再见。

    林旭倒是并没忘了给夏柔买身干衣服,不过他没打算自己去买,而是给了前台一名工作人员五百块,拜托给那服务员去帮夏柔买了。五百块少了不补,多的就算那服务员的劳务费。

    按理说,给夏柔买衣服,应该是带着她挑才能挑选到更合适并合她眼光与心意的。但林旭的本意,并不是为她买衣服讨她喜欢,也不是要把新衣服当成礼物送她,就是单纯让她有身替换的干衣服就行。所以好坏美丑,他才懒得费心思去挑选。而带着女人选衣服,那更是麻烦,不知要多耽误多少时间。所以,他干脆也不跟夏柔说,直接出钱让一名服务员帮忙搞定,他自己拍拍手走人就是,多轻松。

    有钱后,他挺认同了一句话,叫“用钱能解决的事儿,那都不是事儿。”有时候,砸钱确实是个简单直接又很有效的方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