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摘得一物 不分上下
    在把提升到八成的浮光掠影连续施展躲闪二十一次之后,林旭终于发觉了一点。那就是身后的苏紫似乎并不是把轻功施展的跟自己保持在同一速度,而是就在跟自己同步。似乎她施展了某种特殊功法,达成了这种神奇效果,好像有一根无形的绳索,把两人连带绑了起来似的。他有多快,就能带动的她有多快。

    想到这一点后,他心下一动,在下一个转折点借力闪躲之时,忽然速度一降,慢了下来。===『新书推荐:牧神记』 ===。而这一慢,他发现身后的苏紫也是同步似的跟着一慢。再接着下一次,他又是速度再慢。

    不过这一回苏紫却是眼神一闪,没再继续跟着他降速,她脚下轻轻一点,陡然加速追上。“流云飞雪”可以保持在借用敌人的速度上,但也同样可以自己施展,并且这套轻功的本身速度也同样很快。

    眼见苏紫没再继续同步,而是加速追上,林旭自然也是又陡然加速,没让她追上。不过虽然苏紫这一下没同步,但通过刚才那一下,他却是已经验证出来,苏紫确实能通过某种特殊的功法来借用他的速度,跟他保持在同步。既是同步,那他无论有多快,也都能把她带动的多快,这样就永远甩脱不了她。

    但凡事没绝对,苏紫的这种功法,肯定也有其极限,不可能他多快,她就永远都能跟上。而且这功法,肯定是借助了某种扭带跟他连系在了一起,不可能凭空就跟他搭上,真的像有一条看不见的绳子把两人拴在了一起。

    接下来他又试了几次,终于发现到,连结两人的这条扭带,就是他掠过后所带起的劲气与风。苏紫就是借助了他身后的风,而她自己好像轻若无物的一片雪花也似,随风飘荡追索。

    发现到这一点后,林旭心下得计一笑,再下一次轻身而起后,便不再是直来直去,而是拧身旋转而出,这样他所带出的风,就不再是直向的,而是成了以他为中心向外吹的旋风。苏紫再要以这种方法借风跟上,只能被风吹出去。

    见得如此,苏紫不由心下一叹,道:“被你发现了!”话落,便将飞雪心法一收,改用流云轻功,只靠自己的速度去追赶。

    林旭旋身落下,再次脚下一点纵身而出时,又改为了直来直去,不过这一次,他速度又再陡然一增,提升到了全力施展浮光掠影。

    他刚才旋身而出,是以自己的动作告诉苏紫,他识破了她能跟她保持着同步的关键所在。而眼下全力展开浮光掠影,则是要试试苏紫这功法的极限所在,他就不信她能一直跟得上。理论是理论,但理论不等于现实,现实中的变数很多。何况以苏紫目前的功力,也绝无可能把她自己的这功法发挥到极限之处。就像他目前的功力,所施展的也并不代表是浮光掠影的极限速度,这只是他目前的功力所能发挥的最快速度。随着功力的提升,速度还能再快,直到最终的某一极限。

    这时林旭全力施展的浮光掠影一出,苏紫心下不由又是一惊,本来她以为林旭刚才的八成浮光掠影就是他最快的速度了,没想到他还能再快。她不是没见过更快的轻功,比如她师父施展的轻功,就比林旭现在的速度更快,但她师父是什么功力,林旭又是什么功力。

    以林旭目前的功力,就能达到这样的速度,简直是不可思议。只能说明他所修炼的轻功,确实非常高明非凡,难怪王乾坤一直强调这小子的轻功厉害。也难怪以王乾坤的身手,在他手底下也吃了些亏。以这种绝快的速度,他武功再是稀松平常,再是用的寻常武功,只凭借着速度,也确实非是王乾坤能挡下。

    苏紫心下虽惊,却并不慌乱,仍是镇定如常。当即深吸一口气,又再度展开飞雪心法跟上。只是她的流云飞雪,也确实有其极限,当林旭的速度再无保留,提升到全力施展时。她再跟上时,便显得很吃力了。而且就连林旭身后所带起的劲气,她再要借用也是更难了些。

    空空儿当年是天下第一神偷,他所创下的轻功,除了速度极快外,也很强调施展时的轻与隐秘。比如他所流传的《青冥诀》特性,就是轻与清,代表形成天空的轻清之气。所以《浮光掠影》这套轻功,其最高的境界,不但是施展时速度要快,还要能做到轻如鸿毛,破空无声。而无声,也就代表不带起任何风。既要快,还要真的是如一道没有丝毫重量的光与影子也似。快到极致,却又无声无息。

    所以,当林旭把浮光掠影全力发挥时,虽速度再增,但身后带起的劲气与风,却反而更小了些。如此一来,苏紫再要借用,自然也就更难。

    当速度再作提升后,两人立即快得身影如幻,一时间,似乎满房间的每个角落都是两人的影子。就连旁观的王乾坤,即便身手不弱,与苏紫同样是内力境二重的修为,这时也是不禁看得有些眼花缭乱,同时更被惊得有些目瞪口呆了。

    忽然间,一声轻微的裂帛声响起。紧接着,就见两人速度一收,身影骤停,满房间的影子消散。

    王乾坤定睛一看,就见两人分列三步远站定,都有些轻微喘息地互相对视着。而苏紫这时本是绑作马尾的长发,不知怎么又重新披散了下来。

    接着就见两人同时向对方抬起了手,而手中也各持一物。林旭手中的,是一根黑色的头绳。原来是他摘断了苏紫束发的头绳,才让苏紫的马尾重新披散了下来。

    而苏紫手中拿着的,则是林旭衬衫的一片衣角。这也是那声轻微裂帛声的来源,却是苏紫抓破了他衬衫一片衣角。

    这情况初看,似乎两人不分胜负,各拿下了对方的一件东西。但再一想,却似乎林旭更胜一筹,略微胜出。因为林旭拿下的,是苏紫绑头发的头绳,那几乎是紧挨着苏紫的后脑勺,他要是趁机多进前一些,多用点力,岂不是能一掌拍碎苏紫的后脑勺。而苏紫抓下的,却只是林旭衬衫的一片衣角,还只是靠近肚子处的,并不是靠胸口的,这要进前一些打中,也只能打中林旭的肚子,并不能够一击致命。

    可实际上,两人都心知肚明,其实还是不分上下。因为林旭虽摘下了苏紫的头绳,但却只是尽全力才摘得,实际上当时并不能再多进一分,而苏紫也是一察觉就立即偏头躲开了。相应的,苏紫趁机抓破林旭的一片衣角,也是类似的情况。

    所以,这是他们全力施展的结果,并不是点到为止的互相留手。当然了,这其实也不算真刀真枪全力比拼的结果,只是场较量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