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赔你衣服 通知黄宗文
    目送王乾坤开门离去后,林旭低头看了眼身上被苏紫抓破一处的衬衫,便也抬手脱下,随手扔进了垃圾桶内。

    这衬衫只是边缘处被抓破下了巴掌大的一块,若要穿的话,其实还能再穿。但穿出去已是不太美观,会惹人笑话。反正他现在也算是挺有钱了,倒也不必再节省这么一件破衬衫,干脆直接丢了了事。

    揉作一团丢掉后,他过去走到门口,把门从里面反锁关好,接着转身走到旁边的卫生间内,脱掉衣服,继续之前没完成的洗澡。

    男人洗澡一般都很快,他也就十分钟左右,便冲个凉搞定完事。

    洗完澡后,他原本的衣服已不打算再穿,之前在工地跟王乾坤的那一场打斗,他衣服上也确实有沾了不少灰尘。虽没有王乾坤直接被他弄了个扑头盖脸那么多,但也确实像苏紫说的,有一身灰尘味。

    新衣服他也暂时不打算换,马上就要上床睡觉,他也不打算再出门去,这时再换衣服实是多此一举。所以他洗了澡后,直接就光身子披着浴巾走了出来。

    只是没想到才走出卫生间门口两步,忽然旁边的房门被“咚咚”敲响。让他闻声不由一惊,转头向门口疑惑问道:“谁啊?”

    “我,苏紫。”门外的人答道。

    林旭一听声音,也听出来了确实是苏紫,不由奇怪道:“那个,有什么事吗?有事不如明天再说吧,我都准备睡了。”

    苏紫道:“你先开门。”

    林旭不由有些无奈,想了下后,他把浴巾裹在下身系好,然后转身打开条门缝,看向门外的苏紫道:“到底什么事?”

    苏紫一见房门打开后,林旭却是下身围着浴巾,裸着上半身的样子,也是全没料到地不由一愣,脸上也不禁微红了下。不过随即,她便连忙从林旭**的上身移开目光,道:“抱歉,不知道你在洗澡。”

    林旭这时头发还是湿的,身上也还透着湿气以及有混合着沐浴露和洗发水的味道,一眼就能看出他是才洗了澡出来。摇摇头,他向苏紫道:“没事,我洗完了,不过你到底有什么事?”

    说话间,他注意到苏紫这时手里提着个纸质手提袋。扫了眼,发现是个装衣服的包装袋,只是奇怪的,上面显示却是男装,而且还是电视里播放过广告的一个名牌。

    正在奇怪之际,就见苏紫举手把手里的衣服包装袋递给他道:“送你的,你衬衫被我抓破了,赔你一件。”

    “啊?”林旭闻言不由一愣,他还正奇怪她买件男装作什么呢,没想到却是送他的。略愣了下后,他连忙摇头道:“不用了,也就一件衬衫,不值什么的,我又不是没有了。”

    “不。”苏紫坚持道:“该赔还是要赔,毕竟是我弄破的,我不喜欢欠人什么。”

    林旭道:“那你也不用赔个这么贵的,还是名牌,我那件衬衫可没这么贵,我是不是还要倒给你钱?我也不喜欢欠人什么。何况王乾坤都给我一百万了,还值不出件衬衫吗?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真不用,你还是拿去退了吧!”

    苏紫闻言,眼中闪过不悦地冷声道:“我是我,王乾坤是王乾坤,我跟他半点关系也没有,别把我跟他连在一起。他的钱是他的,也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我弄坏的东西就是我赔,这衣服也是我花自己钱买的。”

    顿了下,她语气略缓地道:“我没买过男装,不懂。不过洒店商店里的衬衫差不多都是这个价位,没有太便宜的。比你的那件贵,就当是我的赔礼道歉了。刚才突然向你出手,也算是多有冒犯。”说罢,她直接把衣服袋子塞到林旭怀里,道:“拿着吧!里面有发票,不合适自己去换。”

    这话说完,不等林旭接话,就立即扭头而走。

    “哎!”林旭无奈地叫了一声,想要追过去把东西还给苏紫,但鉴于现在自己只光身子围着条浴巾的样子,实在不适合出去。所以他想了想后,也只有作罢。而且再想对方态度非常坚持,怕是追过去也没什么用。

    倒是他看见苏紫没走出多远,只到了斜对面1112的房间处,就转身掏出房卡开门进去了。他这才知道,原来两人不仅住在同一层,还是离得这么近,就在斜对面。只是之前出来进去几趟,一直很巧地没撞见。

    看到苏紫进了自己房间关上门后,林旭看了眼怀里的衣服袋子,便也抱着退回房间关上了门。

    走到床旁将袋子放下,他想着估计已退不回给苏紫,便当即打开袋子,从里面取出衬衫,拆开了包装。苏紫买给他的,跟他身上原本被抓破的那件一样,都是件白衬衫。拆开后他试穿了下,竟然意外发现还挺合身。苏紫的眼光与判断力倒是很好,一下就买准了。

    试过合身后,他脱下重新放回袋子里,然后把袋子丢到一旁的沙发上。接着坐到床头处,他想了想后,拿起床头柜上的电话,拨通了黄宗文呼机号码的寻呼台。

    黄宗文原本是没呼机的,但自从上次因为他去首都,却不巧跟黄容在平阳火车站错过,在火车上失联了一天后,黄容就决定,说一定要给他爸也买台呼机,方便联系。所以在黄宗文回来没几天后,黄容就立即带着父亲进城,给黄宗文也买了部呼机。

    其实林旭直接打黄宗文家里的电话,更直接方便。但现在黄宗文家里,并不是只有黄宗文一人,黄容和郭静也都在。但他要跟黄宗文说的事,却不便让两人知道,他也不想让两人知道他现在身在北京。所以,他怕直接打电话过去,会让这两人其中哪个接到,便暴露了,故而干脆给黄宗文呼机留言信息,让黄宗文找个方便的时机给他回电话,这样就能避开黄容与郭静两人。

    拨通寻呼台,给黄宗文留了“请一个人回电话”的信息后,林旭就耐心等着。等了约有十分钟左右后,电话响起,他立即拿起接通。

    “喂,林旭吗?”电话那边传来黄宗文的声音。

    “是我,黄老师。”林旭答复后,又确认问了句,“您现在讲话方便吗?”

    “放心,方便。”黄宗文回了句,又立即问道:“你这电话号怎么是首都的?你现在在首都吗?我听容容说,你不是回村里去了吗?”

    林旭道:“我那天确实是回村里了,不过后来又有事到了首都。我到首都什么事您就别多问了,但我在首都听到了件关于您的事?”

    “什么事?”黄宗文问。

    林旭道:“您上次到首都,是不是有被人认出原来的身份?”

    黄宗文闻言一叹,道:“是,上次在首都待了没多长时间,也就半天,没想到不巧就撞到个熟人。这人叫左正雄,其实也不算多熟,当年也就有过几面之缘,说过几次话,没想到却被他给认了出来。但我当然没跟他相认,当时就躲开了,也没被他找见。”

    林旭道:“您是没被左正雄找见,但这事却被左正雄在江湖上给宣扬了出去,原来您当年还有个‘黄河大侠’的名号。”

    “见笑了。”黄宗文略有些不好意思地一笑,随即则又叹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叫这么不巧,我总不能去杀他灭口吧?”

    黄宗文倒是没怀疑林旭消息的灵通与准确,林旭可是认识燕子门的李飞燕的,而燕子门的消息,可说最是灵通,堪称江湖的情报站。不过这回他却想错了,林旭消息还真不是从李飞燕那边得知的,关于黄宗文的真实身份,他也并没有跟李飞燕提起过。这也是帮黄宗文的忙,除了他自己外,暂时不向任何人透露,甚至包括黄容。

    林旭接着道:“这消息反正现在是在江湖上传遍了,好多江湖人都知道隐居多年的黄河大侠楚黄河近日在首都现身过。我不知道您当年在江湖上到底得罪过多少人,但我今天刚好遇到一个循着这消息来首都找您的。”

    “是什么人?”黄宗文问。

    林旭道:“是天山派的,名叫苏紫,她说是奉师命来找左正雄打听您的事的。”

    “天山派!”黄宗文的声音中不禁带起些惊讶。

    “您跟天山派是有恩还是有怨?”林旭问。

    黄宗文叹道:“算是有点儿怨吧!”顿了下,他接道:“这个苏紫的名字我听说过,她是天山掌门凌碧月的弟子,据说是当今武林年轻一辈的后起之秀。去年七派论剑中一鸣惊人,跟我们武当派的掌门弟子沈沉浮打了个平手,并列首位,没想到你倒能认识她。”

    林旭闻言,才知道苏紫原来也是她们天山派的掌门弟子,而这天山派掌门凌碧月,听名字好像也是个女的。心中略想了下,他忽起疑问地道:“您不是都隐居几十年了吗?怎么也知道武林中的后起之秀?”

    黄宗文笑道:“我是隐居,但不是全然不问江湖事,消息闭塞。我毕竟还占着武当的首席长老之位,隐仙派的传承,也不可断绝。所以每隔一段时间,我都会跟武当派掌门通些消息,叫他知道我安好无事。我也每隔一段时间,能从他口里知道些江湖上的新鲜事。”

    “哦,这样!”林旭闻言,点了点头。

    黄宗文道:“这件事,谢谢你跟我说起,我会留心注意的。天山派那边,你千万替我保密,别说破了。”

    林旭道:“黄老师放心,这我知道。您不提醒,我也绝对会守口如瓶。”

    黄宗文笑了笑,道:“对你我也很放心,你的保密功夫,我是知道的。”顿了下,道:“那就这样,没事我先挂了。”

    林旭道:“您等下,我也有件事需要您保密。”

    黄宗文笑道:“是叫我别跟容容提起你在首都吧?”

    林旭略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是。”请人家父亲骗人女儿,多少有些过。

    黄宗文笑道:“放心,我不会跟她提的。这通电话,我也不会说是跟你通的。但要是她自己从别处知道了,那可不关我的事。”

    “是,我知道。那就这样,您早点睡,晚安!”林旭再没别的事,打算结束通话。

    “你也早点睡,再见!”黄宗文回了句后,率先挂断电话。

    林旭听那边挂断后,跟着放下话筒,顺势躺倒在床上休息。躺了片刻后,他盘膝翻身而起,入静调息,打坐恢复功力。

    他今晚先与王乾坤在那处工地打了一场,接着回来又跟苏紫比拼了场轻功,也是着实消耗不小。而且两次都施展了颇耗内力的《浮光掠影》,尤其跟苏紫的比拼轻功,全程使用,还提升到了全力施展,消耗更大。现在他本身的内力消耗,已是达到了总量的一半以上,剩余约摸只有三分之一,已是个危险数字。若再来一场,怕是能把他内力消耗个干干净净。到时内力空空,无以为继,再是高明厉害的功夫也是用不出来,可就着实危险了。

    打坐了许久,等功力全部恢复后,他便拉开被子,翻身睡去。

    又是身在外地,既多有不便,也难以完全心静,所以他仍是决定暂停修炼,只是睡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