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三人行 不得不妥协
    林旭与苏紫很快就回房各自收拾好了钱包、房卡等随身物品,然后又几乎同时出来。出来后两人对视一眼,再各自反身锁好房门。

    “走吧!”林旭道了一声,三人一起向走廊尽头的电梯处走去。

    走到电梯口处等电梯时,卫青衣转头看向旁边的苏紫,忽然笑了下,问道:“我可以叫你阿紫吗?”

    苏紫看上去年龄明显比她大,就算没过二十,也至少应该大她两三岁,按理她应该称呼姐姐。不过,她却也不喜欢随便就喊人“姐姐”。既然苏紫说要交朋友,那就该平等论交,何必要分大小。

    “阿紫”这个称呼,她倒也是昨晚听王乾坤这么叫的,这时故意这样说,也有些玩笑的意思。

    苏紫闻言略愣了下后,点头笑道:“可以。”

    “谢谢!”卫青衣道了声谢。王乾坤那大少爷都不能叫“阿紫”,她却可以,苏紫倒也是给了她很大面子。当然,这也因为她同样是女孩儿,互相叫亲密点儿没什么,这个恐怕也才是主要原因。

    “不用谢,只是个称呼吗!”苏紫道。

    说话间,电梯到了,三人便乘电梯下楼。

    卫青衣离家时跟父母提的借口是,到这边骑回她的自行车,并顺便看下升旗仪式,然后在外面吃过早饭再回去。

    昨天晚上因为雨下得大,卫青衣父母担心她,所以在估计她快吃完晚饭时,她父亲卫建林搭乘了辆出租车前来接她,当时还差点儿抓到了她和林旭的现形。因为是乘出租车走的,所以她昨天过来时骑的自行车就停在这边放了一晚。今天一早雨停,她自然是要骑回去,以免出什么意外丢失,这倒也是很正常的理由。

    如果没有苏紫一起,卫青衣是打算出了酒店后,与林旭一起骑自行车前往**广场的。但现在多了苏紫,自行车可带不了三个人,她这打算便也作罢。出了酒店后,三人直接步行前往,好在离得也不远,最多二十分钟就能走到。脚程快点儿的话,十分钟左右都能到。

    刚才在酒店时,苏紫打的主意,确实是想借着跟卫青衣单独相处时,向卫青衣打听套问林旭的一些情况,好由此来辨别,“林旭”与“许林”,到底哪个是真名,哪个是假名。

    但现在被林旭搅了计划,成了三人同行,一些准备好单独向卫青衣问的话,苏紫便不打算再问了。因为这时有林旭在一旁,问到一些敏感问题,林旭肯定会插嘴打断,或是转移话题,反正绝不会让她轻易得逞。所以,再问这些,也只是无用功。接下来的一路上,她便只与卫青衣说些闲话,聊些寻常话题。

    林旭见苏紫没多探问别的,一路上也就没怎么插嘴,任由二女闲聊些有的没的。等到了广场时,他抬腕看了下手表,但见这时是七点十六分,距离开始升旗,还有着近二十分钟。

    提前近二十分钟赶到,他们来的已算是早的了,不过比他们还早的,却也是大有人在,这时广场上早已聚集了不少人,升旗台周边,可说得上人头攒动,摩肩擦踵。毕竟这时暑假还没过完,还算得上是旅游旺季,前来旅游的人不少。

    随着时间推近,人也来的越来越多,等到了七点三十四分,地平线的天边露出一缕太阳即将升起的红芒时,升旗仪式也正式开始,国旗护卫班护卫着国旗,从**中迈着整齐的步伐走出来。

    走到升旗台处,挂上国旗,国歌奏响,开始升旗。而这时,天边的朝阳,也刚刚露出了头。随着国旗升起,太阳也不断升起,等到国旗升到最顶端迎风招展时,太阳也随之跃出地平线升起,一时满天朝霞,映衬着迎风的红旗,更是美丽壮观。

    升旗完成后,人群便开始渐渐散去,林旭三人自然也跟着一同离开。三人都还没吃早饭,离开后,便到附近找了家卖早餐的饭店去吃早饭。三人中只有卫青衣是首都本地人,自是由她牵头,选了一家地道的老店。

    吃饭之际,卫青衣中途去上卫生间,只剩下了林旭与苏紫两人。趁着卫青衣离开,苏紫立即目光一变,眼神锐利地盯着林旭,“我以后该叫你什么名字,许林还是林旭?”

    林旭道:“你想叫什么就叫什么,名字只是个代号,无所谓。”

    苏紫问:“那这两个名字,哪个才是你的真名?”

    林旭摇头笑道:“这你还看不出来,当然是林旭了,我总不会骗自己女朋友吧?”

    苏紫道:“那可不一定,说不定你就是存心欺骗青衣,不怀好意。把你身份证拿出来,我看下。”

    林旭道:“就像名字一样,身份证也有假的,我的就是。所以,这就免了吧,看身份证也作不得准。”

    苏紫没想到他竟直言自己身份证是假的,立即又问:“那你怎么证明,你现在用的林旭这个名字,是真的?”

    林旭笑着反问:“我为什么要向你证明,你爱信不信?”

    苏紫不由面上一怒,冷哼道:“你爱用什么名字,确实与我无关,但如果让我知道你是蓄意捏造身份欺骗青衣感情,那我绝不饶你。”

    林旭奇怪道:“这么短时间,你就跟她关系这么好了吗?”

    苏紫道:“关系好坏不在相处的时间长短,有的人就是一见投缘,而有的人则是一见生厌。”稍顿,接道:“而且,这与我跟青衣的关系好坏没有关系,换了是其他任何人,我也不允许你这种蓄意欺骗。”

    林旭不由摇摇头,质问道:“你觉着我为了骗她,会持续一年多跟她通信,在之前见也没见过,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完全不了解她的情况下,就决定要骗她?”

    在之前的一路上,苏紫却是也跟卫青衣探问出了林旭与她的相识经过。主要也是卫青衣对此没什么防范,人家一问,她就说了。就像昨晚在电梯里时,夏柔一问,卫青衣也是照样说了。在她看来,这事没什么好隐瞒的,而且她觉着她与林旭的相识过程特别浪漫,而林旭能为了见她孤身前来首都,也是件特浪漫的事。

    对于自己的浪漫恋情,她都恨不得宣告天下,让所有人都知道。把自己的幸福告诉所有人,让人羡慕与祝福,女孩子难免都多少有些虚荣心理的。这就是炫幸福,晒浪漫。

    被林旭这么一问,苏紫稍一细想,也觉着这不应该是骗,只是她还是有些纠结于他名字的真假,“那说不定你开始写信,就用的是假名,当时是随便打发时间,没想骗。后来知道青衣长的漂高后,就决定骗了。甚至说不定你是遍洒网,笔友不知有几百个了,然后从中选择下手的对象。”

    “我的天啊!”林旭忍不住拍了下额头,无奈道:“你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吧,我哪儿有那么多的闲工夫?不上学,不练功了啊?练武可是一件需要特别专注的事,你觉着我要是把时间都花在这上面,会有现在的成就?”

    苏紫闻言,不由一怔。林旭最后这句话说的很对,练武确实是需要非常专注,投入特别大精力的一件事,恒心、耐心等都不可缺。他要整天不务正业,确实没可能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成就。她也同是练武之人,对此很理解。

    这么一想,不禁略有些尴尬,好像自己确实想多了。轻咳了下,她语气放缓道:“只要你能证明,你林旭这个名字确实是真的,我就相信你不是蓄意欺骗少女的骗子。”

    林旭道:“我还是那句话,我为什么要向你证明,你爱信不信。”

    “你……”苏紫不由气得想要动手,但好在知道是公共场合,紧握了下拳头后,又吸口气忍了下来,盯着林旭道:“你要是证明不了自己,那我会一直盯着你的,以防你是个骗子。”

    林旭笑道:“随便盯,要不要搬过来,我睡觉你也盯着。”

    苏紫冷声道:“你别太过分了。”

    林旭道:“是你过分吧?我就算给你报了个假名字,你也用不着这样吧?”

    苏紫道:“你骗我是其次,你也没骗到我什么。但如果你是蓄意欺骗女孩子感情,这就是无耻败类,不可饶恕。我这是在行侠仗义,铲奸除恶。”

    林旭道:“那希望你调查清楚,不要随便冤枉好人。”

    苏紫道:“我这就是在调查,是你不配合。”

    林旭道:“我为什么要配合?你又不是警察,我没义务配合你。何况就算警察查案,也不见得人人都配合。”说罢,低头咬了口油条,喝了口豆浆。

    咽下口中食物后,他想了下,道:“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林旭确实是我的真名。许林是我为了在外行事方便,行走江湖,用的化名。话止于此,你信不信,就是你的事了。”

    苏紫道:“我会查清楚的,我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但也绝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林旭不在意地摇摇头,但想了下,忽然问:“你是不是会动用燕子门的关系查我?”

    苏紫道:“是又怎么样?怕了?”

    林旭斟酌了下,道:“好吧,我会配合你,向你证明我确实是叫林旭。”

    他倒不是怕苏紫真去查他,而是怕苏紫查他时,会牵带地查出来黄宗文,那可就不妙了。燕子门的情报能力,他可是比苏紫更清楚有多强大。虽然他有李飞燕帮忙,但李飞燕可不是燕子门的掌门,上头比她大的还大有人在,李飞燕没可能凭自己能力让燕子门拒接天山派的委托。她一个燕子门的寻常弟子,在燕子门的掌权人心中,可比不过天山派的掌门弟子重要。

    另外,他自己的身上,也确实有些不足为外人道的秘密。真查的话,也确实会给他带来麻烦。坏就坏在,他的真实名字泄露了。不然只是许林的话,他完全不怕任何人去查。果然行走江湖,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还是很有必要的。以后定要更加小心,不能再随便暴露了。只是这次也实在与他无关,而是卫青衣的无心之过。

    “怎么,真怕了?”苏紫闻言,不由大感意外地道。

    林旭道:“我不是怕,我只是怕麻烦,也不喜欢被人盯着。等回酒店后,我会想办法向你证明,行了吧?”

    苏紫点头道:“算你识相……”还要在说什么,忽然注意到卫青衣从卫生间出来,便连忙住了口,转头过去,迎着卫青衣笑了下。

    卫青衣走回来,向两人笑道:“你们聊什么呢?”

    林旭道:“没什么,瞎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