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胡同偶遇 左正雄
    出了门的林旭,其实也有些挺无奈的。没想到换个银行办事,竟然会遇到抢银行的。

    偏僻银行的好处是人少办事快,不用排队,也安静;坏处就是,太偏僻了容易被劫匪盯上,成为下手的对象。

    有人说抢劫是最没有技术含量的,但那也得分抢什么,像这年头抢银行,那就是件很需要技术含量的事。事前怎么计划,事后怎么逃跑,怎么能不招来警察,怎么能顺利完成,用多少时间撤了,遇到了突发事件怎么办?这些都需要周密的布局与安排,需要全部考虑到,否则只要有一个环节出问题,那最终的计划肯定是失败。

    这三名劫匪的抢银行计划,可以算得上是很成功的,他们选择了一家容易下手的银行,而且一开始也进行得很顺利。如果没有林旭,他们很可能会成功,但不巧地,却是碰上了林旭。

    虽然制伏了三名劫匪,但林旭还是觉着挺有些倒霉,因为事情差点儿没办成。也幸亏那三个劫匪在动手前就先断了银行的电话线与警报线,不然有人手快报了警,就有点麻烦了,他转存那一百五十万支票的事,今天都未必能搞定。好在最终的结果是终于办好,还算不错。

    出了银行后,已是差不多到了中午时分,林旭到了路口处后,又招手拦了辆出租车,然后让司机推荐了家首都的特色美食,直接去吃中午饭。

    吃过午饭后,他没再选择坐出租车,直接步行回返酒店。一来顺便消消食,二来也放慢速度欣赏下延路的城市风景。不然老是坐出租车里快来快去,也是有些走马观花。

    他对首都不熟悉,也就干脆漫无目的地信步由缰,走到哪儿算哪儿。走来走去,到了一处老城区,周围都是些四合院之类的老建筑。巷子也颇为深窄,不像现在的马路那般宽阔,地面上铺的也是古代那种青砖,不是现在的柏油沥青或是水泥。

    一瞧之下,他立即想到,这应该是首都挺有名的胡同。而胡同文化与旅游,也是首都的一大特色。网上有人说,要想更好的领略首都风土民情,多去逛逛胡同就能基本体验到。想到此处,便兴致勃勃地逛了进去。

    胡同里的民居都颇为老旧,有的甚至是明清时遗留的建筑,基本上都是低矮的四合院,弯弯曲曲,深门小巷。

    林旭边走边看,独自一个人倒也逛的很有兴致。有时遇到街边售卖的特色小吃,就买上几样,边走边吃。

    这里胡同连着胡同,巷子接着巷子,逛了不知多久后,他自己都不太清楚是到了哪条胡同,甚至连方向感都稍微有些迷失。不过他倒也不在意,反正就是自己一个人没事瞎闲逛,逛到哪儿算哪儿。就算迷路了也没事,有些胡同里还是能进来出租车的,到时候想出去,直接招手拦辆出租车就是。遇不到出租车的话,问问人也很好解决。

    在这条不知名的小胡同里走了差不多约一半时,忽然他前面七、八步远处一个院子的朱红色小门打开,从里面抬腿迈步走出来一名生得绝色的女子。他定睛一瞧,却见得是苏紫,不由便是一惊。

    “你怎么也来这儿了?”

    苏紫跨步走出门后,虽还没转头往林旭这边瞧,但练武之人经常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所以她虽还没转过来正眼瞧,但眼角余光却已先一步瞧见林旭。认出是林旭后,她也是不由十分惊讶地立即转头向林旭问道。

    林旭闻言笑了下,道:“这话我也正想问你呢!”

    “是什么人?”忽然苏紫身后,一个苍老但却还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问道。随着话落,一个头发花白,瞧上去约摸有六、七十岁的老头儿从苏紫身后走了出来。出来后瞧见林旭,转头打量。

    林旭见状,也是打量着这老头儿,但见老头儿瞧着虽头发花白,六、七十岁了,可却是面色红润,显得老当益壮的样子。老头儿穿一身盘扣的宽松白色练功服,左手里还“咕碌碌”盘着两颗铁胆。

    打量了林旭一眼后,老头儿向苏紫含笑问道:“苏姑娘,这位小友是谁?”

    苏紫闻言,介绍道:“是我的一个朋友,叫……”她说到这里稍停顿了下,接道:“许林。”

    林旭闻言,见她在外人面前如约保守了自己的真实姓名,不禁略为感激地瞧了她一眼。

    “哦,许林!”老头儿瞧着林旭点了下头,又向苏紫笑道:“既然能跟苏姑娘交朋友,那不知是哪家门派的高足?”

    林旭不等苏紫回答,接过话向老头儿道:“没门没派。”

    “哦!”老头儿闻言又点了下头,不过就稍微有些冷淡了。

    “许林,我给你介绍。”这时苏紫指向老头,向林旭道:“这位就是左正雄左老前辈,是京城左家拳的掌门。”

    林旭闻言,不由又是惊讶,心想原来这老头儿就是前些日认出了黄宗文身份的那个左正雄。怪不得苏紫会来这里,原来是登门拜访,找这左正雄打听当日他遇见楚黄河的情况的。而这左正雄既是京城人氏,看样子就是住在他身后的院子里,这应该是他家。

    这时左正雄听得苏紫的介绍,摇头失笑道:“苏姑娘你过誉了,什么掌门不掌门的,我这左家拳,连自家的几个孙子都不愿学了,现在也就带两个徒弟,哪儿还成什么门,可不敢跟你们天山派比。”

    林旭等他说完后,向这左正雄点了下头,道:“你好!”

    他却是还不习惯什么江湖礼节,而且觉着既然进入现代社会了,也不必非要遵循什么古礼,见面你一抱拳我一揖,见了老的叫前辈,差不多大的叫兄台。还什么右手拳,左手掌,右手五指握拳,左手四指伸直,两手一贴,代表什么五湖四海皆兄弟的。而且他这人就是天生的孤僻性子,甚至说得上有些孤僻症,本就不爱称呼人跟人行礼。所以苏紫虽介绍是前辈,他也是一点头就算打过招呼。

    这是他通常跟陌生人初次见面的正常交流方式,别管是谁,是不是什么武林前辈,初次见面又不熟,也就是点头之交,说声“你好”了,有的根本不愿相交的,他甚至都懒得打招呼。大家萍水相逢,一面之缘,也不必非要认识。大街上擦肩而过的多了去了,也不见得谁跟谁都认识。

    只是,他这样想,旁人就不是了。他觉着自己这是很正常的打招呼交流方式,但在左正雄看来,就觉着他这招呼打得很是冷淡与不礼貌了。因此闻言之下,也是颇为不悦。心想苏紫堂堂七大派之一天山派的掌门弟子,也跟他口称前辈,礼节周到,这小子一个没门没派的无名小辈,却也敢跟他这儿拿大。

    这般想着,他面上却是不显露什么,反而是颇为慈祥地一笑,走过来向林旭道:“这新时代新社会了,不兴那老一套,咱们也来个握手礼。”说罢,向林旭伸出了手。

    林旭见状,又是“哦”一声答应,也就礼貌地伸手跟这左老头儿握上。

    不想方一握上,这左正雄却是忽然握紧发力,枯老如树根的手,也直如老树盘根般紧固。

    林旭倒也没料到这老头儿竟也跟他来这招,不过他自是不惧,内力一运,反手紧握回去,跟这老头儿较上了力。

    左正雄见状,不由面上一惊,然后便是继续加力。

    察觉到对方力量加大,林旭自也是分毫不让。

    这老头方一握紧时,就是几百斤的力量,随着加大,直上千斤,然后还在不断攀升。只是到了约有一千六百斤时,就稍微有些力竭,后力难继了。随着再想发力,已是面上涨红,额头冒汗。

    见这老头儿已到极限,林旭便轻轻一甩手,将其甩脱。

    看其增长的力量以及发力方式来看,这老头儿也就是个外力境的层次。估计年轻时候盛年时,能有达到外力巅峰的一吨力量,但随着年龄增大,难免有些退步,难以保巅峰状态了。

    不入内力境,年纪越大,随着筋骨老迈,功力就越难保持。即便是能达到外力境的化劲层次,但只要是不能抱劲入丹,修成内力境,就永远跨不过这个槛,摆脱不了生老病死的绝对自然规律。

    只有修炼到内力境,才能以内力反养自身,可以做到延年益寿,祛病养生,甚至能够有一定的驻颜之效,延缓己身衰老。内力修为每增加一重,多活个五、六基本不算什么。效果最好的,甚至能延长十年寿命。到内力十二重圆满,基本都能活一百多,乃至超过二百岁。

    黄宗文当年以楚黄河之名响誉江湖时,已是几十年前的事了。这左正雄能认识黄宗文,自然是年头在这儿,估计应该是同一代的武林人物。可黄宗文的样子,看上去也就最多年过半百,甚至说是四十多也说得过去,没什么人不信。但他的真实年龄,林旭相信,绝不止是看上去那么大,怕是跟这左老头儿一样,六、七十也是有的。只是他内功修为精湛,驻颜有功,所以才看上去年轻许多,非是左老头儿这个外力境的可比。

    眼见较力竟没比过林旭,左正雄面上不由有些尴尬,不过这家伙到底不愧是个老江湖,从林旭的功力与年纪,还有发力方式上,也是判断出了林旭竟跟苏紫一样,也是已入内力境的高手。当即就哈哈一笑,掩饰过自己的尴尬,道:“原来许小兄弟也是直入内力境的年轻俊杰,难怪能跟苏姑娘做朋友呢!多有得罪了,勿怪,勿怪!”

    “是左前辈你不要见怪才是,许林他性子直,有些不知轻重。”苏紫这时闻言,出面替林旭打圆场道。

    林旭却没什么话说,只是牵嘴角向左正雄略笑了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