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下届七派论剑 图穷匕现
    电梯快到顶楼时,王乾坤向三人介绍道:“酒店顶楼是不对外营业的,是我们家在首都预留的一个住处。家里有谁到首都,就可以住这里,有时也借给朋友举办个聚会之类。”

    沈沉浮虽然比林旭与苏紫两人先到,但也就提前了几分钟,而且他到了后,也只是由王乾坤接待上,先坐在大堂等候,因为王乾坤打算等人到齐后再一起上去。所以在这之前,沈沉浮也是并没上到过顶楼,这时也是跟林旭与苏紫一起听着王乾坤的初次介绍。

    王乾坤介绍完没多久,电梯就到了顶楼。“叮”地一声响,电梯门向两边滑开。

    一出电梯,但见就是个十分宽大,约摸差不多有三百平米的大客厅。难怪王乾坤说有时会借给朋友开party、办聚会,这里确实是够大,而且这还只是客厅。

    与电梯门户相对的对面,是巨大的落地窗,落地窗外面,则是比客厅更宽阔的一个大露台。露台正对客厅的这边,铺置着室外专用的防腐木地板,后面近楼缘栏杆处的部分,则是布置了一个小花园。左边则种植了大片的草坪,草坪上还设置了个小型的高功夫球场。另外靠近房子处,是一个室外的露天泳池。

    不过这泳池并不是长方形或正方形、圆形之类,而是个不规则的半弯形,有些像月牙。露出在草坪处的,只是一部分,剩下的沿着房子外围延伸到了左边。

    从客厅内也能看到这部分的延伸,因为这客厅的左边仍是以大面积的落地窗为隔断。甚至这泳池,都有一小部延伸到了室内的客厅,在客厅左边形成了一个小型的室内泳池。而室内室外的池水是互相通连的,可以直接从里面游到外面。

    客厅旁边有着这一汪池水,不开空调也是凉爽许多。而且入秋之后,虽还是秋老虎肆虐,但等太阳一落山,天气就会凉快不少,更别说昨天还刚下过雨,今天的气温也是又降了些。

    客厅内此时并不是空无一人,还有四名长相漂亮的酒店女服务员在客厅内迎候。王乾坤当先一出电梯,四名服务员立即向他弯腰一鞠躬,脆生生叫道:“少爷!”

    林旭跟在后面见状,又是不禁有些暗里摇摇头。王乾坤这家伙,还真是爱讲排场,也真是从小富贵公子的出身,到哪儿都是一副大少爷作派,看他这生活,简直称得上“骄奢淫逸”四字。

    王乾坤向四名服务员点了下头,道:“通知厨房,我请的客人到了,可以开始准备了。”

    “是。”右边的两名服务员立即点头答应,然后转身走向右边。右边有一条走廊,通向卧室、厨房、视厅室、娱乐室等不同的房间。

    这两名服务员离开后,剩下的那两名服务员转身往通往露台的玻璃拉门处走去。

    王乾坤跟着伸手指向外面露台,但见露台处铺着地板的正中央摆放着一张宽大的餐桌。他指着外面餐桌,向林旭三人道:“咱们在外面吃,外面风景更好。”

    沈沉浮点头笑道:“自然是客随主便。”

    林旭与苏紫瞧了眼,则是都没搭话,只是跟着王乾坤往外面露台走去。

    先出去的那两名服务员,已在餐桌处开始忙碌,为他们摆设餐具等物。等四人出去后,她们已经摆好,并且为四人分别拉开了椅子。

    林旭走到餐桌旁,转头四下打量,但见这里也能看到些右边的厨房,那厨房也是扇落地窗玻璃,对着外边露台,并且也有门户直通。这时透过玻璃,就能看见里面几个厨师正在忙碌。不过角度的原因,他这边也看不全。

    转头打量了圈后,他随意选了张椅子坐下,苏紫、王乾坤、沈沉浮三人也是分别落座。

    等他们坐下不久,先前离开去通知厨房的那两名服务员就端着两个托盘出来,先为他们送上了茶水、果盘、糕点、干果之类,并且服务周到的分别为四人斟上了一杯茶。

    四人面前的桌子上,都还分别放着份菜单,王乾坤伸手指了指,向林旭三人道:“你们面前的是菜单,想吃什么尽管点,别客气。”

    沈沉浮闻言笑道:“你这大酒店的,自然都是好东西。我怕挑花了眼,还是客随主便,你看着上几个就行了,我反正不挑食。”

    林旭刚把手放到菜单上,正准备拿起翻看,但听沈沉浮这么一说后,也是心头一转念,把手收回地向王乾坤道:“我也不挑食,就由你这主人做主吧!”

    苏紫也是动也没动菜单,跟着点头道:“我也一样。”

    王乾坤闻言笑道:“既然你们都这么说,那我也就不客气了。”说罢,转头向一名服务员吩咐道:“就让厨房按最好的那个套餐做一桌。”

    “是。”那服务员立即点头答应,转身向厨房走去。

    “咱们喝什么,我这里各种酒都有。”问完了吃的,王乾坤又接着问三人喝的。

    林旭闻言,先摇头道:“我不喝酒,我还没成年。”

    王乾坤笑道:“咱们江湖儿女,哪能不会喝酒。按以前的话说,闯荡江湖,就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纵情恣意,快意恩仇。不是有句话叫‘杀最强的敌人,喝最烈的酒,玩儿…咳,娶最漂亮的女人’吗!咱们江湖人,不必理什么世俗规矩,什么未成年不能喝酒的,不用管,想喝就喝。”

    林旭闻言,不禁有些失笑地看了苏紫一眼。王乾坤刚才那句话,原话似乎是“玩儿最漂亮的女人”,他刚才却是差点儿脱口而出,好在知道苏紫在,连忙改口了。其实以王乾坤的身份,林旭猜他也未必没经历过女人,甚至很可能是那种花花公子型的,女人多的如衣服,经常换。但在遇到苏紫后,王乾坤可能是一见钟情,感觉遇到了自己真爱,所以才收敛了。又或者,他只是在苏紫面前收敛,表现的只对苏紫一往情深,其实背地里还是那一套。林旭随意猜测,觉着也是说不定,反正王乾坤作为他目前的敌对者,他是毫不介意把这家伙往最坏处去想的。

    “关健是,我也不想喝,我觉着酒一点儿都不好喝。”心中就王乾坤失口的那句胡乱猜测一番后,林旭接着说道。

    王乾坤讥讽笑道:“我觉着那是因为,你以前尝过的都是劣酒吧!好喝的酒很多,只是你没喝到过。”

    “可能吧!”林旭半点没在意王乾坤的暗讽,顺口接道:“你要是有好喝的酒,那就推荐个,我尝下。”

    “好,那就来瓶柏图斯吧!”王乾坤想了下说道,说完看向苏紫与沈沉浮,问二人意见道:“你们呢?”

    沈沉浮笑道:“你定就好,我对酒也没什么讲究。”

    “随便。”苏紫也没意见。

    “好,那就这个,去挑两瓶最好的。”王乾坤转头向旁边的服务员吩咐道。

    一名服务同闻言,立即答应一声,转身去了。

    在这名服务员去取酒不久,几个做好的凉菜已开始先端上桌,王乾坤便请三人动筷开吃。

    等取酒的服务员回来,这边也早已准备好红酒杯与醒酒器,当下先开瓶倒入醒酒瓶内。

    等有热菜开始端上桌时,酒也差不多醒好,服务员便分别为四人倒了杯酒。

    等酒倒好,王乾坤举杯道:“来,我们先一起喝一杯。”看了眼苏紫与沈沉浮,道:“我们自去年七派论剑后,难得这么聚齐,值得庆祝!”说罢,又向林旭道:“去年没你,不过下一次你要想参加,也可以去,就跟我们陪一杯。”

    “不是七派论剑吗?我又不是七派弟子?”林旭闻言,对王乾坤这话表示不解。

    旁边沈沉浮闻言,含笑接过话向林旭解释道:“以前七派论剑,确实只允许七派的弟子参加。不过后来,开始允许有外派弟子旁观,再到后来,也允许外派弟子参加了。只要是年纪在三十以下,自认有能力挑战台上参战者的,就能上台挑战。如能胜了头名,那便是一战扬名江湖。”顿了下,接道:“我听乾坤说,许林你竟然能跟他不分胜负,那确实有参加七派论剑的资格。两年后,就是下一届。七派论剑的地点,每届一换,由七派轮流举办。下一届,正是轮到天山派。”

    林旭闻言,看了苏紫一眼,又好奇问了句,“那去年那次,是在哪儿?”

    沈沉浮道:“去年是在崆峒。最初的顺序,是由各派抽签决定,已历经千年没变过。”

    “哦!”林旭点了下头,道:“那好,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去下一届看看。”

    沈沉浮举杯道:“欢迎!”

    林旭见状,便也跟着举起了酒杯。

    不过王乾坤这时却又向沈沉浮道:“沈师兄你就别替我遮掩了,我当时跟你说的,可是在许林手下吃了点亏。就连苏紫后来跟他较量了场轻功,也没占到便宜。这小子当时可得意了,怕是在他眼里,咱们七大派也不过如此。”

    蓬莱派与武当派的关系不错,而且都是同属道家一脉,所以两家门派的弟子,平辈之间也互相以师兄弟称呼叙交,显得更亲近。其实七大派之间,也都能论得上这般称呼。只是天山以前却是远离中原,孤悬塞外,所以与其他六派的关系,都有些比较疏离。尤其天山跟武当,更因为一些事有些不对付,所以才不跟沈沉浮称什么师兄妹。

    王乾坤叫师兄叫的亲切,但这话却终于露出意图,显是要在沈沉浮与林旭之间,故意挑事了,就是想办法想让沈沉浮对林旭出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