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化敌为友 很特别的酒令
    “不管怎么样,我都很感谢你对我的看重。”林旭看了眼手中的酒杯,重新向沈沉浮举了下,道:“我先敬你一杯吧!”

    “好。”沈沉浮微笑而应,将手中酒杯再向林旭这边倾斜遥碰了下,举杯而饮。

    林旭也同时举杯喝酒,只是酒一入口,却忍不住直皱眉头。这王乾坤叫的什么柏图斯,也是红葡萄酒,闻着很是甜诱人,味道不错,但喝起来,却还是那种酒味很重的干红,不是他所喜欢的甜味的,更像是带酒精的葡萄汁饮料那种。可能这酒确实是好酒,但他还是照样喝不惯,欣赏不了。

    “怎么样,好喝吗?”见他喝的皱眉头,王乾坤笑着顺口问道。

    “不好喝。”林旭摇头放下手中的酒杯。

    “呵,不懂欣赏!”王乾坤又是摇头有些取笑,但摇了半下,又立即顿住,面上取笑的表情也立即收起。

    被沈沉浮来了这么一出,王乾坤这时也是重新认识到了林旭的重要性。但要他这时也学沈沉浮拉拢招揽林旭,别说林旭对他的话不会信,他自己也有些拉不下脸来。可被沈沉浮弄得连带也生起了招揽之念,他无论如何,觉着至少也不该再继续得罪取笑林旭才是。不然,只能是把林旭越推越远,何谈拉拢。

    只是他一时间,还有些难以立即转换过来,所以现在又习惯性的取笑了下林旭。不过笑了半下,便立即意识到不对地收起。

    轻咳了下,略掩饰尴尬,他向林旭道:“不好喝也得学会喝,喝多了就会习惯了,男子汉大汉夫,哪能不会喝酒?”说罢,重新举了下手中酒杯,向三人道:“来,咱们再一起喝一杯!”

    林旭这时倒是感觉到了口中回甘,充满了葡萄的芬芳诱人香气。略咂了下嘴,觉着这酒倒也不是很难入口,可以勉强喝喝。所以这时听了王乾坤的话,也没有反驳,心想男子汉大丈夫,确实是该学会喝酒。就算他不喜欢,也得会喝,难入口的,就只当是喝药了。再怎么着,这比药的味道还是要好很多。

    他以前没练武时体弱多病,可是喝过中药的,那真是良药苦口,苦不堪言。现在回想起来,都似乎还是满嘴的苦味。

    这般想罢,他便端起手中的酒杯,跟三人遥碰了下,又喝了口。这回再入口,倒是比上一口感觉更好了些。可能真是想起了喝药,心理作用,觉着这酒也不难喝了。而且喝下去后,口中回甘,充满葡萄的香气,倒也还真是不错,芬芳醉人。

    只是第一回正式喝酒,他也不敢喝太多,心想着勉强把已经给他倒下的这杯喝完就作罢。

    放下酒杯,吃了几口菜后,王乾坤忽然举杯向林旭道:“许林,咱们也是不打不相识。不过咱们之间认真说起来,也真没什么深仇大恨,就一点儿小矛盾。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我希望咱们能化解矛盾,成为朋友。我这人是脾气不太好,毛病也多,希望你以后多担待。来,我敬你一杯!”

    既然他心中被沈沉浮那一出而连带地也对林旭生起了招揽之念,那他跟林旭之间的矛盾就必须化解,不然一直是敌对关系的话,那就永远没戏。

    林旭倒还没察觉王乾坤心中也是生起了跟沈沉浮同样的意图,也想招揽他进自家的蓬莱派。见王乾坤这时又来“化敌为友”这招,不禁心头疑惑,不明白这家伙又打什么鬼主意。

    不过他想了下,也是端起酒杯道:“我还是那句话,虽然我不喜欢交朋友,但更不喜欢交仇人。咱们之间的矛盾很好化解,只要你能放下,我没什么的。”

    “好,爽快!”王乾坤笑道:“那以前的事咱们就不提了,所有的不愉快都在酒里,咱们干了!”

    说罢,举杯而饮,并且直接一饮而尽。只是林旭没想到他说干就真的干尽,所以只是仰头喝了一口。等拿下酒杯,才发现王乾坤是一下喝完了,不由为难。他到底是初次喝酒,很难一饮而尽。

    “干了,干了,咱们这是一杯泯恩仇,你不干那就是放不下,还是跟我记仇!”王乾坤喝完后见林旭没喝完,立即有些不满地道。

    林旭见状,不由又是作难。不过看王乾坤这次,似乎很有诚意,不像是上次那般只在苏紫面前假装。要真能化敌为友,他本心里倒也是愿意的,成朋友的话且不多说,至少先不是敌人。毕竟王乾坤也是内力境的修为,而且还是七大派中蓬莱派的弟子,本身家族势力也很大,实力非常雄厚。多这样的一个敌人,并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为难了下,他便点头道:“好,我干了!”说罢,硬着头皮当喝药般把杯中剩下的红酒一饮而尽。

    “好!”王乾坤见状,为他鼓掌喝彩拍了下手,吩咐旁边的服务员道:“来,再倒上!”

    林旭见状,连忙把手捂住杯口,摇头道:“不用了,我一杯就行,真是不习惯喝酒。”

    “不习惯才要锻炼吗,多练练就好了,再来一杯,再来一杯!”王乾坤笑着说罢,直接起身离座,从服务员手中拿过醒酒瓶,走到林旭身旁道:“我亲自给你倒一杯,这个面子你得给吧,不然就还是记恨我。”

    林旭闻言想了下,无奈拿开手,道:“那就再一杯吧,千万别多了!”

    “行,来!”王乾坤倾过醒酒瓶,给林旭重新倒上杯酒。只是本来红酒通常只倒杯子的三分之一,刚才所有人的第一杯都是这个量,但王乾坤这次,却是直接给林旭倒了三分之二,成了大半杯。

    “哎,多了!”林旭见状,连忙叫道。

    王乾坤笑道:“你这就再一杯,应该多陪我们几口吗?大家今天是来交朋友的,应该尽兴。”说罢,拍了拍他肩头,返身回去,给自己也倒了大半杯酒,道:“看,我这还不是一样!”

    再吃喝了几口后,王乾坤提议道:“咱们这么干喝也没意思,是不是行个什么酒令?”

    沈沉浮闻言,笑着接话道:“划拳什么的就算了,我不熟,许林和苏紫估计也不会。咱们既然都是练武之人,那就来个新鲜的。”

    他说罢话,放在桌上的一只手轻抬起食指一敲,桌上之前上菜前放着的一盘干果中,一颗圆形的夏威夷果忽然随之跳起,然后直接跳落到他手指前。落到他手指前后,这果子还不停下,“咕碌碌”地在他手指前不断划着小圆圈滚动。

    指着这颗滚动不休的夏威夷果,他接着道:“我们就以内力驱动这颗夏威夷果互相传递,谁要是接不住,谁就输了,罚酒一口。而且只能以内力驱动,不能用手碰,直接用手碰了,就是犯规,罚酒一杯。另外,桌子就是边界,谁失手把这果子打下了桌,也是罚酒一杯。弄破弄碎的话,也是罚酒一杯。”

    “好!”王乾坤见状,先喝声采,道:“就来这个。”

    林旭听着沈沉浮的提议,也是觉着很有趣,想要试试,便也没异议。苏紫听完,也是双眼精光一闪,虽没说话,但却点了下头,显然也是很感兴趣,想玩玩这游戏。

    以内力驱动这么颗小果子在桌上前行,在场四人全都能做到。虽然是个酒令游戏,但实际上是考验四人各自对内力的精微控制与控制技巧。虽不见刀光火气,拳来脚往,但实际上也是一场互相间的较量。

    见三人都同意,沈沉浮笑道:“那就由我先来,咱们是以一对三,我先传给许林。我们分出胜负后,再是我跟苏姑娘,最后是跟乾坤。我三个对完,再转下一个人这般。这跟划拳的规矩一样,每人都来一轮。但只能双方较量,别人不能干预,谁要是插手了,就罚插手的那个一杯。”

    “好,没问题。”王乾坤立即答应。

    林旭与苏紫闻言,也都点了下头,没异议。

    不过林旭见沈沉浮提议第一个先跟自己,心想这沈沉浮看样子还是要试探他一番。虽没像王乾坤所期望的那样,直接交手打起来,但这种较量,却也更加考验双方的功力。

    以功力修为来论,林旭在四人中是最吃亏的,但这也不是单纯比功力深厚,更多的是在精微控制与技巧。因为那夏威夷果也不是多坚硬的东西,用的内力太大了,很容易把果子直接弄破弄碎,这样也就等于输了。所以虽然他内力修为最弱,但这种较量,还是把他们拉到了一个比较公平的同一位置。沈沉浮这个酒令游戏,倒也设置得很是巧妙。

    沈沉浮说话之际,他手旁的那颗夏威夷果仍在不断的划着小圆圈滚动,没有因为他说话分心,而有半点乱过,且始终不快也不慢,保持着同一速度。所划的圆圈,也是标标准准的正圆,如同拿圆规划下的一般。由此就能看出,他对自身内力的控制,是如何精妙。

    不过沈沉浮这番表现虽是劲敌,但林旭却也不惧,反而有些跃跃欲试,也想跟这位武当派年轻一代最杰出的弟子较量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