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两局连输 绝地反击
    四人所坐的是一张长方形餐桌,王乾坤毕竟是主人,所以坐了宽边处的主位,沈沉浮与林旭、苏紫则分坐在两边。其中沈沉浮坐在王乾坤左手边,林旭和苏紫则在王乾坤右手边。

    刚才沈沉浮与三人放对行酒令的顺序是先林旭,再苏紫,最后王乾坤,倒也是按照着顺时针方向。这时沈沉浮行了一轮结束,便按照刚才的顺序向林旭笑道:“接下来便由许林来,咱们还是按顺时针方向转。”说着话,同时伸手划圈比划了下。

    “好。”林旭闻言也不推辞,点头答应。答应后,他却没像沈沉浮一般,直接以内力从干果盘中激发一颗夏威夷果跳落到手前,而是起身探手,伸手从果盘中拿过一颗。这时还没正式开始,他只是伸手先拿坚果,所以并不算犯规。其他三人见状,也是都没多言。只是看他探手拿,却都觉有些奇怪,按理他完全可以用内力做到,不必这般费事。现在他这么亲自用手拿,不知是为了节省这么点内力,还是想趁着用手拿,弄什么古怪。

    只是三人虽都觉林旭的这举动有些奇怪,并且各自心中也都有些猜测,但互相对视眼后,见没人挑头开口,想了下,便也都互相保持沉默。似乎都存着,想看林旭能弄出什么明堂。而且林旭接下来按顺时针方向,第一个要对的是苏紫。可眼下苏紫既然都没对林旭这有些奇怪的举动发声疑问,王乾坤和沈沉浮也就觉着,暂且不必多事。等林旭与苏紫放对过后,他有没有弄古怪,也就能看出来了。

    拿过颗夏威夷果放到手前,林旭伸手按住桌面,转头向苏紫道:“准备好了吗,我要开始了?”

    “开始吧!”苏紫闻言,跟着抬起只手放在桌上,向林旭点头道。

    林旭见状,没再多言,只是向苏紫点了下头,便内力一发,手前的那颗夏威夷果迅速向苏紫滚了过去。

    眼见滚过两人之间的一半距离后,苏紫也是立即手上一道内力发出,向迅速滚来的坚果拦截迎了上去。

    她也有猜到林旭刚才以手拿坚果,可能是会弄什么古怪,所以这时的拦截,也是以轻柔试探为主。不过这只是第一道拦截内力,随着第一道发出后,她手上又接连三道内力发出,其中第二道与第三道,是分别往坚果的左右兜上拦去,以防其突然转向,而第四道则是跟在第一道后面拦去,以防第一道太过轻柔拦不住。

    第一道内力与坚果一经接触,果然是太过轻柔,没能立即拦下。不过也没像沈沉浮之前的那样,突然转向或是跳起,还是继续向前滚去。但经这第一道内力一拦后,虽没能完全拦下,却也致使坚果的速度慢了下来。

    见得是这种情况,苏紫判断这坚果上应该是没使什么花样或潜藏别的手段。所以她接着又是手上一按,再一道内力跟着发出。

    这时那坚果没突然转向,她所发出的第二道与第三道拦向左右两边的内力,自然是落空变作无用。而随在第一道后面作第二波正面接截的第四道内力,此时还差着一点儿才能接触到坚果。现在她手上第五道内力发出后,却是后发先至,速度极快地追上了第四道内力。

    然后,两道内力混合为一道,一起撞在了坚果上。一撞之下,这颗坚果忽然离桌弹射而起,往林旭那边飞了过去。看其飞去的方向,还是直奔林旭面门。

    林旭见状,也是学刚才沈沉浮一般,丝毫不作阻拦,只是盯着坚果飞来的规迹。

    但苏紫刚才已在沈沉浮那里被耍个心眼儿吃了亏,自然不会再犯第二次这种错,所以这坚果在堪堪要撞到林旭面门前时,便是陡然一停,笔直往下掉落。而掉落的位置,刚好是在桌子边缘。

    林旭其实也判断出了苏紫绝不会犯像刚才第一次的那种错,所以他也没打算要躲,就只是盯着坚果,看其什么时候往桌上落去。这时眼见掉落,立接内力一发,在下面蓄势而接。

    待得这坚果掉落,他不等其在掉落后作顺势的二次弹起,便立即以内力紧紧束住,牵引往桌内,以防在边缘处一不小心就掉下去。这时再掉下去,那可就成了他弄出界,要罚酒一杯。

    将坚果重新牵引回手前后,林旭又是内力一发,将这坚果第二次往苏紫那边发射了过去。这一回仍是速度不慢,不过不同于刚才的直来直去,这次是倾斜一点儿,换了个角度。

    只是换个角度,却是效果不大,苏紫仍是稳稳接住,然后再次往他发射过来。不过这一回,她没再让坚果离桌弹起,也只是自桌面上迅速滚过去。

    林旭见状,内力一发,迎接拦去。只是一经接触,他明明还没使多大力,那坚果就忽然往回倒去,让他不由一愣。

    但方愣神之际,那坚果忽然划个后弧线,速度极快地绕个半圆重新向前绕了回来。这一下速度,比刚才苏紫发射的初速更快,再加上林旭也没料到这变化,却是慢了一步,等再发内力去拦时,没能拦到,让这坚果速度极快地绕到了他手腕处一碰停下。

    掌尖为前,手腕为后,被这坚果绕碰到了手腕处,自然是林旭没能拦下,所以他一见,便很干脆地向苏紫道:“我输了!”说完,就端起酒杯喝口了酒。

    喝了口酒放下杯子,林旭拿起手边的这颗夏威夷果捏破,然后将果仁丢在嘴里。一边嚼着,他起身将果壳丢进桌上的不锈钢小垃圾桶内,并顺便又探手在干果盘内又拿起颗夏威夷果放在手前。

    重新坐下,他转头看向王乾坤,道:“轮到我们了。”

    王乾坤见状一笑,抬起只手放在桌上,点头道:“好,来吧!”

    林旭见他准备好,便是手上内力一发,将手指前的夏威夷果向王乾坤发射滚去。

    他这一下,仍是速度很快地直来直去。

    看了之前林旭与苏紫的较量,王乾坤见林旭对上他仍是这般来势,也不多疑其它,内力一发,便迎上拦去。

    一经迎上,果然发现也是没什么花样,同样让他稳稳拦下。然后再内力一发,迅速向林旭那边还射回去。

    他这一下,也是同样直来直去,似乎没什么花样,不过坚果上所附带的力量却是颇大,林旭直拦了两下,方才完全拦下。然后再次发射,仍是如第一下般直来直去,所不同的也是稍换个角度。看样子,似乎他就不懂玩儿什么别的花样儿,只会这般直来直去。

    与王乾坤再耍了个来回,到第三次还回去时,王乾坤以他蓬莱派八仙拳里的一招“张果老垂云钓鲸”为引,钓着那颗坚果耍个花样,也是同样赢了林旭。

    昨晚王乾坤与林旭拳来脚往真打那一场都没能赢了林旭,还反吃了点儿小亏,不想现在却是赢了林旭一把,让王乾坤不禁大为高兴,觉得扬眉吐气。高兴之余,他还陪林旭喝了一口,心里先前对林旭存下的恶感也更是消去不少。

    不过林旭又输一场,面上却是多少有些无奈。应付过王乾坤后,他照样把这颗跟王乾坤用过的夏威夷果捏破吃掉果仁,然后在丢掉果壳时顺手在干果盘里又探手拿过一颗新的夏威夷果。

    将这颗果子放到手前,他转头看向沈沉浮道:“又轮到我们了,请!”

    “请!”沈沉浮向他微微一笑,抬手作个手势,然后顺手把这只手放到桌上。

    林旭闻言也不再多说,照样内力一发,手指前的夏威夷果迅速向沈沉浮滚了过去。他的这次发射,看起来仍是如前一般直来直去,而且速度也是跟之前的一样差不多。

    只是沈沉浮却觉着,林旭再不济,应该也不至于只会这么简单的直来直去,最多再有点儿角度变化。林旭连对苏紫与王乾坤都是这般招数,并且接连两场都输,不知是不是对他故意示弱,以麻痹他,好在这最后一局时来个绝地反击。

    所以,虽说他“看”透了林旭之前两场的路数,但现在这场他仍是不敢轻视,存着小心。何况他的为人秉性,一向都是小心无大错,以稳重为主。对任何对手,他都不会心存轻视。

    眼见那夏威夷果迅速滚过一半距离后,他立即手上一道内力发出迎了上去。不过他这道内力,却并不是直接对冲地拦撞,而是带着牵引之力,务求接触之后,先行控制,以免其中潜藏别的手段。

    只是不想,他内力一触,还没来得及多做什么,忽然那夏威夷果就“啪”地一声轻响,果壳裂为两半,中间的白色果仁滚了出来。见得这般,以他的心境,也是不由面上一愣,完全没料到会有这变化。

    同样的,旁边的苏紫与王乾坤也是没料到,跟着一愣。不过一愣之后,王乾坤便立即指着沈沉浮道:“哈,沈师兄,你弄破了,犯规,罚酒一杯!”

    沈沉浮闻言,立即回过神来,然后看着林旭向他竖起个大姆指,无奈苦笑摇头道:“好手段,好算计,佩服,我输的心服口服!”

    林旭笑道:“运气,可能是这颗不够结实。”

    “不结实那也是你小子弄不结实的,还装什么装?”经沈沉浮一说,王乾坤也是立即回味过来,原来林旭之前的表现都是故意装的,就是为了示弱麻痹沈沉浮,然后完成最后的这一手。

    他为什么不用内力激发夏威夷果落到他手前,而是特意用手拿。就是方便用手拿,好在上面使手段。只是他第一次就使,很容晚被识破,后面绝不会再有机会。所以他前两次都表现正常,让人忽略了他这一点,却是放在最后一局使。看样子,他一开始就把目标定在了沈沉浮身上,就是为了赢这最后一把。而且一赢就赢个大的,直接让沈沉浮喝一杯。这样看来,他前两局都只输一口,也算是很值了。

    想明白林旭是故意示弱,王乾坤也意识到刚才他赢林旭的那场,也不算是真以实力赢过了。不过林旭能成功设计了沈沉浮一把,却也让他很是高兴。刚才沈沉浮那一轮连赢三局,最后轻松赢他也是占了有几分设计他,让他心中也是有些不爽的。

    而且与沈沉浮比,他是处处不如,还从小到大都是如此,不知在沈沉浮面前吃过多少憋屈了。虽然谈不上有什么仇恨,但心里积怨还是多少有点儿的,现在难得见沈沉浮也被人设计吃了次亏,实是让他心中大爽特爽,比刚才自己赢了林旭还高兴。所以,意识到刚才那局他并不是真胜了林旭,他也是没什么不高兴,反而还觉得林旭替他向沈沉浮出了口气,接下来便话音一转地向林旭竖起大姆指道:“不过,干得漂亮!”

    不说王乾坤,就连苏紫也是觉着林旭替她出了口气,看着沈沉浮认输的样子,心里很是痛快。她刚才跟沈沉浮放对的那一局,可是完全被沈沉浮耍心眼利用规则赢过去的,心里头才更是气不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