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有心算无备 醉后离场
    沈沉浮摇头无奈笑笑,举起面前的酒杯向三人示意了下,仰头饮尽了杯中剩余的红酒。

    等他喝完放下酒杯后,不需多言,旁边服侍的服务员便立即拿过醒酒瓶,为他重新添上一杯。

    派来专门为王乾坤这位集团大少爷服务的几名服务员,自然都是经过非常专业的培训。所以眼下席上四人所行的这特殊酒令虽然完全超出了她们理解范围与认知范畴,让她们个个心中都是惊讶不已,难以理解四人到底是如何不用手就能做到随意控制那夏威夷果的;但她们对此也就是瞧在眼中,最多止于表达在脸上,显出情绪,却绝不会未经吩咐就多言半字,以免打扰到客人,更不会为此而去插口疑问。

    理解不了就理解不了,但绝不能多问,事后也可以互相讨论,但绝不能传播于外,散布到更广大的范围去。

    林旭面对王乾坤最后话音一转的称赞,也只是笑笑,没有多言。虽然三人都明白必然是他在那枚夏威夷果上做了手脚,才导致沈沉浮的失败犯规,但他口头上却是并不直言承认。有时候,有些话,有些事,大家心理明白就好,不必非亮明说出来。

    林旭所做的手脚,说来也简单,就是在那枚夏威夷果上,暗中略使了招《妙手十三式》里的“蜻蜓点水”。这一招,把爆发潜伏的时间控制的越长则越难,而控制短的话,倒是相对简单一些。

    不过就算简单,以他目前的修为,也还做不到内力外放,隔空施展。虽然他通过桌子也可以传递内力,间接向夏威夷果施展,但他对此并没有太过准确的把握。万一还没过一半距离就在自己这边破了,那可就成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所以要想做到准确无误,还是需要直接用手接触才更有把握。而他之前把那几颗用过的夏威夷果都捏破吃掉果仁,除了是本着不浪费顺手而为外,也是同样在借此试探果壳的具体承受力度,这样才能做到更有把握,万无一失。

    就像他当初练这招时,也是捉过不少野兔、麻雀之类的小动物进行练习,在其身上反复实践。而具体到针对人,他第一个试手对象,就是滨城的那个郑文辉。也正是因为在郑文辉身上试验成功,他才对这招更加有信心与把握,在第二次出手,也就是前天晚上在晋阳对杜宾施展时,他就知道自己出过手后杜宾已是必死无疑,根本都不需要再留下来等几天确认了。

    通过几次的亲自用手接触,并捏破果壳试探承受力度后,林旭在等到最后对上沈沉浮时,已是对此有了绝对的把握。他刚才施展的力量,控制得是刚刚好,刚好够承受了一招“蜻蜓点水”后滚过到沈沉浮那边。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再对这颗夏威夷果多加任何多一分的外力,都会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果壳破掉。所以,即便沈沉浮用再轻微的力量,也是照样会使果壳破掉。

    林旭等到最后才对沈沉浮施展这招,确实有一部分是用计,在前面示弱麻痹沈沉浮。但同时,他也是借着前两次在反复试探一个最合适的力度,这才能做到在最后一次有着绝对制胜的把握。

    沈沉浮认罚喝完酒后,林旭也就完成了他这一轮的酒令,接下来按顺序便轮到了苏紫。

    苏紫的这一轮,却是也做到了三局三胜,完成了一轮通杀。以修为功力来论,她的实力在四人中本来就只略次于沈沉浮。所以她要胜林旭和王乾坤并不难,即便林旭在控制技巧上更有些巧思,刚才那一轮中的对局是故意示弱才败给了她,但真的放对,在这种功力与控制技巧较量上,他还是差了苏紫一些。毕竟修为年限也是在那里放着,有时候时间确实代表更丰富的经验。

    而这一轮苏紫胜沈沉浮那一局,也是专门做了针对性的设计,以有心算无备,终还是让她胜了一局。这个酒令游戏中,先出手的那个还是相对能够占据些主动。就像林旭对沈沉浮,他跟沈沉浮的功力差距更大,可有心算无备下,还是让沈沉浮在他手里折戟吃了个亏。

    不过,也就这一次了。之后沈沉浮对他有了更多的防备,他也就再没有这样的机会,在后面的几次对局中,无一例外都是败给了沈沉浮。而有了之前的前车之鉴,在之后又轮到他行酒令时,其他三人也都不准他再用手直接接触夏威夷果,以防他再使这种作弊似的手段。

    其实在这之后,每人也就再各行了三轮,也就结束了这场酒令游戏。因为到这时,那两瓶红酒已是倒完,而且林旭这时也有些喝多了,在他有些醉熏熏的情况下,也玩不了这游戏了。

    四人之中,不但论修为他功力最差,酒量也是属他最差。因为毕竟他年纪最小,而且之前根本就没多接触过酒,有也只是浅尝辄止。没经历过,又哪儿来的酒量。

    而且红酒这种酒,别看度数不高,但是后劲却很大。尤其王乾坤挑的还是两瓶好酒,相比普通的红酒,劲也就更大些。林旭以前没喝过,也就没什么防备,等后面察觉时,已然是酒劲上头有些头重脚轻地晕晕然了。

    本来他说好的是喝完王乾坤给他添的这杯后就绝不再喝了,但王乾坤在劝酒上却着实是把好手,说什么白得了他一百多万,怎么也得再来一杯,给他这个面子。林旭却不过,也就只有再加了一杯。而这一杯,还是给他倒了大半杯。等到这杯喝过一半时,他就已经有些酒劲上头了。

    酒令游戏中,王乾坤是输的最多的。沈沉浮则是最后的赢家,赢的最多。但王乾坤虽输的最多,可在四人中,他酒令却最好,所以最好反把赢的比他多的林旭给喝趴下了。王乾坤武场上没能打过林旭,酒桌上却是灌趴下了林旭,倒也有赢了林旭的痛快感,看着林旭醉倒后,很是高兴地哈哈大笑。

    今晚的这顿酒宴,到最后也算是尽欢而散,只是林旭有些醉熏熏地稍微不醒人事,最后还是被王乾坤扶着离开的。

    本来苏紫与林旭住同一酒店,而且还是住同一层的斜对门,她也没喝多,很清醒,由她送林旭回去,是再为顺路不过的。但王乾坤却不想让苏紫去扶林旭,所以主动请缨,由他陪着一起送林旭回去。

    见王乾坤非要如此,苏紫也不坚持,就由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