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怎么认识的
    王乾坤今晚正式设宴的时间是晚八点整,不过因为宴请的沈沉浮、林旭、苏紫三人都是提前到来,所以也相应提前了一点儿开始。 到最后宴会结束时,是到了晚十点多快接近十一点,间差不多经历了近三个小时。

    而等王乾坤把林旭和苏紫送回君悦酒店,再帮忙把林旭扶十一楼后,便已是过了晚十一点。

    只是到了十一楼后,等电梯门一开,王乾坤往外一望,便是不由面一讶,因为他这时正见到林旭的1104房门外,正有一个人等在那里。而且这人他还认识,正是昨天晚在工地后来插手搅了他跟林旭那一场打斗的那个顶楼西餐厅谈钢琴的那女的。

    据她说,她是林旭的朋友,只是他还不知道这女的叫什么。昨晚在工地时,本来他问过后这女的要说名字,但还没说出口被林旭打断了。后来回酒店他没等到林旭时,还曾想过查下这女的,从其身找点儿相关线索。但后来没多久,林旭回来,他也作罢了。

    “咦,许林门口那个,好像是昨天晚顶楼西餐厅谈钢琴的那个女孩儿吧?她在这儿做什么?”

    苏紫的记忆力同样很好,虽然昨天晚在餐厅她并没对当时正在谈钢琴的夏柔有多作留意过,只算得是一面之缘。但她只是稍微仔细瞧了两眼,立即认出来了是夏柔。只是认出后,她也更是怪与惊讶,不明白这女孩儿怎么会在林旭门外。

    “这女孩儿是许林的朋友啊,你不知道?”王乾坤闻言,转头向苏紫道。

    “他们是朋友?你怎么知道的?”苏紫转头问王乾坤,同时心里又忍不住生起了句她午对林旭所致问过的疑问,“怎么你朋友全是女的?”而且这小子明明不是首都人,但在首都的朋友除了卫青衣,竟然还有别的,并且也是个女的,且同样是个姿色不错的漂亮女生。跟卫青衣所不同的,也是年纪大点儿,看起来应该有二十岁了。

    “不会也是这小子交的什么笔友吧?”瞧了眼被王乾坤扶着的一脸醉态、意识昏沉的林旭,苏紫忍不住心里又嘀咕了句。同时想到这个猜测,本来对林旭所生出的好感,又立即转化为了恶感。心想这小子要真敢脚踏两只船,玩弄女孩子感情,她一定不会放过他。

    两人边说着话,已是走出了电梯。而这时那边的夏柔听到电梯响声后,也是立即转头瞧过来,看是不是林旭回来。

    昨天晚注意到林旭后来又返回酒店,并在酒店门口跟王乾坤碰时,夏柔躲在一旁发现,也是已意识到林旭应该是住在她班的这家君悦酒店。后来在跟林旭一起离开工地时,她也在出租车向林旭求证确认了,他确实是住在君悦酒店。不过林旭当时并没跟她说具体的房间号,她是后来晚又来班弹钢琴,拜托了酒店里的一个朋友帮忙查的。好在林旭登记用的,是告诉她的那个化名许林,所以一查查到了。

    她对林旭的情况还是有些担心,毕竟是得罪了王乾坤那么个有钱有势的公子哥儿。所以等到晚班,她请人帮忙查到林旭的房间号后,想顺便问候一下,看看林旭怎么样了。只是没想到,她赶在班前去找林旭,却是敲了半天门没反应。猜到应该是不在,也只能暂且作罢,然后等到下班后,又再来找林旭。这么晚,她估计林旭也应该要回来睡觉了。可没曾想,下了班敲门,也是半天没反应。正寻摸着等十几二十分钟看林旭会不会回来时,听见电梯门响,转头一瞧,果然瞧见了林旭。只是除了林旭,王乾坤和苏紫也在,而且林旭看去像是昏迷不醒被王乾坤扶着。当下便是不由一惊,然后连忙快步赶过来。

    王乾坤趁着夏柔还没过来,快口简短地向苏紫解释道:“昨天晚我跟许林打了一场的那事没跟你细说过,其实这女孩儿后来也去了。我们没打完,也是被她给搅和打乱的。许林当时一听她说报警了,不打了。我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发现跟去的,可能是昨晚在酒店门口被她瞧见的吧!”

    “她昨晚也去了?”旁边苏紫闻言,又是不由讶然道。

    不过她这句话,王乾坤已来不及再接言,因为这时夏柔也迎面赶了过来,还隔着五、六步远,她立即担心地向两人大声问道:“你们把许林怎么了?”

    毕竟以她昨晚所见,林旭和王乾坤可还是十分不和的,两人当时是拳脚相向,大打出手。所以这时一见林旭像是昏迷不醒地被王乾坤扶着,她立即先想到了不好的地方。不过等再走近两步,她便立即闻到三人身都有股酒味传来,不由又是讶然道:“你们去喝酒了?他这是喝醉了吗?”

    “他当然是喝醉了。”王乾坤含笑向夏柔回了句,又立即接道:“你别担心,我们现在已经是化敌为友,以前的恩怨在酒桌都过去了,这喝的是场讲合酒。只是他酒量太差,没几杯醉了。”

    “他才多大,成年都没有,当然没酒量了!”夏柔闻言,不由先埋怨了句,然后才有些不太相信地看着王乾坤道:“你们真的化敌为友,成朋友了?”

    王乾坤道:“那当然,不然我们怎么会喝的这么尽兴,我还把他送回来。”说罢,又扬下巴一指苏紫,道:“你不相信我,也该相信她吧,她又没跟许林动过手。”

    事实,苏紫跟放林旭也算动过手。虽没真正开始,也是较量过一场。但夏柔没瞧见,不知道,可以跟她说没有。

    果然夏柔瞧了眼苏紫,倒也是对苏紫更有些信服。

    苏紫见状,便也向夏柔点头道:“他说的没错,他们确实化解恩怨了。虽然朋友应该还算不,但至少不是敌人了。”

    她有注意到夏柔刚才喊林旭的名字也是“许林”,心想这女孩儿也只是知道林旭的假名,并不知道林旭的真名,应该不算是关系特别好的朋友。这般想罢,她便顺口问道:“你跟许林是朋友吗?你们怎么认识的?”

    夏柔闻言笑道:“算是朋友吧,是他不太把我当朋友。我们说实话,也确实认识不久,面都没见过几次。我们是在飞机认识的,当时他帮过我忙,所以我很感激他,把他当朋友。昨天晚在餐厅,我们其实是第二次见面,我也是昨晚才知道他名字。”

    王乾坤闻言,不由惊讶地瞧着夏柔道:“才认识,你昨晚那么冒险帮他?”

    夏柔道:“他帮过我,我当然也要帮他,一报还一报吗!是我不知道他那么厉害,其实不需要我帮。也幸好你们化敌为友了,不然我还挺担心的呢!”

    旁边苏紫听了林旭与夏柔的相识经过,也是放了心,心想他们俩果然是不熟。这女孩儿这么关心林旭,也只是为了报恩,并没别的什么心思在内。

    三人说着话,已是走到了林旭房间门口,王乾坤从林旭口袋里找出房卡开了门,把林旭扶到床躺下。

    好在林旭喝醉后只是意识昏沉,有些不省人事地昏睡,却是不耍什么酒疯,连句醉话也不多说,酒品相当好。

    “这小子酒量不怎么样,酒品倒是不错,不说醉话,不耍酒疯,只是睡觉,挺好!”王乾坤扶林旭躺下后,呼了口气说道。说完,他自己到饮水机旁接了杯水一口气喝尽,然后向苏紫与夏柔道:“既然他不闹腾,那咱们也不用留人在旁边陪着了,让他睡觉休息行。”

    “真的没事吗?”夏柔看了眼床躺着的林旭,有些不确定,“要不我留下照顾他吧!”

    苏紫闻言,接话道:“不用,要留也是我留,我住对面,很近。这么晚了,你还是回家吧!”说罢,转头向王乾坤道:“王乾坤,你有车,送送她。”说完,又向夏柔问:“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哦,我叫夏柔,夏天的夏,柔软的柔。”夏柔连忙回道。

    苏紫闻言点了下头,也向夏柔通报两人姓名道:“我叫苏紫,这是王乾坤。”

    “你们好!”夏柔向两人礼貌点了下头,看向苏紫问道:“你真住对面?”

    “当然,我骗你干吗?”苏紫道了句,向两人招手道:“走吧,我们先出去,我一会儿再过来看下他,没事让他继续睡。”

    说完,她探手拿了床头柜林旭的房卡,然后招呼两人出门。出门后,她先掏出自己房卡,走过去打开斜对面自己的房门,向夏柔示意道:“看!”

    夏柔见状,向她抱歉笑了下。既然苏紫确实住对面,那确实她更方便照顾林旭,她也不在坚持留下了。

    不过王乾坤却是向苏紫道:“要不我留下吧,你毕竟是女孩子,不方便。”说轻转向夏柔道:“这位夏小姐,我让司机送她也一样。”

    苏紫站在自己门口道:“有什么不方便的,我又不是要留他房里照顾他?不是你说的,让他睡行,不用多管吗?我也一会儿过来看下,没问题让他继续睡,挺简单的。”

    王乾坤被说得有些无言以对,而且苏紫还是拿他说过的话来反驳他,确实不容多辨。不过他随即转头想了下,也确实没什么。以苏紫的本事,别说林旭现在醉得不省人事,是完全清醒着,也不能拿苏紫怎么样。

    这么一想后,他也点头道:“那行吧!”说完向夏柔道:“夏小姐,请,我送你回去!”

    “不用麻烦了,我自己打个车行。”夏柔客气了句。

    “不麻烦,我车挺方便的。”王乾坤含笑坚持。苏紫交待的事,他哪能不办,何况送下夏柔,也真不算什么事。而且送个漂亮姑娘,某方面来说,也算是份美差。

    夏柔闻言,低头瞧了下自己脚尖,也顺势答应道:“那麻烦你了!”

    其实能跟自己心目的白马王子,单独近距离相处,她是非常愿意的,只是她不想自己想法流露出来,更不想被人看破。林旭的事不用担心后,她立即想回到了自己。现在林旭和王乾坤化敌为友,她也不用因为再支持林旭,而站在王乾坤的对立面了,她心里对这个结果也是挺满意的。

    “麻烦你照顾许林了!”夏柔说完,又立即转头再向苏紫道了句。

    “顺手的事,不麻烦。再说,许林也是我朋友。”苏紫回道。

    接下来,三人没再多说,互相道别后,王乾坤与夏柔乘电梯下楼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