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确认得手 再补十万
    林旭睁眼醒来,恢复意识的时候,望了眼窗外,但见外面天光已亮。随即转眼一瞧,便发现是在自己的酒店房间内。接着仔细回忆昨晚,便大概回忆了起来。

    其实他昨晚虽喝醉,但也并不是意识全无,还是有些朦朦胧胧的记忆,知道是苏紫和王乾坤送自己回的酒店,而且昨晚好像那个夏柔也有来过。只是究竟来没来,又有些记不太清了,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在做梦。

    酒醉之后,到底还是有些记忆混淆,不太真切。不过这也是幸亏他练武后身体素质好,还能保留些意只,记得一些。普通人的话,怕是会彻底断片了。

    基于身体素质好,他现在酒醒后,也是没什么宿醉的不适感,只是头还稍微有些昏沉。撑床坐起靠在床头后,他拿起床头柜上刚才转头时发现的一瓶矿泉水打开,一口气灌了半瓶。

    微凉的水下肚后,刺激得精神为之一振,让他意识更清醒了些。摇了摇头,他自语叹道:“酒可真不是好东西,以后绝不能再喝醉了。不,还是要尽量不喝,本来这东西也就没什么好喝的。”

    其实昨天晚上发现酒劲上头,开始有些头晕昏沉时,他也还曾想过,是不是能学小说上写的,可以用内力化解酒劲。只是书上写来是一回事,到底应该怎么做他却不太清楚,尤其当时没注意,已是酒劲上头,而头部的经脉他现在可还没练到,也不敢乱来。

    头部里面可是最脆弱的,一不小心,那就有送命之危,尤其还是当时已经有些醉的情况下,精神注意力都无法集中,也是不敢乱来,所以最后也就作罢,任昏沉下去地醉了一场。

    意识又再清醒些后,他又仔细回醒昨晚喝醉后的一些细节,希望能全想起来。正想着间,忽然房门外“嘀”地一声房卡开门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便是锁簧声响起,然后是门把手被人拉动,一人从外面推门走了进来。

    林旭一听房门响动,立即回过了神来,然后定睛一瞧,就见从外面开门推门而进的正是苏紫。就是苏紫什么时候拿了他的房卡,他却是想不起来不知道。

    “醒了啊!”苏紫推门而进后,见林旭已经醒来靠坐在床头,向他淡然一笑道,“感觉怎么样?”

    “还好。”林旭点了下头,“谢谢你们昨晚送我回来。”

    “应该的。”苏紫反手关上房门,走过来道:“对了,昨晚我们送你回来时,有个叫夏柔的女孩儿找你,她说是你朋友。”

    “哦!”林旭闻言微讶道:“原来她真来过啊!我模模糊糊好像也有些记得,就是记不清了。”

    “没想到你朋友还挺多,在首都认识的也不止青衣一个。”苏紫说着话,把他的房卡放在旁边床头柜上,并向他抬手点了点。

    林旭看见后,点头表示知道,然后接道:“我朋友其实不多,就是刚好被你全撞见了。不过我家乡也有两个朋友在首都上学,但现在还没到开学时间,还在家里没来。”

    苏紫点了下头,转过话题道:“既然你醒了,那我请你吃早饭。”

    说罢,她拿起床头柜上的电话打给前台,让送两份早餐过来,并在电话里特别提醒,把餐费记在她房间上。

    林旭闻言,也没客气,昨天才说好的,他接下来在首都停留这几天的一日三餐,苏紫可是全都包了。不过等苏紫打完电话后,他想了下,说道:“早餐还是送你房里吧,我洗个澡换身衣服再去找你,身上可还是一身酒味儿。”

    苏紫闻言,便点头道:“好,那我就先回去了。”

    说罢,也不多留,转身便走了。反正他们房间是对门,待会儿服务员送早餐过来的话,她只需要开门叫下就行。

    目送苏紫出门后,林旭便起身下床,到卫生间去冼澡,并顺便解个手。洗澡的过程中,他听到自己房门有被敲醒,估计是送早餐的,不过只敲了几下就没再敲,应该是被苏紫听见叫过去了。

    洗完澡后,他感觉意识是完全清醒了,头也没那么昏沉了。出来重新换过身衣服后,他便拿了房卡开门出去,敲醒了对面苏紫房门。

    等苏紫开门后,果然是说刚才是送早餐的。进去一瞧,就见几样早餐已是摆在她房间的茶几上。

    林旭也没多作客气,当下坐在沙发上后,就与苏紫一起开吃。

    吃完早饭,他也没多留,转身便回了自己房间。回到房间后,他打电话先叫了客房服务,让前台派人来拿他几件换下的衣服去干洗。

    等着人来之际,他想想今天已是到了首都的第三天,同时也已经是离开晋阳的第三天,估计杜宾中了他那招“蜻蜓点水”,应该是已经爆发身亡。而杜宾父亲那里他所搜集送到反贪局的材料,有没有问题,估计也应该已经发酵,便打开房间里的电脑,打算上网浏览下晋阳当地的几个网站与论坛,看上面有没有提起这两桩事报道的。

    毕竟杜宾父亲身为当地市教育局的局长,大小也算个人物,可不是无名之辈。这种人以及他家里人出事,当地的报纸、网络等媒体,应该都会有相关的报道。

    果然,他上网仔细搜索浏览一番后,就在晋阳当地的网站上发现了这两件事的相关报道。而且杜宾的死,以及其父亲贪污受贿问题的出事,还都是昨天一起发生的,也就是他当晚做了那些事的两天后。

    对于杜宾的死,他是确认一定会发生的,因为杜宾中了他那招“蜻蜓点水”,就一定必死无疑。只是他没想到,杜宾的死竟也是跟那个郑文辉一样提前了。本来他对杜宾计划的也是三天后,没想到这回也是又提前了一天。

    仔细想想,他估计这个杜宾的问题应该是跟郑文辉一样。毕竟这家伙也是个好色之徒,这两天里,怕是也没少做跟郑文辉一样的床上剧烈运动,早死也是自找的。

    至于杜宾父亲的事也是两天后才曝出,应该是这中间一天的时间反贪局做了调查取证,确认林旭搜集发过去的那些证据是真实有效,不是捏造构陷的。

    “咚咚咚……”

    林旭正在浏览这些相关事件的网页时,忽然房门被敲响。他估计应该是客房服务派人来收脏衣服的,便起身去开去。

    打开门后,果然正是。当下让进门,让这服务员收了脏衣服后,他做下登记,便送其离去。

    送走这服务员,林旭又坐回电脑桌前,然后再又翻看了几篇相关报道后,便关闭网页,接着关闭电脑。

    等着电脑关闭,他靠坐在电脑椅上暗道:“两天,早了点儿,不知道杜宾分两次打给关落雨的那二十万有没有打过去。那十万,第二天没出事,他们应该是打了。可第三天他们父子俩就先后出事,不知道后来这十万有没有打?”

    斟酌片刻想了想,他决定,不管杜宾有没有打后来的那十万,他都再给关落雨补上十万。没打,就当是他帮补的。打了,那就当是他多送给她们姐妹俩的。反正她们出门在外,正是需要用钱的时候。

    这般想罢决定好后,他便拿了钱包、房卡等随身物品出门。然后出了酒店,招手拦了辆出租车,让司机带其到附近一家关落雨所开户的那个银行网点。

    至于关落雨的银行帐号,当时关落雨写的时候他就在旁边,却是还记得清楚。

    也幸好他来首都后,白得了王乾坤的那一百五十万,不然他随身的现金里,还真不够十万,而他之前办的那张银行卡里,也并没有存够十万。不然的话,现在要想弄十万,他还得想点儿办法再作一票。现在刚好有,倒也省了事。

    办完这件事后,他出了银行,想起要给卫青衣买部手机的事,便顺便到附近一家手机店挑了一部。之后,再又顺便办了张手机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