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一根头绳引起的剧变
    ,精彩无弹窗免费!

    自那晚醉酒过后,夏柔第二天也又再次找过林旭。也就是前天晚上,二十三号的那天。

    只是当时刚入夜那会儿,林旭因为下午跟苏紫去游览故宫,晚饭也是顺便在外面吃的,所以夏柔赶上班前去找林旭时,又是没人,只能又等到下班后再找。

    林旭喝醉酒的那晚,夏柔去找他,一来是担心他情况怎么样去看他,二来也是去专门登门感谢他。毕竟前一天晚上,林旭可是给她安排在四星级酒店住了一晚,并且还送了她一身衣服,尽管那身衣服只是让一名服务员代买的,林旭连看都没看过一眼。

    一晚的四星级酒店住宿,再加上酒店商场里买的那身衣服,加起来可是价值不菲。本来她那晚跟上去是打算帮林旭的,结果不但没帮到林旭,反而让林旭为她破费了。她对此是既感激又内疚,本来她是想把这两样按价如数还给林旭的,只是可惜她手头实在不宽裕。她家里也不是多富贵的人家,支持她来首都上学,也算是到极限了,所以她在首都也是勤工俭学,给自己帮补一点儿。

    除了晚上在君悦酒店顶楼西餐厅弹钢琴外,她白天还有份教孩子学钢琴的家教工作。为了打工赚钱,这个暑假她也是没在家待几天。

    目前没能力还钱,她只能是诚心感谢,并且加上上一次在飞机上林旭帮过她的事,她打算请林旭吃顿饭做为答谢与回报。但可惜那晚林旭回来已是醉得不省人事,她只能不了了之。

    第二天又去,还是没赶在上班前找到林旭,只能再等到下班后。但那时已到深夜十一点多,她本是想跟林旭约好请明天的午饭。可林旭已跟苏紫约好了第二天去游长城,中午也没打算回来。夏柔诚心要请,他实在推拒不过,干脆就让她请了当晚的宵夜,当时苏紫听到他这边动静,开门看了眼,他还顺便拉上了苏紫一起。

    让夏柔请过了这顿饭后,终于是让她心安了些,她也是在宵夜上问了林旭什么时候离开首都的事,才知道的他打算二十六号走,所以今天晚上上班前,她又提前来找林旭,跟他道别。

    王乾坤来找苏紫,是打算请苏紫吃晚饭的。但这时知道了林旭明天要走的事,他便临时更改计划,决定拉上林旭一起,当作给林旭的践行宴。而夏柔这时也在,他也就顺便叫上夏柔一起。

    不过夏柔闻言,却是摇头道:“我就不去了,我还要上班,八点就轮到我了。”

    她在君悦酒店顶楼西餐厅弹钢琴的工作,是跟另一个女孩一起,轮流交替的。毕竟坚持几个小时不间断的弹钢琴,也是件挺累的事,不可能连续坚持一整晚都不休息。所以她们是两人轮换,通常每人两小时,其中一个弹时,另一个便可以休息。这个工作,跟她白天的家教工作一样,都是按时计费。

    顶楼西餐厅的晚饭,一般是晚上六点开始,另一个女孩弹六点到八点的。而她是八点开始,弹到十一点结束,多一个小时。因为通常过了十一点就基本没什么客人了,而且下面那层的住客到这个点儿也基本都要休息,为免钢琴声可能打扰,所以弹钢琴是到十一点结束。

    既然只多一个小时,她就跟另一个女孩及餐厅经理商量了,由她多坚持一小时。既是顺便的事,也是为了多拿这一小时的工资。另一个女孩对此没什么意见,因为她白天也弹,所以不太在乎这一小时。让给夏柔,她还能提前回家,也算是两全齐美。

    王乾坤闻言,向夏柔道:“正好,我今晚本来就是打算在顶楼餐厅请苏紫的,这回已经提前把场地包下了。到时候我就跟经理说,不需要钢琴伴奏,让你不用弹了,钱还照给。要不,就干脆我把你今晚的工资出了,不耽误你挣钱。”

    “不,不,不用。”夏柔连忙摇手拒绝,顿了下,她道:“如果经理能同意的话,我就答应。”

    王乾坤自信笑道:“我跟他说,他肯定同意。”说罢,看了眼林旭与苏紫两人,道:“行了,咱们走吧!”

    林旭与苏紫对此也没什么异议,当下便各自准备回房收拾随身东西。只是苏紫刚一转身,王乾坤却是忽然面色一变地叫道:“等下。”

    “怎么,还有事?”苏紫转身疑惑地看向王乾坤。

    林旭闻声,也是跟着又转了身,同样疑惑地看向王乾坤。包括旁边的夏柔,也是对王乾坤这突然的一声有些不解。

    “你头上绑的发圈,不是许林送你的那个吗?”王乾坤移步站到苏紫的斜侧面,伸手指着苏紫头上绑发的发圈质问,“你没还他?”

    发圈就是头绳,这东西有多种称呼,只是个人叫法习惯不一样。刚才苏紫是正面向着王乾坤,所以他没留意到,但则才苏紫要回房时一转过身,他却是注意到了。

    林旭听王乾坤一说,偏过头瞧去,也是才注意到苏紫这时束发绑马尾的头绳,正是他所送的那个。上面那个装饰的紫晶小蝴蝶上,他还特地请人镶了两颗小钻。苏紫也正是因为他送的这东西贵,不想欠他的,所以才坚持要在他停留首都的这几天,每日三餐都要请他。

    倒是他这几天都并没发现苏紫有用过他送的这根头绳,就像他也一直没穿苏紫为赔偿送给他的那件衬衫。但今晚不知什么原因,苏紫却是忽然用上了。

    旁边夏柔听到王乾坤的话,也是不禁露出一副惊讶表情,在林旭与苏紫身上来回看了看,弄不明白这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了。若说只是普通朋友的话,怎么林旭又送苏紫这么件女孩子首饰类的东西,而苏紫不但收下了,还用上了。

    男性与女性之间,不是男女朋友的话,送些项链、戒指、耳坠之类首饰类的东西,都是不合适的,容易被生误会。头绳这东西,也算是这类范围内,都是贴身配戴的。

    “嗯,是。我后来想了下,又没还,怎么了?”苏紫面色丝毫没变地很镇静回答,一副王乾坤太过大惊小怪的样子。

    “不是,我送你的东西你不收,怎么他送你的你就收了?”王乾坤气愤之下,也顾不得维持跟林旭的友好关系了,说话间,伸手直指向林旭鼻头,“你还说什么不收贵重的礼物,他送贵重的就行了?你去珠宝店鉴定过没,上面那两颗钻是不是真的?我敢保证,绝对是真的,我绝不会看走眼。”

    夏柔本来听王乾坤说一根头绳是贵重的礼物还奇怪,但一听到后面又是不禁惊讶地瞪大了眼。林旭这小子可还真舍得,一根头绳上,还弄两颗真钻。林旭送给苏紫这么贵重的礼物,她越发觉得这两人关系不同寻常了。

    “嗯,我去问过了,是真的。”苏紫仍是很镇静地点头回答,“但是,我就是想收了,又怎么了?我收不收礼物,想收谁的,不想收谁的,用得着跟你说?”

    “不是,你,我,他……”王乾坤伸手来回指了指,气得都不知该说什么了,最后他又指向林旭,问道:“你不会是喜欢这小子吧?”

    “是又怎么样?也跟你无关。”苏紫仍是面不改色地道。

    林旭闻言,不由举手掩面,满是无奈。他知道苏紫这话绝不是真话,只是顺着王乾坤的话故意这么说,就是要给王乾坤难堪。真喜欢一个人,也绝不会这么面无表情地随口就说出来,像说“吃过了吗”这么平常简单。只是苏紫这话头指谁不好,偏偏指向他,不是给他找麻烦吗?

    所以,他举手掩面了下后,立即便向苏紫道:“你别信口胡说,咱们俩可一点边儿也没有。”

    “有没有,我自己心里清楚。”苏紫淡然回道。

    “不是,阿紫,你还真喜欢这小子啊?你怎么能瞧上他呢?”王乾坤听苏紫这么说,却是更加惊惶无措地道。他惶急心乱之下,也顾不得苏紫一再提醒过他的不准他叫“阿紫”了。

    “我说过了,不准你这么叫,阿紫不是你叫的。”苏紫闻言,又再次冷着脸提醒。

    “好!”王乾坤抬抬手,深吸一口气,暂压下混乱的情绪,手指着林旭,看着苏紫认真问道:“你跟我说,你喜欢他,是不是真的?”

    苏紫淡淡道:“我刚才不是说过了,是又怎么样?”

    王乾坤道:“你别跟我套反问,你就回答,是,还是不是。”

    苏紫深深看了他一眼,然后转头看向林旭,道:“许林,你以后可以叫我阿紫。”

    她这回答,虽没说是不是,但也等于说是了。尤其她一直提醒王乾坤不准叫她阿紫,但现在却准林旭这么叫他,直让王乾坤听得气愤欲绝。

    他既愤恨又伤心地瞪了苏紫一眼,然后立即转身面向林旭,怒气冲冲地逼近一步,对着林旭语带威胁地咬牙道:“许林,咱们两个好好谈谈。”

    “你还真信她啊,你这什么脑子?”林旭看着逼过来的王乾坤,忍不住更是满脸无奈道,说话间还向苏紫斜了一眼。这苏紫也是,要借机让王乾坤彻底对她死心,也没必要非拉上他啊!

    旁边夏柔看着眼前三人的关系忽然急转直下地变成了这副样子,也是不由看得既惊讶又担心。惊讶是惊讶于这种转变,担心是担心林旭和王乾坤又打起来。

    “你他妈还当着我眉来眼去!”王乾坤一见林旭向苏紫斜了眼,却是立生误会地大怒,说话间抬手一拳就要向林旭打来。

    只是拳才抬起,忽然眼前人影一闪,苏紫已闪身拦到林旭身前,看着他道:“你今天敢动下手试试?”

    王乾坤见状,不禁又气又恨,但这一拳终究不敢向苏紫打下去。他满脸不敢置信地在苏紫与林旭脸上来回瞧着,最终握起的拳头竖起一指指着林旭与苏紫,点道:“好,你,你们!”

    说罢,又恨恨地挥拳一砸空气,满面怒色与不甘地转身而去。走到电梯处后,他伸手按了电梯键,但见电梯一时没来,便等也不等,就转身往旁边的楼梯走去。

    楼梯口处同样有楼梯门,只是他走过去后,却没伸手推。而是抬腿一脚,“砰”地一声,接着“咣啷嘭”响起,直接一脚把一扇门给踢破踹掉了,然后“噔噔噔”地急速下楼去了。

    这边夏柔一见王乾坤暴力破坏的样子,不由被吓得身子颤了下。接着她转过身,目光复杂地在林旭与苏紫身上来回瞧了两眼,向两人道:“那个,我上班去了,不打扰你们,再见!”

    说罢,也便转身而去。王乾坤都走了,请客吃饭,给林旭践行的事自然也是没有了,她该上班照样上班。这件事,也真跟她没多大关系。只是想起林旭的那个小女朋友卫青衣来,她替卫青衣有些不值。但林旭与苏紫都是武功高手,她却也有些不敢强跟两人争辨,替才见过一面的卫青衣去出这个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