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拜年信息 初恋近况
    过了零点后就已是大年初一,是正式的春节了。不过这只是农历新年,公历日期实际上已是到了2000年的2月4日,过了零点后,则已算是2月5日。公历的元旦新年,两个月前就早已过去,从九九年到两千年,这还是世纪之交,两千年的1月1日,正式进入了百年一纪的新世纪。两千年,是21世纪之始。

    除了是百年的世纪之交外,这还是西方传说中,每逢千年的千禧年。只是在西方的神话传说中,千禧年并不是什么好日子,而是传说中的世界末日。每逢千年之末,恶魔撒旦会重新崛起,为祸人间,毁灭世界,直到新千年到来,耶稣重新降临,打败恶魔。

    当然,这只是神话传说,但还是有不少人信以为真,尤其是在基督教派盛行的西方世界。在九九年之末,世界末日的说法一度大为流行,造成了不少人杞人忧天,人心惶惶。但随着新千年的正式到来,这世界末日的说法自然是不攻而破。事实证明,进入新千年后,屁事没有,地球照样转,太阳照常升起,人们也照样生活。地震、火山等自然灾害,也并没有比平常更多与更大。

    这个新年,李飞燕并没有选择留下来在林旭家一起过。

    农历春节,可以说是中国人最重要的一个节日。有条件的,都会选择回家,跟家人一起团聚过年。而李飞燕所营造的“燕菲菲”这个身份,终究还是有一个“父亲”存在,所以她过年都不回家,还跟林旭家待着一起过年,实在是说不过去,解释不通,没有道理。

    因此,在这个重要的节日,她必须得“回家”。事实上,她也确实算是回家去了。她从小无父无母,被师父收养教导,培养成才,师门就是她的家,师父也相当于是她的父亲。所以在这个重要的节日,她也是心中思念,回师门跟师父团圆过年去了。

    这个时候,陪着林旭在院子里放炮看烟花的,只有妹妹林彤。过了一年,林彤也长大了一岁,今年虚岁十四。在这一年中,不知不觉也长高了些。而且女孩进入青春期后,一般发育也都比男孩要快。现在林彤也是出落得身形开始窈窕,更像个亭亭玉立的少女,脱去了一些原本小女孩儿的稚气。只是在家人面前,还是经常显得娇憨可爱。

    林旭的身高,在这一年中,自然也是又相应长高了些。只是去年刚开始练武时,他身体得内力刺激生长发育,那段时间身高增长得太快,到现在反而放缓了下来,开始定型,所以长高得不如去年过年后的那段时间那么明显了。

    暑假开学,升入初三后的一个多月,学校曾给全校学生做过一次体检,那时林旭测量的身高是一米八零。放了寒假后的过年前,他自己也量了一次,发现还是一米八没变。显然他的身高,可能就会定在一米八了。即便之后会再有长高,应该也高不了太多。

    对于这个定型身高,他自己还是比较满意的。反正对于他来说,只要不是太低,还在一米六以下徘徊就好。他以前因为生日小,再加上没练武之前,体质也弱,却是一直比同龄人发育得慢。从上小学起到上初中,一直都是小个子,排队总是排前面。他对此也一直有点儿不自信,生怕长大后也还是小个子。现在好了,终于不用怕了。

    其实能长高到一米七以上,他就很知足了。现在能长到一八米,甚至可能以后还会长,对他来说已经算是惊喜。

    父母正在家里包春节一早吃的饺子,只从窗户里看了看他们兄妹俩放炮没事,就又回去继续包饺子了。爷爷奶奶那边也是一样,不过他爷爷喜欢放炮热闹,却是还出来在台阶上看了会儿。

    “唔唔……”

    林旭正在仰头看着夜空上绽放的烟花时,忽然他腰里别着的呼机接连震了好几下。掏出打开一看,但见是卫青衣、李飞燕、岳纤云、黄容、郭静这几人先后给他发的拜年祝福信息。却是都赶在过了零点后,给他呼叫发的。

    林旭一条条看过后,只是微微一笑,便收起了呼机。他家里没电话,却是也没法及时给几人一一回复。不过即便有,他除了卫青衣与李飞燕外,剩下那仨却也是懒得回复。

    过了片刻,等到夜空上再没烟花绽放后,林旭便招呼妹妹林彤回家里。走到门口时,忽然腰间的呼机又是一震。他便让妹妹先进门,他在门口处取下呼机查看。这一看,但见也是条拜年的祝福信息,并没有太特别处,只是最后翻到呼叫人时,他发现却是关落雪,心中便是不由有些五味杂陈了。

    自从那次两人在省城晋阳的火车站一别,关落雪随她姐姐去了西京之后,这小半年的时间,两人便再都没有联系过。他在此期间,也很少听到关家姐妹俩的事,只知道她们俩目前还不错,至少人身安全无忧,传回村里给她们父母知道的,也没有坏消息。

    至于这姐妹俩是不是报喜不报忧,他就不清楚了。但既然关落雪一直没联系过他,那就应该代表不会太糟糕。那次在晋阳火车站道别时,他曾跟关落雪说过,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只要是她自己解决不了的,都可以打给他,他一定会帮他。无论再怎么样,他都至少还是她的朋友。

    但可惜,自那次一别,两人就再没联系过。倒是关落雪抵达西京后,曾给他发过一个报平安的信息。但那只是条单向的信息,他之后选择回电话试试时,那边接听的人说只是路边的一个公用电话,而电话亭里早已经没人。所以,那次也不算是联系。

    这小半年间,两人不但没联系过,甚至她们姐妹都一直没有再回过村里。就连过年这个最重要的节日,理应眼家人团聚的日子,她们姐妹俩也是没有回来。

    知道她们姐妹俩过年都没有回来后,林旭对此有些担忧,但却也不好直接上门寻她们的父母去打听情况。

    关落雪没有呼机,所以他想主动联系也是没法联系。关落雨倒是有呼机,但他却并不知道关落雨的呼机号码,也没问过。而自从两人之前被关落雨设计发生了那件事后,他更是不会再问,只想永远别跟这女人有什么联系。

    倒是妹妹林彤猜到了林旭的心思,偷偷跑去跟关落雨在村里的好友跟同学打听了下。她是女孩子,在村里的同龄人中人缘也好,做这些倒是很方便。打听后,她告诉了林旭,其实村里知道关落雪和她姐姐具体事情的人也不多,只是从她们父母那里听说,关落雨春节期间还有工作安排,很忙,所以回不来。剩下关落雪一个,她姐姐不放心她独自上路回家,所以也是没回来。

    其中还有个关键的一点,就是听说她们姐妹俩现在好像又不在西京了,而是在申都。只是这些都是听说,到底是不是也没法完全确认,除非是跟她们父母去求证,但这显然不合适,所以林旭也只能是把这当作个听说的消息来看待。

    倒是这时关落雪发来的这条拜年信息,印证了林彤所打听来的那个消息的正确性。因为关落雪这条信息后面所附的呼叫方电话号码,区号就是申都的。由此而看,她们姐妹俩眼下确实是在申都。

    只是,她们为什么又去了申都,什么时候去的,林旭就不清楚了。不过想也知道,这多半又是关落雨的主意,就她爱作,小雪在她这个强势的姐姐面前,哪有什么主导意见与话语权。

    申都跟首都一样,也是中央政府的直辖市,并且同样是一线大城市,而且因为靠海,还挨着长江出海口,地理位置绝佳,所以比首都经济还要繁荣发达。

    关落雨会带着关落雪去申都,显然又是她那个大城市情节作祟,竟然还不满足于西京,直接跑去了申都。

    不过由此来看,杜宾以及林旭之后汇去的款,关落雨应该是收到了。不然没钱的话,哪能由她随便换地儿去野。出门在外,可是处处需要用钱的,没钱的话,那简直是寸步难行,想出远门也出不了。

    至于关落雨具体收到的是二十万还是三十万,林旭却也不清楚了。因为杜宾那第二笔的十万究竟有没有汇,他并不清楚,也懒得去查证。反正有他汇的那十万,至少是补够给关家姐妹俩二十万了。

    印证判断到这点后,他对关落雪的情况,也就没什么太担心了。她们姐妹俩有着最少二十万傍身,至少短期内不会过得太差,这笔钱即便是在申都,也足以能让她们安顿下来了。反正这边村里,她们父母都没着急,还是安心过年,那就证明她们姐妹俩应该没事。

    想到此处,林旭摇头轻舒了口气。然后再又轻叹一声后,便收起呼机,没再多作其他。

    在认出是关落雪的呼叫信息后,他其实很想按着信息后所附的电话号码,打电话过去,看能不能联系到关落雪,问一问她近况。但可惜,他们家里没电话。

    硬性条件满足不了,这也让他随后无奈冷静了下来。而冷静下后接着再一想,他又觉着似乎不该打这个电话了。

    既已分手,那又何必非要再藕断丝连地保持联系。他现在已经有新的女朋友了,还跟初恋的前女友保持着联系,是很对不住他现女友卫青衣,非常不应该的。而万一要是联系来联系去地不小心再旧情复燃,那时情况会更糟糕,又该怎么办?

    相对来说,从性格、为人等各方面上,他还是更喜欢卫青衣。两人更合拍,脾性更合得来,在一起更开心,总有许多话题聊。现在两人发展的很好,虽然自他那次离开首都后,两人也都没有机会再见过面,但通过电话、网络、信件等,却一直保持着紧密的联系。他喜欢与卫青衣的相处,不想有任何事件与因素破坏到两人的关系,更绝不想是自己去破坏。

    关落雪毕竟是他的初恋,是最早心仪并暗恋多年的那个女孩儿。所以在面对关落雪时,他怕自己有可能会把控不住。

    既然如此,那就不如不见。而慢慢淡忘掉他,对关落雪来说,或行也是件好事。

    毕竟他跟她姐姐关落雨之间发生的那件事,虽非他所愿,还是给关落雪造成了很大的伤害。这也是两人之间最大的一条伤痕,有此一事在,怕是以后都再绝无可能。所以不见他,忘记他,对关落雪来说,也是件好事。

    当初在发生那事后,关落雪还愿意跟着她姐姐一起走,就是有这个原因在内。不想再跟他同处一座学校,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在发生那事后还不时再见,既是尴尬,也是对关落雪的一种伤痛。就像关落雪当时说的,每天都再见到他,可能会更难受。她需要时间去适应,或是去淡忘。

    林旭不清楚关落雪在给他发这条信息时,是存着什么心理,只是单纯作为普通朋友的一个拜年祝福信息,还是掩藏着另有什么别的心意。但不管如何,他在叹过一声后,就不再去多想这件事。

    推门而进后,他又继续与家人一起看着春节联欢晚会,并开始给父母帮忙包饺子。一家四口,包着饺子,看着晚会,不时谈笑几句,其乐融融。

    林旭虽然越大越不喜欢过年了,但还是很喜欢这种一家人相聚的温馨时刻。幸福有时候是很简单的,就像现在他们一家人在一起,就是种幸福。

    此时此刻,林旭也不愿再多想其他任何的事,只是享受着跟家人在一起的幸福时光。其他的事,都过后再说。

    大年初一过春节,按习俗来说,保持一个好心情也是很重要的。据说过年这一天过得开心,那这一年也都会过得开心。相反,如果这一天过得不快心,那在这之后的一年里,也会以不开心居多。

    当然,这种事不会绝对。一年的生活开不开心,跟这开年的第一天过得怎样,并没有绝对的关系。但习俗如此,就当是讨个彩头了。

    就像不小心摔碎了杯碗,平常时候会心疼责怪,但放在这一天,就成了是“岁岁(碎碎)平安”。连摔碎东西,也要讨个吉利彩头。

    林旭虽然不信这些,但不管怎么说,也不管什么时候,保持一个愉悦的心情,都还是很重要的。积极的看待一件事,与消极的看待一件事,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态度。

    不同的态度有不同的处理,也会带给人不同的生活与人生。林旭虽然性子孤僻,但还是愿意做一个开心的人,过一个快乐的人生。只是他的开心快乐,跟许多人不大一样就是了。但追求快乐,这却是没什么区别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