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颇为意外的友情
    林旭这时回来,黄容自然是没给他什么好脸色。不过事已至此,这又不算什么多严重的事,黄容便也只是又接着抱怨了两句后,就带着林旭和关文滔往桃园走去。

    林旭之前的安排,路上也是有说给关文滔知道的。现在原来的安排被黄容打乱,关文滔跟在林旭身边,也是颇为无奈地给林旭使了个眼色。

    林旭跟黄宗文的关系好,但关文滔可不一样,他是有点儿怕这个学生口中所盛传的“黄老邪”的。

    关文滔虽然上初二时跟林旭不同班,但初二时他们班的数学课也是由黄宗文代的。关文滔学习不好,上课时经常开小差或犯困睡觉,所以没少在黄宗文的课上挨过黄宗文的那“弹指神通”。

    原本路上林旭跟他说还要去趟桃园,他就因为有些怕黄宗文,是不情愿去的。当时林旭跟他说,如果他不愿意去,就待在车里,由林旭一个人去。他当时便接受了这个建议,现在可好,因为提前遇见了黄容,打乱了他们的安排,他也不得不跟着一起去。现在他要还张口说待在车里不去,那就显得有点儿不够礼貌了,也说不过去。所以他现在,很是无奈,并且越走近桃园,还越有些紧张,只能不断给林旭使眼色,要靠林旭了。

    走上通往桃园的那座渠上小桥,黄容忽然转向林旭道:“其实我跟我爸,下午还打算去你家拜年的。”

    “是吗!”林旭回了一句,对这事倒也并不太过惊讶意外。

    黄宗文跟林旭父亲林朗,原本并没有过太多的接触,甚至面都没见过几次。但自从去年那次,他们家院子解封的事,林朗当时出面帮过黄容后,黄宗文在后来回来,便也又专门登门感谢过林朗。

    两人因此事喝了顿酒,就喝出来了些交情,然后一来二去的又有些来往,竟然交上了朋友。不时隔三岔五的,两人也会聚上一聚。所以今年春节黄宗文会过去窜门拜年,也是并不出林旭意料的事,只是有些没想到会在这大年初一的下午。

    其实对于黄宗文会跟自己父亲交上朋友这事,林旭在当时还是挺有些意外的。要知道黄宗文性子也有些孤僻,这么多年在武乡中学任教,都一直并没什么太过要好的朋友。与学校的其他老师相处,都是保持着君子之交淡如水,不咸也不淡。没想到,竟然会跟林朗交上朋友。林旭也不知道,这里面是因为有他的关系,还是黄宗文就是单纯能眼他父亲谈得来。毕竟他父亲平时也很爱看书,涉及的知识很广,学识很不错,而且兴趣很广泛,涉猎颇多。就像武功,他父亲年轻时也曾涉猎过。只是当年练了一段没练出来什么效果,所以就没坚持下去,放弃了。对于这点,林旭倒是挺替他父亲感到可惜的。

    他父亲说实话,有些书生性子,倒也并不是特别偏爱武艺,只是年轻时有所涉猎。他父亲这种人放在古代的话,就是那种学识丰富的书生、读书人,说不定还能考个秀才之类的功名。有学识,有学问,但却困于乡里,不怎么得志。好谈古论今,好纵论天下,但寻常乡野人物,却也没几个能太志趣相投的。

    黄宗文的学识自然也不会差,而且也是涉猎颇多,知识面很广,这两个人能够谈得来,交成朋友。认真想一想,虽有些意料之外,但也算是情理之中的事。

    就像许多武侠小说中,某些大侠相交的,也颇有不少不通武功的读书人,有的甚至乃是当时名士。一为名满天下的大侠,一为文人翘楚的名士,彼此相交莫逆,也是江湖上的一桩美谈。

    黄宗文和林朗自然还谈不上这种,林朗甚至不知道黄宗文的真实身份,就只是把他当成一位武乡中学的数学老师兼自己儿子的老师来看待。

    “嗯!”黄容应了一声,也没再多说,领着林旭和关文滔走过小桥,到了他们家的院子。

    黄宗文这时在屋内也听到声音,闻声从里面走了出来。见到是林旭,向他微微一笑,道:“是林旭啊,怎么现在就来了?”说完转向关文滔,看了一眼,却也认得,点头招呼道:“关文滔。”

    “黄老师好!”关文滔闻言,连忙有些紧张地道。

    “我们过来给您拜年!”林旭这时含笑接了句。

    “哪儿啊,这小子主要是来学校给燕老师打电话,顺道才过来看我们的!”黄容直言挑明,拆林旭的台。

    “那也是有心了,来,进来坐。”黄宗文闻言并不在意,只是笑着招呼两人进屋。

    “爸,你就是对这小子偏心,是不是挺遗憾当初生下的不是儿子!”黄容有些不依地道。

    “胡说什么呢!”黄宗文无奈摇摇头,对黄容笑骂了句,也没多作理会。

    黄容其实也是开玩笑居多,她父亲对她有多疼爱,她心里是很清楚的。当下一笑,先走进门去。

    林旭与关文滔随后跟着进去,黄宗文最后跟进来,把他们让进厅内落座,招呼他们喝茶,吃些瓜子等置办的干果年货。

    关文滔在武乡中学上了几年学,却是还从没进来过桃园,到访过这学生们口中所戏称的桃花岛黄老邪家。眼下沾林旭的光,这也是第一次来。所以心里虽然颇紧张,但第一次来黄宗文家,也是不由好奇地四下打量。

    黄宗文家里客厅内的陈设,倒也是简单朴素,并没什么太过出奇之处。唯一跟乡下普通人家有所区别的,就是四面墙壁上有挂了不少字画。这些字画,他也不太懂欣赏,但多了这些字面,就感觉像是那种诗书之家,主人很有学问的样子。

    其中有一面墙壁上,挂了个大相框。不过里面,却不是只有一张的大相片,而是夹了许多七寸大小的小相片。这种相框,他们村里许多人家也是常有的,一般不弄什么相册,就是平常照了相片,全镶在一个框里。

    他记得看过电视里一个装修节目,有种类似的布置,叫照片墙,不过人家那电视节目里,就布置得更加艺术美观了,相框也是分置的小相框。不像他们乡下村里,就是大杂烩一般全胡乱夹在一个大相框里。谈不上什么美观,就是比较直观。

    这张大相框里的照片,基本上全是黄宗文一家三口的,少有外人的。不过有外人的,在这些照片里便也显得比较显眼。

    关文滔在其中一眼便发现了,有一张照片里面,竟然还有林旭。另外,里面还有林旭的妹妹林彤。这是张好几人的大合照,除了林旭兄妹两个外,还有黄宗文和黄容父女俩,另外还有燕菲菲老师。除他们几个外,还有个跟黄容年纪差不多,长得也挺漂亮,但却是留着一头很短的像男孩子似的短发,穿着打扮也显得很中性的女孩子。但这个人,关文滔就不认识了,也没见过,他猜应该是黄容的同学或朋友。

    这张照片的背景就是在桃园,他们身后是美丽的桃林,照片上阳光明媚,黄容被围在最中间,面前的桌上放着个蛋糕,她头上还戴着生日帽,看来是她过生日时的一张合照。

    这张照片显然是新拍下不久的,而且洗得较大,是十寸的,所以在大部分是七寸的照片中也是比较显眼,吸引了关文滔一眼注意到。

    关文滔猜的没错,这张照片确实是去年黄容过生日时几人的合照。林旭在当时的前一天由首都按时赶了回来,第二天就参加的黄容生日。照片里关文滔唯一不认识的那个,自然是郭静。

    当时他们也没到什么饭店,就在黄宗文家的院子里庆祝的。不过当时吃的饭菜,却是对面饭店里做好送过来的。一番热闹庆祝,合影留念,也没什么好多谈的。

    林旭当时送给黄容的生日礼物,也没买什么太贵太出格的,只是买了支比较漂亮的钢笔作礼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