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竟是沈沉浮 没暴露
    林旭缓踩刹车停车之际,引擎盖上呈半蹲之势的那人又是向林旭微微一笑,然后一个倒跃,往后跃落下车去。

    林旭无奈一笑,将车停稳到那人身前,然后立即率先下车向那人走过去,面上作惊讶状地大声道:“沈沉浮,怎么是你?你是特地来找我的吗?”

    面前这人二十岁左右年纪,长身玉立,气质儒雅,不是别个,正是去年林旭在首都那几日,得王乾坤和苏紫引见认识的那个当今武当掌门青阳道长的关门弟子沈沉浮,乃是武当派的后起之秀。

    当时林旭也就是与沈沉浮在王乾坤为其所设的接风宴上有过一面之缘,席间沈沉浮在认识到他的修为与潜力后,还曾当面大力招揽过他加入武当派。只是林旭并不想拜个师父,也不愿加入门派,以免自己受拘束,所以并没有答应。

    沈沉浮那次去首都也是有事要办,后来忙于他师父所交办的事,再加上林旭后来也没再待几天便离开了首都,因此两人之后并没有再见过。

    在首都的时候,两人都并没有再见过第二次面。林旭一离首都,就更加不可能再见了。只是让他说什么也没想到的是,他会在今晚的这里,再次见到沈沉浮。刚才在瞧清楚对面车里那人的样子,认出是沈沉浮后,他不知有多么惊讶。不过在随即稍一想后,他就立即猜到,沈沉浮会找来这里,应该不是为了找他找到的,而是为了找黄宗文。

    毕竟黄宗文与武当派的关系非同一般,乃是武当隐宗隐仙派的当今掌门,算其在武当的身份,乃是武当的首席长老,权力、位份都仅在掌门之下。

    沈沉浮去年那次去首都,主要目的也就是为了黄宗文。跟苏紫一样,都是为了找偶然遇见过黄宗文一面的那个左正雄,去详细询问当时的事情。

    武当派的目的,显然也是想要找到黄宗文,控制住当时这件事的发展。当然,他们要找黄宗文的目的不是为了其他,而是为了保护黄宗文,毕竟这是他们武当派的长老,尤其另一层身份非同一般,更加重要,不容有任何之失。而要想保护黄宗文,他们也就必须先找到黄宗文,并且要赶在所有寻找黄宗文的人之前先行找到。

    而在这方面,武当派还是有些优势的。虽然黄宗文当初退隐江湖时,没把他的隐居地告诉任何人,包括武当派。但毕竟他还身负着重任,便是隐居,也不能全然没有半点消息,还是要每隔一段时间,跟武当掌门保持联络。这样一来,武当派对他所掌握的信息,自然也就比其他江湖人与门派更多。现在看来,显然确实是武当派率先找到了黄宗文。只是为此,也花费了小半年的时间,应该并不容易。

    那辆车上,前面开车的是沈沉浮这个武当派后起之秀,那后排座位上的人,显然应该是武当派内一位更有份量的重要人物。甚至说不定,就是沈沉浮的师父,当今武当派的掌门青阳子。

    林旭猜到他们前来的目的,是为了找黄宗文,但眼下却还故意向沈沉浮这么说,就是知道黄宗文暂时还想瞒着黄容,不想让武当派的来人当面叫破他的身份。因此他现在这么说,也是为了故意混淆黄容的视听。

    在口上的话说罢后,他还立即以“传音入密”之法,把声音以内力凝成一线送到沈沉浮耳边道:“待会儿千万别叫破黄老师的身份,就说是来找我的。”

    传音入密之法,林旭去年在首都时还并不会。但当时王乾坤曾有向他施展过一次,当着苏紫向他秘密传音,他觉着这法门挺有用,所以在后来回来后,就特地找了黄宗文去学。这法门只是个内力运用的小窍门,并不算什么不传之秘,各门各派都有,所以黄宗文当时一听后,很爽快地就传给了他。

    沈沉浮在听了林旭随后的“传音入密”之语后,不由面色微微一变,立即点头笑道:“对,我确实是特地来找你的。本来还准备找人打听呢,没想到就在这儿遇见你了,看来咱们挺有缘分。”

    他们武当派能找到这里,自然也是得知了黄宗文改名换姓后目前所用的这个化名。因此沈沉浮一听,便知道林旭是在指谁。只是他刚才在见到认出林旭后,也是说什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林旭。不过现在一想,就不由立即心里暗道:“真没想到许林竟然也在这儿,而且还是跟楚长老在一起。看他明显知道楚长老的身份,那多半儿应该是楚长老的弟子了。我就说当今江湖上谁还能教出这么优秀的武学后进来,没想到却是自家人。也怪道他上次不答应我的招揽了,因为他本来就已经是我们武当派的人。”他这般一想,误把林旭当成了黄宗文的弟子,立即便觉着跟林旭更加亲近了。

    “林旭,这人是谁,你认识?”这时黄容也随后开门下了车,站在车门处好奇兼疑惑地打量着沈沉浮问道。

    “林旭?”沈沉浮一听黄容所喊的林旭名字,不由又是面上一讶,不过转眼也就把“林旭”与“许林”这两个名字的关系想明白了,看着林旭玩味儿地一笑。

    林旭一听黄容叫破自己的名字,不由又是面上闪过无奈。不过这却也是没办法的,顾了黄宗文那边,却是没顾得了自己。但他这个化名,却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而且在这个时候,也是难免会说破,所以当下也只是不在地意笑笑,向沈沉浮低声解释道:“大家行走江湖,用个化名行事方便,也是很正常的吗!”

    说罢后,转头向黄容扬声道:“对,我认识。”伸手指着沈沉浮介绍道:“这是沈沉浮,是我在外地以武会友认识的一个朋友。今天路过这里,特地来找我叙叙。可能是见学校门锁了,才跑这边打听。”

    话落,又立即低头以传音入密向沈沉浮道:“千万别说我们是在首都认识的。她要问的话,就说是在滨城。”

    他去年离开那次,先去晋阳,后去首都,当时却是并没有告诉过黄容,让黄容只是误以为他回村里停了几天。因为当时时间不长,从他离开到回来,总共也就一周,所以黄容并没发觉识破。

    其实这件事,也并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现在说破,他也能圆过来。只是黄容知道后,难免又要烦他说他一通,他不想受这麻烦。

    以传音入密说完后,他转手指向黄容向沈沉浮介绍道:“这是黄容,我的一个朋友。”

    这时黄宗文也随后开门下了车,林旭便又接着指向黄宗文,给沈沉浮特地介绍道:“这是黄容的父亲,也是我的老师,黄老师。”

    “黄老师,你好!”沈沉浮认真打量了黄宗文一眼,十分客气礼貌地向黄宗文欠身半鞠躬道。接着,又转向黄容点了下头,微笑打招呼道:“你好!”

    林旭去年在首都见过并认识沈沉浮的事,在后来回来后,也曾有跟黄宗文讲过,所以黄宗文倒也知道两人认识。只是黄宗文多有听武当掌门青阳子提起过他这位最为得意喜爱的关门弟子沈沉浮,但之前却是未曾谋面,这还是第一次见。当下也是特意打量了一眼,含笑点头回了下礼,没有多说。

    现在沈沉浮没开口叫破他的身份,显然是林旭已经与他暗中交流沟通好了。没在女儿面前这么当面突然地暴露了隐藏多年的秘密,他此时也是终于放心地松了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