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为何不拜见掌门
    ,精彩无弹窗免费!

    黄容瞧着沈沉浮,正要再开口说话,忽然沈沉浮那辆车的车门一响,车上后排座位的那位神秘乘客,这时也终于开门下车。

    下车之后,但见这人五十岁左右年纪,身材中等,穿一件大衣,头上还戴着顶帽子,上唇和颔下竟是蓄着修剪整齐的长须。下车打量了眼林旭、黄宗文、黄容三人后,他微微一笑,向三人点了下头。不过在目光打量到黄宗文时,他微不可察地跟黄宗文交换了下眼色。

    沈沉浮见到此人下车后,立即走过去向林旭三人介绍道:“这位是我师父,姓杨。”具体叫什么,他叫没说。

    黄宗文闻言,立即先点头叫道:“杨师父。”

    那“杨师父”闻言,也是含笑向他点头道:“黄老师。”

    林旭看着这两人的互相称呼,不禁有些心下暗笑。刚才两人那微不可察的交换眼色,他却是有注意到,估计两人以前应该是认识的。沈沉浮介绍此人是他师父,却不知是否真是他师父,当今的武当掌门青阳道长。如果是的话,应是取其道号“阳”字的谐音为杨,先随便编个身份。

    说来也是有趣,在场的五个人中,除了黄容外,其他四个都基本知道互相的身份,眼下双方互不说破,就是在瞒着黄容一个,好让黄宗文不要在女儿面前毫无准备地就此暴露了身份。

    “杨师父。”林旭与黄容也各称呼下了这“杨师父”,算是见礼。

    杨师父也只是向两人含笑点点头,没有多说话。

    “沈沉浮。”称呼过那杨师父后,黄容忽然念了遍沈沉浮的名字,向他道:“你这个名字倒挺有意思的,从名到姓,全都是三点水。”

    “是。”沈沉浮闻言一笑,道:“我小时候有位大师给我算过,说我五行缺水,所以名字全取了带水的。”

    “你还信这个啊!”黄容笑了下,问道:“你跟林旭在哪儿认识的,我怎么从没听他提过?”

    沈沉浮记得林旭刚才“传音入密”的那个叮嘱,立即答道:“在滨城,不过那次我们也只见了一面,还没来得及深交。”

    “我又不是什么事都跟你说,你又怎么可能认识我所有的朋友。”林旭不想黄容再多问,以免露馅,立即随后接了一句,然后向黄示文道:“黄老师,既然我朋友来了,那灯会咱们就改天晚上再去看吧!”

    “当然。”黄宗文点头道:“别慢待了朋友,灯会我们什么时候去都行,你先招呼朋友。”说罢,向黄容道:“容容,我们先回去吧!”

    “好!”黄容看了林旭与沈沉浮一眼,接着想了下,也没再多说,答应了父亲一声后,便与林旭三人别过,父女俩走过小桥,先回对面桃园里的家了。

    林旭目送两人过了桥后,便锁好车,招呼沈沉浮与杨师父往学校门口走去。

    走到门口处后,林旭看了眼,但见校门无论中大门还是侧门,都还是上着锁。里面一旁的门房内,也依旧是没人,不由心里暗骂那几个保卫科的保安真是玩忽职守的可以,一整天都锁着门,也没人到门房值守,真以为大年初一就完全没人来学校了。

    他想了下,觉着也不好招呼沈沉浮跟很有可能是武当掌门的那杨师父去跳墙进去,便解下自己钥匙圈上的一根别针,转眼就把侧门上的锁给捅了开来。

    他开锁时,还一直把钥匙圈握在手里,装作自己是有钥匙,用钥匙打开锁的样子。他开锁速度很快,而沈沉浮师徒两个这时还回望着黄宗文那边的桃园,所以也没太留心于此,却是都没发现他其实并没钥匙,是用撬锁技术开的锁。

    捅开门锁,解下锁门的铁链后,林旭便招呼沈沉浮师徒两个进去。

    走进学校内,沈沉浮打量着校园,有些不太相信地问:“你是在这儿上学,还是初中生?”

    林旭摇头道:“不,我已经毕业了,现在是高中生,但我初中是在这儿上的。”他开学之后,确实就是高中生了。

    沈沉浮不解道:“你既然都毕业了,为什么还带我们进来,而且你还有学校钥匙?”

    林旭道:“我带你们找个地方坐坐啊,我家离这儿还有点儿距离,而且也不方便带你们过去。学校里有一个跟我关系特别好的老师,她回家过年了,托我在假期里帮她看宿舍,所以我有钥匙。”

    “哦!”沈沉浮闻言点了下头,没有再就此多问。

    “楚师兄的女儿,竟然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他身份?”这时那杨师父忽然开口问道。刚才林旭在外面,特别向沈沉浮介绍黄宗文是“黄老师”,而沈沉浮也介绍他是“杨师父”,都不把双方的身份说破,显然就只是为瞒着黄容。

    “是。”林旭闻言道:“黄老师说不想让黄容卷入江湖纷争,想让她远离江湖,只希望她能平安快乐度过一生,所以一直没说。”

    杨师父见林旭眼下没外人时,还是称呼黄宗文为“黄老师”,不由微皱了下眉。不过随即又想,可能是林旭称呼“黄老师”习惯了,所以才一直这样叫。这是他们师徒间的事,他倒也不适多管,便只想了下没提,只是接着问道:“那楚师兄也没教过他女儿半点武功?”

    林旭闻言苦笑了下,摇头道:“具体教没教过,我也不是很清楚。黄老师只眼我说过,不算没教过。”

    “不算没教过?”杨师父重复念叨了句,品了下,却是也不明白黄宗文这句话,具体是什么意思。当下摇了摇头后,他也懒得再多想。

    林旭领着沈沉浮师徒两人,并没有到自己那间单人宿舍去,而是带两人到了前面的李飞燕宿舍。一来李飞燕宿舍离校门口更近,不必走太远;二来则是李飞燕宿舍里家俱比较齐全,置备的东西也多,适合待客,不像他那间宿舍里,太过于简陋了。要带着这两人过去了,坐的地方都不够。烧点儿热水泡个茶也是不方便,何况他那里也没什么茶叶,他平常基本就是喝白开水。

    到得李飞燕宿舍后,林旭打开房门开了灯,请沈沉浮师徒两人到沙发上就座。

    不过两人却没立即入座,而是都只站着。倒是杨师父进来后,摘下了头顶一直戴着的帽子。他帽子一摘,林旭才发现,他头顶上却是梳着个发髻。一直戴着帽子,只是为在外人面前遮掩这个比较显眼的发髻。毕竟现在的这社会,男人一般都是留短发。除了道士这种特殊职业外,平常人中,少有再像古代留长发的了,更别说还梳个麻烦的发髻了。

    沈沉浮见自己师父摘下帽子后,便看向林旭,面色郑重严肃地指着自己师父道:“林旭,我向你重新正式介绍。这位便是我的师父,当今武当派的掌门真人,青阳道长。”

    林旭闻言,倒也没太多意外,心想果然是,便点头一笑,伸出手重新见礼道:“青阳道长,你好!”

    青阳见状,不由有些一愣。

    沈沉浮则是不由皱眉叱道:“林旭,我这都重新介绍了,你怎么还不拜见掌门?”

    林旭一听,却也是不由疑问道:“沈沉浮,我当初可没答应过要加入你们武当,你要我拜什么掌门?”

    沈沉浮有些生气道:“你既然是楚长老的弟子,那自然也是归属我武当门下,自然要拜见掌门。”

    林旭摇手道:“这你们误会了,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黄老师的弟子了?我只是他的学生,不见我一直只是称呼黄老师吗?我们只是师生关系,不是师徒关系。”

    “你不是楚长老(师兄)的弟子?”

    沈沉浮与青阳闻言,皆是不由大为惊讶,竟是异口同声地发出了这疑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