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保护手段 莫名感叹
    青阳略顿了下后,带着些担忧地向黄宗文道:“师叔这次在京城被那左正雄意外撞破身份,到底还是露了些行藏。现在江湖上有不少人都在打听您的消息,其中不乏当年与您有恩怨的,天山派对此尤其积极,甚至还请了燕子门出手,帮忙调查您的行踪。”

    “天山!”黄宗文闻言,目光中带着些回忆往昔地轻声一叹,并没多说什么。不过他对此也没什么意外,因为这节他早就知道。

    林旭去年在首都时,可是当面接触过那个天山派弟子苏紫的,也是从苏紫那里知道天山派请了燕子门出手帮忙的事。这些他早就告诉过黄宗文,向其提过醒。

    对于黄宗文当年跟天山派的恩怨,青阳看样子显然也是知情,面上也跟着露出些感慨之色。只是看了旁边的林旭与沈沉浮一眼后,他却是欲言又止,也没有多说此事。举杯喝了口茶后,他接着道:“为求万全,我觉着您还是应该另择一地隐居,或者就选在咱们武当山脚下,更方便我们保护您的清修。毕竟您露了些行藏,还是有被找到的可能。尤其燕子门在江湖上,一向消息最是灵通,现在又有许多高科技手段相助,所以我对此还是有些担忧。”

    黄宗文闻言摇摇头,道:“不必了,该来的总会来,有时候想躲也躲不掉。而且我在这里待了这么多年,也早就习惯了,再说这里也还有些未尽之事。”

    青阳劝道:“师叔还是再三思三思。”

    黄宗文想了下,觉着青阳终究是一片好意,便也没说死地完全推拒,点头道:“好,我会多考虑下的。”

    青阳闻言,含笑松口气地点了下头,接着转过话题,道:“我已经安排沉浮也到京城师范大学去就读,开学后,就会插班进去,跟楚师妹同班,可以方便就近保护师妹。”

    旁边沈沉浮闻言,立即跟着向黄宗文含笑点了下头。

    黄宗文闻言,则是不禁动容地瞧了眼沈沉浮,向青阳道:“掌门有心了,其实不必这么麻烦,更没必要劳动沉浮。我常听你说,他是我们武当年轻一辈中最具资质与潜力的弟子,那理应在山中专心潜修用功才是,这不耽误他修行吗!”

    林旭在旁边听到青阳这话后,也是不禁惊讶,没想到这位武当掌门人安排这么周密,连黄容也想到了,而且还派出了自己最为得力与看重的关门弟子沈沉浮前去保护。

    “师叔祖过誉了,沉浮不敢当。”沈沉浮听得黄宗文这话,先接过话谦逊一句,然后道:“我这个年纪,其实也是在上学,并没有一直在山中。都是读书,现在也只是换个学校,并没什么。而且京师大也是名校,说不定那里教的更好。我现在该向师父学的,也学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全在自己领悟与练习。这正是‘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所以在哪都是一样。而且练武也不是闭门造车,不能只一味埋头苦练,也需要出去历练,增长阅历。再说不经风雨,又怎能成长?”

    黄宗文闻言,点头笑道:“好,果然是良才美玉。先不说资质如何,这番心态就很好,悟透了其中的道理。”

    “练武确实不是闭门造车,也不是只要下苦功就能练好的。练武跟学习其他任何知识一样,下苦功那是必须,但也要讲方式方法,要找到适合自己的学习技巧。既要多练,也要多想。只知道埋头苦练蛮练,不去想其中的道理,悟不透招式的要领,那最终是不会有什么太大成就的。”

    说到最后,又转向青阳笑道:“掌门,你当真是教出来个好弟子啊,我武当后继有人,沉浮将来定能当大任。”

    沈沉浮谦逊道:“师叔祖太过誉了,其实比起林旭,我就有所不如。我在他这个年纪,可远不如他。前年七派论剑,二十岁以下者,我与天山派苏紫并列第一,蓬莱派王乾坤紧随其后。但去年在首都,林旭可有打平过王乾坤,跟苏紫比轻功而不分高下的战绩。这也就是他没参加七派论剑,若是参加,我们三人的排名可就不好说了。”

    “嗯?”黄宗文闻言,不禁惊讶地转头瞧向林旭。因为沈沉浮说的事,他还并不知情。林旭去年去首都那次,只是在回来后告诉过他有遇到苏紫、王乾坤、沈沉浮之事,但却没跟他说过,他还跟苏紫与王乾坤都先后交过手。

    林旭没想到沈沉浮说着说着,又把话头转向了他,这时迎着黄宗文惊讶疑问的目光,他略带歉意一笑,道:“跟人打架不是什么好事,所以我回来就没跟您说。”

    “你呀!”黄宗文摇头无奈一笑,却也没多见怪。林旭毕竟只是他的学生,不是他真正的传人与弟子,所以他对林旭,也没有太多的约束力。林旭对他,也没必要事事向他报备。何况即便真正的师徒,互相之间也会各有隐藏。且别说师徒了,就是亲父子、父女之间,也会有相互隐藏的东西。比如他就向黄容隐瞒了自己真正的身份,而且是从小就开始隐瞒,转眼都快瞒二十年了。而黄容对他,也肯定有所隐瞒,不是女儿所有的事他都知道的。

    青阳眼见林旭连这等事也没跟黄宗文提过,而黄宗文现在知道后也不是多生气,心里不由更加确定这两人确实不是师徒关系了。要真是师徒,林旭不可能连跟人交手打斗,跟江湖上谁谁有过冲突,都完全不向师父提的。而黄宗文对林旭,也是没有太多管束的道理,毕竟只是普通的师生,人家确实不必事事都跟老师报备。

    想到此处,不禁心下更加可惜,向黄宗文叹道:“林旭的事情,沉浮去年回山后就曾跟我说起过。确实是难得一遇、万中无一的少年英才,当时我还遍搜江湖上成名之辈,猜测这是谁的弟子。刚才在外面见到与师叔在一起,我还以为是您的弟子,心喜我武当有幸,这竟是我武当的人,却不承想,竟也不是。真不知是哪位高人,调教出了这等优秀弟子?”

    黄宗文跟着一叹,道:“林旭的师父是谁,我也不知道,更未曾谋面,林旭也不知他名讳,只说是教过他武功,而且随后就因为一件急事忽然离开,至今都是杳无音信,再无踪迹,当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高人。”

    “哦,竟有这等奇事!”青阳闻言,不由又是惊讶地瞧向林旭。旁边沈沉浮也是跟着面露惊容地一起瞧向林旭。没想到林旭的师承来历,竟也是这么神秘,不过同时,也充满着一种江湖传奇色彩。

    黄宗文点了下头,又是叹道:“其实我之前也有动过收林旭为徒之念,只可惜,晚了那位高人一步。当我忽然发现林旭会武功时,他已经是别人的弟子了!”

    青阳闻言,也是跟着一叹。既替黄宗文可惜,也同时替武当可惜。不然的话,黄宗文若能早一步收到林旭为徒,那林旭现如今就是他们武当的人了。

    在当今这个时代,虽然信息更发达,交通更便利,但要想寻找适合练武的优秀弟子,却也比以前更难了。因为越来越多的人,早已不愿学武,对此完全失去了兴趣。甚至许多人终其一生,都根本没往这方面去想过。

    有时候偶有在外遇到资质不错的弟子,起意要收徒,对方本人或其家长却还不愿意,有的甚至把他们当成坑蒙拐骗之辈,甚至说他们是人贩子,是以此为借口抓孩子的。天可怜见,当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了。现在这时代,想找个愿意学武的都难,更别说从中挑挑拣拣,去找更优秀的了。

    世界之大,人口之多,适合练武的优秀人选其实不少。就算是普通之辈,下一番苦功,也能够有所成就。但社会越发达,科技越先进,却越少有人再愿意下苦功学武。

    先进的科技,都是开始服务于人的便利,让人怎么省心省力,怎么舒服舒适,耽于享受。比如以前的电器大多没遥控,但现在普遍都开始出有遥控的了。想想连按个电视换台都有人不愿意多跑两步,那没事下苦功夫的去练武,这有多累。

    谁傻了吗,现在练武还有个毛用?武功再高,不还是照样一枪撂倒。有这功夫,不如花时间花精力去搞把枪,那更加有直观的威慑力。一枪在手,有谁不怕,还练武?

    当然,世上不乏许多在别人眼里是“傻子”的人。有些东西,有些技艺,还是有着不少人在代代传承。他们收获的,往往不是直观的利益,这是一种更高的追求。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世上超脱凡俗之辈,能有几多?

    这位武当派的掌门人,一时间竟想多地凭生了许多感慨!

    林旭听着黄宗文说及他那位神秘的“高人师父”,只是微微笑着,没有插一句嘴。这种事,其实没必要说太多,有时候言多必失,说的越多,无意间露出的破绽与漏洞也可能越多。所以不妨只给有限的信息,剩下的全推说不知道,任他们自己去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