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告辞而去 黄容的小心思
    黄宗文与青阳离去有半个多小时后,青阳独自返了回来。推门而进后,他向林旭与沈沉浮道:“我跟楚长老已经谈完,他先回去了。”说罢,转向林旭单独道:“林旭,我们也不多留,这就告辞了。”

    沈沉浮闻言,不需师父多言,立即从沙发上站起,往门口走去。

    林旭闻言,也不出言多挽留这师徒俩,只是跟着起身,点头道:“我送你们出去!”

    “不用麻烦了,我们自己走就行。”青阳微笑客气了句。

    林旭道:“我还要出去把车开进来,顺便的事,不麻烦。”

    青阳闻言,也就不再多说,点了下头,先转身前行。

    林旭关了电视,最后出门时,也没锁门,只是把灯先拉了。待会儿他把车开进来后,还要回来收拾下,也就不必再麻烦锁门了。再说这时学校里也就保卫科的几个保安在,还都聚在保卫科里喝酒闲聊,林旭几人进来也是没发现,也就不必指望他们现在还能发现。就算发现,也没什么大不了。林旭又不是外人,假期住在学校的事他们都是知道的。这时候回校,也不会太让他们意外。

    一路送青阳与沈沉浮师徒俩出了学校大门后,林旭也没什么太多话跟两人说,只是简单道别后,就送两人上了车。

    沈沉浮发动汽车后,调转过车头,又降下车窗跟林旭挥了挥手,也没什么多言地就继续开车离去。男人之间的道别,往往简单干脆,也不会有太多话。

    何况林旭跟沈沉浮师徒俩,又不是太熟,今天跟沈沉浮也不过是第二次见面,跟青阳还只是第一次。既没有深厚关系,自然也谈不上有什么不舍。

    目送沈沉浮开车远去,拐进通往柏油马路的正对校门口那条沙石路上后,他就返身而回,打算仍用撬锁的手段打开校门中大门,然后把车开进去。

    刚返身往校门口走去,忽然后面响起黄容的声音叫道:“林旭!”

    这时时间还早,也不过才晚上八点多,黄容却是还没睡。刚才沈沉浮发动气车,动静较大,惊动到了对岸的她,所以她出来查看下。这一看,见林旭也在外面,还没回去,就连忙叫住他说几句话。

    听到黄容的呼叫,林旭也就转过身向黄容走去。走到这边的桥头处后,他停下等着黄容过来。

    “那个沈沉浮和他师父走了?”黄容走过来后问。

    “嗯!”林旭点头道:“你不都看见了吗!”

    “这沈沉浮真是你朋友?”黄容又问。

    林旭道:“算是,不过不熟,之前也只见过一面。”

    黄容道:“那他好端端的来找你干吗,而且还是大年初一的过来找,真是奇怪?”

    林旭道:“不都说了吗,是刚好路过,正顺路,所以顺便见见,也顺便给我拜个年,没别的。”顿了下,摇头道:“你的好奇心就不能少点儿吗?”

    “不能。”黄容很理直气壮地道。

    林旭无奈一叹,也懒得跟她纠结这个,转口故作不知道地问道:“黄老师呢?”

    黄容道:“他喝了点儿酒,刚才回去说头晕,就先回房睡了,现在早睡着了。”

    林旭闻言点了下头,心想黄宗文应该就是以此为借口,明里是回房提早休息,暗里则跳窗偷溜过来跟他们会面。当然,现在已经早回去了,也就是黄容始终没察觉,被瞒在了谷里。

    点了下头后,他向黄容笑道:“对了,跟你说件事。刚才沈沉浮跟我说,他今年转学去了京师大,所以开学后,他就跟你是同学了。说不定,还可能是同班同学。”

    “啥?”黄容闻言,不由惊讶地瞪大眼,不确信道:“真的?”

    林旭道:“他是跟我这么说的,真的假的等开学你就知道了。”

    “这人什么路子啊?以前在哪儿上学的,怎么好端端的要转到我们学校?大学转学可不是小学、中学,那可是很难的!”黄容一连冒出了一串问题。

    林旭虽然还没上大学,但心里当然也清楚,大学转学的难易度,绝不是小学、中学能比的。不过堂堂武当这么大一门派,怎么可能连这点关系都没有,这种事都搞不定。所以这种难度,也只是放在普通人身上算难。对武当来说,这估计也就是小事一桩,很轻松就把沈沉浮给安排进去了。

    笑了笑,林旭道:“我们交情不深,他以前在哪儿上学,我还真不知道,也没问过。不过这人也是武功高手,而且比我只高不低,他要真跟你成了同学。以后你在首都遇到什么事,都可以跟他说。提我的名字,保证好使,无论什么麻烦,他都一定会帮你解决。”

    “你面子这么大吗?”黄容不信地看着他道。

    “那是当然。”林旭一副当仁不让地样子,自傲道:“你是不知道我在江湖上什么名声与地位。”

    沈沉浮被青阳安排到京师大跟黄容做同学,就是为了去就近保护黄容的。所以黄容但凡有遇到麻烦,沈沉浮肯定是会尽心尽力帮她解决的。不过这可就不是冲着他面子了,而是主要冲着黄宗文。但黄宗文的身份目前还要向黄容保密,所以他倒也不怕现在全大包大揽到自己身上。

    不过他的江湖名声与地位,就纯属玩笑了。就算有点儿名声与地位的,也是“许林”这个名字。至少在武当、天山、蓬莱这三派中,他的名字已算是颇有知名度了。在推而广之地想想,说不定这名字在七大派中都已经传开了也不定。

    “哟哟哟,真是说你胖你就喘上了,猪不嫌脸大!”黄容闻言,很不客气地白了他一眼。

    林旭笑笑,也不在意,向她挥下手道:“好了,我回去了,再见!”

    黄容道:“这还早啊,你着急啥?”

    林旭道:“我回去还要练功的,不像你这么闲。”

    “真是勤奋啊,大过年都还这么用功。”黄容难得夸了他一句。

    只是这话从黄容嘴里说出来,林旭就怎么听,都有点儿不对味。不过瞧了黄容一眼,他也没多说,转身就打算走。

    不想黄容忽然一把拉住他胳膊,瞧着他眼珠一转地撺掇道:“要不,咱俩接着去县城看灯会吧?反正现在还早呢,也才八点多!”

    林旭闻言,连忙摇头道:“不行,这要被黄老师知道了,多不好。”说着话,轻轻一甩,便甩开了她手。

    黄容道:“咱俩就是看灯会,又不是干什么,有什么不好的?”

    林旭道:“丢下黄老师一人就挺不好的。”

    黄容道:“我爸这不是睡着了吗?大不了,咱们明晚再跟着他一起去一回。”

    林旭还是摇头道:“反正不行,要去你自己去,我把车让你开。”

    黄容气道:“你就这么怕我爸吗?”

    林旭道:“不是怕,就是这么做不好。”

    他可是清楚黄宗文这时没睡着的,这要带着黄容走,黄宗文立马就会知道。这大晚上的,他带着黄容孤男寡女一起出去,不管去干什么,都还是有点儿好说不好听的。虽然以他跟黄容及黄宗文的关系,他知道黄宗文也不会就误会地想歪去,但这么做还是很不好的。尤其是在明知黄宗文还保持清醒的情况下,不打声招呼就把人女儿带走。

    “切,说到底还是怕,胆小鬼!”黄容拿眼斜着他,一副鄙视他的样子。

    林旭笑道:“随你怎么说吧,反正我不去,再见,晚安!”说罢便不再理会黄容,转身大步往校门口走去了。

    黄容怒瞪着他的背影,却也没办法,气咻咻哼道:“不去就不去,谁还非爱跟你去似的!”说罢,跺了下脚,也转身过桥回桃园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