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心法何在 改编乾坤
    练完剑法,林旭回房休息一会儿后,便洗漱一番,上床睡觉。

    睡到凌晨一点,他准时睁眼醒来,然后翻身坐起,盘膝打坐,开始修炼《青冥诀》内功。

    随着他修炼的时间越来越长,已是渐渐养成了习惯,而且随着他修为提升,自身的生物钟也是越来越精准。到现在,他已经不需要每次都定电子表闹铃,就能够在凌晨一点的修炼时间准时醒来。不过他却也做不到非常准确的分毫不差,但这个误差,已是不超过三分钟。

    三分钟的误差,基本没什么影响,所以他现在已经是不需要定闹钟了,靠自己的暗示设定,就能够按时醒来。如不需修炼,或延迟修炼时,他也能够自行调整,不会还在凌晨一点就醒来。反正他现在是不需要表,也能够差不多很精准地调整自己的作息了。

    练满三个时辰,六个小时,到早上七点时,他准时收功而起。起床出了宿舍,他又照旧练习自己最初练的那两套《红砂手》与《旋转乾坤掌》。

    其实这两套气功,对现在的他来说,已是基本没有什么作用,练不练的影响不大。只是最开始一直就练,到后来也就养成了习惯,而这两套气功的动作幅度都不大,简单舒缓。所以他现在,也是差不多就把这两套当作他正式练武前的准备动作。就像运动锻炼身体时,开始之前也都会做些准备动作,活动开手脚。而且这两套气功,对于功力提升,多少也还是有些作用的。况且练这个,就是要坚持。

    对于红砂手,他倒是推测这套武功应该是有其独门内功运行心法的,以心法配合使用,才能够称之为绝技,造成打中人身后,会在其中掌部位留下一个朱红色掌印的特殊效果。

    只是《气功》杂志中,未曾登载。或是那人还想留藏一手,故意不把心法公开,或是心法早已遗失,那人也根本不会,只是有这么一套效果不大又见效缓慢的修炼法门。

    林旭在后来,还曾向黄宗文专门请教过这套红砂手,看武当典籍收藏中,是否有全本的红砂手武功。但遗憾的是,武当所收录的武学中,竟然也没有完整的红砂手。林旭对此,也就只能是暂为抱憾了。

    对于旋转乾坤掌,他则另有想法,打算对其进行改编。

    这套旋转乾坤掌,跟太极拳的招式动作都颇有类似之处。林旭想吸收太极拳的精华,改编浓缩到旋转乾坤掌的“攀峰、探海、排云、摘星”四式内,对两者作一个有效融合。

    因为这两套武功的意理,本就有相通之处。旋转,就代表了太极的圆;而乾坤,跟太极的阴阳也是差不多,乾为阳,坤为阴,都是互通的东西。八卦之中,也各分阴阳。

    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分八卦,这都是同一套理论体系,只是各有不同阐述而已。

    既然体系相同,自然可以融合。林旭甚至怀疑,这套旋转乾坤掌根本就是有人模仿太极拳而所创下的特别简化版本。

    他因为内功是修炼的空空儿的《青冥诀》,所以现在整体武功的特性,也是一个“快”字。所有他学会的武功,以《青冥诀》的内力推动施展,速度都会比平常更快上几分。整体武功特性如此,这就跟太极拳的体系颇有很大不同。

    所以他虽有黄宗文这位太极拳的大宗师在身边,能够近水楼台先得月,却也从没想过去专门学习太极拳。因为这跟他目前整体武功的特性,是相悖的。他要是学太极,会有可能打乱自己的武功体系,造成自身武功的一定冲突性。

    至于他没拜黄宗文为师,武当的太极真传,黄宗文不能传他,这倒是在其次。现在市面上流传的太极拳很多,如陈式、孙式、吴式等等,武当的太极黄宗文不能传他,但这些市面上流传的太极拳,林旭学习时却也尽可以向黄宗文请教,这并不违反武当的门规。

    林旭想融合太极拳的精华,改编自己的旋转乾坤掌,也是有这点原因在内。他只是吸收融合,并不是直接学习,所以不会跟自己的武功体系产生冲突。而且他对旋转乾坤掌的融合改编,除了会吸收太极拳的精华与理论外,也同样会融入自己的武功特点及理解进去。另外则是这套武功非常简短,只有四招,他就算全是吸收的太极拳理论,也不会对他本身武功产生什么影响。

    不过他对旋转乾坤掌的改编,目前还只是处于初步的实施阶段,买了市面上许多太极拳的武术书籍进行研习,看哪部分适合吸收融合进去,距离完成还有遥远的距离。而以他目前的修为、见识、对武功的理解等,这改编对他来说也是颇为吃力的,哪怕只有短短的四招。

    所以他对这此,也并不着急,只是慢慢进行。在这个过程中,他对武功、招式等的见解,也会有很大提升,这属于另外一种学习。

    练完红砂手与旋转乾坤掌后,林旭又接着练习了一遍整套的十二路华拳。

    练完之后,他轻身跃出围墙外,在外面田地里捡了些枯草、干枝等物,准备回来进行生火。煤炭虽然是燃烧物,但也很难拿根火柴或打火机就直接点着,还需要有引燃之物。等把火烧旺了,再适量添加煤炭,才能够点着。

    捡够了枯草、干枝等物后,林旭便抱着这些再跃回学校内。

    回到自己宿舍,他将这些东西放在生铁铸造的火炉边,然后先把炉圈挑开,将里面烧尽的死灰用通条捅到下面灰屉内倒掉。

    将炉内死灰清理干净后,他拿了把枯草,用打火机点燃,放进炉内。待烧旺一些,接着把所有枯草塞进去,然后添加较为细小的干树枝,待再烧旺,又逐步添加粗一些的树枝。

    一步一步,直到火势差不多时,再开始添加一些细碎的炭渣与小炭。等这些被引燃点着后,再开始添加大一些的炭块。

    他们学校冬天取暖,都是烧这种铁炉子,以前村里的小学也是,家里取暖也一样,平日生火做饭也是差不多。所以他从小到大,不但看的多了,自己生火的次数也很不少,早就是熟能生巧,把这项技能练的十分熟练。

    到得现在,每次都是成功,再没有失败过的,这次自也不例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