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意外与提前 难道猜着了
    林旭正在生火添炭之时,听到外面响起了黄容的脚步声,接着稍过片刻,黄容的身影便出现在门口。

    林旭因为要生火,刚开始免不了会产生些浓烟,所以在开始前就打开了门窗通风,好让烟气能够更快散出去。这时随着火炉烧旺,里面燃烧比较充分,通过铁皮烟筒就能导出去剩余轻烟,室内的烟气已是少了许多。

    “在生火啊!”黄容站在门口,看着林旭正在火炉旁忙碌,笑着打招呼道。

    “嗯!”林旭回头向她应了一声,继续往炉内酌量添加炭块。

    黄容抬步走进来,道:“到我家去吃饭吧,我爸正做着呢,过去应该就好了。”

    林旭摇头道:“不用了,我自己吃就行,昨天才刚从家里拿的饭菜,都还没动呢!不吃一直放着,也容易坏。再说这火刚生起来,我也得看着,不然可能会灭。”

    说话间,他已将簸箕里的炭块添加了小半。说完话,他将剩余炭块连着簸箕一起放下。接着拿过笤帚,开始打扫火炉周边。刚才放了干枝枯草的,地上有不少残渣碎屑。

    “晚上吃也一样,天这么冷,哪那么容易坏。”黄容说着话走过来,揭开炉圈最中央的小炉盖,往里面看了一眼,道:“生成这样,不容易灭了。等你吃完饭回来,刚好烧起来,走吧!”

    “真不用麻烦了,我有带的饭菜呢,自己吃点儿就行。”林旭说罢,又拿起簸箕,用笤帚将炉面上的灰尘残渣清扫到簸箕内,然后拿过一块湿布,将炉面整个擦了一遍。

    黄容道:“我这都亲自跑过来请你了,你也不给点儿面子?”

    林旭笑道:“又不是一回两回了,我要是没饭,肯定过去吃了。”说罢,拿过火炉旁放着的铁壶。拿起感受了下重量,就知里面还有半壳水,便也没再添,将这半壶水放到了炉子上坐着。等待会儿温度上来后,就会把水烧热。

    “那你真不过去了?”黄容面上有些失望地问。

    林旭道:“等我把家里拿的吃完,没饭吃了,肯定……”

    正说到这里,话还没说完,忽然他房里桌上的电话“嘟嘟嘟”地响了起来。

    听到电话响,林旭便没再接着说下去,走到桌旁凑过去一看,但见来电号码开头显示的区号是齐省的,心知应该是李飞燕打来的。

    李飞燕过年前回家,说是回去跟“父亲”团聚,实际上是跟她师父团聚去了。

    燕子门的门派驻地及总部,其实是在首都。因为首都乃是全国政治中心,也可谓是各种消息的汇聚中心。京城之地,龙蛇混杂,又是中央政府所在地,自然消息最是灵通。燕子门被称作江湖的情报站,其总部驻地,自然要选在这消息最灵通之地。

    而不论燕子门,还是燕子门的前身神偷门,其门派所在地,也历来都是设在当朝政府的京师都城。

    不过目前燕子门的情报生意做的很大,所以各地也都有其分部。再加上当年神偷门被灭时,正是因为有一部分弟子不在门派之中,才能有机会逃脱,未被全灭,另起炉灶创下了燕了门。所以,燕子门在之后,也都是向来奉行不把鸡蛋全放在一个篮子里,虽门派驻地及总部在首都,但大部分弟子却是常年分散在外,并不全在总部。

    李飞燕的师父就是身在齐省省会泉城,负责当地的燕子门事务。所以眼下的来电号码,开头区号既是齐省,那自然多半应该是李飞燕来电。

    猜到是李飞燕的电话,林旭也没避着黄容,拿起接听道:“喂!”

    “喂,小旭!”那边响起的,果然是李飞燕熟悉的声音。

    “燕老师,是我。”林旭连忙称呼答道。

    那边李飞燕一听林旭对她的称呼,就知道他身边应该是有外人。不然只有他一个人的话,就没必要还特地称呼她“燕老师”了。林旭特地这么称呼她,是为了提醒她。既然林旭身旁有外人,那有些话就不方便在这时候说了。

    李飞燕因为某些事,原本心情是有些激动的,但这时一听林旭称呼她为“燕老师”,便立即吸一口气冷静下来,笑道:“我就知道你初二要回学校,所以打来试试,没想到一试就试着了,你来这么早啊!”

    林旭道:“其实我是昨天晚上就来的。”

    “哦!”李飞燕恍然了声,问道:“家里都还好吧?”

    林旭道:“都挺好的,他们也都很想你。”

    李飞燕笑道:“那不用多想了,我下午或晚上可能就会到。”

    “这么早?”林旭闻言,不由颇为意外,这才大年初二李飞燕就要着急赶回来,也未免太赶了些。她年前离开时可是说过,应该会过了初七后才回来。现在不按计划,提前了这么早就回来,肯定是有什么事。一时多想,便接着不由问出了口地道:“你是这边有什么急事吗?有事告诉我,我可以帮你去办的。”

    等话说完,他才想起黄容还在身边,看了眼黄容,就觉着自己这话实在是多问了。既然现在黄容在,那他跟李飞燕的这通电话,很多话就不方便说了,还是他提醒的李飞燕,自己身边现在有外人呢!

    既然很多话与很多事这时都不方便说,那他问也是白问。即便李飞燕提前这么早就赶回来确实是有什么特殊的隐情,那这时也不会在明知有外人在场的情况下,还冒着被偷听的风险在电话里眼他说。

    “没什么事,就是也想你们了呗!”果然,李飞燕在电话那边没有多说不该说的,只是笑着道。

    “哦!”林旭笑着应了声,问道:“那你坐什么回来?需不需要我去接你?”

    李飞燕道:“不用你接,我会搭辆顺路的长途车回去。也是凑着这车刚好顺路,我在家又待的没意思,所以就想着不如提前回来。”

    “哦!”林旭又应了声,道:“那我提前把你宿舍里炉子烧好。”

    “行,谢谢了!”李飞燕道了声谢,忽然问:“黄老师在家吗?”

    林旭闻言,不由又是有些意外,李飞燕这好端端的,怎么会忽然问起黄宗文。深想了下,立即想起天山派正是有请托燕子门帮忙调查黄宗文的事,心想莫非是李飞燕这次回去,得知了此事,从而让她猜到了黄宗文的身份?

    这般一想,觉着要真是如此的话,那黄宗文的身份离暴露怕就不远了。暗里叫了声糟,他面上自是不露声色,答道:“黄老师当然在家,他家就是在桃园,还能去哪?而且,黄容现在就在我旁边呢!”

    黄容在旁边听到林旭这么说,便从火炉旁稳步过来,然后凑过头对着话筒,向那边的李飞燕打招呼笑道:“燕老师,过年好!”

    “黄容你在呢,你也好,过年好!”李飞燕那边听见,也立即回了声招呼。不过听声音也显然是有些意外,没想到林旭那边正在旁边的外人就是黄容,她原本还以为是林旭妹妹林彤在。林彤及林旭的其他家里人,也都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所以相对她和林旭之间,自然也说得上是外人。

    “燕老师怎么忽然问起我爸了?”黄容打过招呼后,又凑头对着电话里问了一句。这位燕菲菲老师竟忽然问起她父亲,也是挺令她意外与好奇的。

    李飞燕在那边笑了下,道:“都是同校任教的老师,大家平常关系也很好,自然就顺便问候下。等我到了,还要上你们家拜年呢,我就是怕你们可能也出远门走亲戚,不在家,所以特地问下。”

    黄容道:“我们家里没别的亲戚,过年都是在家,欢迎燕老师你过来窜门。”

    李飞燕闻言答应一声,接着又与林旭闲话了两句后,便没有再多说,随后挂断了电话。

    她挂断电话后,黄容也没有再多留,告辞离去,回家吃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