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阻挠 要续吻吗
    “黄老师昨晚喝多了酒,又着了凉,身体有点儿不舒服,不宜见客,我看还是别去打扰了。”林旭见状,连忙开口找个借口,阻止李飞龙去见黄宗文。

    对于李飞龙为什么忽然对黄宗文生出兴趣,想要去认识这位素昧平生的乡下初中数学老师,他心里隐约能猜到。无外乎还是因为天山请托燕子门调查当年“黄河大侠楚黄河”的事,李飞龙因李飞燕刚才无心的“退隐江湖”四字而生出联想,对黄宗文的身份生出了点儿怀疑猜测,所以想亲眼去见见求证一下。

    天山派请托燕子门调查黄宗文之事,无论对天山派还是对燕子门来说,都是一件大事。更别说又是调查一个还不知确切地点的隐居之人了,肯定是遍洒网,把这件任务分派到了整个燕子门所有的分堂口中去。人多力量大,或者其中就刚好有哪个弟子见过黄宗文。

    对找人这种事,在没掌握到更多的信息与线索之时,其实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是遍洒人手,派更多的人去找,搜寻每一个可能的地方,然后不断缩小搜查范围。

    燕子门肯定不会就只采取这种笨办法,掌握的信息也绝不止就一个名字以及黄宗文出现在过首都。但首要做的,还是要把任务分派下去,让门下的所有弟子全都知道。知道的人越多,获得的帮助越大。

    李飞燕虽然身在武乡中学,远离燕子门,但之前也是早就知道了这件事。只是原本她师父以为她身处一座偏远的乡下学校,对这件事帮助不大,所以只是知会了她一声,叫她留意一些,并没告诉她这件事的太多信息。直到这次过年回去,她才了解了关于此事的更多信息与最新进展。而通过其中一条重要信息,她已是有九成把握,可以断定黄宗文就是他们燕子门目前正帮天山派所找的那位几十年前就扬名江湖的黄河大侠楚黄河。

    不过她虽然已能肯定,但目前只限于自己知道,并没把这件事立即透露出去。因为她知道,黄宗文与林旭的关系非同一般,而她跟黄宗文也是正儿八经的同事,跟黄容也算得上是朋友。天山派下这么大力气满江湖搜寻黄宗文,又请托了他们燕子门帮忙调查,可不是为了什么好事,而是跟黄宗文有仇,要了结些当年的恩怨。

    所以,为了保护黄宗文,她自然不会随意就透露。至少,她也要先征询过当事人的意见。于是,她也顾不得在师父那边多留,才过了年,初二就匆匆忙忙赶了回来。

    眼见这时大师兄李飞龙因她的无心之言,也忽然对黄宗文起了怀疑,她也是心中着急。听到林旭这么一说后,她立即顺着林旭的话接道:“是吗?”

    先向林旭故意问了句,她立即转头向李飞龙道:“师兄,既然黄老师身体不舒服,那我们就别去打扰了。”

    李飞龙闻言,看了看她和林旭,略想了下,点头笑道:“那好吧,既然黄老师身体不适,我就不去打扰了,下次有缘再拜会吧!”

    林旭与李飞燕闻言,都是不由心中暗松了口气。只是林旭这口气还没松完,却是又忽然眼神一紧地重新将心提了起来,然后起身向两人道:“那个,我去趟厕所,你们聊。”说罢,也不待两人答应,就转身出门而去。

    他才松了口气又忽然将心提起,却是听到门外远处传来了黄容的脚步声。而听着黄容脚步声正逐渐接近,明显是正往李飞燕的宿舍而来。他才扯了谎说黄宗文身体不舒服,要黄容这时候来了,可就容易在李飞龙面前说漏嘴。

    他功力比李飞龙和李飞燕都高,先一步听到了黄容的脚步声,这时便借口上厕所出去,要到外面拦住黄容,别让她过来。

    出了李飞燕宿舍门没走几步,林旭就见黄容的身影出现在了这排宿舍区的那月亮门处。他怕黄容见了他,先开口大声喊他,会被李飞龙听到,便立即一个闪身,施展轻功纵跃到了月亮门处,在黄容开口之前先向她叫道:“黄容。”

    黄容这时其实正在月亮门旁边,还没拐过来。林旭眼力好,透过院墙上部分的镂空设计先看到了她,而黄容视力受天黑影响,却是还没看到他,也没注意到他忽然施展轻功地一眨眼过来,因此却也没被他忽然就出现在眼前而吓一跳地惊叫。

    林旭这时先开口叫她让她注意到,她也就没受到惊吓。她所见到的,只是自己走到这儿,林旭刚好从月亮门里出来,两人正好碰上。见状闻言一笑,她向林旭道:“我见学校外面停了辆车,就想是不是燕老师来了,过来看看。嗯,是不是她来了?”

    “是。”林旭点头如实道。

    “那我去跟她打个招呼。”黄容笑着点了下头。说完,才忽然想起问:“对了,你出来干吗?”

    林旭道:“我正打算回我宿舍去。”顿了下,接道:“你也别去了,她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另跟了个人,不太方便。等那人走了,你再去吧!”

    “有什么不方便的,难道是她男朋友?”黄容想了下,忽然八卦地问,问完更是眼神发亮地道:“要是男朋友,那更应该见见啊,我看帅不帅,替她把把关。”

    林旭无奈地想了下,摇头道:“不是男朋友,就是她表哥,两人开了几小时的车,都挺累的,让他们休息下,你就别打扰了,你看我不也是出来了吗?”

    “表哥啊!”黄容失望地叹了下,但随即又道:“不过表哥表妹,也有不少亲上加亲的,就看表得远不远了?而且我就是去打个招呼,怎么就打扰了,好像我多烦似的?”

    “难道你不知道…自己话很多吗?”林旭这句话,本是想直接说“难道你不知道自己有多烦吗”。但说到停顿处,却觉着好像也太过直接,说出来也太伤人了些。最重要的是,他要说了,黄容会更加跟他说道地烦他。所以,他略停了下,改口了个较委婉的说法。

    “话多是说明我活泼开朗。”黄容横了他一眼,哼道:“难道像你这样,你这不止是话少,简直是内性到孤僻古怪,我都怀疑你有点儿‘自闭症’。”

    “那也没什么不好的,我自己觉着好就行了。”林旭不在意地一笑,道:“人最重要的,是能自得其乐,自己过得开心就好。”

    “哟哟,还挺能自圆其说的。”黄容挑眉看着他,下一刻立即撇嘴不屑道:“屁,人是群体性动物,不跟人接触交流,一辈子没朋友,最后孤独终老,怎么会好?我也就是可怜你,不想你最后落得个孤独终老,凄凉惨淡的下场,才专门跟你交朋友说话的,你还老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呸,谁还上赶着你了?”

    “是吗?”林旭笑笑,道:“那我还是求你让我孤独终老,放过我吧!”

    “我就偏不。”黄容踏前一步逼近他,仰起下巴带着些挑衅地直视着他双眼。

    林旭看着她美丽灵动的双眼,忽然嘴角略微一笑,也低头更逼近了她,两人鼻尖对鼻尖地差点儿就碰到。不过林旭保持的很好,虽很近,却是保持着寸许之差。就算只差毫厘,也绝不会碰到。

    “你干吗?”这么近距离很暧昧地对视了片刻,黄容先脸上略微一红,有些受不了地后撤移开目光。

    林旭笑道:“你不是不想让我孤独终老吗,我给你个机会。”

    黄容暗自一咬牙,忽然仰头重新逼近道:“好啊,谁怕谁,你要将来没人要,姐姐我就发善心,大慈大悲收了你。”说完,强忍着脸红闭上眼道:“来吧,先亲一个,反正咱们初吻不都给对方了吗,多亲几下也没啥?”

    林旭闻言,无奈认败后撤地直起身道:“你还好意思提?”

    黄容睁开眼,见他反缩了回去,眼中略微闪过丝失落,面上则得意笑道:“那有不什么不好意思的,那是我的得意之作,我没到处跟人去炫耀就算好的了!”

    林旭无奈叹道:“你是个女孩子,要点儿脸好不好,自重点儿!”

    黄容带着丝害羞地笑道:“咱俩什么关系,我在你面前再是轻贱点儿也没关系,只要你喜欢。”说完,还故作害羞地低下头。不过随即,又抬头道:“但你放心,我在别的男人面前,那一定是冷若冰霜,不可侵犯的。我只会对你不设防,只会对你自甘轻贱不要脸。”

    林旭闻言,更加无奈地摇头道:“行了,我认输,斗嘴我永远赢不过你。”

    “你知道就好。”黄容故作温柔地一笑,道:“有句话叫,‘人不要脸则无敌’,学着点儿。以后出去闯荡社会,有很多时候都需要不要脸。很多事,你非得要厚着脸皮硬着头皮去做。”

    林旭道:“好像你阅历多丰富似的,你也还没毕业呢!”

    黄容道:“但我打过工,算是闯荡过社会。而且像我这么聪明,这道理我早就悟到了。”

    “行,你最聪明!”林旭向她挑了下大姆指,伸手指向校门口,道:“那你就先回吧,明天没事,我肯定就跟燕老师过去了。明天咱们一块儿吃午饭,先想想吃什么?”

    黄容转头透过墙上的镂空往李飞燕的宿舍望了下,转回头笑道:“好,我等着你。”说罢,手贴到唇上亲了下,扬手给了他一个飞吻,娇声道:“记着想我哦,别来了菲菲,就忘了容容,爱你!”

    林旭见状,更是无奈,还头皮发麻地身上直起鸡皮疙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