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老实交待 瞒得不少
    等林旭回到李飞燕宿舍后,那李飞龙接下来却也没再待多久,便起身告辞。

    李飞燕见状,也不多留她这位大师兄,跟着起身,与林旭一起送李飞龙出去。送到校门外后,李飞燕也没对李飞龙有什么依依不舍,只是简单道别两句,便送李飞龙上车。

    然后,她目送着李飞龙开车拐上学校对面两百米外的那条柏油马路,消失在视线内,这才收回目光。收回目光时,她往斜对面的桃园内望了一眼,问林旭道:“你刚才说黄老师身体不舒服,是真的吗?”

    林旭摇头笑道:“黄老师昨晚确实喝了酒,这是真的,但他身体并没有不舒服,我只是觉着以黄老师的性子,不愿见外客,所以就替他挡了。”

    李飞燕道:“你挡的很好,不然我师兄要是一见黄老师,那就糟了。”说罢稍顿,不等林旭问,她便接道:“我这次回去,发现了黄老师的一个大秘密,你知道他是谁吗?”

    “知道啊!”林旭点头道。

    “你知道?”李飞燕讶然了下,以为他没弄明白她的话,又道:“我是说,你知道黄老师还有另一个隐藏的身份吗?”

    “知道。”林旭再次点头。

    “你真的知道?”李飞燕这回是真的惊讶了,有些不相信地问,“那你倒说说,他到底是谁,你都知道些什么?”

    林旭转头看向李飞燕,道:“我知道黄老师原本不叫现在这个名字,他原来姓楚,而且他会武功,还是个高手。”说罢,问李飞燕道:“我知道的,跟你发现的一样吗?”

    李飞燕闻言,不由更加惊讶,立即问:“你是怎么知道的?知道多久了?”

    “去年暑假,在去滨城的前几天,我就已经知道这件事了。”林旭说着向她歉意一笑,道:“很抱歉,我之前答应过黄老师不跟任何人说,所以才一直瞒着你。不过现在,是你自己发现的,那就跟我无关了。”

    “都这么久了,你可真能瞒。”李飞燕闻言,不由面露苦笑,随即叹口气,道:“没错,我发现的就是这件事。黄老师的真实身份,是叫楚黄河,还有个‘黄河大侠’的名号,早在五十多年前,就已经是名扬江湖的响当当人物。他活跃江湖有近三十年,然后不知道因为什么事,就忽然退隐江湖,消声匿迹,再也没有人知道他的消息与行踪。不过现在看来,他当初退隐江湖,应该是为了自己家庭,想要给家人一个安稳平静的生活,远离江湖纷争与打打杀杀。”

    林旭点了下头,继续保持歉意地道:“其实我还有件事瞒着你。”

    “什么事?”李飞燕看着他双眼问。

    林旭道:“我知道你们燕子门正受天山派委托,帮忙调查黄老师的行踪。”

    李飞燕奇道:“你怎么知道的这件事,我记得没跟你提过啊!这可是我们燕子门正在执行的一件大任务,几乎动用到了所有弟子。”

    林旭道:“这就是我要跟你说的,也是向你隐瞒的另一件事。”说罢稍顿,接道:“去年暑假快结束前,我跟小雪和她姐姐去省城的那次,我后来从省城离开,又转道去了一趟首都。之后回来,也是从首都回来的。”

    “你去首都干什么?”李飞燕闻言,不由十分意外面露惊讶地问。

    林旭略有些不好意思地一笑,道:“我去首都见我的一位笔友。”

    李飞燕微微皱眉一想,道:“就是那个叫卫青衣的首都女孩?”

    她确实知道林旭有一位叫卫青衣的笔友,正是首都人。不过她会知道这件事,却不是林旭主动告诉她的。而是她有次从门房经过,正好看到了门房玻璃窗上有夹着林旭的一封信。她当时注意到后,就过去细看了下,从信封上知道了给林旭写信的那人的姓名与地址。看过后,她后来还帮忙把这封信给林旭带了过去。给林旭时,又顺便问了几句,林旭也就稍提了提,她才知道这个卫青衣是林旭交的笔友。

    只是她原本以为,林旭跟这个卫青衣,也就只是笔友了。没想到现在才知道,两人竟然都已发展到了见面,而且是去年就见过了,看样子这两人关系的发展,远比她以为的要更快更亲近。且保持联系的方式,也早就不局限于只是通信,肯定电话、呼机、网络这些联系方式都有了。也只有能保持随时联系,林旭才能到首都去见这卫青衣。不然去了联系不着,也是白忙一趟。

    “是。”林旭点头承认,“另外,我也是趁着暑假快结束,顺便到首都一游,这也是我早就想去的地方。当时我跟小雪刚分手,也当是去散散心,一举三得。”

    “呵,可真有你的!”李飞燕一笑,转身往校门内走去,示意林旭跟上,两人连走边说。等林旭跟着走进校门内后,她接着道:“那你去首都,见着这个卫青衣了?”

    “是。”林旭点头,道:“不止见到了卫青衣,我在首都还偶然认识了一位天山派的弟子,叫苏紫。我……”

    他话还没说完,本正要接着说下去,但李飞燕听到这里,却是不由停下脚步,面上大惊难以置信地瞪大眼道:“你竟然认识了天山派的苏紫?”

    “对。”林旭再点了下头,道:“我在首都可还不止认识了苏紫,还认识了蓬莱派的王乾坤与武当的沈沉浮。”

    “这两人你也都认识了?”李飞燕这回惊讶的都不知该说什么了,这三人可都是当今江湖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是武林后起之秀。前年的那次七派论剑,若论二十岁以下者,这三人正是前三。林旭去了趟首都,竟然一下见全了。而去年首都又发生了什么事,竟把这三人全都吸引了过去。

    不过她稍后随即一想,便立即想到了是什么事。去年那时候,应该正是黄宗文在首都露面,被那左正雄撞见,然后左正雄宣扬出去,开始在江湖上发酵生起波澜之时。论起源头,竟然还是黄宗文。

    李飞燕最后忍不住一推林旭肩头,笑骂道:“你小子可真行,这么精彩丰富的经历,你回来竟然半个字都没跟我提,我还一直以为,你就是在省城多待了几天呢!”

    林旭连忙再次道歉,然后道:“主要是跟青衣的事,我不想多提。”

    “青衣?”李飞燕闻言,听出些别的味道地促狭笑道:“叫的这么亲热,难得是跟你这笔友好上了?嗯,长的漂亮吗?”

    “嗯!”林旭闻言,只是轻点了下头表示承认,其余没再多说。而关于两人间感情的事,他也不愿多说。点过头后,他立即转移话题道:“我就是从苏紫那里知道,她们天山派请了你们燕子门帮忙调查黄老师的事。”

    李飞燕见他立即转移话题,也知他不愿多说跟卫青衣的事,便也没多追问,跟着转口道:“那你把怎么认识的苏紫、王乾坤,还有沈沉浮,跟我说说吧?”

    林旭想了下,便捡了些能说的跟李飞燕简略说了。至于不该说的,他就没有多说,比如跟苏紫和王乾坤之间的纠葛。倒是跟两人都算动过手,他也都提了下。不过也没详说,但尽管如此,也是又引得李飞燕惊讶不已。

    两人一路边走边说,等走回到李飞燕的宿舍后,林旭也已是差不多把他去年那次的首都之行经历了什么,简略地跟李飞燕刚好讲完。

    回到房中后,李飞燕也回过头把她是如何发现的黄宗文原来就是楚黄河跟林旭讲了讲。

    李飞燕的这个发现,倒是跟黄宗文之前的猜测差不多。燕子门确实是从天山派那里,弄到了黄宗文当年的一张照片。然后通过翻拍,把这张照片洗了许多张,发给各地分部堂口以及许多在外的弟子。

    至于李飞燕在之前还没见到过这张照片,是因为一来燕子门得到这张照片时也过去了不少时间,二则是李飞燕的师父对此并不积极。

    首先,李飞燕的师父本就没太指望李飞燕这边,所以只是简单知会了她一下,并没给她透露太多信息;其次,也是最主要的,实则是李飞燕师父当年曾受过楚黄河的恩惠,而且还是救命之恩,所以燕子门中,他最不愿意出这个力,帮天山派去把黄宗文找出来。这在他来说,等于是恩将仇报。

    但他不愿出工出力去帮天山派,却也阻挡不了燕子门去接受天山的这个委托与这件任务。毕竟他只是燕子门一个分部堂口的负责人,并不是当今门主,影响不了整个燕子门的决定,也影响不了其他各地堂口的决定。所以他对于此事,只是表面上应承,实则消极对待。他左右不了整个燕子门与别地的堂口,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却还做得了主。别的地方发动人手积极找,他这边消极不找就是,给在外的各弟子知会,也只是为应付差事。

    所以,李飞燕此前在这边得到的信息实在有限,而她师父又是对此十分消极对待,她自然是没见过黄宗文当年的那张照片。直到这次回去,才在她师父那里见到。一见之下,她立即一眼就认了出来。

    她这次回去,倒也从她师父那里知道了她师父当年曾受过黄宗文的救命之恩,并且也了解了她师父的打算。只是知道归知道,她当时认出照片里的黄宗文后,却还是并没立即告诉自己师父。一来这事,她还需要当面找黄宗文确认,要能确认无疑才好;二来,隔墙有耳,她也怕说出来事机不密,另外齐省的分部堂口里,也未必全都是值得信赖,难保没有总堂安插的耳目,或是没有二心的人。门派团结是一回事,但这种御下手段,却也是历所多有常见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