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去而复返 不速之客
    “嗵!”

    林旭与李飞燕正在屋内说话之际,忽然屋外传来一声闷响,像是什么重物砸落到地上传出的声音。

    这声响很大,林旭与李飞燕在屋里全都听得清楚,闻声他们立即被打断住口不言,然后带着惊讶地对视一眼,一起出去查看。

    开门而出,挑帘走到外面后,林旭与李飞燕又是不禁面露惊讶之色,但见门外,却是李飞龙不知为什么又去而复返,正直挺挺地站在正对门口处。见到两人出来,他不但还是一动未动,而且也半个字不说,只是向两人面露苦笑,十分无奈与有些尴尬的样子。

    “师兄,你怎么又回来了?是忘了什么事吗?”看到是李飞龙,李飞燕立即诧异问道。但等说完后,她也注意到李飞龙的样子有些不对,似乎太过僵硬了,所以又紧接着担心地问:“你怎么了?”

    “他被人点穴了。”林旭一看李飞龙的样子,就立即看出来他是被人点了穴道。李飞燕虽然也知道点穴是怎么回事,但毕竟自身还是外力境,身无内力,空知道手法也用不出来,而她遇到的这种情况也少,所以却是一时没想到。不及林旭自己也经常用,一眼就能看出来。

    “黄老师。”林旭说完,又立即向李飞龙后面叫了一声。眼下身在武乡中学及附近的人中,除了他自己,也就只有黄宗文拥有能够点人穴道的功力与本事。所以点了李飞龙穴道的人,当然应是黄宗文,他也猜到了李飞龙是为什么去而复返。何况,他也看到了黄宗文。

    他这声话落后,李飞龙背后立即有个人影横跨一步,转了出来,正是面带微笑的黄宗文。却是他与李飞龙的身高差不多,紧贴着站在李飞龙后面,又是天黑处在李飞龙的影子里,以致林旭跟李飞燕刚出来时,都只瞧见了李飞龙,一时没注意到紧贴在后面的他。

    李飞燕自身功力不及,目力再是比普通人强上一些,夜晚视物也是有限,远不及身具内力的林旭,所以直到林旭叫破前,她也是都没注意到藏在李飞龙背后的黄宗文。而林旭也就是刚出来时没注意到,等多看了片刻后,就发现李飞龙背后的影子里还藏着一个人,并立即认出了是黄宗文。

    “黄老师!”见到李飞龙背后出来的人确实是黄宗文,李飞燕又是惊讶地叫了一声,不过叫过后,又立即改口道:“不对,楚前辈!”说着话,还抱拳恭敬地行了一礼。

    黄宗文摇摇头,道:“原来的名字,我已经不用几十年了,你还是叫我黄老师就行。”

    “是。”李飞燕又立即恭敬地答应一声,然后看了眼旁边的李飞龙,担心道:“我师兄他……”

    黄宗文道:“他去而复返,偷偷潜到了我家里去。”说罢,抬手轻轻一拍李飞龙的肩头,李飞龙立即哼了一声,能动能发声了。看来他刚才,却是连哑穴也都一并被点了。

    李飞龙被解开穴道后,立即转身向黄宗文深深一躬,同时抱拳行礼道:“楚前辈,多有得罪。晚辈只是心中存疑难解,所以想去见您求证下,并无任何恶意,万望前辈海涵!”

    李飞燕见状,又立即跟着行了一礼,向黄宗文道:“家师姓李名海,当年曾受过前辈的救命大恩,不知道前辈可还有印象?”

    黄宗文闻言一想,立即点头笑道:“当然记得,原来你们是李海的弟子啊,这可真是巧了,看来我与你们师父的缘份倒也不浅。”

    李飞龙接口道:“家师一直感念前辈大恩,却一直抱憾无以为报,这次天山派委托我们燕子门调查前辈行踪,师父没能力阻止总堂的决定,也只能是吩咐我们堂口不要出力,应付下总堂的差事。只是没想到,到头来却还是我们发现了您,真是愧对前辈当年的大恩。不过您请放心,这事我们一定保密,绝对不会说出去,泄露您的身份。”

    关于自家师父当年曾受过黄宗文救命之恩的事,李飞龙当然也知道。但他之前因为李飞燕的无心之言而对黄宗文的身份起了疑心,心中实在难忍好奇,便想去探个究竟,倒不是想要打探后泄露出去。之前林旭阻拦他去桃园的那个借口,他心中压根就没信,但见当时林旭和李飞燕都不想他去,他也就顺势而为,暂时作罢地假意答应。等之后告别离去,他开车出了两人的视线后,就把车停到路边,然后独自一人偷偷潜了回来,悄入桃园,想去查探一番。

    只是以他的功力,再是擅于隐藏,又怎能逃得过黄宗文的耳目,潜进去没多久就被黄宗文发现给拿下。而且当时都不给他说话解释的机会,立即便点了他全身穴道,让他不动也不能言,被挟着又重新回到李飞燕的宿舍。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也没有永远的秘密,纸终究包不住火,我的身份会暴露,也是迟早的事。”黄宗文闻言,摇头不在意地道。

    说罢稍顿,接道:“我其实早就做好了身份暴露的准备,该来的终究会来,有些事也是需要有个了结的时候了。既然是你们发现了,李海的弟子也不是外人,我不妨就把这功劳送给你们。你们回头就可以告诉你们师父,然后让他联系天山派,说找到了我。但别说这里的具体地址,另外找个地方,我约天山的人见一见。”想了下,他道:“江南有个叫梅乡的小镇,告诉天山派的人,正月十五前,我会在梅乡恭候。如果过了十五没人来,那到时就恕我不再奉陪了。”

    说罢,轻声悠然地发出一声长叹,似在回忆往昔。

    李飞龙闻言想了下,没有多说什么,又是抱拳一礼,恭敬地答应道:“晚辈会回禀师父。”

    顿了下后,李飞燕忽然开口接话道:“我们总堂通过对您各方面信息的收集,以及许多线索的排查,其实已经把您的隐居地缩小到了晋省范围,只是还没查到具体的地址。”

    这也是李飞龙之前为什么一听了她的那句无心之言,就立即生疑怀疑到黄宗文的原因。正因为排查范围已缩小到了晋省,而黄宗文身上又有疑点,他才会立即就联想地生出怀疑。

    “哦?”黄宗文闻言,也是不禁惊讶,道:“你们燕子门也真算得有本事,在这方面当真有独到之处。”

    “前辈过奖了!”李飞燕有些无奈地谦虚了下。

    黄宗文笑了笑,忽然对李飞龙和李飞燕道:“你们也不必等回头再说了,现在就给你们师父打电话,正好多年没见,我也跟他通通话聊几句。”

    两人闻言,对望一眼,自是立即点头答应,然后一行人便重新回房,由李飞燕拿起电话,拨通了她师父的号码。

    等电话接通后,李飞燕先简短向她师父李海说明了这边的情况,然后就由黄宗文接过电话去,亲自跟李海通话。

    两人几十年未见,自是免不了先一番感叹,尤其那边李海,更是心情复杂。当年的救命大恩半点没来得及报,这番不仅无力阻拦燕子门接受天山派委托调查黄宗文的事,到头来竟然还是他的弟子发现了黄宗文的身份,实在是对黄宗文有些愧对到无地自容了。也就现在是电话里,不然要是当面的话,那李海怕是都要给黄宗文跪下请罪了。

    两人正在通话之际,忽然黄宗文双耳一动,面色略微一变,暂拿开电话转头向林旭道:“林旭,外面好像又有不速之客上门,你去看看是谁?”

    林旭与李飞燕、李飞龙闻言之下,都是不由一惊。然后林旭立即答应一声,起身出门,李飞龙、李飞燕师兄妹两个看了一眼,也一起跟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