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竟是苏紫 泄名之贻
    林旭走到门口处,立即提聚内力,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更加注意起周边的动静。然后抬手开门挑帘,走了出去。李飞龙、李飞燕跟在他后面,紧随着一起出去。

    出了门后,林旭转眼一瞧,但见这排宿舍区内,一时并不见任何人影。不过这倒也是想当然的,以黄宗文的功力,没可能让人接近到门口后方才后知地察觉,来人应该离得还较远。

    否则若真是如此的话,那只能说明来人的功力比黄宗文还要更高。黄宗文眼下是内力境十二重圆满的修为,处在这一境界的巅峰层次,比他更高的,那只能是真气境修为的大高手。而若真是这种大高手,那林旭他们此时出不出去,也是作用不大了。

    不过如今的江湖上,真气境的大高手,都绝少出来随意走动。而且若真是真气境的高手,有心隐藏,黄宗文也未必能发觉得了。所以林旭猜测,来人的功力应该是比黄宗文要低的,甚至可能跟他自己差不多或比他还低,黄宗文是认为他能够应付,才让他出去的。

    当然,也可能无论是否功力高低,来人根本就没想隐藏,就是光明正大地而来,并没特意遮掩脚步声。

    瞧了一圈,没在这排发现人影后,林旭便转身往这排入口的月亮门走去。才走出五、六步,他就透过院墙上部分的那两行镂空,看到外面的中轴大路上,有个身穿白色上衣的人影,出现在这排院墙的镂空区内,正沿路往前而行。

    这院墙上部分的那两行镂空设计,高的那一行,普通身高的成年人站在外面大路中间,一般在这边只能瞧到肩头处。除非是个子矮些的,或是离得更远些,靠近路对面那边,那才可以看到外面行人的头部。当然,如果在这边离近了趴到镂空处去看,那也能小孔窥大,看清楚外面。

    但林旭现在的距离,透过墙上的那两行镂空,只能是看见外面来人的上半身与肩头部分。但透过上半身,林旭已是认了出来,来人是名女性,所穿的是件白色大衣。另外,虽还看不清对方的脸,但透过其身形与走路的姿态,他竟隐隐感觉到有些熟悉,似乎见过。但没见到脸,他一时间却也判断不出来是谁。

    心中奇怪了下后,林旭脚下不停地断续往月亮门走去。一边走的同时,他脑子里回忆闪过自己目前所认识的所有女性,与眼前这个只能见到部分的身影去一一对比印证,逐个排除。

    那边院墙到月亮门的距离,跟李飞燕宿舍到月亮门的距离,却是差不多远近。当林旭透过院墙上部分的镂空注意到外面中轴大路上那个女性身影时,外面的那人,也是同时注意到了他们。

    双方都并没有太过加快步伐,只是保持平速而行。当走到距月亮门五、六步远时,林旭通过自己脑内的对比排除,判断出了这个人影是谁,剩下就要看等见了后是否正确了。所以到得月亮门处时,他加快了一步,率先跨出月亮门,与来人在月亮门外的中轴大路上相遇。

    当看清楚来人那张拥有绝世之姿的面孔后,林旭忍不住面上惊讶地脱口而出道:“苏紫!”

    这个名字,与他刚才脑内对比判断出的身影,正是同一人。但尽管他提前片刻猜到了,可眼下亲眼见到确实是苏紫出现在他面前,还是让他忍不住十分惊讶。更别说,在刚才判断出有可能是苏紫时,他就已经很惊讶了。

    苏紫竟然找到了这里,而且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了这里。之前李飞燕和李飞龙不是都说,他们燕子门对黄宗文隐居地点的调查最新进展,还只是把排查范围锁定到整个晋省吗?怎么这才过去没多长时间,也就半个小时左右,苏紫竟然就登门找了过来。排查整个晋省会这么快吗?还是燕子门总部那边获得了李飞燕和李飞龙都还并不知道的重要线索,有了突破性的进展?所以立即通知天山派,而苏紫得到消息,就连夜赶了过来?

    “天山派苏紫?”李飞燕之前才刚听林旭说了他去年趁着暑假结束前,去过一趟首都,并在首都结识了苏紫、王乾坤、沈沉浮等人的事。所以这时一听林旭叫出苏紫的名字,就立即联系到了是天山派的那个苏紫,面上忍不住同样大惊地道。

    旁边李飞龙闻言,也是不由面现惊讶地低呼一声。他们燕子门正是接受了天山派的委托才调量黄宗文的,眼下这天山派的女弟子苏紫就忽然出现在此地,想当然是为了黄宗文而来。只是他们分堂得到的消息,总堂那边的最新进展不是才把排查范围缩小锁定到整个晋省吗,怎么这苏紫这么快就找了过来,是有最新线索吗?

    “林旭。”苏紫目光扫了眼林旭身后的李飞龙与李飞燕,然后转回看着林旭淡淡点了下头,道:“你果然在这儿?”

    林旭听她这么说,不由心下一动,意外道:“你是来找我的?”

    他一见苏紫找来了武乡中学,就以为是燕子门总堂那边得到了什么突破性进展,确定找到了黄宗文的隐居地,所以苏紫得到消息后,就率先前来查证,是为了找黄宗文的。没有想到,苏紫到头来,竟然只是找他。也就是说,苏紫目前,还并不知道他们天山派所要找的楚黄河就与她近在咫尺,隔了不到一百米距离,只间隔了一堵墙。也不知道楚黄河的隐居地,就是在学校斜对面的桃园内。

    既然苏紫还不知道黄宗文的隐居地就是在此,那就还有挽回的余地,只要不让苏紫跟黄宗文见上面,那她就不会知道。想到此处,林旭意外之余,也是有些松了口气。

    苏紫闻言,点头道:“我当然是来找你的,这里我也只认识你。”

    听到苏紫承认只是前来找林旭,并未提及半句“楚黄河”,李飞燕与李飞龙闻言之下,也是不禁有些意外地对视一眼,暗自都松了口气。但松口气后,两人却又不禁好奇起林旭与苏紫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竟然能让苏紫在这大年初二,而且还是大晚上的跑过来找林旭。另外,她能准确找来这里,是不是林旭跟她说过具体的地址。

    反正,这两人的关系应该绝不简单。尤其李飞燕之前才刚听林旭说了他结识苏紫的事,而之前林旭可是把这事一直都瞒着她的,所以眼下这臭小子是不是还有隐瞒,跟这位天山派的女弟子,其实一点儿都不像他刚才说的那么简单。

    但好奇归好奇,疑惑归疑惑,两人目光在林旭与苏紫身上来回了瞧了两眼后,却也都没开口多说什么。

    “你来找我……”林旭本想问苏紫找他是为了什么事,但话说到一半,想起李飞燕和李飞还在一旁,便又打住。不管苏紫在这时出现前来找他是为了什么,都是属于他的私事。

    他的事,被李飞燕旁听知道也就罢了,但他可不想被李飞龙也知道。虽然李飞龙是李飞燕的大师兄,但他跟李飞龙的关系可还不熟。所以打住后,他便转身向两人道:“我跟苏紫要单独谈点事,到后面操场去走走,你们先回去吧,也跟黄老师说一声。”

    他这话也是一语双关,除了他跟苏紫的对话不想两人旁听外,也是要两人回去告诉黄宗文一声,叫黄宗文暂时不要露面。只是黄宗文跟苏紫不照面,那这事就还可以暂时瞒住。当然,如果他们回去知会黄宗文后,黄宗文仍然决定要露面跟苏紫一见,那就是黄宗文自己的决定,跟他们无关了。

    “好。”李飞燕闻言,立即点头答应,没有多说别的。只是临走前,点头向苏紫笑了下,然后便拉着李飞龙回转她宿会去。

    苏紫见林旭没有开口向她介绍李飞燕和李飞龙的意思,便也没有开口多问。李飞燕点头冲她一笑,她也只是回敬地点了下头,没有多话。

    林旭目送李飞燕和李飞龙走进月亮门内后,便转过身向苏紫点下头,道:“走吧!”说罢,自己率先往后面走去。

    苏紫闻言也没多话,只是抬步跟上。

    走了两步后,林旭脑里想了想,没有立即问之前的那个问题,而是换个问题问道:“你怎么找到我的?”

    苏紫道:“你跟我说过,你许林那张身份证上的名字和信息是假的,但籍贯没假,晋省汾县,只是具体地址不一样。你假身份证上的地址是县城,而真实地址是在乡下。”

    “晋省汾县,这个范围就已经很小了,再加上我又知道你真名,托燕子门一查,很快就查到了。更别说,你在你们县里还挺有名,县重点中学建校以来唯一成功跳级的跳级生,还有之前分别得过市里和县里见义勇为的奖励。”说罢笑了笑,接道:“我就是没想到,你去年在首都的时候,原来还只是初中生。”

    林旭闻言,摇头有些无奈地一笑。果然自己的真名被人知道,就很容易被人给查到底。而且他在本地,也确实算有些名气。这次的跳级,以及前两次的见义勇为奖励,可还都受过采访报导,登过报纸的。只是那两次见义勇为的登报,为免他被歹徒打击报复,都只是用了化名。但这次的跳级成功,可是一件大好事,完全没有什么见得人的。学校为了扬名,也是对他大力宣传,很是在县城内都盛传了一阵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