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目的 直觉 拔剑
    有句话叫“人怕出名猪怕壮”,这世上人人都想追逐名利,但有时太出名了,也并不是件好事。名声越大,影响越大,认识的人也会越多,围绕增加的各种烦恼也会跟着增多。

    就像林旭现在名气大了,知道他名字的人多了,一些个人信息也就难免会被更多人知道。苏紫知道他的真名,找到当地一打听,实在是太容易不过了。更别说,她还托燕子门这种专业人士帮忙了。

    燕子门各地分堂之间互不统属,虽也有协同合作之时,但平常互相交流却不多,更别说是些小事了。因此李飞燕虽是燕子门弟子,并且就身在武乡中学,但她所属的分堂却还是齐省,晋省分堂有什么事情、执行什么任务,一般可不会知会她。

    所以,苏紫请晋省分堂帮忙调查林旭的事,她是半点不知情。更何况苏紫这事,是直接托给燕子门总堂,然后由总堂给晋省这边下的命令,就更不会去知会齐省那边了。而调查林旭,也确实只算是小事一桩。林旭现在在江湖上,哪里谈得上有什么名气,可不会像黄宗文那般,惊动到整个燕子门。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又走了两步后,林旭接下来终于问出了他刚开始打算问的那个问题。这也是最主要的问题,苏紫来找他是为了什么事,究竟有什么目的,竟值得大年初二就紧赶地过来找他。

    “不会是专门跑来给我拜年的吧?”问过之后,林旭又随口开了句玩笑。

    苏紫盯着他双眼,道:“你如果告诉我件事,那我可以给你拜年,再给你发个红包都行。”

    “是吗?”林旭笑了下,问道:“什么事?让你大年初二就这么着急跑过来?”

    苏紫道:“过年跟事情的轻重缓急,并没有直接关系。对我来说,过年也不是什么特殊节日,跟平常没有区别。我来找你,是因为最近知道了一件事,所以就过来找你,跟过年没有任何关系。”

    林旭闻言,不禁深有同感,他现在也是觉得过年越发没什么意思了,跟平常也并没有什么区别。反而因为家里要张罗过年,更繁碌了些。一些节日,过不过,纪不纪念,只在于个人喜好与是否看重,没必要是个节日就非得过。可惜,他是这样想,不喜欢过任何节日,连自己的生日也不喜欢过,但却说服不了家人、朋友也这样想,遵循他这套道理。只是像过年这种重要节日,他不想过,不喜欢过,却也还违逆不了父母,还是得照样回去过。但他也尽可能的减少过年的许多活动与繁文缛节了,反正走亲戚,他是一定不会再去的,能躲就躲。

    深有同感地点了下头,林旭道:“你说的很对,过年确实没什么意思。事情的轻重缓急,跟是不是节日,也确实没有太大关系。”说罢收起笑脸,郑重问道:“你要问我什么事?”

    苏紫闻言,倒也不禁颇有些意外地瞧了林旭一眼,没想到他竟认同她的这番道理。不过心里意外了下后,她却也没就此多说,以免再转偏话题。她接着面色一正,看着林旭双眼,也是郑重问道:“楚黄河在哪儿?”

    林旭闻眼,立即便是不由心下一惊。他刚才初见苏紫时,便立即以为苏紫能找到这里,就是为了黄宗文而来,但没想到苏紫却只是来找他的。而现在他以为苏紫是来找他有事时,没想到苏紫的目的竟然还是黄宗文。不同的是,是来找他,问黄宗文的事。

    但令他想不通的是,苏紫是怎么知道他跟黄宗文的关系的,又是从哪里知道的。更奇怪的是,如果苏紫知道他跟黄宗文的关系,又能找来武乡中学,那直接去对面桃园找黄宗文就是了,又为什么来找他问黄宗文在哪,这可真是奇怪了。难道是苏紫已经去过桃园,在桃园没见到黄宗文,所以又来学校找的他?

    心中虽惊,更转念想过了许多,但林旭却是保持面色不变。想了下,他故意装糊涂地皱眉反问道:“你们天山派不是正委托燕子门帮忙,一起调查这楚黄河的行踪吗,你怎么跑过来问我?我怎么会知道这楚黄河在哪儿?我还是从你和王乾坤那儿,才知道楚黄河这个名字的,以前听到没听说过什么黄河大侠?”

    两人这时已是停下了脚步,苏紫一直盯着林旭面上的面情变化,听他说完后,她面上表情没什么变化,接着问道:“好,我换个问题,你师父在哪儿?又究竟是谁?”

    林旭道:“我不是早就说过吗,我师父的事,不便奉告。”

    “你知道燕子门调查楚黄河的事,最新进展是什么吗?”苏紫忽然换了个话题问道。

    “我怎么会知道?”林旭闻言,自是连忙摇头。虽然他清楚燕子门调查楚黄河的最新进展是什么,才刚从李飞燕和李飞龙那里都听说了,但现在自然是要装作不知道。更何况苏紫既然能找来这里,那李飞燕这师兄妹俩所知道的那个最新进展,也未必就是最新的了。

    苏紫看样子也没以为他可能会知道,立即答道:“燕子门调查楚黄河的最新进展,是已经把他的隐居地缩小锁定到了晋省范围内。怎么样,是不是很惊讶意外?”

    林旭闻言,确实有些意外,意外的是苏紫说的跟李飞燕和李飞龙说的这最新进展竟然都是一样,并没有区别。所以,他有些搞不明白苏紫到底是什么意思了。既然她这边得到的最新调查进展也一样,那显然就应该还没找到黄宗文具体的隐居地,也就理应没可能知道他跟黄宗文的关系才是。可看苏紫现在的样子,却好像已经很肯定他跟黄宗文有关系了。

    想了下,他还是装糊涂地点头道:“确实挺惊讶的,没想到这位黄河大侠竟然跟我在一个省。”

    苏紫点头道:“没错,我得到这消息时,也很惊讶,很意外。楚黄河在晋省,你也在晋省,你觉着这是一种巧合吗?”

    “这为什么不是一种巧合?”话说到这儿,林旭算是有些明白过来了。苏紫看来还并不知道他跟黄宗文的具体关系,但因为燕子门的最新调查进展缩小锁定到了晋省,而苏紫又知道他也是晋省的,所以就把两者联系起来,猜测到了他跟黄宗文有关系,而且很可能是师徒关系。眼下这一切,都还只是苏紫的猜测,她并没有任何实证,来找自己,就是想从自己这里求证,打开突破口的。

    弄半天,原来这姑娘对他和黄宗文的关系全都只是猜测推想,并没有掌握任何实际证据,倒害他有些虚惊了一场。

    “我不认为这是巧合。”苏紫盯着他道:“晋省并没有太过知名的武林大派,近百年来也很出过像楚黄河这种闻名江湖的高手。你武艺高强,却来历神秘,我一直对你的师承很好奇。但现在知道楚黄河原来也是隐居晋省后,我就猛然省悟,我觉着很可能他就是你师父,也只有他这种大高手,才能调教出你这样的弟子。所以,别骗我了,告诉我他在哪儿?”

    林旭无奈摇头道:“这都是你自己瞎猜硬想到一块儿的,晋省这么大,我们为什么就非在一个地方?他隐居他的,我练我的,我们为什么就一定是师徒?江湖很深,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们这里出没出过高手,你又怎么可能全知道?没有扬名过江湖的,也未必就不是高手,你不要这么绝对。”

    “好,那你告诉我,你师父到底是谁?”苏紫问。

    林旭道:“我说过了,不便相告。”

    苏紫道:“那你就是蓄意隐瞒,你不肯说,我就会这样想。而且我的直觉告诉我,你和楚黄河都身在晋省,这一定不是巧合,你跟他之间一定有关系。我的直觉,一向很准,这次也不会有错。告诉我实话,别逼我跟你劝手。”

    林旭无奈道:“你就为这个要跟我动手,你们天山派跟这位黄河大侠到底是有多大仇?”

    苏紫道:“这用不着你管,你只需要告诉我,他在哪儿?”

    林旭道:“我都说了,我不知道,你问错人了。”

    “呛”然一声,寒光一闪。苏紫忽然探手伸入自己大衣内,然后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剑随她应手拔出,剑尖颤动着直指向林旭喉头,加重语气道:“告诉我!”

    林旭见状,面色不禁有些微微一变,没想到她说动手就动手,剑都拔了出来,竟然是来真的。刚才没留心,也没注意到她身上竟然还带着武器,藏了把剑。不过看这剑刚拔出来还有些颤动,应该是柄软剑。软剑的话,倒是方便藏在身上。

    两人本来就站的不远,这时苏紫拔剑而出,长剑加上她手臂的长度,剑尖距离林旭喉头也就二十厘米左右,刚好是他们学生用的那种直尺的长短。

    感受着剑尖上的寒气扑面侵袭,林旭面色一沉,道:“我不知道的事,又怎么告诉你?”

    “你真要我跟你动手了?我有兵器,你会吃亏。”苏紫道:“你现在告诉我,这是为你好,别等我师父知道后,亲自开口问你。她只会问你一遍,之后都不会给你机会求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