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相信直觉 现身
    “你半点实际的证据都没有,就认为自己的猜测是对的,这很难让人信服。如果你有证据能证明,那拿出来摆在我面前,让我无话可说。现在你只凭猜的就要跟我动手,逼我招认,这可就有点无理取闹了。你怎么就能肯定,你自己一定是对的?如果你是错的呢?”

    林旭摇着头,也确实很难理解苏紫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虽然事实上,她确实猜的挺准,除了师徒关系这点外,与实情基本出入不大,他真的跟黄宗文(楚黄河)关系匪浅。但苏紫没有半点实际证据就这么认定与肯定,也实在是太没依据与道理了。还是女人,真的就是如此的感性动物,做事全凭感觉,根本不讲道理。

    苏紫手中长剑纹丝不动,坚定地握着剑,语气也是坚定地道:“我说过了,我的直觉一向很准。以前我的直觉判断,一直都没错过,这次,我相信也一样。”

    “直觉?”林旭叹口气,真的是无奈了。虽然许多作品与影视作品中,都描述过某些人拥有神奇的直觉判断与第六感,甚至有些人的直觉判断特别准,乃至现实中,也颇有不少特别案例,证明第六感、超感觉这类东西似乎真的存在。但这种东西,从严谨的科学方面来讲,是并没有任何道理与依据的。

    林旭以前看这类作品时,其实也挺相信这种东西,认为人真的有第六感,而且是每个人都有,只是有的人感觉强些,有的人则弱些。而大部分人,都是属于比较弱的,甚至许多弱到基本等于无。

    其实这种东西,也可以归类到武功里面。当内功修为更加精深高明时,就会让人拥有某种超出五感之外的神奇感知能力。如佛家有所谓“他心通”、“天眼”、“慧眼”,道家也有“灵识”、“灵觉”、“神念”、“神识”等说。

    而事实上,凡是练武之人,对于危险,也都有种特别的感应,有远超寻常人的感知。武功越高,这种感应能力也越强。当危险到来之时,就已提前有了不同程度的预感,知道会遭遇危险,能提前防备。而往往越是生死关头,这种感应也越灵敏,许多人都是靠这种对危险的预感挣得一线生机,险死还生。

    作为一名练武之人,林旭当然也更相信这种东西。就像内功放在科学上来讲,也是有些解释不通。他本身现在对危险,也有一定的预感判知。所以对苏紫所说的直觉,他是相信的。但眼下双方处境是为对立,他自然是不会表现出相信,反而要拿科学道理来讲,一副实事求是,你这直觉根本没道理,作不得准的样子。

    不过他面上虽不信,但心中却是很惊讶苏紫的直觉之准。也不知道她这种直觉是天生的,还是她们天山派武功就拥有这种特殊效果,修炼后能够增强第六感的感知能力。又或者因为她是女的,而女人的直觉天生都比男人要强。又或者,这三方面原因都有,三者相加,让她的直觉判断更加精准。

    “对,直觉。”苏紫道。

    “你的直觉确实很准。”这句话不是林旭说的,而是他刚张开口打算要说,忽然黄宗文的声音就叹了一声地响起接道。

    这句话说完,最后一个音落下时,黄宗文的身影就已出现在林旭身后。

    林旭与苏紫这时其实并没有走出多远,也就才走过李飞燕宿舍所在的那排宿舍区,正在后面两座教学楼前的位置。两人这时停下脚步面对着面站立,苏紫背后正是初一初二那座教学楼前的场地,林旭背后则是初三教学楼前的场地。黄宗文这时,倒也不是就忽然紧贴着站在了林旭身后,而是出现在后面初三教学楼前的空地上。

    他话一说完,就忽然出现了,就像本来就已经站在那里,出现的丝毫没给人任何突兀感。自然的像旁边的花草树木,那么和谐,整个人与周围环境好像溶为了一体。

    以苏紫的眼力,也都没看清楚他到底是怎么出现的。尽管她正与林旭面对面而立,林旭的身体遮挡了她一部分视线,她刚才又是一直瞧着林旭双眼,注意力也基本都放在了林旭身上,但以她的警觉,也不该没注意到忽然多出一人才是。这只能说明,对方的武功,实在高出了她太多。

    “楚黄河!”透过林旭的肩头看向黄宗文,苏紫一眼就认出了来人正是她此时此刻不惜动手向林旭所逼问的那个人,也正是她们天山派连同燕子门目前在大肆搜寻的那人。

    燕子门所得到的黄宗文当年旧照,还是从天山派所得来。苏紫作为天山弟子,自然早就把黄宗文照片上的样貌记得刻印在了脑子里,这时只一眼就认了出来。时隔数十年之久,眼下的黄宗文跟当年照片上的样子并没太多改变,只是两鬓添了微霜,眼神里多了许多苍桑。

    “你果然是隐居在这儿!”叫出黄宗文当年闻名江湖的那个名字后,苏紫接着说道。说完,立即把目光转回到林旭脸上,带着愠意地瞧了他一眼,语气冰冷道:“事实证明,我是对的,我的直觉没错,你个大骗子。”

    林旭闻言,只能抱以满脸无奈的苦笑,然后斜身退开一步,转身更加无奈地看向黄宗文。他辛辛苦苦地地替黄宗文遮掩,甚至不惜要跟苏紫动手打一架,结果到头来,却是黄宗文主动现身暴露了。

    黄宗文看着林旭的目光,也是迎以无奈一笑,随即叹道:“你跟苏紫本来无怨无仇,在这之前,甚至还算是朋友,我不希望你因为我的事,反而让你们两人结了仇。上一辈的恩怨够深了,我不希望再延续到你们身上。而且本来我就打算要露面了,还何必呢?”

    苏紫闻言,没等林旭接话,就先冷冷瞥了林旭一眼,向黄宗文接道:“你不希望就没有了吗?他既然是你的弟子,那就天生跟我有仇,这已经注定了。只要你还是我师父的仇人,那他也就是我的仇人。”

    黄宗文摇摇头,感叹道:“我跟你师父,可不是‘仇人’两字就能简单概括的。”顿了下,道:“而且林旭,也并不是我的弟子,你不必把他当仇人。”

    苏紫闻言,面上不禁一讶后,就立即道:“你说不是就不是了,你觉着我会信你这种低级的谎话?现在想撇清关系,已经晚了。”

    “这不是撇清,是事实。不过你信不信,也无所谓。”林旭闻言,没等黄宗文开口,先接过话向苏紫道。

    “我当然不会信。”苏紫斜视着他冷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