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爱恨情仇 闭月仙子
    苏紫说完想了下,看了眼黄宗文,将手中举着的长剑放下。放下之际,她将长剑倒转,改为贴臂倒握,收在身侧。

    她刚才举剑对着林旭,是有威胁之意,想逼林旭说出黄宗文的下落。现在黄宗文既已主动现身,她还再举着剑,已是没有任何意义。

    首先她目的已经达到,虽然林旭没说,但黄宗文主动出现了,所以她不必再逼林旭;其次,在黄宗文这样的高手面前,她举不举剑,也作用不大。黄宗文真要向她动手,她可能都不会有还手的机会。

    何况她这次来,本意是试探林旭,以求证自己的猜测判断是否正确,还真没想过如果发现楚黄河后,自不量力地去跟其动手,替师父出手报仇。她再是自忖武艺不凡,也不认为自己会是楚黄河的对手。更别说现在眼见为实,更是清楚双方之间的巨大差距。

    不过眼下的情况,她也并不担心楚黄河会对自己有什么不利举动。再怎么说,楚黄河也是当年鼎鼎大名的黄河大侠,是正道人士、侠义之辈,不会丝毫不讲武林规矩,随便以大欺小,对自己这个晚辈出手的。

    何况,旁边还有林旭在。虽然她口口声声把林旭视之为仇,当作仇敌看待。但她心里清楚,其实很难对林旭仇恨起来,毕竟他们两人之间确实无仇无怨,反而之前关系还算不错。去年在首都那几天,他们相处得也算愉快。不止自己如此,林旭肯定也不会因为几句话,就忽然把自己当作仇人看。

    反正她心里不知为何,对林旭有种莫名的信任,觉着今晚只要有林旭在,她就一定不会有事,也会安全离开。这也是她的直觉判断,没什么道理可言。但她的直觉,向来都是很准的,所以她并不担心。而且直觉告诉她,楚黄河也肯定不会就随意对她动手,出手为难她。

    “你师父有没有跟你讲过我的出身来历,武艺传承?”黄宗文轻咳一声,忽然向苏紫问。

    苏紫道:“没有。师父跟你具体有什么仇,我也不知道。我只需要知道,你是她的仇人就够了。”

    黄宗文无奈摇摇头,坦然说道:“我其实是出身于武当。”

    苏紫闻言,不由面上一惊,随即想过之前种种,师父为什么跟武当一直不对付,甚至一直有敌视之意?而武当为什么在知道黄宗文一露面江湖后,便立即也派人前往首都,还是派的沈沉浮这武当掌门关门弟子?而沈沉浮又为什么在她面前,代表武当说要力保黄宗文?

    这一切的答案,原来就是黄宗文也是出身于武当。她立即就豁然开朗明白了,也知道黄宗文这句话是大实话。也只有如此,一切才解释的通。她想明白后,忍不住双眼一亮地点了下头,道:“难怪!”

    “看来这件事你是信的。”黄宗文笑着点了下头,道:“我听说你跟林旭也是交过手的,既然交过手,那你觉着他的武功,有半点武当派的影子吗?”

    他绕了个圈,却还是在向苏紫解释林旭确实不是他的弟子,因为他不想连累林旭,让天山派把林旭也视之为仇。

    苏紫闻言之下,仔细一想,不由面上一动,觉着倒也却是。

    去年在首都那次,她跟林旭并不止有较量过轻功。握手试力时,也算有小较了下内力。而她跟武当派弟子交手的更多,对武当派的武功也更熟悉。就拿她交手过的最具代表的武当弟子沈沉浮来比,林旭的武功,无论是轻功还是内力,跟沈沉浮都没有半点相像之处。

    其他外功招数她虽没跟林旭较量过,但通过王乾坤的转述,林旭与他打斗时,也是并没使过半点武当派的武功,倒是有不少少林弹腿与华山华拳的招数。但林旭所使的这些都是流传甚广的大路货武功,江湖上会的人着实不少,只是各自精通程度与使出的威力不一而已。林旭会使,也不代表他是少林或华山的弟子。而林旭的武功跟这两派还沾点边,跟武当则是半毛钱关系也没有了。

    这般一想,她不由动摇起来,心想林旭难道真不是这楚黄河的弟子,那他的一身武功又从何而来?还另拜有别的高明师父?这并无什么特别之处的一个小小乡下中学,难道还藏龙卧虎,另隐藏有别的高人异士不成?而楚黄河会选择隐居这里,可能目的也并不单纯,不只是隐居那么简单。

    这一刻,她与昨晚的武当掌门青阳子一样,也是因为想到林旭的“师父”另有他人,而有些陷入思维误区。不过苏紫这时,也没就此多想,而是忽然又转念闪过一个想法,向黄宗文道:“你闯荡江湖几十年,学过与懂的武功肯定不少,说不定秘笈都收集了很多。你如果是特意不交林旭武当派武功,而专门教他别的,也不是没有可能。”

    这确实是她刚才转念一想所想到的,而这种情况与可能性,在客观上也确实存在。

    “你要真这么想,那我也无话可说了。”黄宗文闻言,忍不住无奈苦笑了下,道:“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分清楚是非,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我不会故意混淆。林旭确实不是我的弟子,信不信,你自己判断吧!”

    林旭听罢,在旁边接过话向黄宗文道:“您是我的老师,我是您的学生。而且您也指点过我武功,有师徒之实。说我是您的弟子,也并没错。您没必要向她特别解释,随她怎么看都行。再说师生关系,也未必就弱了师徒关系。”

    黄宗文闻言,先是有些欣慰地一笑,随即感叹地无奈摇头,道:“我的事,你没必要跟我一起担着。”说罢,转瞧向苏紫,接道:“再说我也不是非要撇清你跟我的关系,我是希望你们两人不要因此反目成仇,凭生误会。”

    他看着苏紫道:“我跟你师父当年初识之时,原本也是关系不错的朋友,后来就是因为相互间误会太多,才致最后反目成仇。我不希望这种情况,也在你们身上延续。上一辈的恩怨,也不该在你们身上延续,你们也不该承担。谁是谁非,谁对谁错,当年的恩怨,我会跟你师父单独谈,就不要牵连林旭了。”

    苏紫瞥了眼林旭,面上丝毫不动地道:“师父会怎么做,我无权过问,我也做不了这个主。”

    黄宗文道:“但回头怎么传达,怎么跟你师父说,是你的事,我希望你能慎重决定。”

    苏紫神色冰冷地道:“你这是在挑唆我欺瞒我师父。”

    黄宗文摇头道:“我只是想要你据实而说,事实就是,林旭确实不是我的弟子。”

    苏紫冷哼一声,道:“我不需要你教我怎么做,我自己会判断。”

    黄宗文看着她双眼点了下头,便没就这个话题再多说。顿了下,他道:“既然你找来了,那就回去转告你师父,正月十五前,我会在梅乡恭候她大架。记得说清楚,我只等到十五,过时不候,之后也恕不奉陪。”

    “哪里的梅乡?”苏紫问。

    黄宗文道:“你师父知道。那是当年,我跟她初次相遇的地方,我相信她不会忘。”

    “要是她真忘了呢?”苏紫道:“你最好还是说清楚。”

    黄宗文摇头一笑,道:“要是她真忘了,就不会现在花这么大力气来找我了?要是她真忘了,那也正好,说明她放下了,但她显然没放下。”

    苏紫这回点了下头,没再多说,只是道:“好,我会转达到的。”

    说罢,她转头看向林旭,道:“我不喜欢别人欺骗我,哪怕你真的情有可原,或是什么善意的谎话,也照样是欺骗,谎话就是谎话。”

    林旭不在意地一笑,道:“逢人只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社会上都是如此,更别说江湖了。咱们观念不同,就别硬要谁认同谁了。我跟你说了真话的下场,是被你轻易找到我,找到了我家。你觉着这对我来说,算是好事?谎话、假名,都只是我的一种保护。如果有人存心不善,我为什么不能欺骗这种人?”

    苏紫道:“你觉着上次在首都,我逼你说实话,就是一开始存心不善了?”

    林旭道:“现在你都把我当仇人了,还说什么善不善的?不过‘吃一堑,长一智’,以后行走江湖,我会更小心隐藏自己的。我的真实信息,希望你能继续保密,别跟人说。如果将来有一天,我知道我的身份是从你这里泄露出去的话,那咱们就真成仇人了。”

    “我们本来就已经是仇人了!”苏紫盯着他双眼冷冷撂下一句,转身扭头便走。

    黄宗文见状,也没有开口多留苏紫。不过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他却是在后面送了句忠告道:“希望你还是能多交朋友,少交敌人。”

    苏紫闻言,冷哼一声后,脚下未停,头也不回地继续离去。

    目送着苏紫的身影远去,走出约有一百来米后,林旭转头看向黄宗文,笑道:“原来您跟天山派的仇,是跟天山派凌掌门当年有段爱恨情仇啊!”

    黄宗文虽然一直都没有明说过跟天山派之间到底是什么仇,但通过刚才的对话,林旭自然是听了出来。这只要是明眼人,也都能听得出来,苏紫肯定也有这样的判断。

    黄宗文闻言,摇摇头,带着感叹地无奈一笑,没有多说。不过他这个态度,自然也是等于默认了。

    “我听说天山掌门凌碧月,有个‘闭月仙子’的名号,据说当年还是江湖第一美人,不知倾倒过多少年轻男子,没想到却原来是独对黄老师倾心。”林旭又接了句。

    他的听说,当然是听李飞燕说的。去年从首都回来后,他可是从李飞燕那里探问恶补过不少七大派的事。现今各大派掌门的情况,自然是重中之重,基本信息他都是比较清楚的。不过一些隐情,自然不会随意在江湖上流传。就算以燕子门之能,也很难打听到。就像黄宗文当年跟天山掌门凌碧月有过一段感情纠葛的事,就很少有人知道。

    黄宗文这回听罢,还是无话。看了林旭一眼后,就掉头而走,也不跟他搭话。

    林旭见状,在后面摸了下鼻子,也不禁有些无奈尴尬,觉着刚才多话失言了。当年黄宗文与那凌碧月究竟有过一段怎样的感情,他并不清楚。但最后显然是不欢而散,而且看样子,谁也都不好受。黄宗文不愿提,显然是有些难言苦衷在里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