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耐性有限 传音搜魂
    林旭初时还以为是在做梦,但随即凝神一听,立即确确实实听到了那个声音,这才确定没听错。而且他自练武以来,睡眠质量一向很好,也向来很少再做梦。没梦的日子,已经有过很长一段时间了。

    那声音还在不断响起着,也确实是在叫着黄宗文的前用名楚黄河这个名字。每叫一声,会略停顿一下,像是在等待回声。

    这声音很奇怪,似远似近,忽远忽近,飘飘荡荡的如在天际,又像是被风吹得七零八落、四面流散,完全确定不了声音是从哪一个方向传来。

    这种声音效果,倒有些像是林旭以前自己研究琢磨“传音入密”时,没弄成功,所弄出来的那个像鬼叫似的声效。那时因为不懂施展传音入密时内力究竟怎么运用,再加上那时内力修为也浅,控制力也差。所以说话的同时运用内力,话一出口,反倒被内力给冲得七零八落、飘飘忽忽,听起来像是鬼叫也似。他还用这种鬼叫声效,装鬼吓过教导主任徐长兴。

    眼下的这个声音,忽远忽近、飘飘荡荡,也很有些像是鬼叫声。尤其由一个女声发出,更有些像鬼叫。但林旭并不认为,这真的会是鬼。首先他本就不太相信鬼神之类这些迷信的东西,就算有鬼,那也是人在装神弄鬼。就像现在这个女声叫楚黄河的名字叫的这么准确,再联系现在楚黄河这名字在江湖上所引起的风波,就能联想到这很可能是有什么黄宗文的仇家之类找了过来,故意在装神弄鬼。

    只是他也不知道,除了天山派,还有谁在大费周章地找黄宗文。而且燕子门的最新调查进展,也不过是才锁定到整个晋省范围,怎么眼下这人就这么准确地找过来了?

    当然,经过昨晚之后。燕子门与天山派的最新进展,应该都是已经找到了黄宗文。但对这件事,两派理应都不会随便向外透露才是。何况关于黄宗文的具体隐居地址,李飞燕与李飞龙这边并没报上去,只是传达了黄宗文正月十五前会在江南梅乡露面,约见天山派。而苏紫这边,也只是在学校遇到了黄宗文,还并不能确定黄宗文的具体地址。何况天山派,是应该更加对此事保密,不会外传的。

    想不明白,林旭也懒得多想。拿起枕旁的电子表看了下时间,但见是刚过凌晨零点不久。看过表后,他顺便把表佩戴在腕上,然后立即起身穿好衣服,开门出去。

    走出门外,反手掩好门,他立即脚下一点,施展轻功跃上前面那排宿舍的屋顶,飞奔纵跃着往桃园赶去。眼下来的这人,很可能是敌非友,他想要过去看看有没有能帮忙的地方。而且不管来的是谁,他也都想去看一下。就算真是鬼,他倒也想见识下。

    艺高人胆大,他并没什么好怕的。就如去年那次,即便是在魏长江、彭氏兄弟这三大高手的环伺下,他也仍够能在旁伺机而动,最终帮到黄宗文。现在他修为比那时又有增长,更没什么好怕的了,也自信更能帮得上黄宗文。

    施展轻功路过李飞燕的那排宿舍时,林旭发现李飞燕的宿会内却还是漆黑一片,并没有亮起灯。

    对此他有些奇怪,李飞燕虽然并没有修炼出内力,还只是外力境的武者,但练武多年,耳力却也是练得比常人要灵敏许多,而且睡觉也很警醒,稍微有些动静就能够察觉醒来。

    眼下这个还在一直断断续续喊着“楚黄河”名字的女人,所传过来的声音虽然并不大,但也不算特别小。以李飞燕的耳力,也理应能够听到才是。但眼下看去,李飞燕却是并没反应,还在宿舍里熟睡。难道就因为她没有内力,所以还差着点儿没听到?

    林旭心头疑惑间,已是轻身上了李飞燕这排宿舍的房顶,并且还是直接落在李飞燕那间宿舍的屋顶上。然后他停下来,侧耳仔细倾听了下下面李飞燕屋里的动静,结果发现并没多余动静,只能听到李飞燕睡觉时传出的平稳呼吸声。听起来一切正常,她还真是一直睡着,并没有听到这个喊“楚黄河”的声音。

    对此,林旭不禁又稍微意外了下。不过他随即想了下,却也没打搅李飞燕,去叫她起来。而是接着脚下一点,又独自继续前往桃园。既然李飞燕没醒,那就不妨让她继续睡着。也免得真是有什么高手来袭的话,李飞燕跟过去反而有可能被波及受伤。毕竟她还只是外力境的修为,在内力境高手的打斗中,实在难以插手,帮不上什么大忙。

    林旭速度很快,接下来只几个呼吸的功夫,便已是赶到了校门口处。飞身跃上校门旁边的围墙后,他纵目往斜对面的桃园内一瞧,但见桃园的院内,只有一人孤身执剑正站在院中,那人正是黄宗文。除此外,并不见有其他外人,显然那个喊话的女人还并没赶到。黄宗文显然也是听到声音后,出来准备应敌的。

    林旭才跃上围墙纵目往那边瞧去,黄宗文已是有所察觉,立即转头瞧了过来。见到是林旭后,他冲着林旭微微一笑。

    林旭见状回敬地点了下头,然后从墙头轻身跃下,接着只两个起落,便迅速赶到桃园,轻身飘落在黄宗文身前三步外站定。

    “你也听到这个声音了?”见到林旭身影落定,黄宗文立即开门见山地道。

    “是。”林旭点了下头,问道:“来的是谁?”

    黄宗文无奈长叹一声,道:“来的便是天山掌门凌碧月,想不到她竟没耐心多等几天,而且这么快就赶来了。这是天山派的‘传音搜魂’秘法,‘传音搜魂,追蹑千里’,最擅于寻踪搜人。”

    林旭闻言,不由面上一惊,也没想到来的竟然就是凌碧月。本来已经约好正月十五前在江南梅乡见面了,这位闭月仙子也真个是没耐性。不过本来无论苏紫还是燕子门,都只是单方面传达黄宗文的话,对方也并没回话说答应,就算不遵守,也还真不算是违约。但看凌碧月这么快就能赶来,显然应是在此之前,就已提前赶到了晋省境内或周边不远的城市。否则要从天山出发的话,绝没可能会这么快就赶到。

    “传音搜魂?”惊讶过后,林旭好奇于黄宗文口中说出的这门功法,问道:“这是什么武功?”

    “你知道物理学上有个理论吗?”黄宗文道,“说世界上任何物体都有其独特的震动频率与波动,哪怕是静止的,如一块石头、一颗树也有,只是普通人察觉不到。静物都有,动物自然更有,人也不例外。而且每个人所散发出的震动频率都不同,都是独特的。”

    林旭乍一听,不禁莫名其妙地面露讶然。自己这儿正问武功呢,怎么黄老师却谈起物理了?但听到后面,他有些懂了。应该是这门叫“传音搜魂”的武功,跟黄宗文所说的这个物理学上的理论有很大关系。所以听完后,他表示理解地点了点头。

    黄宗文看了他一眼,接着道:“这个理论,我们先人前辈也早有发现,传音搜魂跟此就有很大关系。这门秘法,类似于蝙蝠的回声定位,但更强大。它还能通过回声辨识每个人身上所不同的震动频率,只凭声音就能分辨出不同的人。如果一个人的震动频率被施展这门秘法的人记住,那就很难再逃脱传音搜魂的追踪。不论逃到哪里,躲在何处,只要施展这门秘法的人在附近,就能通过声音很快辨别找到这人。如果这人若再不小心答应了传音搜魂的呼叫,那更是容易被定位找到。每个人身上的震动频率,其实也算是各人气息的一部分。传音搜魂,通过声音就能追蹑气息。”

    “世上居然还有这种武功!”林旭听罢,不禁十分惊叹,有种大开眼界的感觉。这种颇带有神秘性质的武功,他以前别说见了,连听都没听说过,当真有几分鬼秘莫测。也难怪黄宗文只称这“传音搜魂”是秘法,而不说武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