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话说当年 冰魄寒光
    苏紫随后关上车门后,也是轻身一跃,横空跨过小渠,飘然落到自己师父身旁。

    “楚黄河。”凌碧月冷冰冰盯着黄宗文,声音清冷地开口道。她声音很好听,像是九天仙音,但却也冰冷冷不含半丝感情。即便是此时面对着多年前的恋人,也并无多少起伏变化。

    从她对这件事的态度,以及所花费的力气,还有今天就迫不及待地赶来来看,她对这事很重视。但此时真正面对黄宗文,她却又表现的清冷平淡。当然,这也可能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她还没爆发。

    “我现在已经不叫这个名字了”黄宗文此时看着凌碧月的目光很复杂,夹揉了多种感情在内。但这时开口回话,却也是压抑着保持声音平淡道。

    “那叫什么?”凌碧月问。

    “叫黄宗文。”黄宗文答。

    “姓黄?”凌碧月面色微起了一丝变化。

    林旭在旁注意到她表情的略微变化,心想黄宗文改姓黄,可能这里面还有点故事。或许当年两人在一起行走江湖时,黄宗文也曾用过姓黄的化名。这才勾起了她一丝回忆与表情变化,不过黄宗文用这个姓氏只是因为他原名“楚黄河”里面就有这个字,他是顺手而为随便取的,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林旭却也不清楚了。

    “对。”黄宗文点了下头,问道:“你怎么不等梅乡之约?”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安排?”凌碧月扬眉反问,“而且你为什么把地点安排在我们初遇之地?是不是想籍此唤起我当年的记忆还有对你的感情,想要让我因此饶过你?”

    “我没这样想。”黄宗文摇头,“我只是想,如果要选择一个地方了结我们的恩怨,那应该选择我们开始的地方,由始而终。”

    凌碧月道:“想的不错,但我不会让你如愿。何况,这也不止是我们两人之间的事。张云梦呢,怎么不把她一起叫出来?你想独自赴会受死,但我想杀你全家泄恨。”

    黄宗文长声一叹,道:“云梦早就过世很多年了。”

    凌碧月闻言,终于忍不住面色一变,问道:“当真?”

    黄宗文面上带着哀痛地道:“她当年受了你一记玄冰掌后,伤势就一直没有完全康复,留下了隐疾,最终……”

    他没说完,最后又化为一叹,但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这么说,她等于是死在我手里的?”凌碧月说完,忽然放声大笑,笑声似喜悦又似凄厉,笑罢冷声道:“死的好。”

    黄宗文瞧着只是一叹,没有说话。

    凌碧月看着他道:“既然她是死在我手里的,那你应该找我报仇才是,怎么不早来天山?”

    黄宗文道:“你当年并不是有心杀她,她是替我挡的掌,源头在我,并不在你。何况我早已决心退出江湖,当年所有的恩怨仇恨,都一起放下了。怨怨相报何时了,我能够放下,你也该放下。放下了,才没有烦恼。”

    凌碧月道:“你死了,我就放下了。”稍顿,接道:“而且我当然是有心杀张云梦,我早恨不得她死十次八次了。当年若是杀了你,我肯定也会立即杀了她,你难道以为我会放了她不成?”

    黄宗文叹道:“随你怎么想吧,我反正是已经放下了,也从没因此仇恨过你。”

    凌碧月道:“那是你没资格恨我,当年是你负我在先。”说罢忽然道:“屋子里还有一人,是谁,你又结的新欢?还藏到地下,生怕被我发现?”

    旁边林旭闻言,不由惊讶地瞧向房里。之前黄宗文没说,他也不知道,原来黄宗文在听到凌碧月的“传音搜魂”,知道是她前来后,就先提前把黄容藏了起来。藏到地下,确实算相对安全。看来黄宗文家里,应该是有地下密室。倒是这地下密室,他之前并不知道。但眼下凌碧月既然这样说,那肯定是有,她的“传音搜魂”,不会探错。

    黄宗文摇头无奈道:“当然不是,那是我女儿。”

    “你跟张云梦的女儿。”凌碧月提高了些声音,点头道:“很好,那她也要死。”

    说罢,忽然转头看向林旭,道:“这是你徒弟,他也要死。”话落吩咐苏紫道:“阿紫,待会儿你负责杀了他,然后再杀了屋里那个。”

    “是,师父。”苏紫闻言,恭声领命。说完,目光有些复杂地看了林旭一眼。

    黄宗文道:“林旭不是我的弟子,他只是我的学生。”

    凌碧月道:“那也一样。”

    黄宗文摇摇头,忽然道:“如果我束手就缚,任你处置,你能不能放过我女儿与林旭?”

    “黄老师!”林旭闻言,不由面色一变地惊呼出口,怎么也没料到黄宗文竟然会有这种想法。

    黄宗文向他抬了下手,示意他不用多说。

    凌碧月盯着黄宗文双眼,斟酌片刻,道:“不能,我说了要杀你全家。”

    黄宗文叹道:“那就只有动手一途了。”说罢,缓缓抽出手里的碧落剑。

    “碧落。”凌碧月看着他手里的剑,一眼就认了出来,恨声道:“当年是我帮你找到的这把剑,结果你转手就送给了张云梦。”

    黄宗文道:“当年我是一开始就该跟你说明白,这把剑是替我师妹找的。这确实是我的不对,是一场误会。其实咱们之间,也大部分都是积累的误会,又何必非要走到这一步,真分出生死才能罢休?”

    凌碧月道:“不是我非走到这一步,是你逼的。不必废话了,是生是死,就在今日。你要不想我再寻仇,那就杀了我。”

    话落,忽然伸手入怀,“呛”然一声,抽出一把寒气四射的奇特宝剑来。

    但见这把剑剑身竟是全然透明,不含半丝杂色,晶莹剔透,寒气森然,像是用一整块冰雕成的,而不是金铁之物。但若真是冰雕的,似乎也难用来打斗,未免太脆弱了。这剑除了看上去像冰,剑上所带的寒气也全然像是块冰,剑一掣出,周围气温都感觉降低了几度。

    林旭一见这把奇特的宝剑,便立即猜到了这把剑应是天山派的镇派宝剑,也是天山派历代掌门的信物,名叫冰魄剑,据说乃是以天山上所采的万年玄冰所雕铸。确实是冰,但这万年玄冰乃是结冻了万年的寒冰,坚硬非常,刀剑难伤。而采炼冰魄剑的万年玄冰,又乃是玄冰之精,更是坚硬,所以采炼为剑,名为冰魄。

    关于这把冰魄剑,也是林旭是去年从首都回来,向李飞燕打听七大派之事时所知晓的。这把天山派的冰魄剑在江湖上非常有名,并不算什么秘密,知道的人很多。

    冰魄剑质地非常奇特,所以林旭以前虽然从没见过,但一见到凌碧月亮出这把剑,就立即猜到她手里拿的,正是天山派镇派之宝的冰魄剑。而且凌碧月乃是当今的天山派掌门,冰魄剑也理应由她掌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