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飞瀑绝剑 螳臂挡车
    林旭放手施为,尽情施展,将这套平日练习还有些生疏处的猿公剑法使得越加得心应手,自然流畅。

    剑招如行云流水,内力心法也是运转的活泼圆转如意。剑越使越快,招越使越熟,让他打得颇有酣畅淋漓之感。

    忽然间,他将平日里没有练熟的一招“千山暮雨”使出。这招他平常怎么练,都使的不太顺畅练不熟。但这时借着这股酣畅之感顺势而为,趁势使出,却是十分顺畅地于实战中突破使了出来。

    此招一出,他手上剑光暴涨,一把剑好似化成了千百剑,剑影如山叠嶂,剑光如划破天际的无数雨丝流光,向苏紫激射而去。

    但闻“叮叮当当”一阵如密雨般的双剑交击暴响,林旭这一招“千山暮雨”竟将苏紫遍布身前的剑花尽数破去。并且还犹有余势,剩余剑雨向苏紫尽数攻去。

    苏紫哪料得到他一招就尽破去了她遍布身前的剑花,不由得花容失色,大惊之余根本来不及变招应对,只能连忙脚下一点,疾速抽身往后倒跃避开。

    林旭见状,却也不乘胜追击,只是收剑而立,并趁机调息回气。

    苏紫这一退,已是退到桃林边缘,紧挨着站在了一棵桃树下。站定之后,她见林旭并没有趁势追击,也是不由松了口气。

    他们这边打的双剑对撞冒火花,十分火热,那边黄宗文与凌碧月更是打的不可开交。这时两人打的都已是转移战场,由院子里直打到了桃林上方去。散溢的劲气不时摧折的周边桃树枝断树折,更不时有气劲爆响传出。

    而作为他们刚才打斗场地的院子,此时也是被破坏摧残的不轻,满地的剑痕,还有许多大坑小坑。尤其天山派内功是冰寒属性,天山剑法也是以冰寒为剑意,再加上凌碧月所用的又是由万年玄冰所制的冰魄剑,出手之间寒气更盛。这时满地的剑痕中,还夹杂有一片片雪白寒霜。

    黄宗文与凌碧月此时已打斗到桃林上方的深处去,林旭与苏紫处在桃林的边缘位置,一时也看不清他们所在,只能听到剑风呼啸与气劲爆响声不时传来。倒是透过桃林,望向里面有哪一块儿的桃树乱晃枝折,就能判断的出来他们是在哪块儿。

    苏紫见林旭没趁势立即追击,她便也没立即还手,抽空转头望了眼桃林里面,以判断师父在哪儿。

    林旭见苏紫没立即还手,吐出口浊气道:“现在你师父不在,不如我们不打了吧,歇会儿!”

    苏紫闻言,心里不禁有些哭笑不得,但面上却没显露,冷着脸轻叱道:“你以为我在干吗?报仇还兴歇息的?”

    林旭道:“我们又没仇。”

    苏紫道:“我师父的仇就是我的仇。”

    林旭冤枉道:“你师父又跟我没仇。”

    苏紫道:“谁叫你是楚黄河的弟子?你既然是他的弟子,那我们就有仇。”

    “女人果然都是不讲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理的。我本来觉着你还挺明理的,现在看也一样。”林旭摇头叹了口气,举剑向她招了下,道:“那行,来吧,输了别哭!”

    苏紫冷哼一声,道:“谁输还不一定呢!”

    话音一落,立即脚下一点,如片雪花般飘身而起。

    她飞身直上半空,然后挟着身体的重量,居高临下,身体倒转呈脚上头下地挥剑刺来。耀眼剑光从半空挥洒而下,有如一条剑光瀑布倾泻,气势惊人。

    她这一剑,竟是又换了套剑法。这套剑法,便叫做飞瀑剑法。剑招大部分都是自上而下攻击,模仿瀑布倾泻。

    林旭见她这一剑来得猛烈,气魄也大,料想她剑上所附带的内力自然也不弱,便不欲硬接,抽身而退,欲暂避其势。

    林旭脚下一点,往后退开了约丈许距离。

    苏紫眼见他退开,这一剑似乎收不住,仍旧往地面刺落击去。但眼见将要碰触地面时,她身然剑往上一扬,身子与接近地面处划过道优美的弧线,从倒落改为与地面平行的横飞,向退后开去的林旭紧追而至。

    而她这一剑的气势非但未曾衰落,反而经过这段距离的蓄势,更加大涨,如一条剑光瀑布,横空爆击。

    林旭也没料到她这一剑不但没落空,还能转折而至,而且气势不落反涨,速度也来得极快。

    眨眼间,剑光便已至眼前,耀目生寒。剑未至,剑上所带的寒气先至,让人浑身生寒,似要把人冻在原地,不能躲避。

    当此之时,林旭也来不及再退再躲。他若再退,可能会让这一剑的气势蓄得更足更大。

    这套飞瀑剑法本就是天山派祖师观瀑布倾泻而创,而瀑布也本就是落差距离越大,倾泻而下的水瀑气势越大。还有就是上游积蓄的水量越大,落下的气势也越大。所以这套剑法也是一样,积蓄内力便等于蓄水,蓄势越久,威力越大。

    苏紫刚才被林旭被迫击退后,并没有立即还击,除了是想要缓口气外,其实也是在暗中借机运转飞瀑剑法的心法以蓄势。林旭跟她说话,却也是正合她意,又趁机拖延了会儿时间,然后一剑爆击。

    这套飞瀑剑法不同于苏紫之前用过的那两套天山剑法与寒梅剑法,而是一套绝剑,只有短短三招,但每一招都是绝招,一经施展,威力极大,经常能够一招定鼎胜负。所以这套飞瀑剑法另有个名字,叫做飞瀑三绝剑。

    而林旭虽不知道这套剑法的根脚来历,但下意识的感觉却很准确,他若再退,确实会让苏紫的这一剑更加蓄势,也会在爆发那一刻威力更大。

    既不能退,他只有抬剑而挡,化解苏紫的这一剑。否则让苏紫的这一剑继续蓄势下去,他到时候更加挡不住,接不下,真个可能会因这一剑就落败。

    “当”的一声震耳大响,他抬剑一挡,挡下了苏紫的这一剑。一剑挡下,他一步未退,但身后脚下的地面,却是“砰砰砰”发出了一连串炸响,炸的尘土飞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扬。同时他也忍不住一张口,把头往旁一歪,一口鲜血喷出,显然是已受了内伤。

    林旭挡下苏紫这一剑的这招,却并不是猿公剑法内的招数,而是《妙手十三式》内的一招“螳臂挡车”。

    螳臂挡车本是个成语,意思是指螳螂举起前肢,试图阻挡车子前进,比喻自不量力,完全不成对比。做这样的事,必然失败。

    但《妙手十三式》内的“螳臂挡车”,却是以小挡大,能够真个做到。因为这一招,并不只是单纯的靠自己力量去挡,而是一招绝妙的卸力化力之法。如果把对方的力量全部化去,那本身的力量再小,也是可以挡下的。

    林旭眼见苏紫那一剑经过蓄势后,威力更增,便立即想到了用这招“螳臂挡车”来化解。《妙手十三式》虽然是空手的功夫,但也同样可以借用兵器来施展,因为兵器,本就是手臂的延伸。他只需在内力运行上,换以这招“螳臂挡车”的心法来施展即可。

    不过这套武功,到底还是空手搏击之术,许多化用到兵刃上并不太适合,但临时用下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就像这招“螳臂挡车”,就完全可以借用兵器来施展。

    “螳臂挡车”卸力之下,将大部分力道都化卸到了他脚下去,所以他人没退,挡下了这一剑,脚下的地面则炸开了。

    不过他虽挡下了苏紫这一剑,却并没能尽数化去其剑上内力。因为苏紫本身就比他功力更高,内力更深厚,修为强出他一个小境界,再加上这一剑又是经过了蓄势蓄力,所附带的力量更大,直超出了她本身基础力量的两三倍。而林旭挡这一剑,却是没能躲开,也避无可避后,仓促而接。所以两相比较,自然是他大为吃亏,虽卸去了这一剑的大部分力量,还是难免伤了内腑,受了些伤。

    至于他那口血吐出还歪头吐,却是不想喷到苏紫脸上与身上。

    果然这种出身大门派的弟子,非是可小觑。尤其苏紫更是天山掌门凌碧月精心调教的唯一弟子,还是七派论剑榜上有名的佼佼者。这样的人物,底蕴深厚,岂能小视。现在林旭就因为轻敌之故,而付出了代价。

    刚才他那一招“千山暮雨”迫退苏紫时,他本该乘胜追击,不给对方喘息之机地一举打败才是。结果他却念着两人朋友一场,不想逼对方太紧,给了苏紫蓄势反击的机会。

    主要原因,也是一开始他就没把这场打斗太当回事,真当成生死搏杀地去打。苏紫虽视他为仇,但两人终究无怨无仇,他还是很难把苏紫真当成仇敌来看,心里还是当个相熟的朋友。所以打一开始,就只是抱着跟朋友切磋的想法与态度,最多是有点儿危险的切磋。可切磋之意,在他看来是不变的。所以虽剑来剑去,切磋拼杀的凶险,但他却始终有留手之意。而且自信轻功更胜苏紫一筹,打不过就逃,靠轻功周旋,也不至于会落败,自问是稳占于不败之地了。

    结果轻敌大意,终究还是吃亏了。而且,他还拿苏紫当朋友看,但对方心里却未必这么看,可能真是把他当成必杀的仇敌了。虽然她跟他本身无仇无怨,但毕竟师命难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