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反袭为胜 谁卑鄙
    苏紫眼见林旭一剑挡下自己这招经过蓄势威力大增的飞瀑剑法,竟然还半步未退,不由得大吃一惊。接着又见林旭受伤吐血,再又是一惊。而见林旭吐血还歪过了头,也是意识到他显然不想喷吐到自己身上,不由心头一软,面上闪过不忍,脱口而出道:“你”

    但只说了一个字,接下来却不知该说什么了。

    “我还好。”林旭向她一笑,接过话道。

    话音未落,他忽然松手放开自己手中的剑,然后错身而过,出手如电地已是一只手搭在了她持剑的手腕上。

    苏紫见他忽然放开手中的剑,本就已吃了一惊。刚开始还以为他是受伤太重,拿不起剑了,心里都忍不住有些担心,哪料到他是借着两人现在离得很近的机会,故意放开手中的剑,然后空手入白刃。

    等她察觉到林旭一只手已搭到她持剑的手腕上时,已是有些迟了。她这时再是一惊之余,连忙横过剑柄想要点向林旭手腕,但还没来得及横过,就觉虎口合谷穴上一麻,已是无力握剑,再紧接着又是手腕阳池穴上一麻,更是没力了,不由自主地松手放开了剑。

    她另一只手连忙回援,但林旭出手的速度却是极快,似乎比他用剑的速度还要更快。他双手互缠,如是缠绕丝线一般已缠住了她另一只手。紧接着她另一手手腕上的阳池穴也是一麻,再接着两手肘的曲池、曲泽、肘卯、天井等穴也各是一麻,再接着便是两肩处的肩井、云门、巨骨、肩贞等诸穴。

    林旭连点了她双手手臂诸处大穴后,她那把剑方才“呛啷”一声落地。而剑落地的响声未停,林旭则又已紧接着矮身连点了她双腿上诸处大穴。点完收手后,那剑落地的响声方才停完,可见他出手之快。

    林旭出手这招,自然是妙手十三式中的“天蚕吐丝”。只是他本身跟苏紫并无仇怨,苏紫也不是奸恶之辈,他却是不愿下狠手卸了她关节,所以改为了封点她穴道。封这么多,则是怕她功力太高,会很快自己冲开。他连封同一部位的数处穴道,是封点在不同的经脉上,也是更为了封镇她内力,怕她冲开。

    他刚才虽然吐血受伤,看似严重,但其实并没有看上去那么重。那口血是体内震出的於血,吐出后就已顺畅许多。

    苏紫刚才所使的那招飞瀑剑法威力极大,但是大威力的武功,也越加消耗内力。这也算武功上的一种定例,威力越大的武功,消耗内力也越大,两者是成正比的。就像马力越大的发动机,也越耗油。想要马儿跑,哪能不给马儿吃草,道理都是相通的。

    所以,林旭敢肯定,苏紫那一剑发出后,己身内力消耗也是不小,会有一个短暂的虚弱期。他就趁此机会,突发攻袭。再加上他吐血受伤,看上去还伤得很重似的,这种表象也会相应降低苏紫的戒备心。他再又突然松手放剑,出其意料,果然一把反袭成功,制住了苏紫。

    “你卑鄙!”

    这时苏紫四肢数处大穴皆被封住,再难以动弹哪怕一根手指,气怒之下,忍不住接着前面的那个“你”骂道。枉她刚才心里还有些担心他呢,没想到他却趁机突袭,打了她一个不备。

    “我凭本事胜的,哪儿卑鄙了?”点完苏紫双腿上的穴道后,林旭直起身来忍不住长出一口气,然后抬手抹了下自己嘴角的血迹,不明所以的理直气壮问道。他明明是正面出手,光明正大打败她的,又没背后偷袭,哪儿卑鄙了?

    “我”苏紫说了个“我”字,又不知该接什么了。在她看来,林旭是借着她刚才对他的担心,而出手打了她一个不备的,所以自然觉着他趁这种时机出手,是有些卑鄙。但她刚才担心他,却不想说出口。而且再一想,他刚才也并不知道她有担心他,他借机出手,趁的恐怕是她刚用了一招威力极大的飞瀑剑法,耗力过大,未必有猜想她心情,去主动影响她心绪。冷静下来认真一想,也确实是她一时不备。而且她刚才用那招飞瀑剑法,也确实消耗内力过大。即便没有那个不该有的担心,也未必就能躲过林旭刚才那下速度极快的反击突袭。

    “我还觉着你卑鄙呢!”林旭看着她忽然道。

    “我哪儿卑鄙了?”苏紫不由瞪着眼气道,她活这么大,可从来没人给过她这种贬义的评价。就算有恨她的,也不过骂她些“可恶、该死、臭娘们”之类,最多骂句“贱人”已算狠的了。可她行事一向光明正大,光明磊落,坦坦荡荡,何时谈得上卑鄙了。

    林旭道:“你明知道我没有拿你当仇人看,跟你打这一场也就是寻思大家切磋下武艺,在你师父面前演演戏,应付应付就算。反正最后能决定胜负的,也不在咱们。事情会如何发展,也不是咱们俩能主导,咱们做好陪练配角就行了。可你还用这种绝招,下这种狠手,真想杀了我啊?”

    “我”苏紫说了个字,又有些语塞。顿了下,冷着脸强道:“我早就跟你强调过几次我们是仇敌了,是你自己不信,还拿仇敌当朋友,这可不怪我。”

    她心里当然清楚林旭对她的看清,从林旭几次推脱不想跟她动手也能看得出来。其实她一开始,也是抱着切磋较量之意,打归打,不必下死手。反正最后能决定胜负的,确实不在他们,要看自己师父和那楚黄河的最终胜负如何。他们要哪个胜了,轻易就能反手灭了他们这种小辈。他们再打的激烈,拼死拼活也没用。

    可她从小就是心高气傲的人,也有足以自傲的资本,前年七派论剑,她一战扬名,跟武当派的沈沉浮都拼了个不分胜负。当今江湖年轻一辈者,若论二十岁以下的,她当得上数一数二。

    可林旭的出现,完全打破了这点。去年在首都时,她还不知道林旭的具体年龄也就罢了。但昨天她知道了林旭去年原来才只是初中生,就觉着这小子的潜力实在太大了。若到她同样的年纪,怕是修为绝对赶超她,就算只论现在,林旭的真正实力,也未必就弱于她多少。

    她到底年轻气盛,争强好胜的心还是有的。所以今晚的交手,她虽不打算下死手,却是存心想着一定要胜过林旭的。一开始,她确实占着上风,压制住了林旭,但打到后来,林旭却反而压制了她。两人攻守易势,林旭占了上风。

    接连被压制,最后还被逼退,她刚才一时好胜心切下,便也没想太多,就把飞瀑剑法这种绝招使了出来。刚才看到林旭受伤时,她其实就已经后悔了,但这时也晚了。

    可没承想,林旭硬接她那一招威力极大的飞瀑剑法后,不但未退半步,而且受伤竟然也没多重,还趁机反施突袭,把她给制住了。眼下自然是胜负已分,她败了,林旭胜了。她刚才骂林旭卑鄙,除了是觉着林旭在她担心他时出手突袭外,也是因为自己落败输了,心里一时很不甘、很难受生气的缘故。

    不过这会儿,她心里已相对平静了下来。她不是那种嫉妒心很强的人,好胜心与不甘,也都是一时之间,意气之争,过后想开了就好。

    “你说的对,是我看的太乐观了,没太当回事。”林旭可不知道苏紫心里这时的想法,闻言之后,反而颇为认同地点头道。说罢,又忍不住叹了口气。觉着以后两人要真成了你死我活的仇敌,见面就要打一架拼个生死,这感觉实在不好。

    “你要以后不想我再找你报仇,我给你个一劳永逸的办法,现在一剑把我杀了。”苏紫看着林旭,忽然开口淡然地建议道,说的好像不是她自己的生死。

    “好主意”林旭忽然道,然后看着她双眼顿了片刻,接道:“个屁!”

    “你年纪轻轻的,这么想死吗?”骂了句,接道:“再说这也不是好主意,你死了,你师父还不得找我报仇。就算今晚你师父也死了,你们天山派也不会放过我,更是结了大仇了,你这是彻头彻尾的馊主意。冤家宜结不宜解,冤冤相报何时了,没听说过吗?你跟你师父一样,都是太想不开了,钻死结。你师父当年跟黄老师到底结了什么深仇大恨,我不知道。但就咱俩这点事,犯得着吗?”

    苏紫道:“那你要想好,有机会,我可是会杀你的。你现在手下留情,我将来可不会。”

    林旭看着她,很自信地道:“你这回输了,以后也不会有机会赢。”稍顿,道:“但我要警告你一句,你要找我报仇就只是我,别连累我家人,他们都是不会武功的普通人。”

    苏紫道:“放心,我们天山派是名门正派,不会牵连无辜。”

    林旭道:“那就最好,光是你,我不怕。”说罢,又忽然摇头叹道:“现在说这个有点儿早了,今晚最后的胜负还没决出呢!要是你师父胜了,我可能也没机会见到明早的太阳了。”

    苏紫道:“那你应该趁现在赶快逃。”

    林旭道:“还没见分晓呢!再说,我对黄老师同样有信心,他一定会赢。”

    “那可不一定。”苏紫还了句。

    林旭笑了笑,没再接话,弯腰把地上掉着的两把剑捡了起来,然后直竖着插在地面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