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鼙鼓千军 以音对音
    ,精彩小说免费!

    白乐天便是唐朝著名诗人白居易,因名居易,字乐天,所以又称白乐天。

    白居易的诗,林旭当然学过,而且还学过不少。不过这首《长恨歌》,他却是没有学过。因为这首诗,是一篇叙事长诗,全诗共一百二十句,八百多字,实在太长,并不适合初中学生学习。就算高中,正式课本上也没有,而是放在读本上作为选修。

    不过林旭虽没学过《长恨歌》,也没在别的课外书上看过完整的《长恨歌》,但这首诗里面的许多名句他却是听说过。比如“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全无色”、“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等。

    这些名句流传甚广,他在许多武侠小说中就有看过引用不少。另外,他还知道这首诗写的是四大美人之一的杨贵妃与唐明皇的故事。不承想,凌碧月竟能把这首诗演变为一套音剑合一的剑法。

    “缓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林旭这边心里暗自思忖,那边凌碧月手上口上不停,又是吟唱两句,一连两招剑法发出。

    像这种诗句,有的人是把一行两句诗当作一句来看,而有的人则是把单独的七言一句当作一句诗。《长恨歌》要是把一行当作一句的话,那全诗是六十句,但凌碧月显然是把七言当作一句,每一句诗都演变为一招剑法。全诗一百二十句的话,那这套剑法也当是这个数。

    “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凌碧月又是接着吟唱两句,两招剑法使出。

    鼙鼓又名骑鼓,乃是古代军队中用以发号指令的一种乐器,所以鼙鼓常用来代指军队与战争。这句诗写到军队与战争,应该是唐明皇当政时,著名的安史之乱发生,军队攻入长安,惊破了宫中正演奏的霓裳羽衣曲,打破了盛世王朝的太平繁华,也打碎了唐明皇与杨贵妃的安稳幸福生活。

    凌碧月“渔阳鼙鼓动地来”这招剑法使出,大有金戈铁马之意。而她天音诛神在这招声音中的转变配合,更是有千军万马、铁蹄震地的滔天杀气。

    林旭即便远在桃林这边,相隔差不多有二百米远近,也是听得头脑发震,眼前隐隐还有生出千军万马、无数铁骑向他冲杀而来的幻觉。当下连忙提聚内力,凝神相抗,方才不受影响。

    而旁边的苏紫虽然功力比他更高,且对她师父的“天音诛神”以及这套“长恨歌剑法”更加熟悉,也更深为了解,更有抗性;但她身上这时十几处穴道被林旭所封制,经脉也因此受阻不畅,内力运行大受影响。所以反而这时抗性不如林旭,被她师父这招“渔阳鼙鼓动地来”的天音诛神震的有些脸色发白。

    而紧接着的那招“惊破霓裳羽衣曲”,更是让人听得刺耳头疼,十分难受。

    “霓裳羽衣曲”本来是首很好听的乐曲,但被乱军攻来所惊破,自然是声音走调,十分混乱。惊乱之下,生出了许多刺耳的乱音。

    这种声音,有种像是用刀尖这类尖锐器物在刮挠玻璃时发出的声音,甚至比这更加刺耳难听,让人听得十分烦乱难受。林旭觉着自己这辈子,都没听过这么难听难受的声音。

    而这种声音中,还隐含了超出人类正常能接收听到的声音频率,已经能够通过声音的震荡直接影响人的身体内部。所以即便他以内力暂时封闭了自己耳部听觉,也是作用不大,感觉这声音,像是直接响在脑子里似的,再捂耳朵也没用。

    转头看向这时抵抗力更差,听得更加难受的苏紫,林旭道:“我们不如再离远点儿吧!”

    苏紫看着那边自己师父与黄宗文的打斗,摇头道:“不用,我师父又不是向我们发功,也就是受点影响,听得难受点,其实不会有什么大碍。你现在,还是多担心你的黄老师吧!”

    林旭看向那边的打斗,也确实对黄宗文又更多了层担心。他们两人离这么远,都已经是很受影响了,更别说离得更近,又是凌碧月主攻对象的黄宗文了。更何况,黄宗文除了要承受抵抗凌碧月吟唱发出的天音诛神外,还要凝神接战,对抗凌碧月手上的剑法,比他们要压力更大,更加辛苦。这时他手上的剑法,在凌碧月的天音诛神影响下,已是有些不断生乱,被压制在了下风。

    凌碧月所自创的这套《长恨歌剑法》,本身就已是一套十分精妙凌厉的剑法,更别说又还在其中加入了自己的天音诛神,音剑合一,一招发出,其实有两重攻敌手段,一是剑法,二是音波。剑法杀敌,音波拢敌,端的是非常厉害。

    “九重城阙烟尘生,千乘万骑西南行。”凌碧月开口吟唱中,又是接连两招剑法使出。

    “跟我说话。”苏紫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那边的打斗,一边辛苦抵抗着自己师父于吟唱中所发出的天音诛神,忽然开口向林旭道。

    “说什么?”林旭不禁听得一时莫名其妙,有些奇怪地转头瞧了她一眼。

    “随便说什么。”苏紫仍是没转头,“说话可以帮我们抵消一些天音诛神的影响。对付声音,除了堵耳朵,只能是声音对声音,你物理书上没学过吗!”

    林旭一听,不由立即恍然,确实想到了物理课本上有一节教过,说是身边有巨大声音发出时,除了可以捂耳朵保护听力外,还可以张口大喊,这样同样可以起到保护作用。这就是声音对声音,对外来的侵略音产生了一定的抵消作用。所以自己张口发声,确实对外来侵略音有一定抵消力。

    “你一说我想起来了,确实学过。”林旭点了下头,向苏紫道:“那也不用非说话,我们张口大喊就行了。”

    苏紫白他一眼,道:“你不觉着傻的话,就自己喊吧!”

    林旭闻言一想,觉着没事瞎喊,确实是有点傻。而且一喊的话,也容易引起那边黄宗文与凌碧月的注意。黄宗文眼下对凌碧月的这套长恨歌剑法,本来就抵抗的很辛苦了,万一他一喊,让黄宗文觉着是他出了意外或受了伤,那反而会让黄宗文分神,更加影响黄宗文。真要这样,那就成无益而有害了。

    苏紫其实也有这个想法,不单是觉着没事张口喊会显傻。她也担心自己一喊的话,被师父听到误会,会分了师父心神。另外她自己这时反遭落败受制于林旭,也是不想让师父发现,觉着丢脸。

    不打算喊,林旭略尴尬一笑后,问苏紫道:“那说什么?真想说话,反倒一时想不到要说什么了?”话刚说完,忽然想到件事,又立即接道:“对了,我想到个话题。你师父这套《长恨歌剑法》,你应该也没学过吧?”

    苏紫道:“学了,但还没练成。这套剑法是要跟天音诛神音剑合一,我天音诛神还没练成,这套剑法也就练不成。只学剑法招式,其实威力不大。这套剑法的心法,也是跟天音诛神关连的。必须得学会天音诛神,才能练成这套剑法。而且我师父还说,我少不经事,没有她那样的恨意。这套剑法的剑意就是恨,‘天长地久有时尺,此恨绵绵无绝期’。没有这样的恨意,就发挥不出这套剑法的威力。”

    林旭听的点了点头,最后感叹道:“你师父做事也未免太偏激了,到底多大仇多大恨,非要你死我活才能放得下吗?”

    苏紫冷哼一声,道:“还轮不到你来评价我师父!”

    林旭不在意地一笑,道:“我就评价了,怎么样,你还能咬我啊!”

    苏紫现在连根手指头都动不了,当然不可能拿他怎么样。闻言只能是又冷哼一声,转头怒瞪了他一眼。

    两人开口说着话,以音对音,确实是对天音诛神传来这边的余波有些抵消,受到的影响比之前小了一些。所以尽管苏紫现在有些生气地很不愿跟林旭说话,但为了自己能轻松些,抵消些天音诛神传到这边的余波影响,她稍顿了片刻,还是接着说道:“《长恨歌》全诗共有一百二十句,前二十六句主要是写杨贵妃进宫受宠之事,我师父不喜欢,就舍去不用,只保留了后九十四句,所以这套剑法,也就只有九十四招。”

    “哦!”林旭闻言,又听得点了点头。原本他以为,《长恨歌》全诗既然是一百二十句,那凌碧月这套剑法也应该就是一百二十招。没想到凌碧月却是舍去了前面二十六句不用,只保留了后面九十四句。不过九十四招,也是足够多了。只是他到底对《长恨歌》不熟,没读过全诗,所以也不知道凌碧月现在是使到了哪儿,没法通过她所吟唱的诗句来判断。

    忽然间,那边黄宗文张口发出一声长啸,手上剑光又复一盛。

    苏紫都能想到的事,黄宗文对敌经验丰富,又正好是中学老师,有时也帮学校的同事代下物理课,用声音对抗声音,当然也能想到。他这个时候,却是也想到这办法用了出来。

    他虽然没学过什么专门的音波功夫,但内力精深,张口啸叫地大声喊传来,自然是声音高昂,对凌碧月的天音诛神,有着更大的对抗与抵消。

    免去了大半的音波影响后,他剑法自是不弱,又复重新扳回了些劣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