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剑法隐藏的秘密
    ,精彩小说免费!

    翠华摇摇行复止,西出都门百余里。

    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

    …………

    黄宗文张口发出长啸后,以声音对抗声音,虽然稍微挽回了些劣势,但并未能打乱凌碧月的出招与节奏。凌碧月接下来仍是一剑紧过一剑地接连数招发出,而且还是一招招相连地顺序而使。

    本来一套武功,在实战对抗中,是很难做到把招式全部按顺序而使的,因为对手不是死的,也不是给你陪练喂招的。有对手的出招干拢,很难做到顺序而使,甚至都很难做到把一招顺利使完。

    另外,不仅在于对手相迫。自家使用,也不能生搬硬套按练法的用死套路,一招招地顺序使用。因为这么按顺序用,很容易被对手看破招式,预判到你下一招是什么,被人料敌机先的话,自然是处处受制,难逃败局。

    所以练武之人,凡是与人实战对抗,最忌用这种生搬硬套的死招式,一定要做到活学活用。招式是死的,人是活的,不能受招式的限制。只有把招式用活了,能随机应变地做相应变化,那这人的武功才说得上是登堂入室。

    凌碧月是一派掌门之尊,也是内力境绝顶的大高手,并且还是能自创武功的武学大宗师。像她这种高手,这么浅显的武学道理,当然不会不懂。不过她仍然按照顺序地使用这套《长恨歌剑法》,自然也有其道理。

    因为这套剑法与众不同,乃是音剑合一的绝学,其运行心法,也是与天音诛神心法相关连的。这门音波功夫,不同于普通的武功,其有一个特点,可以靠着不间断的运用来递增其威力。声音的震荡,是有延续性与扩展性的,随着不断的发音加强,就可以把这震荡不断随之增强。

    有句话叫“风起于青萍之末,浪成于微澜之间”,声音的震荡很像水浪波纹。如果在同一地方不断发力搅水,那所生成的波浪,也会随之越来越大,这就是一种递增效果。

    同理,凌碧月所自创的这门《长恨歌剑法》也加入延续了这种效果,剑法招式随着顺序的使用,可以不断递增积累威力,越到后面,威力会越来越大。这也像是人的恨意,恨的越深,越难消散,反而会随着时间的积累,恨的越来越深,连岁月也不能磨灭。

    就如《长恨歌》这首诗最后的那句,“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这路《长恨歌剑法》,如能顺序积累地使到最后那招“此恨绵绵无绝期”,威力也会极大,简直超出了最先第一招的何止十倍。而且不止是剑法威力增强,天音诛神的威力也会增强十倍不止。而两者音剑合一,威力又复成倍叠加大增。

    如能让她顺利地顺序积累,当最后那招发出时,其威力已是完全相当于真气境高手的出手了。

    她这路剑法的蓄势积累,其实也是有参考借鉴了她们天山派的那门《飞瀑剑法》。飞瀑剑法本就是蓄势越久,威力越大,她这门长恨歌剑法也是。不过飞瀑剑法还需要凝神蓄势,她这门长恨歌剑法却是在出招中就能不断蓄势积累,递增威力。

    其实两者还是有区别的,飞瀑剑法是属于短暂的爆发。而在实战之中,即便是蓄势,也难以蓄久,且也有其上限,不可能无限增强。能在原有的内力基础上,最多增强到九倍威力,便已是极限,很难再做增加了。

    长恨歌剑法则是属于缓慢的长时间积累,虽然短暂的爆发力有所不如,而且在不断出招中蓄势,本来也就不可能有专门凝神蓄势所蓄积的威力大。但胜在细长水流,能够不断的蓄积增加,而且还让人难以察觉。等到对手发现时,其势已成,就已晚了。

    最重要的是,其最终所积蓄的威力,已是超过了飞瀑剑法的九倍叠加,能叠加到十倍以上。而且这门剑法乃是音剑合一的双杀绝学,天音诛神会同样递增叠加,两者合一,威力更大。剑法能攻破敌人的外部防御,而天音诛神则直接攻击敌人的身体内部,震其脏腑,憾其心神,攻魂摄魄。

    而这门剑法要想不间断的蓄势积累威力,就必须按照顺序地出招使用,打乱顺序地跳招使,也会跟着打乱积蓄,没有这种递增效果了。要一开始就使最后那招的“此恨绵绵无绝期”,好绝对没有顺序施展到最后所积累的威力大,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这就像无论爱,还是恨,也都需要时间积累蕴酿。

    这路剑法的剑意是恨,只有经过不断积累,经历了时间磨砺尚不能磨灭的恨意,才是最深。才能够做到“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长恨歌剑法音剑合一,有天音诛神辅助攻敌,直接攻敌心神,而剑法也十分精妙厉害,一招双杀,凌碧月根本不担心有什么对手能破坏打乱她的顺序施展。更何况她这门剑法,乃是近年所创,绝少在人前使用,便是天山派中知道她有新创了这门剑法的,也是少之又少,黄宗文自然更加不可能知道。

    眼下看来,也是如此。黄宗文对她新创的这路剑法完全不了解,哪能料到她的后招。而且即便黄宗文现在以音抗音,稍挽回了些劣势,也是无力干拢打乱她的出招,还是被她压制在下方。

    “行宫见月伤心色,夜雨闻铃肠断声。天旋地转回龙驭,到此踌躇不能去………”凌碧月一剑快过一剑,一招强过一招,转眼间便已是施展到了二十多招。

    黄宗文对凌碧月新创的这路长恨歌剑法全无了解,自然也不可能知道她路剑法中所隐藏的绝大秘密。不过他对敌交手经验丰富,这时却也是隐隐察觉到对手的每一招,似乎都比上一招威力更大一些。虽然大的不多,但好像每一招都要更强。

    只是这种特性,却倒也算寻常。因为武林中的绝大多数武功,本来就是越到后面,招式威力要比前面更强些。大部分武功,往往都是最后一招,威力最大。所以他虽察觉,却也没怎么太当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