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剑出生雾 茫然不见
    那边黄宗文尚未能堪破凌碧月这路长恨歌剑法的秘密,这边林旭也是无缘从苏紫口中得知。

    虽然为了能抵消一部分天音诛神的余波影响,以声音对抗声音,苏紫一直不断跟林旭说着话,但她师父武功的所有秘密,自然不会全透露给林旭知道。毕竟两人目前的关系,是敌人多于朋友。若是告诉林旭,林旭肯定会想办法知会黄宗文,给他这位老师提醒。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黄宗文长啸声声中,连接了凌碧月二十来招后,却是忽也语调一转,开口吟诵了一首唐诗,乃是李白的《将进酒》。声音高昂豪放,虽别无奇效,却也同样能够抵消天音诛神的一部分影响。只是两人一人一句,某些时候听来,倒有些像在诗词唱和。

    “……芙蓉如面柳如眉,对此如何不泪垂。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迟迟钟鼓初长夜,耿耿星河欲曙天……排空驭气奔如电,升天入地求之遍。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凌碧月施展到这招“两处茫茫皆不见”时,剑招挥舞间,周身上下忽然浮现出了层层雾气。这雾一出现便迅速化作了浓雾,将她整个人包裹在内,再难以看清其身影与剑势。接着转瞬间,这浓雾又翻滚着迅速扩大,将黄宗文也吞没在内,两人的身影都再也看不见,只能见到浓雾中,雾气剧烈翻滚。

    即便以林旭与苏紫的过人眼力,也是看不透这浓雾的遮挡。

    林旭能看得出来,这雾气并不是从凌碧月体内或手中的冰魄剑上生出的,而是就在她的身边忽然浮现生出。

    其实因为其手中的冰魄剑材质特异,乃是由万年玄冰所制,所以剑上寒气极盛。再加上天山派的内功属性本就是冰寒一路,因此凌碧月长剑挥舞间,剑上本就有着丝丝寒气不断溢散而出,随剑而舞,而因为这些寒气飘散笼罩周身,更衬托的她如似仙子临世,不类凡间。

    但这些寒气即便一直存在,却始终是丝丝缕缕,除了带给她些朦胧感外,也并不能遮挡住她身形,全不似使到这一招“两处茫茫皆不见时”,忽然雾气大盛,竟连她与黄宗文在内,一起全都吞没包裹了起来,当真是两处茫茫,皆不得见了。

    雾的形成,本就跟温度变化有关,所以林旭推测,这些忽然出现的雾气,应该是冰霜之气,是寒气所化。凌碧月应是以某种特殊的功法,把身边空气中的水分子全部凝冻成了雾气,这才能催生出笼罩两人的浓雾。

    “我师父的这招‘两处茫茫皆不见’,能把身边空气中的水分全都凝冻成雾气,使敌人看不见她的出招。”苏紫这时适时开口说道。

    “厉害!”林旭闻言,点头称赞了句。苏紫所告诉的答案,倒是跟他推测的基本一致。不过他这句称赞,倒也是出于真心,确实十分惊叹于凌碧月这招的厉害,以及能够凭空生出浓雾的奇效。

    只是他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凌碧月能够在使到这招时,忽然凭空催生出这般浓郁的雾气,将她本人连着黄宗文一起全都吞没在内,也是有凭着她这套剑法顺序而使的积累。不然她一开始单使这招的话,虽然也能够催生出些雾气,却绝做不到像眼下这么浓郁,也不是瞬间就能迅速完成的。

    苏紫对林旭,当然也是只说其一,不说其二,话里有很大保留。

    这时凌碧月与黄宗文的身影皆被浓雾笼罩,完全瞧不清楚里面的情形,让林旭也不禁对黄宗文有些隐隐担心。不知道以他的眼力,是否能够看破这浓雾遮挡。若看不破的话,又是否会在雾气里吃亏。

    理论来说的话,这浓雾的遮挡效果应该是相互与同样的,但凌碧月作为催生浓雾的主使者,林旭觉着对方肯定有在浓雾里完全分辨出敌人身影与招式的能力。否则的话,若她同样在浓雾里是睁眼瞎,那她又催生这浓雾有何用,根本是多此一举了,难道就只为契合招式名的“两处茫茫皆不见”不成?

    像黄宗文这样内力境绝顶的大高手,听风辨位的功夫,当然是早已练到大成的看家本领,就算蒙住双眼,也完全能够轻松对敌。但凌碧月催生出这浓雾,想必也自有蒙蔽敌人耳目的奇效,不会只是简单的雾气。反正林旭这边被遮挡住了视线,看不清楚里面情形,就是难免对黄宗文生出些担忧。

    好在这浓雾只是挡住了视线,却挡不住声音。从里面不断传出的凌碧月与黄宗文此起彼伏的吟诵声来判断,黄宗文还是暂时无忧,并未受伤。

    但他这边才自稍微松了口气,忽然翻滚的浓雾中就听到黄宗文一声闷哼传出,又将他的心不禁吊了起来。以这声闷哼判断,黄宗文应该是受了伤,吃了些亏。可惜伤的严不严重,林旭却也无从得知,只能在这边空担心地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黄宗文这时已是把一首《将进酒》吟诵完毕,李白的这首《将进酒》诗文虽也不短,全诗共有三十来句,但跟白居易的《长恨歌》相比,还是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即便凌碧月创作这路长恨歌剑法时,削减了前面二十六句,也仍是有着九十多句,将进一百之数。所以黄宗文吟完《将进酒》后,凌碧月的《长恨歌》仍未完,他又接着吟诵了一首同为李白所作的《行路难》。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馐值万钱。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黄宗文受伤传出闷哼声时,正是高吟到这句“拔剑四顾心茫然”,倒跟凌碧月的这招“两处茫茫皆不见”颇有些巧合。只是他这句尚未吟完,才念到那个“茫”字时,就是忽然一声闷哼传出被打断。

    受伤之下,黄宗文接着又是一声沉喝,连使了太极剑法中的“白鹤亮翅”、“凤凰盘旋”、“风卷残云”三招。

    这三招一出,两人身边笼罩的浓雾剧烈翻滚旋转,竟似里面凭生了一个漩涡也似,所有雾气尽数旋转着往中间笼去。

    浓雾迅速往中心某一点收聚,边上的雾气也跟着迅速变淡。林旭与苏紫就见得,这雾中的中心漩涡,竟是在黄宗文的剑上。浓雾极速旋转翻滚着,随他剑势而动,然后于眨眼间,被聚拢压缩为了一个拳头大的雾球。

    这些雾气乃是凌碧月凝冻身边空气中的水气所化,所以不同于普通的雾,是凝结悬浮在空气中的细微水滴颗泣,而是极细微的冰霜,类似于极细的雪粒。普通的雾是水雾,她所催生的雾却是冰雾。也正因为如此,这些雾气才显得更浓更白。

    不过眼下被黄宗文的太极剑法劲气聚拢压缩,细微的冰雪细粒凝在一起,倒是被压成了一个实体的雪球。

    这雪球一成,黄宗文长剑一挥,立即向着凌碧月激射而去,而他人则反向倒跃而出,要后退喘口气。最强武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