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真武荡魔剑法
    浓雾驱尽后,林旭也得以立即看清了黄宗文是伤在哪里,却是在持剑的右手小臂上被划破了一道伤口。只是被冰魄剑所伤,他伤口处却并没多少血流出来,而是被一道冰霜覆盖,凝冻住了血液。

    血虽被冻住,没怎么流出来,但其实伤害更大。因为他中剑的同时,冰魄剑上的冰寒之气已侵入其体内,这是比流血更大的伤害。若不处理,这寒气不但能凝冻影响他的内力运行,甚至有可能籍此将他的全身血液都慢慢冻住。

    这就是冰魄剑的威力,锋利还在其次,最厉害的是万年玄冰上所附带的那极寒之气,被这剑所伤,会同时再加一重冰冻伤害。若不及时处理,哪怕只是很小一处伤口,也可能会籍此慢慢扩大,将其全身血液都冻住,或是随着血液运行,直接侵入心脏,冰冻其心。而无论是全身血液被冻,还是心脏被冻,那都是不可能再活了。

    这种特性,很像是剑上天然自带了一种毒药也似,一旦中剑,不管伤到了哪里,也不管伤口是大还是小、深还是浅,都有可能因此而丧命。当然了,跟那种真正见血封喉的毒药比,致死率却又不如了。但这是剑的材质所决定,天然自带的特性,不需要后期专门去淬毒。

    给兵器淬毒,其实并不是件简单的事,不是只需要往上一抹就行了。简单的涂抹,在兵器不断挥舞及**入鞘中,都容易让毒药挥发与流失,而且就算不用,过一段时间药性也会慢慢消散,需要重新涂抹。所以真正的淬毒,能让兵器永远保持毒性,其实是挺麻烦的。

    而冰魄剑,则是天然自带冰冻伤害。不管谁用,都能发挥这效果。单纯的冰魄剑就有这等威力,更别说眼下这剑还是握在凌碧月手上了。以她的内力催运冰魄剑,更是相得益彰,所以黄宗文眼下所受的这道剑伤,冰冻效果更强,而且还要再加上她的内力也趁机攻入其体内的剑气伤害,这也是直攻心脉的厉害招数。

    普通人的话,被这几重伤害一加,那哪怕只是划破了手指,也是活不成了。但黄宗文作为内力境绝顶的高手,当然不可能被这么简单一剑的小伤口就要了性命。

    他这时立即后退,除了是要喘口气重整阵脚外,也是要趁机驱除冰魄剑的寒气与凌碧月攻入他体内的剑气。等他退势落尽,轻身停在一株桃树的树梢上时,便见他中剑的那道伤口处,忽然一道血箭喷射而出,接着他伤口处所流出的血又成了热血。那道血箭,乃是他将侵入体内的寒气与剑气都一同包裹住,用内力逼出了体外。

    几乎就在他逼出这道血箭的同时,凌碧月也是紧追而至,然后一剑点在那颗向她射来由冰雾聚拢压缩而成的雪球上。这雪球再是如何压缩紧实,又哪里经得起她冰魄剑一击,当即“砰”地一下,立即又碎成了无数的碎屑冰雾。

    只是雪球虽碎,却不防黄宗文在这颗雪球内暗藏了一股向下拖拽的力道。凌碧月一时不察下,虽刺破雪球,却也不禁被这股力道带的冰魄剑往下一沉。

    察觉到这情况,她也不强行对抗,而是顺势一个倒转地前空翻翻出,再转回来继续挥剑往黄宗文攻去。

    “楼阁玲珑五云起,其中绰约多仙子……”

    黄宗文瞧着她来势,面色凝重,忽然长剑一震,剑上骤起风雷,竟是也换了套剑法。

    武当也是以剑法扬名的大派,门中当然也不止一套太极剑法。而黄宗文同时还是武当隐宗隐仙派的当今掌门,掌管着武当历代所收藏的另一套武库藏书,神功秘笈无数,当然会的武功更多。只是他惯常所用,还是太极拳剑而已。

    这时他所换使的这套剑法,倒不是别派家传,还是武当绝学,乃是一套“真武荡魔剑法”。这套剑法借武当宫观所供奉的真武大帝之名而创,演真武大帝荡魔伏妖之威,剑意浩然宏大,充满着凛然正气与镇压天地之威。

    真武大帝传说中乃是天界赫赫有名的斗法之神,常统帅天兵征战四方,位份极高,仅在三清四御之下。这路“真武荡魔剑法”以其名而创,气势也是十分宏大,凛然有天威降世之感,剑出风雷相随,共有三十六式,合天罡三十六之数。

    这套剑法的厉害,在武当武学排名中,还在太极剑法之上,而且只有历代掌门能学,乃是掌门绝学。武当弟子中,若有哪位弟子被传授了这套剑法,那无意外,便是将来继承掌门的人选。黄宗文若不是武当隐宗隐仙派的掌门,也是学不得这套剑法。

    真武荡魔剑法一出,剑上便有风雷相随,长剑刺破空气,不时发出爆响,有若滚滚雷音。传说真武大帝统率天兵征战,以天雷之音为战鼓。此时黄宗文荡魔剑上所发出的雷声,虽无真正的天雷之威,却也可驱魔避邪,抵挡一部分凌碧月天音诛神的干扰。因此他换使了这套剑法后,也就闭口不再发声,只以剑法上相附的雷声相抗。

    他此刻换使这套掌门绝学的真武荡魔剑法,一是受伤之下,被逼不得不使,否则难以取胜;二则是到这时也终于察觉到凌碧月这套长恨歌剑法的不妥,觉着不能再让她把这套剑法按照顺序使完。

    林旭没读过白居易《长恨歌》的全诗,他却是有读过的,而且能将这整首诗一字不误地全背下来。从凌碧月开口吟唱使第一招“骊宫高处入青云”时,他就已知道她所吟唱的是《长恨歌》,而剑法也是依据这首诗的诗句所创。

    打到这时,凌碧月的这套长恨歌剑法已使了过半,而她剑法招式则全部是按照诗文的顺序而来,没有半句穿插乱过,这也就同时说明她一直是按照顺序而使,没有打乱跳过招。

    便是武艺低浅的外力境武者,也知道跟人实战打斗时,招式套路最好不要全部按顺序使。这么浅显的武学道理,凌碧月当然不可能不知道。但她明明知道,却还是要把这套剑法按照顺序地一招招施展,这就显得有古怪了。而且她这时剑法过半,出招的威力也远比第一招时大了许多。这种威力的招招递增,已是远超过了寻常武功的那种越往后威力越大的程度。

    所以黄宗文便再是迟钝,也是察觉到了她套剑法不对的地方,猜测到了当她把剑法顺序使到最后一招时,威力一定大得不可思议。所以,他一定要打乱她的出招,不能再让她不间断地按顺序而使。否则真到最后那招时,他肯定很难接下。

    他也深知自己此战的胜负,决定着包括林旭与女儿黄容在内的三人性命生死。所以,他绝不能败,便是不为自己考虑,他也得为女儿和林旭考虑。

    他之前其时一直对凌碧月有些留手,只是保持着守势,很少主动进攻。因为凌碧月毕竟是他当年的初恋,他心中对其还有些感情,而当初因为某些原因,确实是他有负在先,心中一直生愧,所以决不愿伤到她。

    但此时察觉到凌碧月这套剑法的凶险之处,他便不能再留手了,必须反击制胜,否则一旦让凌碧月按顺序将这套剑法施展到最后那招“此恨绵绵无绝期”,便不是他还能掌控的战局了。此时才只六十多招,他就已经很难应付,而且受了伤,那真到最后那招时,他自觉肯定接不下。

    所以,他必须反击,必须要胜,绝不能再留手了。他对凌碧月心有不忍,但凌碧月却未必还对他心中有念。真个落败,束手被制时,那到时真是只能任其剐割了。而以凌碧月的性子,真的很可能将他与女儿连带林旭一起杀了。最强武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