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退而不断 十倍攻击
    真武荡魔剑法每一招都势大力沉,使将出来,狂风激荡,雷音滚滚。每出一剑,都有风雷相随。

    这套剑法并不以招式的变化技巧取胜,乃是走的一力降十会的路子,凭借的是内力运用变化。以其独门心法运转,就能在体内连番蓄力,每一招都能在己身原有的功力基础上,将攻击力提升数倍。最高极限,也是能提升至高达九倍。

    但这跟天山派的飞瀑剑法一样,极限的九倍提升,绝少有人能做到,非常难。就算凌碧月施展飞瀑剑法,给足她时间蓄势,也很难做到把飞瀑剑法的攻击力提升到自身功力的九倍之高。但用长恨歌剑法,通过顺序一招招的连续不断积累叠加,她最终则能在最后一招轻易把攻击力提升到十倍以上。这正是这套剑法的厉害之处,也是凌碧月在武学上的创新与妙想。

    以黄宗文现在的修为与功力,也很难做到把真武荡魔剑法的攻击力提升至极限的九倍。除非他修为跨入真气境,才有这个可能。不过他现在,已是把这套剑法修炼到能提高至六倍的攻击力,这也已经是非同小可。

    “砰”然一声大响,荡魔剑与冰魄剑交击在一起。

    黄宗文提高至自身功力六倍的攻击力轰然爆发,立即把凌碧月震的不由自主往后倒退开去。

    两人目前虽然都是内力境十二重的绝顶修为,但即便同等境界,功力也有高下之分。天山派的内功并不以功力深厚见称,而武当乃玄门正宗,在内功的修炼上,一向是积累深厚。同等境界中,武当弟子的功力,在深厚程度上往往更胜一筹。再加上黄宗文的修炼年限本就比凌碧月更长几年,他资质也是非凡,所以本身的功力是要比凌碧月更深厚一些的。

    他此前已是开始积累冲击真气境,可说距真气境只有一步之遥。也就是去年跟魏长江和彭家兄弟的那一场大战中耗损功力,折损了一些修为,才被拉低了一些。但这半年来重新修炼,又有所恢复。

    其实他现在,也依然有能力可以踏入真气境。只是会十分勉强,不如积累深厚后可轻易一蹴而就。所以他还是压制着不冲击真气境,以待积累到更深厚的地步。

    而凌碧月是然也是内力境十二重的绝顶修为,但距离开始冲击真气境,却还有些距离。这也是她近年来不断苦心钻研,创制她这套长恨歌剑法,有些稍微耽搁了内力方面的修行。

    所以两人虽然都是内力境十二重的修为,但在功力深厚上,却还是颇有些差距。这从两手交手一开始时,黄宗文始终能轻松应对凌碧月的攻击,就能看得出来。

    而凌碧月现在这套长恨歌剑法已是施展到了六十多招,其攻击力也是早已提升到了最开始的六倍以上。但黄宗文在没施展真武荡魔剑法之前,却还是能够一直勉强接下。尽管这其中有很大原因是在于太极剑法更擅防守,有很多卸力化力的妙用,还不时能反借敌人之力。而且太极剑法中,也不乏有临时蓄力能够增加出手力量的招式。

    但只凭借于此,他就能够把凌碧月提升到六倍攻击力的剑法接下,便已说明了他的实际功力,是比凌碧月更加深厚的。

    眼下他决定不再留手,不但是全力出手,而且使出了能提升到六倍攻击力的真武荡魔剑法,出手的力量又是比凌碧月更强了许多。因此这下毫无花巧的双剑一撞,高下立判,凌碧月不由自主的被逼退了开去。

    如若是之前,他逼退开凌碧月后,便不会再行追击,给其足够的缓手与喘息之机,但这时决定不再停手,便是得势不饶人地又立即追击而上,一剑如开天劈地般地劈斩而至。

    凌碧月退势一定,见他又紧接着挟着风雷激荡地一剑劈来,立即毫不犹豫地点足再退。不过她飞退之际,手上剑法仍是紧接着顺序使出,哪怕是黄宗文这时离她还有些距离,她实际上根本攻不到黄宗文本身,出剑也只是刺向空气,但她仍是在出招。因为她不能中断打乱自己的出招,已经过了六十多招,这套剑法即将使完,在这个时刻,她绝不容许自己被打断。哪怕是放空出招,全刺向空气,她也要坚持按顺序地使完,直到最后那招。

    “中有一人字太真,雪肤花貌参差是。”

    黄宗文再紧接而至,一剑攻来。

    凌碧月仍是不硬接,飞身再避。闪躲退避之际,招式也仍是不中断,冰魄剑“唰唰唰”地不断刺空,在空中留下道道冰霜寒气。

    “金阙西厢呃玉扃,转教小玉报双成……揽衣推枕起徘徊,珠箔银屏迤逦开……”

    黄宗文接着连攻六、七招,也都是被凌碧月尽数躲过。天山派的“流云飞雪”轻功本就十分高秒,速度之快,几乎仅次于林旭所学的空空儿流传下的那套“浮光掠影”。

    眼下凌碧月全力施展轻功躲避,即便黄宗文在施展真武荡魔剑法时,爆发力得到短暂提升,一时竟也难以追上,只是一剑剑落空。

    两人一退一追,在桃林上满空游走。追逃之际,两人都是在不断出招,但全都是落到空处,如有攻击落到下方的桃林上时,只是摧残的桃林更加枝断树折,残枝四落。

    “风吹仙袂飘飘举,犹似霓裳羽衣舞……”

    当凌碧月施展到这招“风吹仙袂飘飘举”时,忽然不再退避,而是不退反进,向黄宗文反攻过去。因为她施展到这招时,已是使过了七十招,她此时剑法的威力,也提升到了最初攻击力的七倍以上,接近八倍,已是不惧跟黄宗文硬接硬架。

    她出招速度极快,在反进的过程中,已是把这招“风吹仙袂飘飘举”使完,然后紧接着出招“犹似霓裳羽衣舞”,以这招“犹似霓裳羽衣舞”跟黄宗文接招对攻。

    此招一出,她身姿如翩翩起舞,姿势十分优美。但姿势虽美,剑势却也分外凌厉。

    冰魄剑与荡魔剑再次交击中,不断发出“砰砰”爆响,但她已能完全接得住黄宗文的攻击,不再被逼退。

    “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昭阳殿里恩爱绝,蓬莱宫中日月长……”

    “砰砰嘣嘣……”

    双剑交击之声不断响起,凌碧月越往后出招,积累递增的攻击力越加提升,更加不惧与黄宗文硬拼。黄宗文再是拼尽全力出招,也是难于打乱她出招的节奏。

    再过六、七招后,凌碧月又再度重新把黄宗文压在了下风。

    “临别殷勤重寄词,词中有誓两心知。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当这四招使出后,凌碧月的这套长恨歌剑法已是到了第九十招。而此时她剑法的威力,也提升到了最初的十倍。

    “夜半无人私语时”这招一出,凌碧月竟是出剑无声,与黄宗文的荡魔剑对撞之际,竟也没发出多大声音。但剑出虽无声,却暗劲如涛生,仿如冰川表面如静,底下却暗流涌动,汹涌澎湃。

    一击之下,黄宗文不由往后倒飞而出。

    而这招相伴的天音诛神,有如是情人的私语在耳边响起,但在脑内却如炸响的惊雷,直震的人头脑欲裂。

    随着凌碧月出招威力的加强,产生的余波影响也越大。林旭与苏紫也越加难以抵受。

    早在凌碧月出到七十多招时,林旭就已抵受不住天音诛神传来这边的余波影响。不顾苏紫的反对,强行带着她退出了桃林,并且直退出桃园外,退到了对面那座小饭店的房顶上。因为他们还要站在高处观战,出了桃园,也就这里离得最近。最强武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