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剑翼 拼命
    “在天愿作比翼鸟。”

    凌碧月吟唱声中,长剑忽然化作无数剑影往背后扫刺而去。

    她不是忽然转身到了后面,而是仍面向前,面对着被自己击退的黄宗文,但手中的冰魄剑却是忽倒转刺向背后,剑招也全都莫名其妙地使在了空无一物的身后。

    远处观战的林旭看着凌碧月这莫名其妙的倒手出招,不由十分奇怪与不解。明明她背后并无敌人,而且空无一物,为何她忽然向背后出招。这不但解释不通,简直是大违常理。

    别说他了,就连正在对战中的黄宗文,看到凌碧月眼下的这招,也是感觉十分莫名其妙地想不通。但虽然想不通,不明白凌碧月为何会出此怪招,但他却感觉凌碧月这招肯定不简单。总之,更加小心戒备决是没错。

    值得一提的是,凌碧月反手往背后出招,手臂却像是在身前出招一样灵活,好像双臂无骨,丝毫不受关节活动所限,能做到许多大违常理的动作。

    眼下凌碧月正凝神出招,自不会开口跟林旭和黄宗文解释,就算他们问也没用。但凌碧月不说,也不会说,林旭身边却还有一个对她长恨歌剑法十分了解的苏紫在。所以,他立即打算开口问苏紫。

    只是,凌碧月出招奇快,他刚打算开口问苏紫时,那边凌碧月便已把这招使完,其效自现,倒也不需他问了。

    只见凌碧月出招已毕,收剑回身前之际,身后已是留下了无数道长短不一的剑痕。这些剑痕并非杂乱无章,而是密密麻麻成两排斜向排列,在她身后形成了如一对翅膀也似的剑翼。

    本来内力境绝顶的高手,虽能做到内力外放形成一定攻击力。但再是如何内力外放,在这个境界外放出的内力,也都是无形无色的东西,基本上肉眼不可见。眼下凌碧月出剑后能留下这些剑痕,却是因为她手中所持的这把冰魄剑特殊,乃是万年玄冰所制,每时每刻都在往外散溢着寒气,剑身挥过之处,自然就会在空中留下些可见的冰霜寒气。再由凌碧月所使,与她天山派内功相得益彰,寒气更盛,因此才能留下这些可见的道道白色寒气笼罩的剑痕。

    这些剑痕在她精妙的出招下,相互紧密排列的形成了一双剑翼,就好像她背后忽然生出了一双白色的羽翼一般,非常梦幻漂亮,更衬托的她如似非人。

    这对剑翼一经生成,在身后轻轻一挥,她速度骤增,如似一道流光般,眨眼便追上了方才退定站稳的黄宗文,一剑当胸往他刺去。

    这一下速度极快,黄宗文根本不及躲避,只能连忙提剑再挡。

    随着双剑交击,传来“当”地一声震耳大响,黄宗文再度被凌碧月这招击的不由自主往后倒飞出去。

    黄宗文这下,本就是仓促而接。而凌碧月这招,却是速度奇快,而速度与力量往往是成正比的,速度越快,所携带的动能与力量也就越大。更别说凌碧月这第九十一招,更加积累蓄力,还有身后一对剑翼的推动,力量大的出奇。

    “在地愿为连理枝。”

    才将黄宗文击退,凌碧月又是紧接着下一招发出。这招使出的同时,她人已紧随着黄宗文往后倒飞出去的身形而动。好像有条无形的绳索藤蔓,将两人拴连在了一起。

    而随着她的出招,道道剑影寒气,也真的化作了条条枝蔓之形,往黄宗文缠绕而去。

    黄宗文见状一声大喝,口吐鲜血地强行止住身形,不退反进,挟着无边风雷往凌碧月反攻过去。他荡魔剑的剑光越亮,似绽放出了光芒来,每一剑都宛若一道惊雷电光,将凌碧月剑影寒气所化的枝蔓斩破劈碎。

    他接连两次被凌碧月击退的身不由己倒飞出去,已是难免内腑震荡,气息不稳,受到了些内伤。这时强行止住倒退的身形,体内脏腑再受冲击,终是不免伤势更重地吐了血。

    但到得此时,他也顾不得受伤,奋起余力,强行出招。便是不能取胜,也至少要拼个两败俱伤,绝不能让凌碧月轻易获胜。否则不但是他,林旭与黄容也性命难保。

    而若真到两败俱伤的地步,他虽可能再无余力,但林旭却还有一战之力。对付重伤下的凌碧月,未必不能胜过。

    之前他虽与凌碧月交手正紧,无暇他顾,但却始终有留意林旭那边。所以虽没瞧到林旭与苏紫交手的全部过程,他却留意到了最终的结果,知道是林旭获胜,已经把苏紫擒捉制住。所以,林旭尚还留有一战之力。

    关键时刻,林旭就能成为决定双方胜负的关键。就算凌碧月在两败俱伤下,伤的可能不是很重,林旭仍然不是对手,那也能让林旭带着黄容先走。想必凌碧月重伤之下,也会追赶不及,还是有逃出生天的一线生机。

    所以这个时候,他也顾不得自己了,咬牙拼命,内力也毫不顾忌后果与负荷地拼命运行催动。在他这不忌后果的拼命下,真武荡魔剑法的威力又再上一重,超出原先所能达到的极限,臻至了己身基础功力的七倍攻击力。

    其实突破七倍,并不算太难,本来他有时偶便能够达到,就已在突破边缘。所以此刻一咬牙拼命,就立即突破到了七倍。倒是随着他不断再拼命鼓催,这套剑法的威力竟然又再上一重,突破到了八倍。

    而此时,凌碧月的“在地愿为连理枝”没能奈何得黄宗文,又紧接着使出了下一招的“天长地久有时尽”。

    这一招,已是长恨歌剑法的第九十三招,也是倒数第二招,威力又复再作增益提升。

    人常说天长地久,以此代表永恒,但其实天地也有其寿数,终有尽头与终老的一天。就像宇宙中的无数星辰,每时每刻都有灭亡坠落之时,然后化作被磨灭的流星。

    今年的千禧年虽不是世界末日,但当许多年后,终有一天会是真正的世界末日至来。地球、太阳,乃至这个星系都可能会毁灭。

    天地再长久,也有终尽时。

    凌碧月此招使出,似带有天地绝灭,万物皆亡的无尽杀机。

    但这杀机,不是人之杀意,而是天地覆灭的杀意,似乎天道无情,要毁去天地,灭亡一切。天地不仁,万物皆杀。在这股苍茫无边的杀意覆盖下,任何人任何事都没有区别与独特,一切都会被杀灭与毁去。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在凌碧月这招“天长地久有时尽”下,黄宗文也振剑还了招真武荡魔剑法的“天崩地灭”,以杀对杀。赫赫天威,真武荡魔,代天刑罚,也是无情无仁,打到天崩地灭,也在所不惜。最强武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