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此恨绵绵 雷霆万钧
    冰魄剑剑光如似寒虹,经天纬地。剑光挥舞间,带起道道冰霜寒气,似要冰封千里,寂灭万物。

    荡魔剑剑光则越加耀眼明亮,如似雷光,每一击都如惊雷闪电,有劈天裂地之威。

    双剑交击中,气劲爆响之声不绝于耳。然后随着轰然一声大响,两道身影乍分而开,黄宗文又被击退的不由自主往后倒飞出去。在空中倒飞之际,又是不由一口鲜血吐出。而凌碧月在黄宗文的拼命反击之下,也被反震之力迫得不由往后倒滑出去了丈许远。

    但黄宗文尽管拼命之下稍挽回了些劣势,但仍旧不能打断凌碧月的剑势,阻止不了她使出这套长恨歌剑法的最后一招。

    “此恨绵绵无绝期。”

    凌碧月退势一定,立即脚下轻点一根桃枝,弹身飞射向前,同时高声吟唱中,出手使出了这最后一招剑法。

    天地都有尽头,也有其寿数,终有一天会毁灭。但这无边恨意,即便天地毁灭终绝,也仍旧绵绵长存,无有绝期,无有尽头。

    绵绵恨意化作无数冰霜剑气,层层密密,如滔天雪浪般往黄宗文激射而去。

    她这长恨歌剑法的最后一招,通过前面九十三招顺序而使的不间断积累叠加蓄势,当使到这最后一招时,已是能达到她本身基础力量的十二倍攻击力。

    十二倍的叠加量变,终引发了质变,让她这最后一招能够达到相当于真气境高手的一击。所以她眼下这一招的出手力量本质,已非是内力,而是短暂提升到了真气。

    真气与内力的区别,是质的变化,质量变得更加凝实紧密。同等量的力,真气所能发挥的力量要远比内力大的多。真气的质密,也终能让外放的力量更加具有攻击力,使离手发出后,仍能有很强的凝聚性,不会轻易消散。

    所以只有达到真气境,内力外放、隔空击敌这种招数才更加具有攻击力与实用性。当然,到达真气境的话,那时来说,应该是真气外放才对。

    凌碧月眼下出手的力量本质,被短暂提升到了真气,所以她这时发出的剑气,是确确实实有着很大杀伤力的剑气。不再只是徒有冰霜寒气的剑影与剑痕,而眼下这如有实质的剑气,也是真的有形有质,不再只是冰魄剑上所散发的冰霜寒气所形成。

    内力境高手出手,隔空击敌所发出的内力外放,是无形无色的一道劲力,基本上肉眼不可见。但虽无形,却有实质。而当达到真气境后,真气外放的劲力,不但有其实质,也能够做到赋予其可见的形状与色彩。因为真气更加凝实,已是有如实质的东西,所以普通人的肉眼也能看见。当然,如若不想让人看见,也能做到练至不可见,成为无形劲气,更加具有隐蔽性,难以抵挡。

    但凌碧月此刻的出手,本就是长达九十多招的一招招积累好不容易短暂提升而至,哪里能做到常常演练地把剑气炼化至无形。何况她本身境界未至,这种短暂的临时提升,她都很做到完全控制,更别说那种细微的变化了。

    无尽恨意所化的剑气扑天盖地,而吟唱中所含的天音诛神更是化作无边恨意,有若魔音贯脑。那吟唱声虽已落,却仍有种声音不断嗡嗡响着,似乎有人在你耳边、脑中,诉说着无尽的怨恨。

    林旭与苏紫即便已远离到了桃园对面的那座小饭店房顶上,离开了距原本位置至少有一百米远,但在凌碧月这最后一招的绝招下,仍是难以抵受其天音诛神传过来的余波影响。两人都听得大皱眉头,十分难受,只能一边提聚功力,一边大声说话地以声音对抗声音作抵消。

    眼见漫天剑气如雪浪般扑面而至,黄宗文也是不由得吃惊于凌碧月这最后一招的厉害。果然他的感觉是对的,不能让凌碧月把这套剑法按顺序地使完到最后一招。但可惜,他虽然中途察觉到了,但眼下拼尽全力,甚至使出了拼命的手段,也仍是未能打断阻止她的出招与剑势。也是怪他前期有所保留,有些轻敌了。等察觉到时,却已晚了。

    眼下自无他法,只能还是拼命。深吸一口气,他更加不顾后果地拼命运转真武荡魔剑法的心法,然后迎着那漫天剑气,抬剑在身前划个指天划地的大圆圈,使了招这套剑法中的一式“翻天覆地”。

    翻天覆地,乾坤倒转。

    这套真武荡魔剑法虽然剑意浩然宏大,招式大多直来直去,走的是以力破巧的路子,与太极剑法颇为不同,但仍是脱胎于武当一脉的武功。尤其这招“翻天覆地”,更是大有太极之意。这招却不是以硬碰硬的路子,而是一招绝妙的以力化力、借力打力之法。

    但见那漫天冰霜剑气扑面而至后,竟是尽数落入他身前所划的这个大圆圈内。仿佛这个大圆圈好像黑洞也似,有着莫大的吸力。但这绝不是黑洞,只吸不吐。那些剑气落入这个大圆圈后,便立即反折而回,迎刺向后续继续向他射来的那些剑气。

    这招翻天覆地,好像真的颠倒了乾坤也似,把原本攻向他的杀招剑气,竟然反弹而回,抵消后续的攻击。

    但两人眼下此刻,本身的力量输出差距极大。凌碧月已是靠着一招招的顺序积累,在这最后一招把攻击力短暂临时提升到了真气境。而黄宗文即便拼命之下,把真武荡魔剑法突破到了八倍攻击力,却仍是只在内力境,两者相差极大。

    所以,即便他这招“翻天覆地”,真能乾坤倒转,乃是绝妙的以力化力、借力打力之法。但因为这种力量本质的差距,在承接反弹了约摸两个呼吸的冰霜剑气后,他这招“翻天覆地”终于再难维持,因承接的力量过大而被破去。

    可惜他虽然成功反弹了不少剑气,但凌碧月这最后一招的“此恨绵绵无绝期”实在太过厉害。剑气也如无边恨意一般,一层层、一浪浪地不断自她剑上生出,简直也无有穷尽也似。

    “翻天覆地”被破,黄宗文立即舌绽春雷再紧接着一声大喝,拼尽所有余力地立即使了招“雷霆万钧”,不退反进。

    他人随剑走,身剑合一,如似一道雷光激射。

    这招剑法在他拼尽全力的摧运下,竟然于不可能中再作突破,突破到了真武荡魔剑法极限所在的九倍。

    他手中的荡魔剑上剑光愈烈,真如覆了层电光也似,霹雳作响,耀人眼目。猛然间,那剑光忽然暴涨数尺,伸探出了一截如有实质的电光剑芒,电光跳跃,仿如霹雳形状。

    他速度更快,有如雷电惊空,剑上更是带有滚滚雷音。迎面扑天而至的冰霜剑气,逢着他的电光剑芒,便如沃汤泼雪般,尽数化去。竟让他一路势如破竹,电射至凌碧月身前。

    凌碧月此刻面上也是不禁露出惊容,但她毫不畏惧,不躲不避,一剑还击而去。

    双剑一经交击,立即发出一声轰然巨响,地面都被震的颤了一下。然后一道无形的劲气冲击波,立即从两人双剑交击之处呈圆形迅速扩散而出。这道无形的冲击波所过之处,立即枝断树折,两人方圆百米内的桃树全都被斩折断了树冠。距离更近的两人脚下所站桃树,更是碎成了一地木屑。

    而人紧接着也随之乍分,各自被反震的巨大力量震的皆不由自主地往后倒飞而出。

    这一次,凌碧月也未能幸免,而且倒飞出去的距离,也并没有比黄宗文短多少。同时不能幸免的,是她在倒飞途中,也是不由张口吐出了血,显然也已受了内伤。

    两人的基础内力相比,是黄宗文的功力要比凌碧月更深厚。所以当他拼尽剩余所有全力,完全不顾后果地不要命鼓催下,把真武荡魔剑法突破到了极限所在的九倍后,却也是得以量变引起质变,临时把输出功力提升到了真气境,这才能跟凌碧月拼个不相上下,两败俱伤。最强武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