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黄宗文败 林旭的决定
    ,精彩小说免费!

    黄宗文这回是真的几乎拼尽了全力,被震的往后倒飞出去十来米后,一时都难以轻身站在树顶,直挺挺地落下地去。落地后及时以剑拄地,这才勉强站住,不然怕是要直接摔倒在地上。落地之后,他又是忍不住一张口,吐出了口血,面色十分惨白。

    威力越大的武功,越消耗内力,这说得上是武学上的一条铁律。

    黄宗文在不要命地拼尽全力摧运下,终于把真武荡魔剑法突破到了极限的九倍攻击力,虽攻击力也被临时提升到了真气境,但所消耗的内力也是十分惊人,此时几乎已消耗一空,丹田像是干涸的湖底。

    尤其他这套剑法本来没练到这个地步,是他一再拼命摧运才得以突破,对他体内的经脉与脏腑都造成了很大负荷与伤害。他此时所受的内伤,倒差不多有一半是因为拼命运转心法才造成的,剩下才是被凌碧月所伤。因此,他这时要比凌碧月伤的更重。而且他前面几招就已受了伤,凌碧月是在最后一招对拼下才受的伤。他是伤上加伤,自然更重。此时此刻,真是再无动手的余力了,把剑举起来都有些费力。稍微一动,就感觉浑身都疼。

    相比之下,凌碧月确实比他伤得更轻,至少她没有在运转心法时为突破己身极限而造成伤害。她的长恨歌剑法是通过顺序而使地一招招缓慢积累来增加威力的,相对来说更加温和,也能在这种缓慢的积累叠加中轻易达到最后的提升十倍以上攻击力,且不会给己身造成太大负荷与压力,并最终由量变引起质变,达到提升至真气境的一击。

    但她这心法虽然相对温和,提升的方法也别出杼机,可她这路长恨歌剑法乃是音剑合一的绝学,一招双杀。不但要运使剑招,还要同时使用天音诛神,却是更加消耗内力。

    威力越大的武功,越消耗内力,这条定律她同样逃不脱。

    因此,她这时虽然伤势比黄宗文更轻,但内力的消耗却也没比黄宗文差上多少,此时同样丹田见底,所余不多了。但好在她体内的伤势并不是很重,眼下所余的内力也比黄宗文多上一些。所以在被反震之力同样震退了十来米后,她还能飘然轻身,站在一棵被他们交手余波所折去树冠的桃树顶上。

    止住退势站定后,她缓缓喘了几口气,然后看着地面上拄剑而立的黄宗文,露出一抹带着复杂意味的冷笑。接着她轻身飘然落地,持剑一步一步往黄宗文走去,一步步给他带去死亡的压力。

    她看得出来,黄宗文此时已是强弩之末,没有再战的余力了,怕是连举起剑的力气都没有。她只需要走过去,一剑就可以刺死这个伤害了她一生的人。

    对面小饭店房顶上的林旭与苏紫,眼见黄宗文被打落地面,而凌碧月犹能轻身站在树顶上,也是看得出双方胜负已分。很显然,黄宗文败了。这对于林旭来说,是不幸也不愿见到的结果。但眼下事实如此,他不接受也得接受,现在最重要的,是他要怎么做才能保命。

    他心中斟酌着考虑,没多作犹豫,便立即一咬牙有了决定。转身出手如电,重新封制了一遍苏紫身上被点的穴道,然后他立即抱着苏紫跃下房顶,展开轻功以最快的速度往桃林赶去。

    他目前修为虽然到了内力二重,功力比以前提升不少,点人穴道也能制住人更长时间,但那只是相对不会武功的普通人来说。会武功的,就有一定抵抗力,他能够点穴制住的时间比普通人要短,更别说苏紫同样身具内力,而且功力比他更高了。所以,他能够制住苏紫的时间也更短。这点他有自知之明,因此在这个时刻,他为防万一,又重新点穴封制了一遍,就是怕苏紫此时穴道自解后,给凌碧月那边凭添助力。

    其实在凌碧月与黄宗文打斗的中途,他就已经重新封制过一遍苏紫身上的穴道,现在这是第三次。

    他的决定,是自己去斗一斗凌碧月,不但要自救,还要同时救下黄宗文。以他的武功,自然绝对不会是凌碧月的对手。但眼下不同,凌碧月与黄宗文的这场大战,在最后一招时同样受了内伤,而且这么一场大战下来,内力肯定消耗不小。

    他虽然不知道对方具体的消耗值,也不知道对方此时还剩下来多少内力,但却觉着,在这种特殊时刻,自己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趁凌碧月最虚弱的时候出手打败凌碧月,这是他所认为的眼下最直接有效的自救手段。否则一旦错过,他就算逃也逃不了多久。而且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他的身份信息、家庭地址等都被苏紫给知道,虽然苏紫承诺他们天山派绝不会伤害无辜,殃及他家人。但这种事,又怎么能完全说得准。自己的命运,就该自己掌握,他可不会把希望指望在敌人的怜悯上。所以,这是眼下最佳的自救手段,也可以称得上是唯一的选择。除此之外,他想不出来什么好办法了。

    不管凌碧月还剩多少内力,他都得拼上一拼,说不定就能拼得一线生机呢!

    苏紫在林旭重新出手封制她身上被点的穴道时,不由轻声一惊,然后在林旭抱着她重新飞身投向桃园时,立即猜到了他要做什么,不由面色一变地在他耳边轻呼道:“你不要命了?”

    林旭闻言转头略瞧了下她,没有开口回话,继续闷声向前。他速度飞快,只几个呼吸便重新赶回桃林,然后迅速赶到黄宗文与凌碧月交手之处,轻身落在重伤的黄宗文身前,仗剑拦住正一步步逼近的凌碧月。

    “师父,对不起,我给你丢脸了!”

    方一落地,苏紫立即开口向凌碧月道歉。觉着自己败在林旭手上被制,确实是给师父丢脸了,此时简直无颜面对,说话时不禁羞愧地低下了头。

    凌碧月眼见林旭挟着苏紫飞身而落,仗剑拦在黄宗文身前,也是不由微微一愣。自己这徒儿惜败于林旭之手,她在与黄宗文交手之际自然也是有察觉到。但她当时正与黄宗文交手正紧,却也抽不出手来多作理会与搭救,只想着先打败了黄宗文,剩下林旭那毛头小子,自然是手到擒来,不费吹灰之力。

    可没想到,她现在虽然如愿打败了黄宗文,却在最后关头被黄宗文拼了个两败俱伤,此时内力也所余无几,怕是只相当于内力境一重稍多的程度。虽然她经验、境界、技巧等都远超林旭,但眼下所能发挥出的功力,怕是还真不如这小子。

    微一愣后,她略作沉吟,顿住脚步,目光冷厉地盯向林旭,冷声道:“放了阿紫!”

    “你先放过黄老师!”林旭丝毫不让地道。

    “林旭,不用怕,她此时功力也所余无几了,奈何不了你。”黄宗文眼见林旭在他落败时还现身来救他,也是不禁心下感动。不过他面上却没流露什么,也没多说什么感动的话,而是这时等林旭话音一落,立即向林旭交底说道,给他与凌碧月一战的信心。此时此刻,林旭确实已成他们今晚胜负的关键。

    林旭闻言,立即便是双眼一亮。本来他还有些担心呢,但现在黄宗文给他交了对方的底,他便不怕了。既然黄宗文判断以凌碧月现在剩余的功力奈何不了他,那就肯定是了,他相信黄宗文。

    “别听他的,你能肯定我再没有一战之力?”凌碧月瞥了黄宗文一眼,立即面色不变地向林旭冷声反问。说罢稍顿,又接道:“你放了阿紫,我饶你一命不杀,我说到做到。”

    此时此刻,她真的不希望别生枝节。如果林旭真的能让开,让她顺利杀了黄宗文,那今晚真的放过这小子也不是不行。

    林旭闻言,却是毫不为之所动,摇头道:“我打败你,更能活命,还能救下黄老师。”

    “大言不惭!”凌碧月喝斥一句,大声道:“好,有本事你便来试试,我一剑便能结果了你。给你条活路你不走,偏要来寻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