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积蚊成雷 三招过关
    林旭一见凌碧月跃起的起势,立即便看出来她是要用飞瀑剑法。之前苏紫在与他对战时也用过这招,他自然认识,也晓得这招剑法的厉害之处。

    在之前初遇之下,他还没太能想明白这招。但在过后,却有些猜到了这招的历害,应该是有经过提前蓄势。而在之后与苏紫说话的交谈中,他也从苏紫那里得到了证实,并且得知了她所用的这招剑法是叫飞瀑剑法。这套剑法,如同瀑布上游积蓄的水量越大,落下的气势也越大一样。可以说蓄势越久,威力越大。提前积蓄内力,便是蓄势。

    眼下凌碧月在出完第二招后,没紧接着出第三招,而是停了片刻跟他说话。怕除了是想借机喘息片刻外,也是有暗里借机为这接下来的第三招提前蓄势的目的。说起来,倒是跟之前苏紫一样,出招前也有故意拖延跟他说了几句,这师徒俩却是玩了招同样的手段。

    可惜林旭没料到凌碧月第三招是要使飞瀑剑法,给了她暗中蓄势的机会。他又不是对方肚里的蛔虫,没出招前他又哪里能料到。而且说好是他来接对方三招,也就是他只能被动接招应变,不能主动进攻,所以即便猜到,他也仍是不能在对方未出招前就提前出手打断对方的蓄势,最多也就只能言语相激,好让对方提前动手。

    不过现在凌碧月一出起势,他就认出了对方是要使飞瀑剑法,自然不会再让对方更加蓄足内力与气势。之前他就是在苏紫手上这招吃过亏的,自不会再旧错重犯,再做先行避让的错误举动。

    他要是先避让了,只会给对方更加蓄势的机会。所以这时眼见凌碧月方一跃起,他便立即跟着跃起。要中途打断凌碧月的蓄势,让她难以完全出招。

    半空中迎上后,林旭出剑如电,但见得剑光电闪间,便是一连串十分密集的“叮叮”之声,他竟于眨眼间一口气一连出了二十多剑。但奇怪的是,他这二十多剑,竟全部击打在凌碧月手中的冰魄剑上,而没有向凌碧月本身递半招。

    凌碧月身在空中,无处借力闪躲,也只能被迫接招。当林旭这二十多剑出完后,两人都气息沉重,难以再轻住身子,同时往下落去。

    落地之后,林旭却不再接着出招,而是抽身后退,退回到他之前所站的位置。

    凌碧月虽被林旭打断在了空中的蓄势,但之前借机说话时,却还是有积蓄了一部分内力。因此她并不打算就此放弃,落地之后,立马就要紧随着林旭的退势而进,要把这招继续发出去。

    但她才打算递剑而进,忽然剑柄上一股异力猛地爆发一震,让她忍不住面色一变,轻呼半声,难以再握住剑,不由的松手脱开。

    好在她见机极快,右手才脱剑柄,立即便以左手一抄,反手握住剑柄,然后顺势贴肘收剑,把剑收在身后。看起来,倒像是她故意以右手抛剑,然后再以左手接剑地反握收起,没有让剑失手掉落在地上而丢脸。

    但她虽反应极快,以左手握住了剑,心里却清楚,脱手放开剑,并不是她有意为之。而是迫不得已,被一股古怪力道所震开的。

    剑柄上忽然生起爆震开的这股异力,乃是林旭收剑退开后才爆发的,但凌碧月心里清楚,这肯定是林旭搞的鬼。只是她不清楚他是使了什么古怪招式,才造成的这种效果。但想来,肯定跟他之前的那一连串二十多剑有关。

    本来她就奇怪,为什么林旭十分迅速地一连出了二十多剑,却只往她冰魄剑上招呼,而不攻人。现在看来,显然就是为此了。他似乎不知用了什么特殊方法与招式,把之前那二十多剑并不如何出奇与力大的力量,全先后集中到了她的剑柄上,再合为一体爆发。

    那二十多剑每一剑分散的力量并不如何大,可二十多剑全都集中在一起的力量,那就大了许多。一经爆发,再加上凌碧月全没料到,根本没能多坚持握得片刻,就被剑柄上的那异力震脱了手。

    她目光不由更加惊异地看着林旭,但却也没开口多问。

    林旭见她手中剑被震脱后,面上微露一笑。接着见她反应极快地以左手抄剑收起后,他也将手中的碧落剑倒转,反手握着贴臂收起,先行开口道:“我这三招算是接下了吧?”

    他最后于空中拦截凌碧月所使的这招,却非是猿公剑法了,而是《妙手十三式》里的一招“积蚊成雷”。

    积蚊成雷也是个成语,意思是蚊子的声音本来是很小的,可当许多蚊子全都积聚到一起后,那这些声音全都连合为一起,就能像雷声那么大。也是指积少成多,聚小为大的意思。

    妙手十三式里的这招也是如此,以一连串力量较小的攻击为掩护,但最后这些小招却能全部积聚在一起,成为一个惊雷似的大招。

    面对力量较小的寻常攻击,敌人往往都不会太过重视。但却哪里能料到,这些小攻击上所携带的较小力量,能够暗里积聚在一起,成为一个埋藏的重雷而爆发。

    这招“积蚊成雷”,往往能够出敌意料之外。本来不起眼的小攻击,谁能想到最后积聚成一个大招。便是凌碧月这位天山掌门见多识广,对敌经验丰富,也是没见识过这等武功,在林旭的这招“积蚊成雷”下吃了个暗亏。

    这还是林旭担心她毕竟是内力境绝顶的大高手,对内力的运行会非常敏感,怕她可能察觉,所以没直接把每一剑上所带的力量直接攻送入她体内去,只是全部送入剑柄处爆发。否则若能直接传导入其体内的重要部位而爆发,那就不是被震脱剑这么简单了。

    当然,这一来是林旭对直接传导至凌碧月体内没把握,二来也是并不想真的伤害到凌碧月。他眼下要接凌碧月三招,本就是想要寻求和平解决今晚的事,哪能再结新仇。

    “算!”凌碧月闻言之下,又深瞧了林旭一眼,点头承认他过关。

    “多谢凌掌门手下留情!”林旭又道谢谦虚了句。接着不等凌碧月开口,便转身连忙把苏紫的穴道解开。

    苏紫穴道被解,长舒了口气后,也没多言。只是瞧了林旭一眼,便连忙快步过来,走到自己师父身旁。

    “师父,你没事吧?”苏紫走过来后,连忙关心问道。

    刚才凌碧月被林旭那招“积蚊成雷”附着在剑柄上的力量爆发而震脱了手,虽及时以左手抄住了剑,看起来像自己故意右手抛剑交到左手也似,但在场的皆非寻常之辈,都能看得出来,她那一下脱手离剑显然有些异常。因此苏紫担心,师父是否有受了什么暗伤。

    凌碧月闻言摇摇头,没有跟她多话。接着把目光瞧向后面这时已稍恢复了些,不需再拄剑站着的黄宗文,道:“正月十五的梅乡之约不变,到时我们再见。你若敢不来,后果自负。”

    说罢,也不等黄宗文回话,便立即转身招呼苏紫道:“我们走!”

    然后也不等话音落,便轻身而起,重新上了桃林上方。苏紫见状,自是连忙施展轻功跟上。然后师徒俩也不说什么告辞的话,便径直离去。倒是苏紫临走时,还回头望了眼林旭,不过也未有多言半字。

    目送这师徒两人施展轻功远去,林旭不禁长舒一口气,放松了下来。不管凌碧月与黄宗文之间的仇怨会究竟怎么结局,至少今晚算是挺过去了。一场大战,也终于落下了帷幕,而且很幸运的没有人送命。

    “黄老师,你怎么样?”松了口气后,林旭连忙转身过去,扶住黄宗文。

    黄宗文摇摇头,苦笑着长叹一声,道:“放心,还死不了!”最强武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