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言而无信 黄容安危
    林旭刚才接下凌碧月那三招所用的两招“猿公剑法”与一式“妙手十三式”,都是黄宗文不曾见过,也是林旭从没跟他提起过的武功。这显然与之前林旭所说过的,他那位“师父”只教过他内功不同。刚才林旭所用的“猿公剑法”与“妙手十三式”都是十分高明精妙的上乘武功,应该不是能从市面上所轻易购得的那些大路货。所以,林旭的武功,以及他武功的来历,还有学武的过程,显然都还有秘密,对他这位老师有所保留。

    但人在江湖,谁身上又没藏着几个秘密,他身上的秘密岂非更多?况且别说江湖人了,就是寻常普通人,每人心里不也是多少藏着些不能为外人道的秘密。

    所以,黄宗文刚才虽更多窥到了些林旭隐藏的秘密,这时却也没过多探问,只当作没看出来。

    又复长叹一声后,他向林旭道:“又要谢谢你救了我一次!”

    林旭笑道:“您才是主力,没有您先拼了一场,我怎么可能接得下天山派掌门的三招?”

    黄宗文摇头道:“事情的起因还不是在我,若不是因为我,你又怎么会无故被牵连到这事里?”

    林旭道:“这话就不要说了,咱们之间早就分不清了,而且您帮过我的次数也不少。况且再怎么说,您也是我老师,也有指点我武功的师徒之实,半个师父是当得的。有事弟子服其劳,应该的。”

    黄宗文看着他笑了笑,又轻叹一声,没有再多说,只是点头道:“走吧!”然后由林旭扶着,两人一起往桃林外走去。

    才走了没两步,忽然前面院子里传来一声房门被推开的声响。黄宗文闻声之下,立即不由面色一变地道:“糟了,容容!”说罢,立即甩开林旭扶着的手,大声道:“你快去!”

    林旭闻言,也立即知道了是什么情况,二话不说,就连忙施展轻功往外赶去。

    眼下会传来这房门声响,显然是凌碧月与苏紫出了桃林后进黄宗文家里去了。而黄容还被黄宗文藏在屋里的地下密室里,但凌碧月早就以“传音搜魂”探查到了黄容位置,之前也都已当面点明了,所以那密室对她来说,根本不算隐秘,闭着眼也能找到。

    他们这边刚才打的如火如荼,十分激烈,但他们当然不会就忘了黄容。凌碧月看样子,显然也没忘记,不然就不会有眼下这举动了。只是两人都没料到,凌碧月刚刚明明已经答应退走离开了,为何又忽生反复来这招。堂堂的天山掌门、武林前辈,难道这么不讲信用吗?

    也是两人都觉着堂堂一个大掌门,身份尊贵,又是正道人士,所以都相信她言而有信、言出必行。而且刚才也证明了,跟林旭定下的三招之约,说好了林旭能接下她三招,她就离开。等林旭接下后,她果然也说到做到,十分干脆地如约而走,没有任何夹缠不清。却没想到,她竟然以此为掩护,先行离开出了桃林后,趁着林旭与黄宗文还没出来,要转身去对黄容不利。也不知道她是早就是前预谋好的,还是出了外面,到院子里时,才临时起意的。

    不过不管是哪个,也都不重要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能够及时阻止她。林旭丝毫不敢耽搁,全力施展“浮光掠影”,往外疾赶。

    黄宗文此刻功力还没恢复,难以施展轻功。但他随后,也是提剑拖着伤躯,大步往外疾奔。

    林旭轻功极快,先行掠出桃林。赶到能望见前面屋院的位置时,他见苏紫正仗剑守在门口处,而凌碧月不见人影,显然已是进去了。

    “给我让开!”

    还没落到院子里,林旭便先冲着苏紫大声喝道。他此刻也是非常生气,着实没想到,凌碧月一个堂堂天山掌门,竟然会是这种人。难道还真应了那句话,“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女人心中仇恨起谁来,真是什么都会不管不顾?

    他是有时候挺烦黄容的,可再烦究竟还是朋友,他绝不会眼睁睁看着黄容遇难受害。

    话音未落,他便已疾冲到了院子里。然后丝毫不作停顿,也不管苏紫让不让,便速度极快地人剑合一,化作一道流光般,向着苏紫疾射而去。

    这一剑,他已是使了招猿公剑法中的“流焰星陨”。流焰就是指流星,“流焰星陨”这四字的字面意思也是指流星,而这招剑法,也是观流星有悟所创。

    流星的速度是极快的,这招的速度也是极快,比猿公剑法的基础剑速要快了至少一倍,而且习练越久,也能越加提高。除了快,剑上所带的力量也是极大。就像流星撞地一般,威力极大。

    速度与力量,在某一条件下,本就是成正比的。速度越快,力量也就相应越大。而这招“流焰星陨”的配套心法,也是在己身速度越快的情况下,越能增加这招出剑的威力。

    此时林旭心系黄容安危,本就是全力施展“浮光掠影”轻功,速度极快。在这种极速的状态下使出这招,本就有加成的威力。而他此招一出,也是速度再增。真如一道流星也似,光芒一闪,便已人剑合一地疾射到了苏紫身前。

    剑上所携带的巨大力量,在极速的破空下,发出尖锐的啸声。林旭剑前的空气,都似乎有些扭曲了。

    苏紫见得他这一剑的威势,不由面上一惊。但此时却已来不及往旁闪避了,而且她也不能躲。师父正在屋内,且是功力未复的最虚弱时刻,目前的剩余内力还没她多。她可不能自己躲了,让师父去承受林旭的攻击。

    所以,她连忙咬牙提聚内力,挥剑而挡。这一挡,她也用了招天山剑法的“冰墙铁壁”。这招在天山剑法内,是一招纯粹的守势,意思是要像面铁一样坚硬的冰墙一般,挡下所有攻击。

    但她功力虽比林旭高一重,这招“冰墙铁壁”也是招绝妙守势。可碰上林旭这招积蓄了足够气势、速度与力量,含恨而发的“流焰星陨”,还是挡不下。

    “砰”的一声如雷炸响,苏紫于惊呼声中,被林旭这招一剑击的往后倒飞出去,直倒跌进了门内屋里,还撞坏了里面一张桌子。而她倒飞之际,身在空中,也是不由一口鲜血吐出,显然已受了内伤。

    她没料到林旭这剑会来的这么快,威力又是这么大,本就是仓促接招,未能做好完全准备。而且她师父本来说好答应的,林旭能接下她三招,她们今晚就离开,不再不死不休地非要拼命相斗。可没想到出了桃林,到了院子里后,她师父却是忽然想起了楚黄河的女儿还被藏在屋里,便临时起意变卦,转身扑向屋里,要她守在外面。

    师父的话,她不能不听,也不敢有违逆。可她还是感觉这么做,有些出尔反尔、违约失信。因此,刚才林旭远远一叫她让开,她在心理上就不禁先有愧意。仓促接招,又是心中有愧,她哪有不败的,竟是连林旭这一招都接不下。

    看着苏紫吐血受伤,倒跌在屋内,林旭这时也顾不得怜香惜玉与顾念跟她之前的友情。立即纵身窜进,搜寻凌碧月的身影。

    苏紫见他进来,又吐口血,连忙挣扎着爬起,还要打算拦他。

    大厅之内,这时通往黄容卧室以及通往黄宗文卧室的门都开着。林旭各瞧了眼,正打算凝神听下哪间卧室里有动静,就见到黄宗文的卧室内人影一闪,凌碧月已挟着身穿粉色睡衣的黄容从中出来。

    林旭见状,连忙向黄容瞧去,见到黄容这时虽然昏睡不醒,但好在身上无伤亦无血,他也能隐隐听到她的呼吸与心跳,还是如常。这才不由略松了口气,心中暗幸黄容好在还活着。

    他就怕自己晚一步后,凌碧月找到黄容问也不问,就一剑杀了。现在看来,凌碧月还挟着黄容出来,似乎并不打算就立即杀了。这就还好,至少还有希望。

    关注 limaoxs666 获取最新内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