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打算 密室 赠药
    目送载着黄容、苏紫、凌碧月的白色轿车一路扬尘远去,林旭转头向黄宗文道:“没办法了吗?”

    “为了容容的安危,我们眼下确实没别的办法。”黄宗文无奈一叹,显得更加疲惫与苍老了几分。女儿被掳,生死难明,对他的打击很大。相比之下,身上的伤,目前对他来说,倒算其次了。

    顿了下,他又叹道:“现在,我们只能选择相信凌碧月了,相信她不会真的杀容容。”

    林旭闻言,也是跟着一叹,没有接话。心想就算凌碧月真的不会杀黄容,但这十来天怕也不会让黄容好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黄容这十来天怕是有的苦头吃了。想到此处,也不禁为黄容担心,不知凌碧月会怎么折磨她这个仇人的女儿。

    想了下,他道:“正月十五,我陪您一起去吧!”

    黄宗文摇头道:“不用。有必要的话,我会先回一趟武当。你十六就要开学,别耽误了。跳级升学,第一次到学校报到,应该给学校领导和老师们留一个好印象,别显得太恃才傲物,不把学校当回事。你要误了开学,会让你印象更差。”

    林旭听他这么说,便不再坚持了。他想要陪黄宗文一起去,是打算到时候帮黄宗文。但现在黄宗文说先回武当,那言下之意自然也是要去搬救兵。武当高手如云,有高手相助帮忙,自然更有把握,用不着他这么一个才内力二重的小辈了。

    不过黄宗文不让他去,也确实是为他考虑。一是不能耽误了他开学,第一次开学报到很重要;二则也是不想让他再去涉险。这次对阵凌碧月,就可谓行险之极了。要不是凌碧月内力也大为损耗,林旭哪里能有在她剑下活命的机会。

    不过林旭转念又想,黄宗文可以回武当搬救兵,凌碧月也未必不会让天山派来援手。也不知道这次的事,是否会引发武当与天山两派之间的大战。

    但以黄宗文的为人,应该会尽量避免把武当拖到这一步。从他说有必要的时候,才回武当搬救兵,就能看得出来了。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希望外人插手,更不希望把武当牵连进来的。可为了救女儿,这个原则说不定也不得不放下。

    林旭想了想,也没再多提这件事。黄宗文肯定会有自己的考虑,不必他去瞎操心。以亲近关系来论,黄宗文做为黄容的父亲,肯定是更关心女儿的生死安危,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去营救的。而以他目前的能力,接下来也确实帮不上什么大忙,还是安心静等消息就是。

    黄宗文接下来也没再多说,带着林旭走进屋内。

    走到门口处,他顺手拉开客厅里的灯,然后扫了眼被苏紫撞坏的桌子,也没多言,又接着走进自己的卧室。

    林旭此时还一直扶着黄宗文,自然也是跟着进去。进到门口处,他抢先一步拉开了卧室里的灯。接着一扫室内,便见卧室里的床被拉开了原本的位置,床底下露出一个约一米宽两米长左右的大洞,正是地下密室的入口。

    探头往那密室里瞧了眼,但见下面也不大,也就五、六平方的样子,能藏两、三个人。里面还有张小方桌与两个小靠背椅,可以坐下休息。除此外,就别无它物了。倒是四面墙壁与头顶的密室门上,都包裹有厚厚的隔音绵材料,也不知是单纯为了隔绝里面声音外传,可以更加隐秘;还是黄宗文在知道天山派托燕子门在江湖上四处查找他后,知道凌碧月可能会随时寻到他来犯,为防她的“天音诛神”,而特意加装了隔音材料,让躲在里面的人能得到更好的保护,不受天音诛神的余波影响。

    其实昏睡过去的人,所受到的天音诛神影响本就要小。因为人在昏睡中时,身体器官、内脏等的震动频率是与平常醒着时不同的。所以不在同一频率上,就基本不会遭受什么共振伤害。而且天音诛神,本来也就是更多针对人的精神与脑部。昏睡状态下时,脑部则比别的器官更会得到沉睡。听都听不到,自然也很难受到伤害。

    黄宗文在听到凌碧月的“传音搜魂”之声传来时,就立即猜到了是凌碧月来犯,然后他就立即到了黄容房内。他暂时不想让黄容知道自己的这些事,再加上昏睡也更有利于保护黄容免受天音诛神影响,所以他就在黄容还沉睡时再点了她的昏睡穴,让黄容更加沉睡过去,这才把她藏到地下密室内。

    本想着应付过去凌碧月后,再把黄容带出来。然后等第二天黄容醒来后,因为从头到尾都昏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切也就应付过去了。却不承想,事情的发展大出他意料之外。到头来不但他身受重伤,自身也难保,还连女儿都没保护好,被凌碧月临走给掳去了。

    黄宗文看着原本黄容藏身的地下密室,不禁睹物思人,又是叹了一声。接着他抬了下手,示意林旭放开自己,然后他独自走到密室入口旁边的墙上,在墙根处一块颜色略有不同的地方踢了一脚。

    原来此处便是开关,他一脚踢下去后,一阵机关声响,那地下密室的两扇门又抬起重新合上。等合闭完全后,再一看,基本看不出与地面有什么不一样的。就算细看略微有些痕迹,等把床挪回原位放到上面,也就看不出了。

    见黄宗文重新关闭了密室后,林旭不需他开口,便主动过去把床挪回了原位。床一复位后,那开启密室的机关也是被床遮住,从外面瞧不到了。不过林旭还记得位置,知道这开关在床挪上时,是刚好在床脚后面的位置。

    等林旭重新把床挪回原位后,黄宗文便转身坐到床头处,然后将旁边床头柜的第一个抽屉直接从柜中拉了出来。

    拉出将抽屉放到床上,他伸手在抽屉里面的边缝处一抠,却是将抽屉板抠起掀了开来。原来这抽屉下面,却是还有一层暗格夹层。暗格里面,放着几个约摸掌心高的透明塑料小药瓶,上面各贴了标签。

    黄宗文看了一眼,探手拿出一瓶,拧开瓶盖,从里面倾倒出一颗指头大的药丸,张口吞咽了下去。

    接着他又倒出一颗,伸手丢给林旭,道:“你也吃一颗,这是治内伤的药。”

    林旭见他抛来,便即伸手接过。略闻了下,有一股沁人心脾的药香味。接着他也没多看,便张口吞了下去。丹药入口,略有些苦。

    黄宗文给的,他自然不会多疑,何况黄宗文也已提前吃了。而且他也有看到那药瓶上贴的标签,上面写的是“通脉丹”。

    吃了一颗通脉丹后,拧上瓶盖,黄宗文又接着拿出一个药瓶。林旭眼尖,瞧到上面标签贴的是“回元丹”。

    拧开瓶盖,黄宗文还是倒了一颗先自己吃了,接着又倒出一颗抛给林旭,道:“这是恢复内力的药,吃了能更快恢复。”

    林旭这回,自然也是不疑,接过也照样张口吞了。这回这颗丹药入口后,却是有些甜。

    黄宗文见他吞下后,接着又从暗格里重新取了三瓶药,一并抛给林旭道:“顺便各送你一瓶吧,分别是治内伤的、治外伤的和恢复内力的。行走江湖,难免受伤,你以后也用得着。那个治外伤的,你用的时候把丹药捏碎成粉。”

    林旭见他还有备用的,也不过多客气,闻言道谢后,便先收了起来,装在自己裤兜里。

    黄宗文送的,自然都是好药。他此时吃下的那两颗药,虽然还没感觉有什么作用,但想必是药力还没化开。回去后,应该运功化开,才能更快发挥作用。

    见林旭将药收起后,黄宗文向他摆手道:“行了,也没什么事了,你先回去吧,回去好好调养休息,别留下什么暗伤,我也得加紧疗伤恢复功力。”

    林旭点了下头,问道:“那您明天还打算动身走吗?”

    黄宗文摇头苦笑了下,道:“受了这么重的伤,多休息两天吧,等伤好的差不多了再走。从这儿赶去梅乡,其实三天时间足够了。”

    林旭又点了下头,指了下自己刚才搬床,靠放在墙边的碧落剑,道:“碧落剑我放下了,那我就先走了,您好好休息。”

    黄宗文点头道:“去吧,我不送你了。”

    林旭闻言,便没再多说,只是再复点了下头,便自转身而去。出了卧室后,随手把房门替黄宗文掩上。

    接着走出大厅门,也随手把门掩上后,他走了几步,忽然想起件事来。顿住脚步,他正打算转身回去。但想了下,又复顿住,接着还是抬步往外走去。这回没再回头,直走出院外,过了小桥,到了对岸。

    他刚才出了厅门后想起的那件事,却是关于苏紫的。去年在首都时,他因为买了手机,当时还正跟苏紫关系不错,就互相留了手机号码。虽然那部手机他是买给卫青衣用的,他只是暂用几天,但为了那几天两人联系方便,还是有存了苏紫的号码。

    后来他临走时,把手机送给卫青衣,自然是把苏紫的号码删了。也有跟苏紫说明过,这手机他是留给卫青衣用的,让苏紫以后不要再打。而另外的联系方式,他也没给苏紫留。

    倒是苏紫的那个手机号码,他虽然从那部手机上删了,但他自己却还记得。一来是他记忆力好;二来那也是他所保存记录的第一个手机号码,印象深刻;二则那几天也打的比较多,所以却是还一直没忘。

    但这个号码,他不知道苏紫还有没有在用。另外,苏紫这时所在的地方,也不知道有没有信号。所以他本来想起这件事后,是打算告诉黄宗文的,毕竟这是能够跟凌碧月联系上的方式。

    但因为不确定这个号码苏紫还有没有用,所以他接着又想了下,还是决定暂不告诉黄宗文。免得给了他希望,结果联系不上,更加失望。他想等天亮后,自己先打一个试试。如果能打通联系到苏紫,那到时再告诉黄宗文也不迟。

    如果能联系上的话,就能够先跟黄容通话,以确认黄容的人身安全,这样也可以让他们先暂时放心。

    到了对岸,林旭走到学校边的围墙处,重新施展轻功跃进校园内,然后散步般地往自己宿舍走去。

    此时事情已暂告一段落,他也不必着急。另外这般散步地走,也是为了更加放松自己。

    走了几步,他抬腕看了下表,但见这时已是凌晨三点多,并且已快接近四点了。再过几小时,天便将亮。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