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意外的昏迷
    一边散步地往自己宿舍走去,林旭忽然又想起了件事。就是这次黄容被凌碧月掳走,怕是黄宗文一直对她所保密的另一重身份,再也瞒不住了。凌碧月可没义务替黄宗文保密,等黄容醒了后,肯定会告诉黄容的。这就一下全捅开,再也瞒不住了。

    想黄宗文原本是预计打算等黄容二十岁的生日时再说的,也就是今年。却没想到还没到,就要被凌碧月提前捅破了。也不知道黄容在知道自己父亲隐瞒了她这么多事,还一瞒就是二十年后,会怎么想,又会是什么心情?

    但现在这事相比起黄容的生死安危来说,却又算不上是什么大事了。估计黄宗文现在也没多少心思去想这个,目前对他来说,黄容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只有让黄容安全回到他身边,才能去谈以后。否则的话,黄容若遭不幸,那根本就没以后了。

    想到此处,林旭摇摇头,也没再去多想这事。以前他一直觉着黄容挺有些烦的,既话多又爱烦他。虽然有时候还比较有些善解人意,但常态却是让他厌烦居多。可现在黄容被掳,想想若有个万一好歹,从此天人两隔,以后都不可能再见到,却也不由真个担心,真怕她会遭遇不幸,被凌碧月给杀了。

    无奈叹口气,他发现自己这时已是快走到了李飞燕的那排宿舍口处。走到路过时,他又习惯性地往里面月亮门内望了一眼。这一望之下,不由“咦”地一声,面露惊讶。

    却原来他之前被凌碧月的“传音搜魂”惊醒,赶往桃园路过时,还专门在李飞燕的宿舍处停留了下,那时李飞燕的宿舍内还是漆黑一片,并没有亮灯,李飞燕也尚在熟睡,并没被“传音搜魂”惊醒。当时他对此还有些奇怪,觉着李飞燕虽然尚是外力境的武者,但一向耳力灵敏,当时那“传音搜魂”的声音,李飞燕也理应能听到,跟他一样被惊醒才是,但谁知却没有。直到后来他到了桃园,从黄宗文那里知道了“传音搜魂”的特性,才清楚凌碧月为了搜寻黄宗文,所发出的声音却是只有身具内力的内力境武者才能听到。而李飞燕虽然也锻炼的耳力灵敏,却毕竟没有修炼出内力,没能超脱正常人耳的听力接收范围,所以也跟普通人一样,听不到。

    李飞燕对“传音搜魂”的声音听不到,自然也就充耳不闻,还在熟睡。但现在李飞燕的宿舍里,灯却是亮着的,这也是令林旭惊讶的原因所以。灯亮,说明李飞燕应该是已经醒了。

    再转头想想也是,虽然凌碧月的“传音搜魂”,因为超出了正常人耳的接收范围,李飞燕听不到,但随后凌碧月与黄宗文动手闹出的动静却也是很大。这些声音,两人打斗激烈时,未必还能注意收束,而这些声音也完全属于是在人耳能听到的正常频率范围内,以李飞燕的耳力,即便相隔这么远,也应当是能听到的。何况,凌、黄两人有几次对招发出的声音可是很大。

    现在的情况,应该是李飞燕听到那些打斗声后,被惊动醒来,然后打开了灯,准备查看动静的来源。只是,凌、黄两人打斗了也挺长时间了,林旭其间却是并没有见到李飞燕出现在附近。

    这又挺奇怪的了,难道是李飞燕醒了后不打算出去查看,只是开灯坐着?又或者是,她连那些很大声音的打斗声也没听见,这时开灯只是凑巧刚好起来喝水或做别的?

    惊讶奇怪之下,林旭立即带着疑惑转身拐进月亮门,向李飞燕的宿舍走去。究竟是什么情况,他过去看看,也就知道了,不必瞎猜。

    走到李飞燕宿舍门口后,林旭立即伸手敲门。只是敲了几下,里面却没反应,既没人应声,也没什么动静。

    林旭不禁又皱眉奇怪了下,然后侧耳往里面听去。细听之下,又复听到了李飞燕平稳的呼吸声,似乎还在熟睡。但她要还是一直熟睡没醒的话,这宿舍里的灯又是谁开的,难不成她梦游开的?

    再接着细听,这呼吸声似乎跟他之前听到的又有些不同。而且所在的位置也不同,之前李飞燕的呼吸声是在床上,但眼下李飞燕的呼吸声却像是在地上,并且是在距门口不远的地上。

    这是睡觉翻身滚到地上了,还是好好的床不睡,偏想睡地上了?

    林旭心中不禁又奇怪了下,继续敲门,一边敲一边叫道:“燕老师,燕老师……”

    他怕有时候会失口叫错李飞燕的身份,所以在学校里不管有没有其他人在旁边,是在公开场合还是在私底下时,却是一直称呼李飞燕为“燕老师”。久而久之叫的多了,习惯成自然,就算没有外人时,他也惯常这么称呼。

    而且他觉着这么叫也挺不错,总是称名道姓地叫“李飞燕”,既有些不太尊重,也容易暴露她的真实身份。而按年龄来说,以两人的亲近关系,他称呼“姐姐”也比较合适。但他却不喜欢这么叫,他连自家许多亲戚都是不叫,更遑论外人了,也不习惯这么叫。所以他自己想来想去,觉着一直叫“燕老师”也是挺合适的。当然,只是两人私底下的话,他也不常叫,只以“你我”相称,也显得亲近。

    一连叫了数声,里面还是没有回应,林旭不由暗道有些不对了。以李飞燕超乎寻常人的灵敏耳力,早该在他一敲门时就能够听到惊醒的。而他现在早就不止敲了多少下了,还叫了好几声,李飞燕却还是一直没醒、没反应、没动静,这就很奇怪了。

    这般一想,不禁心下有些担心,当下也顾不得不经同意半夜私闯了。伸手在门锁处一按,使出“隔山打牛”的功夫,轻易便把里面的插销给震开。

    隔物传力拉开插销后,他立即推门而进。

    进去一瞧,他才发现,李飞燕并不是睡在地上,而是不知为什么昏迷倒地倒在了地上。

    她身上衣服都已穿好了,换下了原本的睡衣,看样子是打算出去的。但往门口走去时,走到一半,就不知因为什么原因而晕倒了。最强武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