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昏迷原因 略说经过
    李飞燕今晚的房里,当然不止李飞燕一个人,林旭的妹妹林彤也在,这时正在床上熟睡。

    他们三人晚上刚入夜那会儿,和黄宗文、黄容父女俩一起去县城看了灯会。回来时因为晚了,也就没把林彤再送回村里,顺便留在学校一起过夜,跟李飞燕一起睡。这也是他们从家里离开前,就跟父母提前说好的,也不需再另行通知。

    林彤睡觉睡熟了后,却是一向睡得很死,很难吵醒她。刚才林旭在外面敲了半天门,林彤也是照样熟睡地充耳不闻没听见。林旭对他这妹妹也是很了解,知道她一向睡觉死,所以刚才在外面叫了李飞燕没反应,也是没叫自己这妹妹。如果李飞燕都叫不醒,那他这妹妹就更不可能叫醒了,干脆自己震开插销进来。

    这时进来一瞧李飞燕晕倒在地上,他面上一惊后,连忙过去将李飞燕抱起放在沙发上。随后,又到床边查看了下妹妹林彤的情况,发现她还是如常睡的香甜外,这才放心。

    转回身来,他先把房门闭上,免得外面冷风吹入。闭上门后,他便立即到沙发旁查看李飞燕的情况。

    伸手摇晃了李飞燕几下,见李飞燕还是不醒,他确认李飞燕确实是因为不知道什么原因而晕了过去。

    急救的措施他也不太懂,想了想,便学了电视里最常见的一招———掐人中。

    掐了下,看了看还是没反应后,他又试着加了些内力去掐。这回掐过后,却见一时还是没反应,不禁心头有些着急。

    脑中急速搜索着一些常见的急救措施,他正想着是不是要用人工呼吸时,忽然李飞燕微哼一声,悠悠醒转。

    林旭见状,这才松了口气地面上一喜,问道:“你怎么样?没事吧?”

    “小旭,你怎么来了?”李飞燕睁开眼一见是林旭,不由有些惊讶。随即回想自己晕过去之前的事,这一想,又觉有些头疼,不禁皱了皱眉。

    林旭道:“我路过见你房里灯亮着,以为你醒了,就过来敲门。但敲了半天门没反应,叫你你也没应声。我担心你出事,就自己弄开门进来了。然后一进来,就见你躺在地上晕倒了。你怎么回事,怎么会晕倒的?”

    李飞燕一边皱眉仔细回想,一边扶额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以缓解头痛。想了下后,她不禁眉头皱得更深,自己也深为不解地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晕过去的?我记得自己睡得好好的,然后忽然听到些声音,像是打斗声,而且像是桃园那边传来的,就想起来过去看看。但起来穿好衣服后,正打算出门,又听到些声音,像是个女人在唱歌,又像是吟诗,反正听起来挺怪的。这女人的声音倒是很好听,调听着也挺好的,但我听了不知怎么就头疼,脑袋里嗡嗡的一直响。然后没听两句,我就头疼的不行。眼前一黑,就晕过去了。”

    说完忽然想起地问道:“你耳力比我更好,你有没有听到?”

    林旭听她说完,不禁面色了然地点了点头,原来她是被凌碧月那套长恨歌剑法吟唱发出的“天音诛神”余波给震晕过去的。想不到凌碧月的“天音诛神”居然威力这么大,隔了这么远,仅是余波,就能把同是练武之人的李飞燕给震晕过去。尽管李飞燕还只是外力境的武者,修为低微,但比起普通人来,多少也应该是有些抵抗力的。却没想到在这“天音诛神”下,比普通人也强不了多少。看来不入内力境,对这“天音诛神”就基本没什么抵抗力。怕是凌碧月一开口,都能震晕他们一村子的人。这武乡中学要是开学期间,全校师生都在,也是一准儿地晕倒一片。

    他刚才对李飞燕晕过去的原因,其实也有猜到要能是受了凌碧月“天音诛神”的余波影响所致。现在李飞燕回讲起来,倒是证实了他的猜测。

    “那你听到了,你有没有过去看看?是不是黄老师那边出了什么事?”李飞燕见林旭点头,又立即问道。

    林旭再次点头道:“是出了事,天山派掌门凌碧月来过了……”

    “啊?”他话还没说完,李飞燕一听凌碧月之名,便是不由面色一变地惊呼出口,“凌碧月来了?怎么来这么快?不是说好的正月十五前约在梅乡见面的吗,她怎么不守约就来了?”

    林旭被她打断话,无奈叹了下,便也没再接着说自己本来打算说的后半截话,而是先回答她道:“凌碧月说,那只是黄老师单方面下的约定,她并没有答应。而且他也不想听黄老师的安排,所以今晚就提前赶来了。她能来这么快,应该是本来就已经从天山到晋省了。”

    “那黄老师怎么样了?”李飞燕又立即关心地问,问完又忽然想起林旭之前的话,接着问道:“对了,你刚才说‘来过’,那是说凌碧月现在已经走了?”

    “是,她已经走了。黄老师没事,就是受了点伤。”林旭说罢,叹了口气,接道:“但黄容出了点事,她被凌碧月临走时掳走了。”

    “什么?”李飞燕闻言,不由又是惊呼出口。大惊之下,她本是还躺靠在沙发上的,这时不禁直坐了起来,同时声音也不由提高了些。随即,她面带怒色地道:“这凌碧月堂堂一个天山掌门,怎么做这种事?而且黄容又不会武功,她这不是欺凌弱小吗?”

    林旭又叹口气,无奈地摊了下手,道:“她就是做了,我们又有什么办法?”

    “那黄容没事吧,凌碧月会不会因为杀不了黄老师,让她父债女偿,杀了她吧?”李飞燕不禁抓住林旭的手,担心问道。

    林旭道:“目前没事,她没有当场杀黄容,也说了不会杀。她是拿黄容做要挟,要黄老师与她择日再战。她说是怕黄老师不去,也怕黄老师另躲了找不着,所以抓了黄容做要挟,让黄老师不得不去。”

    李飞燕问:“他们约了什么时候?”

    林旭道:“还是那个,正月十五,梅乡。”

    李飞燕点了点头,正要开口说别的,这时忽然注意到他胸口的衣服上有些血迹,而且左边衣袖上也有两道被利器划开的口子,不禁担心道:“你也跟人动手了吗?受伤了吗?”

    一边说着,还动手翻找他身上有没有受伤。

    林旭摇头道:“我没事,没怎么受伤,你不看皮都没破吗?”他身上确实没有明显的外伤,受的伤纯是内伤,这从外表也看不出来。

    “你跟谁动的手,那个苏紫吗?”李飞燕见他身上确实没有明显的伤口,而且精神、气色也都还好,便也松了口气。

    林旭点头道:“是,苏紫也有跟着一块儿来。她们师徒俩要二打一,黄老师肯定不是对手,我得帮着他点。”

    “你跟苏紫交手都没怎么受伤,你可以啊!”李飞燕听罢,忍不住夸奖了林旭一句。

    关于去年去首都的事,林旭之前虽然有跟李飞燕讲过,但并没有巨细无遗地详细讲。对跟苏紫有过交手,比过轻功的事,他就没跟李飞燕讲。所以这在李飞燕看来,是他与苏紫的第一次交手。其实说起来,这也确实算是两人第一次的正式交手。去年在首都那次,并不算真的动过手,也并没开打。

    林旭略笑了下,也没接话。他还没说自己还有跟苏紫师父,天山掌门凌碧月交过手呢,要说了还不吓到她。

    李飞燕跟着笑了下,转过身躺靠在沙发背上,道:“你跟我从头到尾详细说下今晚发生的事。”

    林旭却不愿再多说,摇头道:“其实也说的差不多了,基本上就这么回事。黄老师跟凌碧月打,我跟苏紫打,最后大家基本上平手。就是我跟苏紫没怎么受伤,而黄老师和凌碧月是两败俱伤,但她伤得比黄老师轻,所以还有余力,抢前一步抓了黄容。”

    “你这就混过去了?”李飞燕不满道:“两大绝世高手大战,你也不跟我好好讲讲,他们打的怎么样,精不精彩?都出了什么厉害招式?”

    林旭叹道:“你明天去桃园看看,就知道打的有多激烈了,差不多毁了一亩地的桃树。他们怎么打的,我也不太会讲,而且黄容都被抓了,我也没这个心情。”

    李飞燕闻言,也是又想起了黄容被抓的事,表示理解地点了点头,没再逼他。

    林旭顿了下,道:“我还是跟你说下你怎么晕过去的吧?则才本来要说的,被你打断了。”

    “嗯,你知道我怎么晕过去的?我自己都不知道呢,你又不在旁边?”李飞燕闻言先是有些不解,但随即则猜到了什么地道:“难道是跟黄老师和凌碧月交手有关?我听到的那个奇怪的女人声音,是凌碧月的?”

    “没错。”林旭点头道:“凌碧月有一门叫做‘天音诛神’的音波功夫,你知道吗?”

    李飞燕闻言,摇头道:“‘天音诛神’,音波功夫,不知道?我只听说过,天山派有一门‘传音搜魂’的秘法很厉害。但‘传音搜魂’好像是专用来追踪寻人的,并没有具体杀伤力。这个‘天音诛神’,跟‘传音搜魂’有关系吗?”

    凌碧月的“天音诛神”,是她自己所创,向来并不轻易施展,江湖上知道的很少。而她近年所创的“长恨歌剑法”,更是绝少在人前施展。所以便是以燕子门的消息灵通,却是也没听说过“天音诛神。”

    林旭道:“确实有关系,‘天音诛神’就是在‘传音搜魂’的基础上创下的。但‘传音搜魂’没杀伤力,这‘天音诛神’却有很大的杀伤力,能凭声音就杀人于无形。我听黄老师说,这‘天音诛神’能够发出远超人耳正常接收频率的超声波与次声波。你正是受了‘天音诛神’的余波影响,才被震晕的。”

    “这么厉害?”李飞燕闻言,不由吃惊到,“我隔这么远,都还能被震晕过去?”

    “是啊!”林旭道:“所以这凌碧月很难对付,黄老师也在她手下吃了亏。”

    李飞燕不由叹道:“毕竟是堂堂一派掌门,本来就不能小觑的。当今这七大派的掌门,又有哪一个是弱手,全都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修为不够看,也当不了掌门。虽然选掌门,不是全凭武功高低来定。但掌门的武功要不行,那也撑不起门面,镇不住一派上下。”

    “是啊!”林旭跟着叹了声,没有再多说。

    接下来他也没再多留,叮嘱了李飞燕好好休息后,便告辞离去,出门回自己宿舍去了。最强武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