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李海传信 照片为证
    林彤却是贪睡,也一如既往地睡觉死。林旭看了好一会儿电视,也没把她吵醒。直到饭快做好时,李飞燕过去在她耳边叫了几声,抓着她肩头晃了几下,才把她叫醒。

    被叫醒后,林彤很是不情愿地又赖了会儿床,直到饭菜被端上桌后,这才起床穿衣。

    起床后,她也不先洗漱。洗了个手后,便先吃饭,吃完饭这才慢慢刷牙洗脸。

    林旭和李飞燕因为还要帮黄宗文收拾院子与桃林,所以吃完早饭后,便也没让林彤多留。等她洗漱过后,便开车送她回村里。

    仍是由林旭开车,李飞燕这回则是特地跟林彤一起坐了后排,并坐在了上路后会靠向桃园那边的窗户,好用自己的身体遮挡林彤待会儿望向桃园的视线。而在出了校门,路过桃园时,李飞燕也特地跟林彤说话,转移她注意力,让她没往桃园多瞧,顺利的挡过了这截儿。

    送了林彤回村后,两人也没有在家里多留,便开车回返。

    回到桃园后,两人就见黄宗文已是拿了把铁锹,开始平整院子里留下的剑痕与被破坏的地面。

    昨晚黄宗文与凌碧月交手没多久,就打到了桃林上方去,倒是并没给院子造成多大的伤害与破坏。这却也是黄宗文昨晚有意引导为之的结果,不想跟凌碧月在院子里大打出手,怕一不小心,谁收不住手的话,把旁边的屋子给打坏打塌了。

    一来黄容还在屋里,虽然在地下更安全些,但万一屋子倒塌,上面的床与密室门撑不住,还是有可能让下面的黄容受伤;二来便是,屋子倒塌的话,修复起来也要麻烦许多。所以开打没多久,他就把凌碧月引往桃林中去,并尽量往深处引去。在桃林深处打坏些树木,从外面看去,也是基本看不出来。可谓影响最小,事后也不用怎么收拾。

    但可惜,打到后面,那场打斗已不是他能够引导与掌控,所以桃林边缘的树木也是毁坏了不少。尤其他们两人最后都已临时提升至真气境的那一击,造成的破坏与波及最大。但到那一击,两人也都是难以控制得住了。毕竟两人都还只是内力境的修为,虽然都已是内力境十二重圆满的绝顶境界,很接近真气境了。但距离真气境,到底还是有一个大境界的差距。对于最后那一招,他们都没有绝对的掌控力。

    他们现在要做的,也是修剪掉边缘被毁坏的桃树,并尽量弄整齐些。里面的不用太怎么收拾,只要从外面远看去看不出什么问题,就差不多了。

    林旭把车停在小桥桥头处的路边,便与李飞燕下车过去帮忙。

    黄宗文见到他们过来,点头打了声招呼。

    两人各点头应了声后,李飞燕立即问道:“黄老师,苏紫有打电话来吗?”

    “没有。”黄宗文摇头轻叹了声,随即道:“不过你师父倒是有打来电话,说是已经查到了凌碧月师徒在晋阳下榻的酒店。但目前她们的酒店房间里没人,应该是还没回到晋阳。不过到这会儿,估计也差不多了,应该已进了市区。”

    “你师父还说,已经派了人在酒店等着,一等到她们回酒店,只要她们带着容容,就能确定容容的安危了。”

    李飞燕点头道:“那估计中午之前,就应该有消息了。”

    “希望吧!”黄宗文叹了声,转身到杂物房里给他们两人各取了样工具。

    两人接过工具,便在黄宗文的指挥下,开始平整修复院子。

    黄宗文的房子因为是修建在自家地里,却是盖的很宽敞。连房子带院子,差不多占了一亩地。

    院子靠近房屋的那一半,平整了地面后,以青砖铺地。剩下的另一半,便只是土地平整压瓷实了便罢。靠近桃林边缘的土地上,还开垦了几块小菜地,种些时令的瓜果蔬菜,自种自吃。另外院子中央,还弄了个花坛,种些月季、芍药等。不过在这个季节,自然是都早已凋零,只有一圈冬青还保持着常绿。

    破坏的土地面很好弄,填些新土重新压平整就行。砖地面上,有毁坏的砖块,也是清理掉,重新铺些新砖即可。

    院子里的破坏程度,本来就不是很大。昨晚黄宗文与凌碧月甫一交手没多交,就把她引开了。不少痕迹,倒还是林旭与苏紫的交手余波所留下的。但两人功力有限,余波所造成的破坏程度却也不大。

    在林旭与李飞燕回来前,黄宗文就已动手开始修复了。现在有了两人的加入,速度更快。只半小时左右,就完成了一大半。

    “铃铃铃……”

    正在三人加紧工作时,忽然屋子里一阵儿电话铃声传来。

    三人都是身有武功之辈,耳力灵敏,虽远在院子里,这铃声一响,却也都听得清楚。闻声之下,三人对望一眼,都停下手头的工作往屋子里赶去。

    到了书房后,黄宗文率先抢入。看了眼电话上的来电显示,他略失望了下,向李飞燕道:“是你师父的。”说罢,连忙按了免提键接听。

    “喂,楚大哥,有消息了,侄女没事!”电话一接通,那边立即响起了李飞燕师父李海的声音。

    “真的?”黄宗文连忙惊喜地道。

    “对,反正看上去没事。我们目前跟天山派还是合作关系,也不好直接上去问,就只是让人在旁边看了眼,另外拍了几张照片。”李海说罢,又立即问道:“你那边有电脑吗?我把照片从网上传给你。”

    黄宗文道:“我没有,但你徒弟有。”

    李海道:“哦,飞燕回来了?”

    “是,师父。”李飞燕闻言,连忙出口答应,“你传给我吧,我这就回去开电脑。”

    李海道:“好,五分钟后,咱们网上联系。”

    李飞燕闻言答应一声,便立即先跟黄宗文告辞离去,回自己宿舍上网,准备接收照片。

    黄宗文目送她离去后,这边又在电话里跟李海说了几句话后,便挂断结束通知。

    从燕子门这边也得到证实,说黄容没事,这让黄宗文又更放了些心地松了口气。挂断电话后,他便招呼林旭坐下等。

    李飞燕离去十多分钟后,便立即带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迅速赶回来,然后在黄宗文面前打开笔记本,指点着屏幕上的照片,道:“您看,黄容看上去确实没事。”

    林旭见状,自然也是早凑了过来,与黄宗文一起观看。但见那照片看去,却是黑白的酒店监控画面。似乎是在监控室里,对着监控屏用相机拍下来的。

    看样子,那名燕子门的弟子也是怕被凌碧月发现。毕竟像凌碧月这等高手的感应力很敏锐,有人注视向她看去,即便是在背后,也能立即生出感应,知道有人在看她。所以在监视这种高手时,很容易被发现。这等级的高手,也是很难再被人偷袭到。

    这名燕子门弟子,为免被发现,采取了间接观察,直接利用酒店的监控系统来看。这样即便凌碧月还有所感应,但知道是酒店里的监控摄像头,也不会有什么起疑的。

    至于进酒店的监控室,只要肯花点钱打点,也不算什么难事。

    监控器的画面,并不像电影那么高清,稍微有些模糊,而且是黑白无色的。但就拍下的照片而言,却也足够看清辨认出凌碧月、苏紫与黄容三人了。

    传过来的照片总共有三张,一张是三人在酒店大堂里的,一张是电梯里的,还有一张是走廊里的,有远有近。

    照片中,凌碧月全程都戴着顶大檐帽子,看不见面部。但只看身形,黄宗文与林旭也能够确认是凌碧月无疑。苏紫和黄容都没作什么遮掩,可以很清楚辨认出两人。

    其中黄容一直被苏紫抓着手,应该是被苏紫控制着。另外黄容身上原本的睡衣,也被换了下来,应该是路上凌碧月师徒给她买的。毕竟穿一身睡衣招摇过市,有点儿太引人注目了。

    从照片中,可以看出黄容目前确实没有生命安全,也没有遭受到什么明显伤害。但面上的神情与眼神中,却还是难免透着些慌乱与紧张。但总体而言,表现的却还算镇静。

    看过照片后,黄容文不禁长舒一口气,这回可以完全确认黄容暂时安全了。那监控器画面上,还有日期与时间显示,可以看到上面显示的时间是九点多的,距此时尚不足半上时。

    确认到黄容没事,林旭也是不禁跟着放了心。虽然早上他给苏紫打电话时,也从苏紫口中得到了确认,但到底没有这三张照片显得更加直观与给人信服感。

    舒了口气后,黄宗文示意李飞燕把笔记本合上,道:“看到容容没事,这下我就放心了。”

    林旭道:“看来凌碧月这次倒还算讲话算话。”

    黄宗文道:“希望她能守信到底。”

    李飞燕道:“您放心,黄容一定没事的。我师父也说了,每天都会发张照片作确认。您虽然暂时见不到她,但可以一直关注到她。”

    黄宗文道:“我要再谢谢你师父,他这次真是帮了我大忙。”

    李飞燕道:“您千万别这么说,对我师父来说,能帮到您才是他要感谢的。否则他一直觉着当年没报了您的救命大恩,心里总是对此抱憾,过意不去。”最强武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