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八卦同学 被爆料了
    下了晚自习后,是晚上八点多,林旭懒得回去做饭,还是在外面寻了个饭店,吃完晚饭再回去。

    回到家中,已是九点多,他在楼下放下书包略作休息后,便上楼到自己的阁楼房间。先在房间内取了自己的那把清风剑,接着打开落地窗推拉门,到了外面天台,开始练习《猿公剑法》。

    他来平阳所带的行李中,自己的那把清风剑与明月刀自然是必带的。说起来,这两把刀剑还是在平阳的中心广场买的,到现在也陪了他快一年了。

    这一刀一剑都是在地摊上买的,质量当然算不上多上乘,但好在重量还够,不是那种轻飘飘铁片儿似的老头、老太太健身耍的所谓工艺品。

    他是买来做练习所用,不是跟人打斗,所以只要份量到了,拿着趁手,倒也够用。因为购买之初就是想的纯做练习,根本没想过做打斗用,他这两把刀剑连刃都没开。

    不过自买来后,这两把刀剑也确实没用过打斗,只是纯做练习。

    走到天台中央后,林旭先抬手摆了个《猿公剑法》的起手势,接着略作凝神,调整呼吸后,便即展开剑法,练习起来。

    剑势一起,但见满天台都是明亮耀眼的剑光游走。剑风纵横呼啸锐响,好像凭空起了一阵儿大风。

    连练两遍后,林旭收剑而立。然后默立着调整了下呼吸与内气,转身回房。

    回房后,他先把剑收起放好,接着到卫生间里洗漱一番并冲了个澡,然后便上床睡觉。

    睡到凌晨一点,他早已调整好的生物钟让他准时醒来。然后在床上盘膝而坐,开始修炼《青冥诀》内功。

    练到早上六点,他准时收功,穿衣收拾,准备上学。

    他昨天是第一次开学报到,所以学校特准他在上午八点前赶到就行。但报到过后,今天已是正式的上学,他就得按照学校的正常作息来,七点前必须到校。还是八点的话,就迟到了。

    七点到校,他自然得提前一小时起床。穿衣洗脸、吃饭赶路等,全都要花时间,他需要留出足够的充裕时间,以免迟到。

    穿好衣服收拾好后,他早饭仍是选择在外面吃。在骑着自行车前往学校的路上,顺路选了家路边的早点摊。

    吃过早饭后,他提前了十多分钟赶到学校。

    早读课上,班主任叶静宜赶到点名。没能及时赶到的,迟到一分钟也记为迟到,迟到十分钟以上的,便记为旷课,很是严格。平阳一中在这方面倒是跟武乡中学差不多,虽然不像武乡中学是半封闭与半军事化的管理,但学校的各种规章制度上也是很严格。

    可能好学校在这方面都有点儿类同,就是对学生管理严格。传统的中国教育观念信奉,严师才能出高徒。所以管理严格的学校,也才能教出好学生。对这一点,林旭其实是不太认同的。但可惜,他说服不了大多数人。

    林旭本身是个很崇尚自由的人,所以对一切严格的规章制度、条条框框等,都很反感。只是他再反感,却也改变不了什么,在这种大环境下,他只能被动接受。这也是他有些急于不断跳级,希望能够尽早结束学业的原因之一。对学校的各种管理与束缚,他实在有些接受不能。尤其对武乡中学那种,实在是早受够了。可惜的是,没能早一点得到启发,醒悟跳级这种操作,否则一定早跳了。

    幸好他自从练武后,在武乡中学的后一年,拥有了有别于其他学生的部分特权,算是相对自由。而现在的平阳一中,相比起武乡中学那种半封闭半军事化管理而言,也算是宽松许多了。

    早读课后,是早操晨跑,让学生们锻炼身体。晨跑完接下来,便是上午的正式第一节课。

    一整天下来,林旭基本上仍是如昨天一般,老师们在讲台上讲着高一下学期的课,他自己则在下面自学着高二的课。

    倒是今天上午在班上,有人发现并爆出了林旭与马丽都是同样出自武乡中学的事。

    那就是在上午第一节课结束的时候,爆料的人是坐在马丽后排的一个女生,叫梁晓婷,跟马丽是住同一宿舍。这女生平常就有些爱八卦,当时下课铃响过,代课老师刚宣布下课出门不远,她就一把站在自己坐的凳子上,显得立即高了一大截,吸引了全班同学的注意。

    看到几乎全部人都好奇望过来,她便立即大声道:“大家先别走,我发现了一个秘密,大家要不要听?”

    “要。”

    “当然要。”

    “快说。”

    “什么秘密?是谁的?”

    大部分人立即好奇起哄地问道,不过也有人无心八卦,不想听,打算起身就走出教室的。林旭便是其中之一,当老师宣布下课后,他立即就跟着起身离座,打算出教室的,免得还有人热情不减,继续围着他打听说话。

    梁晓婷忽然起身站到凳子上时,他也有被吸引了注意力。不过他只是随便瞧了一眼,就没什么兴趣,对于梁晓婷口中的那所谓秘密,他也全无兴趣关注。不管是谁的秘密,他都不感兴趣。看过一眼后,就脚下不停地继续往外面走去。

    谁知梁晓婷这时却是居高临下地注意到了他,手指着他大声道:“林旭,你别走,我就是要说你的秘密呢!”

    “我?”这下林旭不得不停步站住了,瞧着梁晓婷不解地道:“我有什么秘密?”心里却在猜测,这个以前从未谋面,昨天才认识的女生能知道他什么秘密。

    作为插班进来的跳级生,林旭本就是班内的焦点热议人物,这时梁晓婷一说是要爆林旭的秘密,立即更是吸引了全班人的注意。连原本除林旭外,本对梁晓婷的话不感兴趣,打算出教室的其他几个同学闻言,也是不禁生出了兴趣地停下步来。全班所有人,几乎都看向了林旭,并更加起哄地要梁晓婷赶快说。

    “对,就是你。”梁晓婷向林旭得意一笑,道:“谁都有秘密,你也不例外。”

    “好,那你说。”林旭淡然一笑,道:“我也想听听,你知道了我什么秘密?”

    “梁晓婷,你别说。”这时坐在梁晓停前排的马丽忽然站起,转身带着些紧张地向梁晓婷道。

    本来她也不知道梁晓婷要说的是什么秘密,但见梁晓婷是打算说林旭的秘密,再想起昨晚有个同样是武乡中学的同学来宿舍找她,跟她谈论起过林旭的事。当时梁晓婷就在旁边,现在想想,应该是当时她们俩的话被梁晓婷听见了。现在梁晓婷打算要说的,肯定是她跟林旭初中是同一学校的事。虽然她清楚这事肯定也瞒不了多久,迟早会被人知道,但还是不想这么早被爆出来。

    “我为什么不能说?”梁晓婷见状,笑嘻嘻地反问马丽,“这又不是我瞎编乱造的,这是事实,而且迟早也会被人知道的。”

    “反正你别说就是了。”马丽脸上越发着急。

    “我偏要说。”梁晓婷却不听她的,旁边同学也起哄让梁晓婷继续说,还质问马丽为什么拦着不让说。

    林旭见马丽开口阻拦,却是也猜到了梁晓婷打算要说的所谓“秘密”是什么,心中觉着**不离十,不过在梁晓婷没说出口前,他倒也不能完全确定。

    梁晓婷跟马丽说罢稍顿,立即转头向全班同学大声道:“我要说的这个秘密就是,原来林旭跟咱们的英语课代表马丽,是初中时候的同学,他们上的同一所初中,叫武乡中学。”

    马丽学习确实很好,尤其英语很优秀。上了高中后,因为她中考时的英语成绩在班内是名列前矛,所以被英语老师指派为了英语课代表。到了现在的下学期,原先班内的班干部与各课课代表也是基本不变,还是跟上学期一样。

    梁晓婷的话音一落后,底下同学中立即哗然一片,在林旭与马丽身上来回看去,同时不禁议论纷纷。还有几个汾县同学事后诸葛亮地道,“我就说林旭原来上的武乡中学这名字挺耳熟的吗,在哪里还听过,原来这样,马丽也是武乡中学的,不说我一下都想不起来了。”

    “哇,真的假的?这俩人是初中同学?”

    “原来他们早认识啊,那怎么从昨天到现在,他俩还装的跟不认识似的?”

    “是不是这中间还有什么内幕和秘密啊?”

    “林旭,是不是真的?”

    ………

    “是真的。”林旭声音虽不高,但他一开口,便压下了其他所有人的声音,然后在所有人都被吸引注意地往他瞧过来后,接道:“我跟马丽原来确实上是同一所初中,这也不算什么秘密,我昨天自我介绍时就该说的。至于我们俩中间,没大家想的那么复杂。我们虽然是同一所学校,但确实不熟。上初中时,马丽始终高我一届,不是跟我同一年级的,所以我们之间根本没什么交集。上初中的时候,我们见是见过,但也谈不上认识,话都没说过几句。我们俩不是装不认识,是确实不算认识。”

    全班同学闻言,不禁恍然而悟,立即意识到了林旭跳级生的这层身份。他们之前,却是被林旭和马丽现在是同班同学的关系给一时误导了,只觉着他们现在是同班同学,那之前也该是同班同学。明明认识却装不认识,这才觉着里面有些猫腻。但现在被林旭一说,就立即想明白了过来。

    所谓的同学关系,不是同班同学的,关系都比较远挺淡了,更别说不是同一年级的了。仔细想想,推己由人,大家跟不是同一年级的同学,确实谈不上有什么交情与关系,认识的很少。林旭和马丽,看来也是这种情况。

    “对,我们就是这样,之前确实不算认识。”马丽听到林旭的这番说辞后,不禁有些感激地看了林旭一眼,然后立即接过话大声道。

    “既然没什么,那你刚才干吗不让梁晓婷说?”旁边有人开口质疑,“林旭说的挺对,这也不算什么秘密。我们班里有初中就是同学的,也不少的。”

    马丽闻言想了下,道:“也没什么,我就是觉着被梁晓婷当众说出来,有些尴尬。而且林旭之前一直小我一届,现在却跳级了跟我是同班同学,这事本身也让我挺尴尬的。”

    大家闻言一想,都表示理解,没有再质疑追问。还在凳子上站着的梁晓婷在林旭与马丽身上来回看了两眼,也没更多的料可爆。只是她瞧着马丽,眼神却还略微有些狐疑,觉着马丽没说实话。两人之前在初中的关系,肯定不像是他们说的那么简单,应该还有隐藏。至于是什么,她现在就不得而知了,还得继续探听。最强武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